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隔30年再啟動「戰機自造」 蔡英文出席高級教練機簽約儀式

qiqiwang     2017-02-08     59     檢舉

在所謂「戰機自造」原地踏步30年後,為了取代日益老化的機群,台灣終於重新啟動了「國機國造」。台灣地區領導人蔡英文今天(2月7日)出席新式高教機簽約啟動儀式,宣示台戰機自造政策正式啟動,並希望以此重建台灣的航空航天產業鏈和人才鏈。台媒稱,蔡英文當局發展「國防產業」的第一張支票正式上路。

2.3億元一架教練機

台灣下一代高級教練機將取代台空軍現役日漸老舊的AT-3教練機與F-5E/F戰鬥機。據聯合新聞網報道,今天,在台中西屯的「中山科學研究院」(簡稱「中科院」,隸屬台「國防部」,是台灣最高的軍事科研機構)航空研究所,由台空軍與「中科院」共同簽署協議書暨合作備忘錄,象徵台灣的「國機國造」正式啟動。

台灣隔30年再啟動「戰機自造」 蔡英文出席高級教練機簽約儀式

2月7日,台灣地區領導人蔡英文出席新式高級教練機簽約啟動儀式。

台灣隔30年再啟動「戰機自造」 蔡英文出席高級教練機簽約儀式

XT-5「藍鵲」教練機模型曾出現在民進黨黨部,可見他們對於這個項目有多麼支持

作為台灣「三軍統帥」,蔡英文也親臨致詞,以宣示所謂發展「自主國防產業」的決心。她表示「『國機國造』不是夢想,而是一個行動,我們不只要讓戰機起飛,更要讓產業升級、讓產業起飛」。

據悉,「中科院」擔任台「國造」高教機計劃的承包商,將與島內唯一的軍機製造商漢翔航空工業合作,以漢翔先前生產的「經國號」戰機(IDF,全名Indigenous Defence Fighter,意為「自製防禦戰機」,因為故障率高被戲稱為「I don』t fly」——觀察者網注)為原始設計。漢翔將其稱為XT-5,綽號「藍鵲」,預計生產66架,總價新台幣693億元(約合153.5億人民幣)。

蔡英文在儀式上表示,自從IDF戰機之後,「國機國造」問題已原地踏步近30年,台灣的航天太空產業不只被後進國家趕上,也面臨人才流失及斷層。蔡英文強調,「台灣已經沒有另一個30年可以浪費,『國機國造』的簽約儀式,代表『國防』自主不再是『只聞樓梯響』,要把航天太空人才鏈重新建立起來。」

台灣隔30年再啟動「戰機自造」 蔡英文出席高級教練機簽約儀式

台灣「自行研製」的IDF戰機,因故障率高被戲稱為「I don』t fly」。

為了落實「國防自主」,台灣「中科院」已進用了將近900位專業人士,如果從去年5月20日算起,光是航空研究所就延聘了207位專業人士。

重建航天產業鏈?

蔡英文在致詞時還提到在春節前去世的前空軍航發中心(漢翔前身)主任、有「IDF之父」稱號的華錫鈞上將,表示政府重啟「國機國造」,就是向華錫鈞致敬。她說,在到這裡之前,剛剛先到他的靈前,代表「國家」,表達我們最深的感謝。

華錫鈞當年完成「黑貓中隊」對大陸的偵察照相任務後,赴美國取得航空博士學位。蔡英文說,有美國公司以高薪希望他留下,但他仍應空軍的召喚返國,為台灣建立航空工業,才有後來的AT-3教練機與經國號戰機,「相信華將軍在天之靈,一定在看著我們的努力」。

台灣隔30年再啟動「戰機自造」 蔡英文出席高級教練機簽約儀式

被稱為「IDF之父」的華錫鈞(資料圖)

同時,蔡英文提出要完成「國機國造」計劃還要完成兩項任務,首先是是重新厚植台灣航天工業人才鏈。她說,過去的一段時間,台灣航天產業欠缺發展空間,有經驗的人才,不是遭到挖角,就是即將屆齡退休。但是航天發展的能量一旦中斷,將是「國家安全」和產業發展的重大災難。而高教機「自研自製」的最大戰略意涵,就是把台灣的航天人才鏈,重新建立起來。

第二個任務是要加強產業的連結。蔡英文表示,「國防建設」一定要跟經濟發展緊密結合。「國防」的經費,不只是單純的支出。「國防設備」的製造、採購、維護、升級、更新,每一項都是重要的內需市場,每一項都可以結合周邊的產業,創造最大效益。

今天上午,蔡英文還參加了台中的「行政院智能機械辦公室」啟動儀式。蔡英文說,「中科院」不僅跟漢翔公司是地理上的鄰居,也是產業發展上的合作夥伴。整個航天、機械、電機產業,已在大台中地區形成完整的聚落,再加上桃園、台南和高雄等地產業的支持,我們的航天產業,絕對不是從零開始,而是有深厚的技術基礎。

蔡英文說,新政府也非常重視技術跟研發,上任之後「中科院」的科研預算成長了21%。她希望接下來能夠讓「中科院」過去的科研成果,外溢到民間產業,加強軍民產業的連結,促進民間產業的升級。

蔡英文指出,投資在新式高教機的680多億(新台幣),不僅要為發展未來制空戰力打下基礎,也要讓航天產業持續發展,進而擴大連結,支持機械、材料、通訊等相關產業的轉型和升級;無論是已籌組起來的「A-Team 4.0」聯盟,或航天工業跟智能機械的相加相乘,產業間的創新和合作,都是台灣未來經濟發展中非常重要的動能。

台灣「中科院」在現場展出近年多項科研成果,最引人注目的是新一代戰機必備的主動電子掃描陣列(AESA)雷達,目前台軍F-16戰機改良計劃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換裝AESA雷達,「中央社」稱,如今「中科院」也有自製同級產品的能力。

台灣隔30年再啟動「戰機自造」 蔡英文出席高級教練機簽約儀式

台灣「中科院」研製的主動相控陣雷達,稱其與美國為F16改進型配備的雷達是同級產品。

反對聲音不絕

台灣空軍戰鬥機飛行員的培養計劃過去採取「三階段三機種」模式,由T-34初級教練機完訓後,戰鬥組學員飛AT-3高級教練機,再到台東志航基地的七三七聯隊,以F-5E/F進行「部隊訓練」,學習戰術科目,最後分發到F-16、幻影2000、經國號等二代戰機部隊。其中,AT-3是上個世紀80年代的產品,F-5E/F則是上個世紀70年代的產品。未來將改為「三階段兩機種」,新款高級教練機同時取代AT-3與F-5。

台灣隔30年再啟動「戰機自造」 蔡英文出席高級教練機簽約儀式

AT-3「自強」是由台灣「中國航空工業發展中心」研製的雙座教練機,1975年7月開始設計,1978年1月開始製造,該型飛機事故率極高

其實,早在馬英九時代,台軍方就已經敲定高教機「國機國造」,但馬政府對「國造」的定義比較寬鬆,計劃引島外成熟設計在台生產。蔡英文上任前就訪問漢翔,強調「自研自製」才算「國機國造」。此時漢翔也允諾將吸收新款高教機的研發成本約70億新台幣,於是政策轉由漢翔自研自製。

根據漢翔方面的承諾,2020年完成兩架XT-5原型機,並且進行首飛,2023年開始量產,2028年全部完成。

不過,但對採用XT-5作為下一代高教機,台灣軍中與社會始終有反對聲音。質疑多半集中於漢翔能否於預定的開銷、時程、性能要求上,兌現當初支票,以及研發一種只造66架的飛機,單位成本必然居高不下,未來可能面臨零件商源消失。

雖然蔡英文公開肯定「IDF之父」華錫鈞的成就,不過華錫鈞生前對於高教機自造的看法卻與現在政策不同。華錫鈞認為,經國號研發時並未考量新手學飛需求,許多設計並不適合擔任教練機。他認為最佳方案是在AT-3的基礎上換上新一代的航電與飛行模擬系統(AT-3MAX教練機),就是培育新一代戰機飛行員的最佳選擇。

台灣隔30年再啟動「戰機自造」 蔡英文出席高級教練機簽約儀式

四十六萬五千個零件中,有一萬七千個「國產」,IDF的實際「國產化「率為……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