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熱傳川普終止美國輸出顏色革命 掩蓋一個驚人真相

Ming1989     2017-02-04     66     檢舉

最近,一則消息在中國炸了鍋,這則消息的標題是《川普(特朗普)終止美國顏色革命,為公知斷炊》,而後又宣布這是假新聞,真真假假,都成了熱聞。

這消息當然不是真的,但卻並非空穴來風,有那麼一點影子,但被這條消息用扭曲的官式語言過分誇大了。本文將釐清以下三個問題:一、美國對華援助中有多少用於「顏色革命」;二、國際對華援助與「顏色革命」(和平演變)之間的關係;三、美國是否會停止輸出民主重任。

一、美國對華援助中有多少與「顏色革命」有關

先將《川普終止美國顏色革命》一文內容簡介如下:

「日前,川普宣布即將停止向海外負責顏色革命的團伙輸送資金。並明確表示,美國繼續推行錯誤的民主之春和顏色革命,沒有實際意義,歐巴馬此舉大肆浪費納稅人的錢,不僅是極其錯誤的,而且會招來全世界對美國的仇恨,將正式終止『一切聯邦財政開支的民主款項』」。

此文被冠上各種標題,比如《川普終止美國顏色革命,多少中國公知哭成一片?!》,略加改變,廣為流傳。這些文章給人的印象是:美國用大量金錢支持(官方語言說成「外國勢力豢養」)中國公知,讓這個群體專門從事瓦解中共政權的「顏色革命」。

文章所述不符合事實,完全掩蓋了一個中國政府最不願意對人說的真相:美國對華援助,其中將近90%,都由中國政府相關機構收入囊中。《美國基金會對華援助究竟花落誰家?》介紹過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助理教授安子傑(Anthony J.Spires)的一篇研究報告,專門就此做了分析。

安子傑根據美國基金會中心資料庫(www.foundationcenter.org)的統計歸類分析,2002年到2009年間,美國基金會對華援助約有4億3000萬美元(不含港澳台),其中捐助給學術機構(中國的學術機構都是官辦)、政府部門、官方NGO的分別占44.01%、25.38%、16.62%,這三部分援助占到了總額的86.01%,而草根NGO獲得的捐助只占5.61%。

這篇文章最大的亮點,是從國際對華援助極度向政府偏倚這一現象出發,說明造成這種與美國基金會所宣揚的自身使命相背離結果的原因是什麼。作者在資料分析與訪談的基礎上,總結出兩大基本原因,一是制度約束,二是機構的「類聚效應」。

制度約束來自美中兩國政府。一方面,美國基金會要滿足美國國內繁瑣的法律及對援助金的嚴格財務審計,以防諸如皮包公司的受助方存在,並防止資金濫用;如果基金會被查出未滿足這些要求,將承擔法律責任。另一方面,中國的NGO與美國基金會對華援助還必須滿足一系列中國方面的法律法規,比如在中國成立社會團體要有3萬元註冊資金,要掛靠一家主管單位,這成為許多NGO註冊的一大障礙,無法註冊也成為它們滿足美國法律「受助方從事活動與美國國內的公益事業相當」的障礙。中國在NGO管理方面法律的模糊與多變導致各種規則與潛規則縱橫,也為美國基金會資助中國草根NGO鋪滿暗礁。

這位學者沒談到的是中國政府對這些接受外國資金的NGO嚴加監管。中國最早從事愛滋病人權益工作的萬延海,曾在《國際政治看家們的疑慮》(VOA,2011年2月7日)一文中談過,在國內活動的各種人權項目,事實上都受到國安部門監控。

二、國際援助之中的「顏色革命」經費

中國政府對「顏色革命」這麼敏感,純屬制度性過度防範。因為在所有國際援助中,能夠與「顏色革命」掛上鉤的相當微小,這部分資金在2010年之後也近於斷流。

在中國躍升為第二大經濟體(2010年)之前,世界不少已開發國家,包括聯合國都向中國提供過不少援助,國際非政府組織隨著這些資金大量湧入中國,比較活躍的有美國福特基金會(FF)、樂施會(香港)(Oxfam HongKong)、國際計劃(Plan International)、國際行動援助(Action Aid)、世界宣明會(World Vision)、英國救助兒童會(Save the Children)、無國界衛生組織(Health Unlimited)、世界自然基金會(WWF)等,它們在中國的發展援助領域主要集中在環境保護、反貧困、性別平等、基礎教育等方面。聯合國的報告顯示,過去20多年來以日、歐為首的西方已開發國家以及世界銀行等國際組織向中國提供了總計1161億美元的經濟援助,包括低息、無息貸款和無償贈與,其中無息和低息貸款占總援助額的絕大多數,資金主要投向教育、能源與採礦、環境、衛生保健、農村部門以及交通、供水與衛生設施等領域,為中國經濟的快速發展做出了重大貢獻。

上述款項當中,其實並沒有「民主款項」這一撥款內容。如果硬要找出這類資金,資助維權律師與弘揚公民權利的可以列算進「民主款項」,因為這些項目離政治最近。但如上文所示,美國這類資金當中,流向草根NGO的僅占其援華資金總額的5.61%,估計歐盟及西方其他國家的援助的比例與之相仿,不會高出多少。中國政府之所以容忍這些草根NGO接收這些援助,是因為西方國家給政府的資金畢竟占大頭,為了利益,只好勉強容忍西方國家打包附送的這些「異己力量」。

2010年,中國的GDP總量超過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西方國家發現本國不僅不如受援的中國富有,還得指望中國擔任「拯救世界經濟的挪亞方舟」,於是對中國進行重新定位,國際援助慢慢減少或中止。此情此境之下,中國政府認為沒必要再容忍那些外國資助的草根NGO,加上國內政治經濟形勢日益惡化,終於開始對外國NGO下手。2014年4月15日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第一次會議,發表那番為國家安全重新定位的講話之後,國安委部署摸底調查在華境外NGO,制訂新的《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軟硬齊來,最終讓7000多個由外國資助的NGO在中國無法生存。

這段時期,公盟的許志永、傳知行的夏霖、被指控接受多家外國機構援助的郭玉閃相繼被抓。尤其是2015年709維權律師及人士被集體抓捕事件中,無論是有外國資助還是完全沒有外國資助的維權律師及維權人士被北京一網打盡,自此之後,中共眼中的「顏色革命」組織蕩然無存。至於國際上炒作得沸沸揚揚的維權五女事件,當局在意的根本不是她們那性少數群體的各種主張,只是她們接受海外資助這一事實。

以上事實說明,「美國等西方國家向中國輸出的顏色革命」已被北京扼殺,無論美國是否堅持向中國輸出「顏色革命」,所謂「顏色革命」組織在中國境內都已經無法生存。

三、美國停止輸出「顏色革命」風起何處

這段時期正值全球化逆轉,2016年美國大選選出了一位主張美國優先、對外放棄意識形態之爭的總統川普,美國人權界一直在關心:人權在新總統的外交清單上將居何位置?由於從柯林頓時期開始,美國的外交政策序列一直是經濟第一、政治(地緣政治)第二、人權第三,因此,人權界擔心的其實是人權第三的位置都有可能不保。

川普施政已經有十多天,政令頻出,多是關於國內事務,移民政策;川普總統特有的「推特施政」會涉及經濟、外交的個人想法,但無論是政令還是推特,與人權直接有關的只有一條,那就是美國之音1月17日報道的《川普政府將審查美國援外項目》。該消息稱,新總統和國務卿將仔細審查所有援外項目。在對外援助方面,新總統川普及其政府很可能優先考慮把援助提供給那些努力加強產權、法治和打擊腐敗的國家。該文援引了保守派智庫美國傳統基金會詹姆斯·羅伯茨的看法:「美國、經合組織國家等西方國家提供的援助,太多的援助最後只是幫助腐敗政府繼續掌權」,歐巴馬政府時期,美國對外援助當中,有不少這類項目。

上文並未提到中國,如果硬要說與中國有關,那就是在產權、法治與腐敗方面,中國樣樣紀錄都欠佳,屬於產權不清、法治不倡、高度腐敗的國家,對其援助應該被停止。國內網絡上流行的《川普終止美國顏色革命》一文之「風」,就起於這一「青萍之末」。另一條重大消息,即英國首相特里莎·梅1月26日在美國費城演講中提到,由於英美對世界主權國家的政治干預失敗,「英美干預主權國家並試圖按照自己形象改造世界的日子已經過去了」,這話其實是正式宣告英美將終止向外推廣民主化的政治努力,本應引起世界關注,卻被大多數英美媒體與中國政府完全忽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