特朗普炮轟對美順差四大國匯率,新一輪貨幣戰箭在弦上

Ming1989     2017-02-08     11     檢舉

上任十一天,對美貿易順差四大國(中國、日本、德國、墨西哥)的貨幣被特朗普依次炮轟。

上任伊始,特朗普就對墨西哥「出手」。美東時間1月27日白宮宣布,要對墨西哥進口徵收20%的稅,以支付美墨邊境牆的費用,墨西哥比索再次大跌。高盛全球投資研究團隊認為,特朗普讓墨西哥比索成為世界上最便宜貨幣之一。

1月31日,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接受《金融時報》時表示,歐元被嚴重低估;同日特朗普對美製藥企業高管揚言,中國和日本在玩弄市場,讓貨幣貶值。

G20在2008年金融危機後達成協議,要求各國不得以匯率為手段增強競爭力。而特朗普政府顯然棄該協定於不顧。美國前財長薩默斯表示,特朗普是在玩貿易「零和遊戲」。特朗普及其貿易顧問納瓦羅執意認為,德國、日本、中國、墨西哥——美國最大的貿易夥伴讓本幣貶值,傷害到美國企業和消費者。

默克爾和安倍晉三都對這種說法予以反駁。

默克爾1月31日在與瑞典首相勒文共見記者時回應稱,德國尊重歐洲央行的獨立性。隨後又於當地時間2月6日表示,德國反對實行單邊的進口關稅,若美國特朗普政府採取此類行動,德國將決定如何採取相應行動。她還表示,全球之所以能應對金融和銀行危機,就是因為G20能協同合作,因此應該支持多邊化和實行貿易協定。

安倍也回應其政府從未干預外匯市場。據路透社了解到,安倍已承諾在美國創造70萬個就業崗位,投資1500億美元。

特朗普政府的策略之一是想通過收窄貿易赤字來刺激美國經濟,而美元卻成了矛盾衝突所在。一方面強美元不利於出口,對製造業回流不利,也難進一步收窄貿易逆差;另一方面,特朗普施政綱領中的減稅和財政刺激政策推高美元預期,美國經濟數據若因此向好,其基本面也將進一步支撐美元。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員全球化研究所研究員劉軍紅在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採訪時表示,接下來的減稅和增加政府支出可能加大貿易赤字和財政赤字,出現雙赤字財政懸崖,這也成為另一個與他想收縮貿易赤字的初衷相違背之處。

內部矛盾難以調和,便將矛盾轉移到外部,這正是特朗普政府炮轟其貿易夥伴匯率的邏輯所在。

新鮮出爐的美國12月貿易數據再次證實特朗普炮轟多國貨幣並非空穴來風。

美國東部時間2月7日美國統計局與美國經濟分析局公布了2016年12月及全年國際貿易報告。該報告顯示,2016年美國貿易赤字為5022.5億美元,較2015年增長0.4%,為2012年來新高。2016年全年,美國對中國貿易逆差為3470.38億美元,日本以689.38億美元位列第二,德國以648.65億美元位列第三,墨西哥以631.92億美元緊隨德國之後。

這四個國家正撞上了特朗普的「匯率大炮」。

相較於德、日、墨的直接反駁,中國顯得「低調」很多,而特朗普除了隔空喊話,也未見進一步的動作。

2月3日,春節長假後的第一個工作日,央行全面上調了逆回購利率和常備借貸便利(SLF)利率。齊魯資管首席經濟學家李迅雷向澎湃新聞表示,這是央行給市場傳遞貨幣政策從「偏寬鬆」回歸中性的明確信號,而這樣的調整原因不僅來自國內,還來自特朗普新政的壓力,「趁著特朗普還沒有來得及向中國攤牌,先表明中國控制貨幣超發、穩定匯率的態度。」

到目前為止,特朗普炮轟各國所用的武器主要是「照明彈」,照亮了他準備大打出手的戰場和預定目標。然而,G20的「君子協定」一旦被棄,特朗普是否會選用更具殺傷力的貨幣戰和貿易戰武器,著實令人憂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