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繼母「奪權」?美國史上最強勢「第一女兒」出爐

Ming1989     2017-02-05     102     檢舉
向繼母「奪權」?美國史上最強勢「第一女兒」出爐

1月20日,特朗普女兒伊萬卡(左)和第一夫人梅拉尼亞(右)在總統就職典禮上。

原標題:向繼母「奪權」?美國史上最強勢「第一女兒」出爐

美國新任總統特朗普已經表示會儘可能多與妻子梅蘭妮婭留在紐約的家中,猜猜這個第一家族誰將常駐華盛頓?特朗普的大女兒伊萬卡及其丈夫庫什納。特朗普還未正式宣誓就任總統時,伊萬卡已經透露將舉家從紐約搬遷至華盛頓。

在第一夫人竭力從媒體聚光燈下消失之際,伊萬卡的存在格外顯眼,包括《紐約時報》在內的部分美國主流媒體已經預言她將成為美國總統史上最具權勢的第一女兒,而她和庫什納組成了華盛頓「事實上的第一夫婦」。

上任第一周悄無聲息美國第一夫人去哪兒了?

特朗普就任總統的第一周,火速頒布一系列飽受爭議的總統行政令,成為全球媒體的焦點。然而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第一夫人梅拉尼婭在總統就職典禮後幾乎難覓蹤影,同樣也激起了全球媒體的好奇——她願意做這個萬人矚目的第一夫人嗎?

據《華盛頓郵報》報道,據信梅拉尼婭正在組建自己的工作團隊,但目前為止,作為新任第一夫人,她沒有向任何媒體透露自己的打算。

《總統的代表》(On Behalf of the President)一書的作者、政治學家Lauren Wright認為,公眾期待與第一夫人交流,但梅拉尼婭沒有提供這個機會,「似乎沒有意願來塑造她作為第一夫人的公眾形象,儘管這是公眾利益的要求。」

無論用哪種方式衡量,梅拉尼婭入主白宮東翼第一夫人辦公室的進展都異常地緩慢。上周傳出的消息稱,第一夫人聘請了第一位工作人員,她的高級顧問、原紐約派對策劃師Stephanie Winston Wolkoff。

目前,第一夫人辦公室的幾個關鍵崗位仍然空缺,包括辦公室主任、對外聯絡部主任和新聞秘書。其中,新聞秘書是必不可少的工作人員,因為這個崗位的其中一項職責是代第一夫人接電話。目前,該崗位由一位志願者Jessica Boulanger擔任。Jessica Boulanger是前國會工作人員,現擔任商業圓桌會議的高級溝通副總裁。

另外,引人注目的是特朗普的團隊也沒有任命社交秘書,這個崗位負責白宮的活動策劃。一般情況下,大多數前任總統們在就職典禮前就已經對該崗位作好了安排。

第一女兒賀新春,為特朗普「補鍋」?

就在眾人紛紛猜測特朗普會對中國放什麼「外交大招」之時,伊萬卡可沒有閒著,她大年初五出現在了中國駐美大使館。

當地時間2月1日晚,伊萬卡攜一身紅衣著的小女兒阿拉貝拉赴中國駐美大使館,出席「2017年歡樂春節-中國文化之夜」活動。事後,伊萬卡還在推文上說,阿拉貝拉唱著她從中國新年學到的歌曲,在這節日慶典之際,祝願每個人都有個精彩的新年,並在文末特意用中文道聲「新年快樂」。

外交無小事。在特朗普及其幕僚此前對華頻秀「肌肉」、特朗普本人甚至打破前幾任美國總統新春拜年慣例之際,作為特朗普的「掌上明珠」和重要助手,伊萬卡賀新春之舉旋即引發輿論界高度關注。這其中透露著什麼玄機呢?

對於伊萬卡此舉其中的奧妙,復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副主任信強認為,伊萬卡在年初五這個時間點參加中國駐美大使館的活動,是非常重要的信息。她的這個舉動,特朗普不可能不知道,肯定也允許了,這是直接針對中國的拜賀。派沒有太多職位的女兒去使館,雖然比較間接,但也比較巧妙,是傳遞善意的信號。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金燦榮評論稱,特朗普不給中國拜年很正常,他從總的政治上考慮,還需要把中國作為一個批評對象,這是他競選基調;另一個方面,讓女兒參加中國使館春節活動,又想跟中國保持某種聯繫,並不想把中美關係徹底搞僵,保持某種微妙的平衡。

而在時事評論員陶短房看來,伊萬卡的到來,是特朗普的一種「補鍋行為」。這十幾天特朗普廢醫改、撤TPP,在美墨邊境建牆,向中東北非多國關緊國門。「特朗普同時開『十幾個掛』,哪能記起春節。我估計是他一時顧不上忘記了或輕視,所以伊萬卡才來補鍋。估計以後還會有這等事,中方正確應對,可以讓他不得不補。」

伊萬卡被許多人視為美國下一個女性總統候選人

35歲的伊萬卡,同時也是三個孩子的母親,也辭掉了在特朗普集團的職務,並退出了以自己命名的珠寶首飾等業務。此舉一方面是為了平息與其父親及丈夫有關的潛在利益衝突憂慮,同時也為她在白宮擔任正式職位鋪平了道路。

「非官方地,她將擔任特朗普最親密的顧問。」 一名與伊萬卡關係密切的人告訴《美國周刊》。

儘管尚未獲得正式任命,伊萬卡早已經悄悄開展了她的政治活動,包括與國會議員建立聯繫、召集多家大型企業負責人,就她感興趣的女性議題尋求建議和支持。

本周,特朗普前往德拉瓦州多佛空軍基地參加一場紀念活動時,陪伴他的也是伊萬卡,而不是她的繼母梅拉尼亞;她也是美國第一家族裡祝賀中國農曆新年的人,而不是總統、更不是第一夫人。

上個月,在談到即將離開她的生意時,她告訴ABC News,「這很令人傷感。我離開了我自己的業務。(不過,)我父親將成為總統,我希望能在那支持他,支持我整個職業生涯中都關注的事業。」

消息人士說,伊萬卡是特朗普5名子女中最受重視的一位,也是特朗普從競選期間到現在尋求建議的最後一個對象。

「他幾乎在所有問題上都向伊萬卡尋求建議和諮詢,」一名知情人士透露。

特朗普競選期間團隊經理、現在的發言人康韋形容這對父女之間的關係「刀槍不入」,並表示伊萬卡在大選關鍵時候發揮了重要作用,包括敦促他表現得更像個總統、幫助他挑選競選搭檔等。在她的兩位哥哥儘可能置身大選之外時,她穿越美國各個地方為她父親站台,哪怕是懷著第三個孩子的時候。

一些人稱,這位著裝時尚精緻、舉止得體的女商人有種能讓特朗普冷靜下來的本能——後者以性情暴躁、言談直白甚至粗魯、半夜在推特上發抱怨和牢騷出名。

「她能起到平衡作用,」一名消息人士告訴《今日美國》,「她學會了閉緊嘴巴,讓他把怒火發泄出來,然後再理性地跟他闡釋其他觀點。」

的確,她對外展示出的優雅、冷靜的形象極大幫助緩和了外界對特朗普的負面印象。在特朗普上任後發誓要對中國強硬之後,她於農歷正月初五走進中國駐美大使館參加新年慶祝活動,還在推特上發了一段她女兒用中文唱歌祝賀新年的視頻。

這位精明的女商人還展示了政治嫻熟的一面。一些與她打過交道的記者稱,她擅長在採訪中迴避有關特朗普的爭議問題,並將其輕鬆轉移到女性等更能讓民眾領情的議題上。在這方面,她的表現完全不亞於在政壇滾爬多年的政客。

在競選最後階段,特朗普穢語門曝出後數小時,她在她的品牌推特頁面上發布了一一道意在幫助家庭主婦的秋季食譜,兩天後,她又上傳了一份視頻,視頻中她歡快地跳著舞,向180萬粉絲傳遞祝福。

「他們(伊萬卡和庫什納)是理想的政客,」記者Peter Davis這樣說,「因為在與他們進行的任何交往中,你都會認認為,他們特別好,非常友好,而且不會對他們產生特別深的感情。」

除了擔任特朗普的顧問、緩衝器,她還發揮著嫻熟的社交技巧,充當了特朗普與其他重要人士乃至民主黨人的牽線人。

《名利場》一篇報道稱指出,她和一些自由民主黨人關係密切,這其中包括柯林頓和希拉蕊的女兒切爾西、娛樂大亨大衛·傑芬等。在過渡政府期間,她還幫助維持了特朗普團隊與民主黨人開放的溝通渠道,將前副總統戈爾推到特朗普面前討論氣候變化等問題。戈爾據信當時以為要見的是伊萬卡,但實際上還見到了特朗普。「但戈爾會覺得只跟他女兒見面就可以了。」伊萬卡顧問Brower這樣說。

這周四晚間,她在華盛頓的新家邀請了包括沃爾瑪、通用、安永、摩根大通等多家大型企業的CEO共進晚餐,討論「提高女性在職場地位、為帶薪產假努力」等議題。

上個月,在離開紐約之前,她參加了由她的好友、默多克前妻鄧文迪組織的一場聚會,席中是各行各業卓有成就的女性。她說她希望能從她們那獲得一些建議。《每日郵報》援引消息人士的話說,伊萬卡對第一女兒這個角色「非常認真」、「希望被尊重」。

對比第一夫人刻意維持的低調,伊萬卡的高調,尤其是在她宣布舉家搬遷至華盛頓後,有關她將分擔梅拉尼亞第一夫人職責的猜測沸沸揚揚。

《今日美國》指出,美國歷史上由第一女兒擔綱第一夫人角色的並非沒有先例,但那都是在19世紀,而且是在總統喪偶等意外情況下,而伊萬卡可能會成為美國150年來首位代理第一夫人。

CNN則評論稱,伊萬卡和庫什納夫婦在華盛頓發揮的影響力,比歷史上所有第一女兒夫婦加起來還要多。

不過,伊萬卡在接受ABC News採訪時否認了將代理第一夫人職責的說法。儘管一些報道稱伊萬卡將在白宮擁有自己的化妝間、衣櫃等,但她否認會占據白宮東翼——傳統上第一夫人的居所。

「已經有一位第一夫人了,她會做了不起的事情,」她說。

不過,在第一夫人連團隊都沒能搭建起來的時候,伊萬卡已經開始在為「了不起」的事情——女性議題——奔波。

她說,她將在她父親擔任總統期間,推行以女性為核心的議題。「我是個女性和女性議題(比如兒童看護)的積極倡導者,」去年8月她告訴Harper's Bazaa。

她的個人網站中包括「職場女性」等系列話題。她的新書《職場女性:重寫成功規則》將於今年5月發行。

在降低兒童看護成本、推行帶薪產假等議題上,她已經獲得了國會部分議員的支持。

向繼母「奪權」?美國史上最強勢「第一女兒」出爐

不過,也有分析人士暗示,伊萬卡的野心可能不止於此。在報道周四的企業CEO晚宴時,美國政治網站Politico稱,這是伊萬卡自搬至華盛頓以來做出的首個重要舉措,試圖在特朗普政府影響政策走向。報道還稱,她的「宴會外交」在為特朗普提供支持的同時,也與他的爭議性政策,比如穆斯林移民禁令,保持了距離,是在「獨立進軍政壇」。

無論如何,伊萬卡的野心、嫻熟的政治技巧,加上她對外打造出的成功、現代女性形象,已經為她贏得了無數擁躉。在希拉蕊沒能「打敗最高的天花板」後,她被許多人視為美國下一個女性總統候選人。

難怪特朗普家族的一位朋友這樣評論,「特朗普為他的女兒做出了最好的交易。兒子們得到了他的商業帝國,伊萬卡拿到了華盛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