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炮轟聯邦法院和法官羅巴特, 「無法相信法官(羅巴特)會置我國於如此險境 「美國出事大家找他」

superdaily     2017-02-07     檢舉

(華盛頓6日訊)美國總統特朗普今天連續第二天炮轟聯邦法院和法官羅巴特,讓他實施7 國旅行禁令的努力中斷,他警告說,整個司法制度恐置美國人民於「險境」。 特朗普在推特難得休兵將近1 天后再度發推文:「無法相信法官(羅巴特)會置我國於如此險境。若出事就要怪他和法院系統。人潮湧入,糟!」

「我已指示國土安全部要非常仔細審查入境人士。這些法院讓工作變得非常困難!」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特朗普1月20日宣誓就職,1月27日簽署總統行政令,命令在120天內暫停全球難民入境;在90天內暫停伊朗、蘇丹、敘利亞、利比亞、索馬利亞、葉門和伊拉克7國公民入境;無限期禁止敘利亞難民進入美國。這一入境限制令遭到全美多地抗議和世界多國批評。

西雅圖聯邦法官羅巴特本月3 日裁定暫緩在全國實施這項禁令,以待更全面的司法審查。

特朗普昨天連番推文怒轟此事,表示「所謂的法官」真荒唐,招致部分民主黨人和其他人士批評,說特朗普幾近威脅到干預政府司法部門。

另一方面,美國聯邦第九巡迴上訴法院5日凌晨發布通告,否決美國司法部在上訴期間緊急暫停執行「羅巴特裁決」的要求,這意味著特朗普簽署的入境限制令目前不會恢復執行。這也是為什麼特朗普怒火難遏的原因。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美國司法部4日正式宣布提起上訴,指控羅巴特這一裁決逾越司法權限,干涉總統對國家安全事務的處置。

「羅巴特裁決」發布後,美國國土安全部和國務院等政府部門4日起全面暫停實施特朗普的行政令。

伊朗籍學生莎拉(右)在洛杉磯國際機場被扣留23小時後獲釋,和其姐姐重逢時激動擁抱。(歐新社)

羅巴特被奉為英雄常為弱勢群體維權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他的存在,讓特朗普不能凌駕於法律之上!」

由於「緊急叫停」新政府的「禁回令」,美國華盛頓州聯邦法官詹姆斯·羅巴特「一懟成名」,被一部分美國民眾奉為「國家英雄」。

媒體報道說,69歲的羅巴特是小布希總統時期提名的聯邦法官,熱衷公益事業,積極為底層民眾、弱勢群體維權,但作出過極富爭議的裁決。

其初期30年的律師生涯中,羅巴特經常和當地的法律援助組織合作,致力於協助僑居美國的東南亞難民群體。

《今日美國報》說,羅巴特的資歷和品行當時備受美國政界推崇,他2003年離開回報豐厚的私營機構,接受時任總統小布希的提名,次年正式就任華盛頓州西區地方法院聯邦法官。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熟悉羅巴特的人表示,這位法官性情溫和、正直,平日十分注重「避嫌」,從不與存在法庭利益衝突的人士往來。

在社交媒體上,民眾對羅巴特褒貶不一,雖然不少人將他奉為「英雄」,認為他恪盡職守,但也有一些人認為他的做法會「危害」美國,還有人擔憂這位「懟總統」的法官可能會面對麻煩。

President Donald Trump and first lady Melania Trump watch the Palm Beach Central High School Band as they play for their arrival at Trump International Golf Club in West Palm Beach, Fla., Sunday, Feb. 5, 2017. The Trumps are attending a Super Bowl party at the club. (AP Photo/Susan Walsh)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葉門人阿末阿里(右)和其12歲兒子抵達舊金山國際機場,一家人相隔6年終於得以重聚。(路透社)

自由派法官當道特朗普難以討好

美國總統特朗普所下的旅行禁令,遭聯邦法官羅巴特暫時擋下。儘管特朗普這項行政命令的最終合法性尚未確定,但特朗普想扭轉法官的裁定,將面臨苦戰。

路透社報道,任何對西雅圖的聯邦地方法院法官羅巴特裁定所提的抗告,將由地區法院決定是否成立,而受理抗告的法院法官傾向自由派,可能與特朗普下禁令的初衷不同調;此外,抗告也可能最終交到目前員額不足、自由與保守派法官各占4 席的最高法院手上。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羅巴特3 日暫緩執行旅行禁令的裁定,適用於全美,讓他有時間考量本案更多細節,卻也釋出他可能對特朗普這項行政命令實施永久性禁令的訊號。

特朗普政府已對羅巴特的裁定提起抗告,受理抗告的是位於舊金山的第9 聯邦巡迴上訴法院。上訴法院4 日晚間表示,是否應聯邦政府所請而撤銷羅巴特的裁定,在收到兩造的辯護前不會裁定。

上訴法院可能也會一併考量全美另有數起挑戰特朗普禁令的案件。

如果上訴法院撤銷羅巴特的裁定,美國其他地方的另一法官仍有可能作出新的裁定,引發新一波訴訟案件。

密西根大學法學院教授普萊姆斯表示,行政機關得費很大勁說服上訴法院,出於擔心國安所發出的禁令有其合理性。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