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她是誰嗎?!你看過周立波現任夫人嗎!她的來頭可不小哦!

superdaily     2017-02-08     59     檢舉

周立波在美國出事,實際上背後另有原因,他是全家已迀往美國。因在國內將涉及到一件麻煩的案件,國際紅色通輯首犯楊秀珠被遣送回國了,而周立波老婆胡潔的前夫就是楊秀珠的私人司機。楊秀珠潛逃前沒來得及處理其在國內的部分資產,就委託其司機代為處理,這位司機將其資產全部過戶到自己妻子胡潔名下,後因楊秀珠案件的追查在國內待不下去了,就與老婆胡潔離婚了,隻身逃往國外。胡潔賣了自己名下的全部資產(包括房戶),前往上海購房居住,並在上海註冊了公司,搖身一變成為了一名富商,後結識了周立波,兩人結婚。這次楊秀珠被遣送歸國,周立波夫婦早為此做了準備,在美國購買了房產,將兩女兒按排在美國讀書。這是周立波出現在美國背後的內幕。

在溫州本地的小老闆圈裡,大家對胡潔的來路和名聲是極為鄙夷和不屑的。

胡潔,原籍溫州甌海區梧田街道慈湖北村人,祖輩務農,家境貧寒,六歲時遭養父性侵犯(養父入獄),心理遭受嚴重創傷落下陰影,從小心思慎密,雖不善言辭,但早曉世事。

16歲時和同村大隊會計(有婦之夫)私通,懷孕後,在縣衛生院墮胎前,向會計索要人民幣2500元營養費。陳姓會計怕東窗事發,舉債奉上。胡潔由此體悟到女人要賺錢,身體是捷徑的歪道。

19歲時,胡潔已和劉姓村支書,縣委副書記等5個中年男人同時保持肉體關係,收入頗豐,積累了人生的第一個10萬,立志要搬去溫州市做生意,發大財。

胡潔通過原來的相好李某的幫助在溫州市鹿城區申領了個體戶執照,擺地攤,銷售從另一姘頭錢某提供的鞋帶,紐扣,皮筋,手套,針織襪子等剩餘物資,後又走街串巷銷售不鏽鋼刀叉,暖水瓶,保溫杯等產品。靠著幾個情夫的幫助,逐漸站穩了腳跟,但是覺得風餐露宿,四季不歇地做生意太辛苦,便想,還是嫁個男人做靠山比較容易。

在經營地攤生意的同時,胡潔每天暗中留意「有錢」的男人,不久便搭上一個離異的溫州個體戶,此人五十齣頭,禿頂,油嘴滑舌,許諾給胡潔10萬元開個飯店,兩人閃婚。婚後不久,胡潔發現此人是個性虐狂,但工於心計的胡潔,咬牙忍了下來,暗中謀算如何將老公的錢變為自己的。在生下一個女兒後,小老闆發現胡潔在外又和一個Z姓餐具刀叉雜貨鋪台州老闆有通姦行為,開始每天對胡潔拳腳相加,胡潔遂和Z姓姘夫密謀解困,設下陷阱,套取證據,然後由胡潔匿名向當地工商稅務部門舉報丈夫偷稅漏稅。稅務部門介入後,胡潔落井下石,將丈夫的違法經商行為和盤托出,緊接著提出離婚,以女兒贍養費的名義霸占丈夫全部財產12萬人民幣,賺到了所謂「富婆人生」的第一桶金。

在老公鋃鐺入獄的同時,胡潔迅速和Z姓男子結婚,不久,Z姓丈夫通過關係,採取溫州民間集資的方式,盤下了瀕臨倒閉的農村集體所有的刀叉鋪,胡潔升格成了老闆娘。胡潔志得意滿,看著眼前的十幾號農民工變成了自己家的長工,每天在煙火翻模鑄砂工場中忙碌,發財了的感覺,油然而生。

不久,繁複勞作的日子使她感到,如此財富積累的方式太累,太慢,太辛苦,胡潔又動起了邪念。在掌管家裡不鏽鋼刀叉作坊進出貨的過程中,胡潔瞄上了經常和她眉來眼去,經常幫她免費載貨的單身司機W某,此人是復員軍人,為當時溫州市規劃局局長楊秀珠(大貪污犯,現潛逃)開車。胡潔聽W某經常吹噓,「老闆還要往上走等等」的內幕消息,便動起了腦筋,覺得如果靠上此人,對做生意必有幫助,又使出渾身解數討得w某的歡心。w答應胡潔幫她搞到貸款更新工廠設備,擴大生產規模,套的胡潔的歡心,不久胡潔便再次懷孕,逼迫W某「奉子成婚」。

胡潔在生產後,便鬧著要w某兌現搞貸款擴大不鏽鋼店鋪的承諾,可憐一個司機哪來這麼大的能量,在胡潔的百般纏擾下, w某終日愁眉不展,不知如何兌現。但是殊不知,胡潔根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心思縝密的她早就瞄上了w的主人,溫州市規劃局局長楊秀珠,她的新婚丈夫無非是她巴結權貴,發大財的又一塊跳板而已

W某的主人是個女人,胡潔賴以賣弄和使用的身體沒有了用武之地,但胡潔心中早就籌劃妥帖,她認為女人做了這麼大的官,必定喜歡錢!於是,胡潔便開始指導w某如何博取主人的歡心,如何利用司機工作之便近身服侍,察顏觀色,揣摩主人心思和投其所好,將楊秀珠的家庭情況個人喜好,生活習慣摸得一清二楚。楊自然是心知肚明,也恰好需要這樣的跑腿之人在撈錢的過程中策應和配合。遂W就逐漸成了楊的心腹,在楊的大肆貪污過程中,W在胡潔的慫恿和教唆下,成了上下勾兌,鞍前馬後的人。

心計過人的胡潔叮囑W每次都要記下楊讓w辦事的前後過程,尤其要W留意每個項目的來龍去脈和項目金額及過手錢數,胡潔自己悄悄的記下了一本流水帳,留作後用。與此同時胡潔每天在暗中留意琢磨溫州市面上發了財的老闆們的掘金渠道和手段,可謂是費盡心思

不久,胡潔覺得火候已到,便向W提出了讓楊幫忙給批塊地,同時讓楊幫忙解決銀行貸款,這樣便可空手套白狼!W先是躑躅猶豫,覺得自己畢竟只是個司機,沒膽跟老闆開口,胡潔告訴W,只管開口,她早已成竹在胸,不怕楊不幫忙,因她手上已經捏著大量的楊秀珠的貪污證據和線索。

果不其然,這樣的小事,對楊來說是隨手予之,況且心腹司機的需求也是一塊給狗的骨頭,和套在他們頭上的繩索。楊痛快的答應,給溫州經濟技術開發區濱海園區的D主任打了招呼,美其名曰:「照顧關懷一下民營企業的發展……」同時暗示W讓胡潔自己去搞定D主任

胡潔自然是心領神會,幾天以後,在溫州甌海區興海路31號甌海賓館D主任的長包房內,她已經一絲不掛的躺在了主任的床上…….就此,位於濱海園區二道11路和12路之間69畝園區用地有了新主人。

拿了用地批文,胡潔再接再厲,在D主任做東的飯局上,結識了時任溫州鹿城區區委書記的楊湘洪,飯桌上眉來眼去後,在不到一個星期的時間裡胡潔又迅速在楊湘洪的床上把自己脫了個精光!

很快在楊湘洪的介紹下,鹿城區和甌海區的XX銀行和XX銀行支行的信貸部負責人Q某和M某來到了胡潔的不鏽鋼作坊,在大致了解了胡潔的資產構成和經營情況後發現,胡潔的不鏽鋼工場除了靠每年零星的二手甚至是三手轉包的代工訂單賺取些許低廉的代工費外,實無任何可資抵押的資產,況且在溫州乃至浙江省內這樣規模的代工作坊更是多如牛毛,幾台廉價二手設備找上幾個農民工隨時可以開工,也隨時都會倒閉。同時在和胡潔的溝通過程中發現這個所謂的女老闆文化素質極低,給這樣的人和企業貸款無疑是天方夜譚!

但在楊湘洪和D主任的多次催促和層層壓力下,只得硬著頭皮幫胡潔編造了貸款資料,重新幫胡潔虛假出資註冊了全新的公司,在胡潔的濱海園區的69畝園區用地土地使用證尚未落實的情況下便通過了資質覆核並作了土地抵押證明。至此,胡潔從一個溫州街頭的擺攤女搖身一變成了有「企業」的溫州女企業家!

在幾個男人間幾經比較後,胡潔對楊湘洪實行了死纏爛打的招數,因為胡潔心裡清楚只有楊湘洪是可以和自己直接對話並且不在乎她的背景,在溫州要想混得開,要麼有錢,要麼是官。

不久,胡潔發現自己再次懷孕了,同樣,這次她還是無法確定孩子的生父是哪一個!因為在她從街邊個體戶變成企業家的過程中,她和8-9名男性同時保持著性關係。根據苟且的頻率她自己推測是楊湘洪和D主任的可能性較大,但是到底是誰的,她也實在沒有確實的把握。於是便心生一計。

孩子出生後,胡潔分別告訴了D主任和楊湘洪這個孩子是他們的。但是她也同時告訴他們,只要給孩子和她足夠的生活費,她不會以此來給他們現有的生活添任何的麻煩,楊和D都是感動得無以復加……! 這一招也讓胡潔真正賺到了她人生的第二桶金,二個男人從此在每年底都會通過各種渠道給胡潔的帳號里匯去數額不等的錢,二人在上海杭州等地買的房產也都寫上了孩子和胡潔的名字,就這樣。在短短的二年時間裡,靠著這些來路不正的不義之財,胡潔儼然成了「富翁」。事實上,胡潔的所謂工廠就是一個空殼,也根本賺不了錢,所有的錢和房產都是從不同的男人那裡詐來的。

然而,好景不長,楊秀珠貪污東窗事發,楊攜全家潛逃歐洲,楊在臨逃之前,託付W照看和處置自己在上海,杭州等各地購置的房產等事項,在此風聲鶴唳、眾人惶惶之時,胡潔卻敏感的意識,自己可以趁人之危,黑吃黑地狠撈一把的機會來了!

於是她唆使W以遮人耳目的藉口說服楊家將房產過戶到自己的名下,同時也讓W將其所有儲蓄和房產轉到女兒名下,美其名曰以防萬一,同時胡潔口口聲聲對W承諾萬一將來他有牽扯到楊案中,她會不離不棄的將孩子養大,照顧好W的家人,等他出來共享富貴等等。

由於楊案在溫州牽涉面很廣,作為楊的心腹W自忖難逃干係,雖然實不相信胡潔,面對胡潔的這番軟硬兼施的貼心攻勢時只能照辦。

隨著調查的深入,W匆匆坐上了前往歐洲的班機,出國避避風頭。胡潔大功告成,揣著強取豪奪來的幾任前夫一點可憐的血汗錢與民脂民膏剛做起了富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