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軍中買官收本錢手法 習近平反腐現意外問題

Ming1989     2017-02-06     87     檢舉
曝軍中買官收本錢手法 習近平反腐現意外問題

習近平反腐後,軍中買官「交貨期限」嚴重滯後,但有人在等時機。(圖片 來源:GETTY IMAGES)

中共軍隊貪腐深重,買官賣官成風。日前美媒時事欄目就分析了將官買官後撈回本錢的各類手法。港媒曾披露,習近平反腐後,軍中買官「交貨期限」嚴重滯後,但有人在等時機。因為在郭伯雄徐才厚倒台後,賣官斂財所依附的體制並沒有改變。

美國之音2月3日「焦點對話」欄目,就「中國軍隊高層大換血,對內還是對外?」進行討論,有網民提問,郭伯雄、徐才厚等巨貪,受賄數目是天文數字,軍隊里買官賣官明碼標價,軍隊里行賄的成本是怎麼收回的?邊防軍隊可能走私發財,但大多數駐軍行賄將官,買了官之後靠什麼撈回本錢?

曾在軍隊里呆過的中共黨史學者高文謙說,中共進入所謂的「改革開放以後」,軍隊可以搞走私,同時軍隊還有各種各樣的名目撈錢,比如軍隊可以辦軍馬場、軍民共建,如所謂「軍民共建」,中共軍方可以和各種各樣的國營的大型企業進行合作、進行聯繫,這裡面都有很大的油水。

至於說中共行賄軍官如何收回成本,高文謙說,其實是一級回報一級,就是當一個士官生,都是要給連長、指導員這樣的人進貢,連長拿這些錢之後,同樣又向營裡面去買官,營里向團裡面、團里向師,這樣一級一級行賄上去的。

政論作家、時局分析人士陳破空則說,中共軍官從招兵開始就有貪腐,男兵交2萬到5萬,女兵交5萬到10萬才能夠當兵;然後軍中貪腐,如邊防軍走私槍枝,甚至有的槍枝走私到東突組織手上;還有守森林的貪森林、守礦產的貪礦產,都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還有升官進爵的時候,下級給上級進貢;等等這些加在一起,是一種重大貪腐。

習近平打虎曝光軍中賣官黑幕

在習近平近年軍中打虎中,包括包括江澤民兩大心腹徐才厚和郭伯雄在內的一大批軍老虎落馬,有關軍中賣官黑幕讓外界得以管窺。

中共上將劉亞洲去年在講話中披露,徐才厚死之前說,除劉亞洲、劉源沒有向他行賄外,其他將官都給他行過賄。

據香港《爭鳴》雜誌披露,徐才厚被查後供出了另一軍委副主席郭伯雄的大量違法事實,包括買官賣官。據報,因中共軍隊實行「雙首長」制度,晉升將軍級、校級,要徐才厚和郭伯雄共同簽字同意,郭伯雄因此也收受大量「錢財」。

網傳署名「總政治部知情幹部」的文章揭露中共軍中的買官賣官黑幕,稱在徐才厚、郭伯雄擔任軍委副主席期間,全軍上下跑官買官成風,「千軍萬馬」(指軍職幹部標價千萬元人民幣)、「百萬雄師」(指師職幹部標價百萬元人民幣)成為軍內人人皆知的潛規則,團、營、連層層明碼標價,軍心渙散,無人想正事,干正事,心思全用在請客送禮,搞關係拉選票上。

香港《太陽報》曾有文章指,徐才厚以政工系將領為賣官操盤手,將親信不斷輸送海空軍、二炮及各大軍區,占位卡位,布局全軍。所有師團以上軍官要想晉升,都得向他們送錢送物送工程送美女,這些操盤手又向徐才厚輸送利益,形成遍布全軍的賣官斂財網,軍中風氣每況愈下。

文章說,徐才厚等人還巧妙地進行制度設計,實施所謂的民主測評和後備幹部制度,表面看是唯才是舉,實際是唯財是舉。

軍中買官「交貨期限」嚴重滯後 有人在等時機

港媒《動向》雜誌2015年12月號披露,許多「軍老虎」被查處,但軍隊內部從不敢說「拍蒼蠅」。團營以下軍事單位買官賣官的任職比例不說清一色,也早超過百分之七十。如果軍內「拍蒼蠅」,即便沒有譁變發生,日常運行也會停擺。更為要命的是,許多在職軍官已經像網購那樣「在網銀上支付」,等待軍銜晉級與職務提拔。但由於反腐新政風暴般推開、又以打「軍老虎」居多,「交貨期限」嚴重滯後。

報導說,習近平軍改可能使有些軍官買官落空。不交「貨(軍銜或職務)」而退錢當然可以,但是應交「貨」一方大都往上一級「批發商」(註:更高一級官員)那裡付了款,或無力退款或心貪而不想退款。再者,那些買「貨」者「在網銀上支付」已經發生,也不敢明目張瞻索回「貨款」,但他們會隱忍以等時機。

報導還提到,中共有數千萬貪腐官員,它比中國歷史上任何敗壞朝代的軍閥割據、宦官弄權、外戚專政之三大害都嚴重。

港媒文章還指,儘管徐才厚和郭伯雄倒台,中共軍中已存在的賣官體制及網絡仍然在運作,而所謂民主測評和後備幹部等制度設計本身就潛藏問題。比如2014年上半年,總政副主任殷方龍前往武警部隊考察幹部,水電部隊司令劉占琪的民主測評結果排在武警正軍職後備幹部第一位,但到下半年,劉就被查。

已故中共建政大將羅瑞卿的次子羅宇曾在香港《蘋果日報》發表公開信呼籲習走民主道路,結束中共一黨專政,分五步解體中共。

羅宇認為,習近平拿掉多少貪腐官員解決不了根本問題。他指出,買官賣官是朝代終結的標誌,「你查查中國歷史,吏治,叫官僚體制,這個吏治要搞到買賣程度了,那就完蛋了。一個朝代要完蛋了,那時候買官賣官就是一個標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