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個「神奇」的國家做了全世界不敢做的事

YuXiang     2017-02-05     48     檢舉

關於印度,我們似乎對它的印象非常模糊,印象最深的可能是掛滿人的火車、滿街的 " 神牛 "、如廁不用草紙、讓人目瞪口呆的雜技、電影里總是慕名奇妙的唱歌、或許還有閱兵上的摩托花式表演,還有什麼?

我們對印度好像一無所知,我竟然無法在網絡上找到哪怕一篇完整的印度深入介紹。

不過這個一直被 " 低調 " 的國度,突然頻繁登上了財經頭條區。

▌為 2000 萬人的個稅降低 50%

印度財政部長近日公布了印度最新的年度財政預算,在預算中他將年收入在 25 萬盧比 ( 約合人民幣 25530 元 ) 到 50 萬盧比 ( 約合人民幣 51060 元 ) 之間人群的個人所得稅稅率從 10% 下調至 5%。減稅涉及人群高達近 2000 萬人。

報道稱此舉是為了改變印度人逃稅的陋習,以減稅來培養國民繳稅習慣。(我比較不解,你說要交 10 塊,我逃跑不交,難道會因為變成交 5 塊就回頭給你交?)

▌突然廢除大額鈔票

去年 11 月 8 日,印度總理莫迪突然頒布 " 廢鈔令 ",宣布 500 和 1000 盧比面值的大額鈔票一定時間之後將不再流通,這相當於瞬間消滅了印度現金供應量的 86%。

官方口徑為旨在打擊腐敗、黑錢及非法現金窩藏行為。但引起了國內經濟大動盪,經濟增速下滑。

不過,這一舉動竟得到不少國家的效仿,巴基斯坦、委內瑞拉、澳大利亞、俄羅斯等,都開始實施或者討論廢鈔。

有人批判印度的廢鈔太過突然,準備不足,造成了國內的經濟的嚴重破壞。但是,根據德意志銀行預測,廢鈔影響有限,利好印度長期發展。預計到 2018 年三月,印度經濟財政年度增長將達到 7.5%。高盛則估計增長率會達到 8.6%。

先不論印度的近期政策優劣,但至少有一點很明確,印度這屆政府執行力超強,而且具備了打破傳統的思維。

▌印度經濟正在騰飛

受到 " 廢鈔 " 影響,印度財政部發布的《經濟調查報告》顯示,2016-17 財年印度經濟受幣改影響增速同比回落至 6.5%-6.75%。但到了 2017-18 財年像前述德意志銀行、高盛的預計會達到 7.5% 或更高,屆時將完全超越中國的經濟增速。

事實上,早在 2015 年第四季度,印度的經濟增速 7.3%,已超過中國成為全球增長最快的大型經濟體。

雖然有不少人指責印度造假,但無可否認的是印度的經濟正在騰飛。

正在釋放的 " 人口紅利 "

印度的人口結構呈金字塔狀,年齡在 35 歲以下的人口數量將近 8 億,占印度總人口的 65% 左右,25 歲以下的年輕人則占到全國人口的一半以上。豐富的勞動力資源幫助印度一直站在全球勞動力成本最低國家的前列,這也成為印度發展製造業的主要優勢。

這一個「神奇」的國家做了全世界不敢做的事

精英教育造就頂尖人才

說到印度的教育,不得不提印度理工學院,世界上最好的理工院校之一。印度理工被稱為印度 " 科學皇冠上的瑰寶 ",是印度最頂尖的工程教育與研究機構。有一個故事:一位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印度學生在開學時這樣回答教授的提問," 我就是因為考不上印度理工 , 才到麻省理工來的。"

標準普爾曾經對美國標準普爾 500 強企業的做了一次權威調查發現,這些企業中的 CEO 美國人最多,其次就是印度人。

這一個「神奇」的國家做了全世界不敢做的事

Google CEO 桑達爾 · 皮查伊 , 麥肯錫前董事總經理拉雅 · 古普塔,沃達豐空中通訊公司執行長阿倫 · 薩林,花旗集團高級副董事長維克特 · 梅內塞斯,風險資本家兼 ExcelanInc 的創始人坎瓦爾 · 雷克,UALCorp 子公司聯合航空公司的前總裁羅諾 · 杜塔,USAirways 的前執行長拉凱什 · 甘瓦爾等大佬均畢業於印度理工學院。

▌印度同樣遭受著多方面的制約

種族歧視

雖然印度在獨立時就廢除了種姓制度,印度憲法明文規定不准階級歧視,但是種姓制度對今天的印度社會特別是印度農村仍然保留著巨大的影響。

第一等級婆羅門主要是僧侶貴族,擁有解釋宗教經典和祭神的特權。

第二等級剎帝利是軍事貴族和行政貴族,他們擁有徵收各種賦稅的特權。

第三等級吠舍是雅利安人自由平民階層,他們從事農、牧、漁、獵等,政治上沒有特權,必須以布施和納稅的形式來供養前兩個等級。

第四等級首羅絕大多數是被征服的土著居民,屬於非雅利安人,他們從事更為低賤的職業。

除四大種姓外,還有大量的 " 第五種姓 ",稱為 " 不可接觸者 " 階層,又稱 " 賤民 " 或 " 達利特 ",他們多從事最低賤的職業。

經過長期演變,印度種姓制度越來越複雜,在四個種姓之外,又出現了數以千計的亞種姓,各個種姓職業世襲,互不通婚,以保持嚴格的界限。

這個種姓制度影響在印度仍然根深蒂固,種姓層級最高的婆羅門不及人口的 4%,卻占有七成的司法權及接近半數的國會席次。(如果你有幸生活在婆羅門家庭中,那麼恭喜你,你上完廁所後屁股都有人幫著擦。)

但是其他種姓的人尤其是 " 賤民 " 就沒有這麼幸福了。根據人口普查數據,印度目前有 1.67 億 " 賤民 ",占總人口的 16.2%。

賤民從事著最骯髒低賤的工作,他們被認為是最骯髒、最不潔的,被稱為 " 不可觸摸者 "。在村落中,賤民只能生活在下風口,以避免風將他們的不潔吹到高種姓人乾淨的生活環境中。他們沒有受教育的權利,不被允許學習宗教經文,不允許進入寺廟,不許進入商店等公共場合,不能在公用的飲水處喝水,不能和其他人並肩行走。(來源:天涯論壇)

語言障礙

印度有 180 種語言(其中憲法承認的有 15 種,比聯合國工作語言多 9 種)外加 700 多種方言。邦內講不同言語的人一言不合就會爆發流血衝突,孟加拉邦、旁遮普邦都因此被拆分。

印地語雖然是第一官方語言,不過 50% 的印度人不會說。諸邦推出了 20 多種 " 本邦官方語言 ",英語降格為 " 第二附加官方語言 "。

如今的印度,受過良好教育、熟練使用英語者在總人口中的比例不到 10%,集中在屈指可數的 " 國際化大都市 "。

征地困難

依據印度現行《土地法》,企業征地需獲得 80% 受到影響的家庭同意。韓國浦項制鐵 ( POSCO ) 曾計劃在卡納塔克邦投資 53 億美元建設 600 萬噸粗鋼生產基地,終因土地問題撤消了投資計劃。印度本土巨頭安賽樂 - 米塔爾想在奧里沙邦投建 1200 萬噸鋼鐵項目,從 2006 年起折騰了 8 年才完成第一階段征地。

基礎設施落後

印度基礎設施落後一直是制約製造業發展的瓶頸,土地則是瓶頸中的瓶頸。以交通運輸為例,印度在英國殖民時間擁有全世界最大的鐵路、公路網,但條件差、運力低,需要大規模改造和興建,勢必涉及跨邦土地徵用,難度更大。從新德里到泰姬陵 200 多公里,4 車道公路、不封閉、上下行無隔離帶而且路況較差,在不堵車的情況下要走 4 個多小時。就為拓建這樣一條路發生的土地糾紛上升為械鬥,最終造成 40 人死亡。

規模勞動力匱乏

正如上文所說,英語流利的印度人只有幾千萬,最優秀的已被美國 " 收割 ",其它聚集在孟買、新德里、班加羅爾大大小小的 IT 外包公司。小公司或者由精英組成的 IT 公司沒問題,英語加一種本地語言就可滿足溝通之需。但幾萬、幾十萬人的大公司則會遇到溝通上的麻煩。

還有一點絕對不可以忽視,那就是製造業需要掌握熟練技能的工人及一線技術人員,此類人才的匱乏甚至阻礙著美國製造業的回歸,何況印度。

事實上,將教育、醫療衛生服務、住房、環境等其他社會指標考慮進去時,會發現印度是落後的。

不過這就是印度,一邊是高速發展的經濟,一邊是積疾頗深的社會,但這個社會充滿活力,未來在執行力超高的莫迪領導下會發生什麼樣 " 神奇 " 的事呢,我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