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種了100年毒品,但越種越窮,成了全球最窮的國家之一

Ming1989     2017-02-08     577     檢舉
此地種了100年毒品,但越種越窮,成了全球最窮的國家之一
此地種了100年毒品,但越種越窮,成了全球最窮的國家之一

寮國,古稱瀾滄王國,由於是從柬埔寨真臘國獨立出來的國家,從成立那刻起就飽受爭議,真臘國從未放棄將其重新吞併,瀾滄人民也沒想過束手就擒,二者的戰爭因此從未間斷。

同時鄰居暹羅和越南也對它虎視眈眈,時不時撲上來咬一口。面對如此困局,瀾滄王國自知只有中原王朝能保它,因此積極跟中原王朝勾搭,明清兩朝它都是中國的「模範番國」,自稱中國在東南亞的鐵桿盟友。

然而它高估了清朝維護東南亞秩序的決心,1695年瀾滄王國素麗亞旺薩王去世,由於後事交代的模稜兩可,瀾滄王國爆發大規模的內戰,最終分化成了琅勃拉邦王國、萬象王國、占巴塞王國。

而此時作為宗主國的清朝卻「嫌麻煩」奉行「不摻合」政策,只要新成立國家繼續納貢即可,後來暹羅瞅准機會,逐漸吞併了琅勃拉邦王國、萬象王國、占巴塞王國。

同時暹羅也很知趣,給足了宗主清朝台階下,實行間接控制,保留三國的王室,名義上三國依舊是清朝的番國。而瀾滄人民從未放棄反抗暹羅的鬥爭,瀾滄故地內的起義此起彼伏。

1893年西方殖民者法國人看到了這個機會,打著幫助瀾滄人民獨立自主的旗號入駐了萬象,並以此為中心,基本恢復了對瀾滄故地的控制,建立了現代寮國。

礙於法國人強悍的火器,暹羅只能「啞巴吃黃連」。寮國成立之初,瀾滄人民非常感謝法國人,將其視為救命恩人。

然而法國人很快就原型畢露了,野蠻把持寮國政權,對寮國經濟進行掠奪性殖民,瀾滄人民這才意識到剛出虎口,又入狼穴,無奈又得開始漫長的反法國殖民的鬥爭。

與此同時法國人為瀾滄人民埋下了禍害它們百年的「罌粟花」,當時的法國殖民政府發現寮國北部地區有少量的鴉片種植,考慮到寮國距離當時的主要鴉片消費地中國很近。

法國殖民政府決定積極推動寮國發展「鴉片經濟」,將寮國的鴉片生產人為的量產,致使寮國琅南塔省一度成為全球鴉片產量最多的地區,「鴉片經濟」成了寮國支柱產業。

二戰結束後,寮國人民用鮮血贏得了獨立,但鴉片問題並沒有因此消亡,反而因為國內政局的動盪更加「變本加厲」。

內戰需要花錢買武器彈藥,而寮國因為法國殖民者只想將其作為鴉片供給地,所以幾乎沒有為其發展工業,靠正經生意根本無法支撐軍閥們的混戰。

軍閥只能選擇承接法國的「鴉片經濟」,大肆種植鴉片維繫自己持續內戰的能力,1971年更是推陳出新了新型毒品「海洛因「,增強自己在國際毒品市場的競爭力。

軍閥拉迪功搞出的「999」牌海洛因,更是一度成為全球癮君子們爭先追捧的「奇貨」,寮國也因此成為全球最富盛名的「毒品生產國」。

這一現狀直到1975年12月,寮國人民革命黨建立寮人民民主共和國才得以改善,和聯合國禁毒署搭檔的的以推行替代種植經濟作物為主要手段的全面禁毒運動效果卓越。

寮國罌粟種植面積直線下降,2006年,寮國政府正式宣布寮國結束了罌粟種植歷史。然而寮國崛起之路依舊路漫漫,長期圍繞罌粟發展的經濟,留下了「工業基礎薄弱」、「人民再生產困難」的嚴重後遺症。

根據世界銀行2012年數據顯示,有百分之二十三的寮國人民處於貧困之中,可謂亞洲經濟最困難的地區,放在國際上是全球最窮的國家之一。(袁載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