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憋出大招 一場空前貨幣戰爭將到來

Ting     2017-02-08     100     檢舉

川普憋出大招 一場空前貨幣戰爭將到來

(一)

儘管上台前對中國各種挑釁,但上台後對中國三緘其口,很多人不明白,一點就爆的特朗普,葫蘆里究竟賣的是什麼藥?

引而不發,必有大招。種種跡象表明,一場空前貨幣戰爭正在襲來。

特朗普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屠刀已經揮向三個國家。毫無疑問地,中國必然首當其中;但讓不少人跌破眼鏡的,陪同中國受到攻擊的,還有美國的親密盟友——日本和德國。

也就是說,世界最大的四個經濟體,美國、中國、日本、德國,即將陷入一場全面的貨幣戰爭,一場合縱連橫正在展開。

川普憋出大招 一場空前貨幣戰爭將到來

這還真不是筆者故作誇張,英國老牌財經媒體《金融時報》就在一篇文章中就這樣警告:「特朗普政府把中國、日本和德國列為這方面的敵對勢力,並承諾與他們展開較量。」

請注意用詞:「敵對勢力」,「展開較量」,這是大戰來臨前的節奏。

而且,這場戰爭,不僅僅只是貨幣戰領域,還必然引發貿易戰,尤其是考慮到特朗普要對中國商品開徵45%的懲罰關稅,對墨西哥開徵35%的邊境稅。

康奈爾大學經濟學家埃斯瓦爾·普拉薩德就這樣警告:「目前情況是,一場貨幣戰爭的鼓譟,可能為一場全面的貿易戰爭開闢好戰場。」

在德國,經濟學家紛紛發出警報。

德國商業銀行分析師烏爾里希•洛伊希特曼就提醒客戶:「準備好迎接一場貨幣戰爭,這場戰爭可能變得醜陋,(特朗普經濟顧問納瓦羅)用他的聲明,實際上在特朗普政府正對世界其他地區發起的貨幣戰爭中發出了下一波齊射。」

弄得不好,這真可能是一次21世紀的「貨幣世界大戰」!

(二)

特朗普炮聲隆隆,在步步緊逼。

川普憋出大招 一場空前貨幣戰爭將到來

1、在就任後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時,特朗公開宣稱,美元匯率過高,阻礙了美國企業與中國同行開展競爭,強勢美元「正在要我們的命」。

2、隨後在與美國企業高管座談時,特朗普更進一步宣稱:「其他國家藉助資金供給與貨幣貶值處於有利地位。中國和日本多年在市場上不斷誘導貨幣貶值,美國吃了虧。」

3、此外,特朗普的首席經濟顧問納瓦羅,公開指責歐盟是德國的工具,利用「嚴重低估」的歐元,德國占盡了美國及其歐盟夥伴的便宜。

幾個看點吧:

第一,特朗普擼起袖子加油干,直接抨擊強勢美元,而以前美國總統都避免對匯率、股市直接表態。

第二,果然是很特朗普,世界最大經濟體,同時向世界老二、老三開炮,前所未有。

這需要勇氣,也需要膽量,有時可能還需要蠻霸。

反正,特朗普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肥水落入別人家。

川普憋出大招 一場空前貨幣戰爭將到來

他的意思也很明確:美元匯率太高了,你們的都壓低自己的貨幣,讓美國當了冤大頭。

儘管強勢美元,自羅伯特·魯賓1995年出任美國財長後,就一直是美國的國策。一個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怎麼能沒有強大的貨幣?

但特朗普不這麼看,在這位商人看來,美元強勢強勢美元,美國完全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三)

對強勢美元的公開拋棄,意味著美國貨幣政策出現了20多年最大的變化。

同時對中國、日本、德國開刀,也不是特朗普的心血來潮,因為在美國對外貿易版圖中,中德日三國是美國經常項目逆差的主要來源。

以2015年的數據為例,美國貿易赤字7456億美元,中國是頭號順差國,占了49.2%;德國排第二,占了10.0%;日本排第三,占了9.2%。

特朗普看在眼裡,恨在心頭。我才不管你是對手還是盟友,只要讓美國利益受損,統統都是敵人,我就對誰都不客氣。

所以,同時對中日德三大國開炮。

川普憋出大招 一場空前貨幣戰爭將到來

如果付諸實施,結果必然是一場貨幣戰爭。

《金融時報》文章就警告,其中的危險性就在於,如果美國開始壓低美元匯率,它可能引發一場貨幣戰爭,「其規模將大於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後出現的小衝突」,美國、歐洲、日本、中國等世界主要經濟體都將捲入其中。

作為歷史教訓,1971年,美國總統尼克森為了縮減貿易赤字,突然停止美元與黃金兌換,美元大幅貶值,金本位制度就此垮台。

隨後,在里根時代,美國強迫日本簽訂「廣場協議」,日元大幅升值。儘管日本經濟陷入「失去的10年」有眾多原因,但不能不說,「廣場協議」是一個重要節點。

在核恐怖平衡之下,中美之間爆發大戰是不可想像的,因為結果必然是同歸於盡。但爆發貨幣戰、貿易戰,可能性卻反而增大。同樣可以摧毀對手,而且有時更是釜底抽薪。

金融是現代經濟血脈,如果金融被擊垮,什麼崛起,什麼復興,都不過是空夢一場。

在上月達沃斯論壇上,習總在主旨演講中,有一句話顯然就意有所指:中國無意通過人民幣貶值提升貿易競爭力,更不會主動打貨幣戰。

貨幣戰可能性不能排除,中國做好了最壞的準備,我們肯定不打第一槍,但我們應該也是來而不往非禮也。

川普憋出大招 一場空前貨幣戰爭將到來

屠刀已經揮出,暴風雨即將襲來,中國正在經受考驗,最後再總結一下:

第一,特朗普六親不認,眼中有時沒有對手和盟友的差別,有的只有敵人,誰讓美國得益減少,誰就是他的敵人。

第二,對中國來說,最壞的一個消息,就是中國毫無疑問是特朗普最主要的敵人,他此前已多次發誓,上任第一天,「就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到目前看,他還在引而不發。

第三,按照目前的發展態勢,特朗普在國內越不得人心,越會禍水外引,就越可能對中國下手,而且按照他睚眥必報、說到做到的愣頭青作風,不排除他正在憋一個大壞招。

第四,對中國來說,最好的一個消息是,中國並不是孤家寡人,日本和德國突然發現,他們和中國站在一條船上,都面對的是特朗普這個大魔頭,這為合縱連橫提供了最好的基礎。

所以,也難怪索羅斯要說,如果川普跟中國斗,一個很可能的結果,「將大大有助於中國被接受為國際社會的領導成員(leading member),他起的作用甚至會超過中國人自己」。

當然,所有的前提,必須是中國把自己的事情辦好。

所以,我們看到,中國正在加緊拋售美國國債,中國外儲已跌破3萬億美元大關。這裡面不乏先手棋,但也有被動防禦的無奈。

川普憋出大招 一場空前貨幣戰爭將到來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這場發酵中的貨幣戰爭,一旦開戰,無疑將捲起滔天巨浪。或許,這也正是中國崛起中無法逃避的一個劫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