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中國人日本反覆跪拜,說沒有他就沒有日本,還想給他改「國籍」

Ming1989     2017-02-05     17     檢舉

對於日本而言,對中國的感情是極為複雜的,唐宋之後,日本嚷嚷著「中國已死」,對中國極盡藐視。明朝與日本關係不好,有過短暫的「蜜月期」,然后豐臣秀吉就打過來了,跟大明拼死拼活打了七年。後來明朝乾脆閉關鎖國,就是想把小日本拒之門外。在這種緊張的環境下,日本還是汲取了明朝的「養料」,對明朝時期的中國人產生膜拜之情。有三個中國人,曾經深深影響了日本的文化和思想歷程,也贏得了日本人的敬意。

1、第一個:讓日本人俯首崇拜的王陽明

其實,何止是他,日本有數不清的政治家、軍事家天天看王陽明的書,並奉若珍寶。王陽明的粉絲有太多,從政壇風雲人物和作家,大學教授,銀行家,無一不是王陽明的「粉絲」。

除此之外,王陽明對毛主席和蔣介石的影響也很深遠,毛主席曾經逐字閱讀王陽明的說,還感嘆說,五百年來,也就這一個人能稱為「才子」。蔣介石迷上王陽明,還是早年留學日本的時候,受日本人影響。

一中國人日本反覆跪拜,說沒有他就沒有日本,還想給他改「國籍」一中國人日本反覆跪拜,說沒有他就沒有日本,還想給他改「國籍」

日本之所以能有今天,與王陽明的思想不無作用,他們汲取了王陽明思想中真正的「養料」,將他的學說發揚光大。

王陽明的書是日本的和尚帶去的。因為明朝雖然官方不大和日本人來往,佛教禪宗的「取經」非常殷勤。日本僧侶不惜遠渡重洋,到中國尋宗求道,王陽明的著作傳入日本。其實日本之前就學習中國的傳統文化,以前學的是程朱理學,學來學去也沒讓日本更加強盛,後來王陽明思想被引進日本,日本人一下子「開竅」了,不但政壇互相傳閱,日本武士階層,市民也爭相誦讀。

一中國人日本反覆跪拜,說沒有他就沒有日本,還想給他改「國籍」

王陽明學說經過日本的「改進」,已經具有了日本化的特點,王陽明強調「行知」,日本強調「行」的「實用性」。日本是很講求實際的國家,不會單純「修身養性」,更重要的是「實幹」。

一中國人日本反覆跪拜,說沒有他就沒有日本,還想給他改「國籍」

在王陽明的誘導下,日本出了一大批註重實幹的企業家。

一中國人日本反覆跪拜,說沒有他就沒有日本,還想給他改「國籍」一中國人日本反覆跪拜,說沒有他就沒有日本,還想給他改「國籍」

2、感動整個日本的中國人——朱舜水

朱舜水是明朝遺民,一個到死都不忘恢復故國的人。他原本是明朝的「文武全才第一」的考生,被推薦到禮部當官,但他看官場污濁,世道敗壞,所以放棄仕途,關門做學問。清軍入侵後,朱舜水開始抗爭的生涯,他雖然不是「體制內」官員,但卻比吃俸祿的還愛國,不斷舉行起義,抗擊清朝。他晚年流落到日本,一邊在幕府教書,被奉為「國師」,一邊到越南請求軍隊來挽回明朝江山。為了中國,他奔波十多年。

一中國人日本反覆跪拜,說沒有他就沒有日本,還想給他改「國籍」

朱舜水在日本講學,雖然日本人對他十分尊敬,但他生活卻很清苦。幕府特別敬重他,不敢稱呼他的名字,並且用卑微的弟子禮節跪拜,不敢直視他的眼睛。

一中國人日本反覆跪拜,說沒有他就沒有日本,還想給他改「國籍」

日本學者說,朱舜水從不空談,非常務實,中國的儒家文化是發源於他。日本是太推崇他了,覺得他全面代表了中國文化。朱舜水死的時候,日本恭恭敬敬地造了墓地,用明朝的式樣,還再三跪拜,垂泣不已。

日本人很喜歡有骨氣的中國人,朱舜水打動日本的不僅僅是他的學問,還是他至死不渝的對大明最真摯的愛!他甚至存了三千兩金子要捐給起義軍,希望恢復國家。

一中國人日本反覆跪拜,說沒有他就沒有日本,還想給他改「國籍」

一個有骨氣的中國人,感動了所有的日本人。

3、半個:「日本英雄」鄭成功

鄭成功只能說是半個,因為鄭成功的血統上有一半是日本人。但鄭成功心裡認為自己是中國人,他曾經用他日本人的「血統」,四次向日本借兵,要光復明朝。這在歷史上是一個奇蹟,更奇怪的是,他居然真的借出錢來了。

一中國人日本反覆跪拜,說沒有他就沒有日本,還想給他改「國籍」

日本人曾經出錢幫中國人打中國人?聽起來很有趣,但確實是鄭成功的外交能力。雖然鄭成功向著「中國人」,但日本對他還是很佩服很喜愛的,前幾年,中國拍了部關於鄭成功的電影,發行到日本後,被日本人搶購一空。

日本稱鄭成功為「國姓爺」,據日本記載,關於國姓爺的戲劇在日本演出三年,每次觀眾都有二十多萬。

一中國人日本反覆跪拜,說沒有他就沒有日本,還想給他改「國籍」

日本為什麼熱衷於明朝一個中國人的故事?其實就是被他骨子裡的民族意識所感動。不過日本也對鄭成功的歷史功績進行歪曲,說,他不愧是「日本人的孩子」,也有跟中國「搶功」的意思,但日本骨子裡知道,鄭成功是明朝的一個中國人。

一中國人日本反覆跪拜,說沒有他就沒有日本,還想給他改「國籍」

日本人一直以改名字和改國籍的方式,想將明朝中國人過渡給日本人,日本的民族自信心也真是令人感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