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被稱作普京大腦,幾度令美國顫抖,如今成了川普粉絲

Ming1989     2017-02-07     3     檢舉

美帝特朗普天天挨批鬥,沙皇普京也沒少惹是非。

2日,普京開啟了今年的外交首訪,來到匈牙利與總理維克多·歐爾班舉行了會談,俄媒稱,此舉表明俄羅斯沒有被孤立,並希望與歐盟改善關係。對於戰火重燃的烏克蘭,普京指責基輔方面上演「苦肉計」,想裝作受害方藉此獲得美國總統特朗普及歐盟的支持,順便從國外弄點錢。

他被稱作普京大腦,幾度令美國顫抖,如今成了川普粉絲

普京訪問匈牙利

而在美俄關係愈加曖昧的當下,特朗普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公然捍衛普京形象。當聽到普京曾因殘害異議人士、被外界形容為「殺手」,特朗普反稱美國自己也半斤八兩,「難道我們國家是清白的嗎?」

特朗普當選、俄羅斯「黑客門」、克里米亞問題……這些看似沒有什麼關聯的大事件背後,其實與普京背後一位「高人」的思想觀點十分合拍。亞歷山大·杜金,這位被譽為「普京的大腦」的政治哲學家,一定程度上左右著俄羅斯的決策。

普京的「大腦」,沙皇的「妖僧」

亞歷山大·杜金,集社會學家、歷史學家和哲學家於一身,2014年,美國學者在《外交事務》發文,指出杜金是普京的「大腦」,是俄羅斯擴張主義意識形態的來源。他頻繁在國家電視上出現,是俄羅斯主流意識形態的強大爭奪者。

美國《外交政策》雜誌將其評為2014年度的全球思想者,令其聲名鵲起。在美國人看來,政治哲學家亞歷山大·杜金一手策劃了俄國擴張主義的意識形態,為俄國「吞併」克里米亞提供理論背書,因而成為普京名副其實的「智囊」。

他被稱作普京大腦,幾度令美國顫抖,如今成了川普粉絲

亞歷山大·杜金

美國右翼網站「布萊巴特新聞」將他比作影響過沙皇尼古拉二世的「妖僧」拉斯普廷,後者曾為羅曼諾夫宮廷的上賓,用顛三倒四的言語、神秘莫測的法術在彼得格勒掀起了一陣崇拜熱潮,甚至能插手政治,在軍事和外交問題上興風作浪。

對於西方尤其是美國來說,這是一個令人生畏的名字。因為杜金始終致力於發展反西方,尤其反美國的新的大戰略和意識形態。「我們俄羅斯人可以用後現代主義向西方世界闡明一點:如果真理是相對的,那麼你們也該接受,我們有自己專屬的『俄羅斯真理』。」

杜金是俄羅斯著名的右翼民族主義政治學者,被視為當今俄羅斯「歐亞主義」的思想領袖,其主張之一是要把所有俄語地區以至前蘇聯領土,重新併入俄羅斯聯邦,抗衡美國霸權。

他曾在書中寫道,反對美國霸權,需要通過使用俄羅斯特種部隊和不對稱戰爭,開展擾亂及提供假情報的行動,瓦解美國與德法等國的聯盟,同時挑起美國國內的動亂分裂。其中特別提倡利用種族關係做文章。

他被稱作普京大腦,幾度令美國顫抖,如今成了川普粉絲

「特別重要的是,要將地緣政治的騷亂引入美國國內活動,鼓勵各種類型的分離主義以及民族、社會和種族的衝突,主動支持各類持異見的行動——極端主義、種族主義和不同教派,進而破壞美國國內政治進程的穩定。由此,支持美國政治的孤立主義傾向也是合乎邏輯的了……」

普京真會聽杜金的嗎?學者和評論家稱:杜金對普京的影響是極大的,他幫助俄羅斯總統建立了現在的外交框架。

普京圈內有很多人都認真對待杜金的觀點,與之相吻合的是,伴隨著普京不斷發展的威權主義傾向和行動,它們也越來越受歡迎。值得注意的是,杜金2008年站出來支持俄羅斯軍隊占領喬治亞,並在2014年的烏克蘭衝突中不停煽風點火。

「吞併」克里米亞的幕後設計師

對於克里米亞問題,早在1997年,杜金就在暢銷書《地緣政治的基礎》中提出他的論斷,並且這本書在俄羅斯獲得巨大成功,被指定為俄羅斯軍事學校的教科書。從杜金的地緣政治觀來看,只有控制大空間,將俄羅斯周邊國家整合進俄羅斯,並在此基礎上構建一個幅員更為遼闊的俄羅斯帝國,才能確保俄羅斯的地緣安全。

從杜金的地緣政治觀來看,只有控制大空間,將俄羅斯周邊國家整合進俄羅斯,並在此基礎上構建一個幅員更為遼闊的俄羅斯帝國,才能確保俄羅斯的地緣安全。

他被稱作普京大腦,幾度令美國顫抖,如今成了川普粉絲

俄羅斯在克里米亞部署S-400防空飛彈系統

他認為只要烏克蘭作為一個主權國家仍然存在,談論歐亞大陸的地緣政治就沒有意義。因此,烏克蘭應該被「肢解」,西部成為中歐的一部分,而克里米亞連同基輔,成為「小俄羅斯」的部分,而東克蘭則加入俄國。杜金被認為是普京「吞併」克里米亞的幕後設計師。

由於主張過於激進,杜金的觀點被認為接近法西斯主義,他曾號召屠殺烏克蘭人,「有必要的話需要對『雜種』來一場種族清洗」。他也因此一直在美國的制裁名單上。

「杜金是一名優秀的思想家,但優秀距離瘋狂只有一步之遙。」這是普京團隊的政治顧問馬爾科夫對他的概括。

他被稱作普京大腦,幾度令美國顫抖,如今成了川普粉絲

美國《國家評論》雜誌曾發聲表示應警惕俄羅斯的意圖,他們特別指出杜金的意識形態將造成的威脅,並稱歐亞主義是一種「撒旦崇拜」。

然而特朗普上台後,杜金不僅不反美,還認為美國是其潛在的盟友。

將特朗普視為盟友

聽到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的消息,不少俄羅斯人比美國國內特朗普的支持者們還要開心,這其中就包括杜金。他認為特朗普的勝利是一場自美國人開始的「革命」,這將引發世界範圍內全球主義進程的失敗。

當特朗普宣布贏得美國大選後,杜金告訴《華爾街日報》,「對我們來說這是非常高興的事情,你要知道我們把特朗普看作是美國的普京。」

他被稱作普京大腦,幾度令美國顫抖,如今成了川普粉絲

去年2月,美國選戰剛剛燃起硝煙,杜金就發表文章公開支持特朗普,不過他當時認為特朗普沒有獲勝的機會。「特朗普讓人感到新鮮、有希望,是值得信任的人。投票給特朗普,然後看看會發生什麼。」

致力於反抗美國霸權的杜金一改常態,他宣布,特朗普的崛起讓反美主義結束了,因為「在特朗普的領導下,美國不僅不是一個對手,還是一個潛在的盟友」。

如今美俄兩國間的良好互動和曖昧關係是杜金所樂見的。更有美國政治評論員稱,白宮二號人物、首席策略顧問史蒂芬·班農的右翼思想正是受到了杜金的啟發。

他被稱作普京大腦,幾度令美國顫抖,如今成了川普粉絲

史蒂芬·班農

班農曾自詡是位「列寧主義者」,而他要摧毀一切,摧毀今日所有的體制。他還稱自己為民族主義者、經濟民族主義者。今年2月初,美國很多媒體轉載一篇題為「班農危險的民粹主義革命」的文章。該文稱,班農宣稱要用一個全球性民粹價值觀反對激進伊斯蘭教。

對照杜金的民族主義觀點,如出一轍。

反全球化、種族主義、民族主義正在全美掀起新一輪的浪潮,而對於杜金來說,他的思想或許不僅能夠「控制」普京,還將在美國大地上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