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只記得·印尼華人大屠殺!我們也不應忘記「1871年洛杉磯華人大屠殺」

louisyee     2017-02-04     1856     檢舉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十天,基本上每天都要搞個大新聞。特朗普拋出「關於難民和移民政策的行政命令」,由於主要針對的是穆斯林,也被媒體稱之為「穆斯林禁令」。

特朗普的這份政令規定:在120天內暫停所有難民入境;在90天內暫停伊朗、蘇丹、敘利亞、利比亞、索馬利亞、葉門和伊拉克七國公民入境;無限期禁止敘利亞難民進入美國。

政令一出,引發巨大反對聲浪。從一地到多地、從協會到團體、從平民到官吏、從盟友到政敵,從國內到國外,甚至已經卸任的歐巴馬也打破傳統站出來反對。

美國華盛頓、舊金山、紐約、休斯敦等地出現抗議示威活動。

針對特朗普的移民禁令,各界大佬們表明反對立場:

@扎克伯格(臉書創始人兼CEO):「像你們很多人一樣,我也對特朗普總統的新命令非常擔憂……移民和難民組成了美國,也是美國的未來。」

@謝爾蓋·布林(谷歌聯合創始人):布林28日在舊金山機場參加抗議遊行:「我來抗議,因為我也是難民。」

這條禁令不禁讓我們聯想起來,100年前的排華法案以及當年的恐怖事件...

華人自己就曾經是種族歧視最大的受害者之一。

美國真正意義上最早的大規模華人移民始於1848年至1855年間加利福尼亞州的淘金熱,之後的移民因為諸如「首次越州鐵路修建」這樣的大型工程而繼續。在表層金充裕的淘金熱初期,儘管華人沒有得到充分的認可,但仍然能夠被容忍。

然而,當黃金變得難以尋覓並且淘金競爭加劇時,本土居民對華人乃至其它外國人的敵視便增加了。在被強行驅逐出金礦之後,大多數華人在一些城市中的「飛地」(即獨立的文化、族裔圈)安頓了下來,主要是在舊金山。他們通過在餐館和洗衣店打工掙得微薄的薪水餬口。1870年代,隨著內戰帶來的經濟低迷,反華情緒在都將薪水標準的降低歸咎於華人苦工。

與此同時,另一個在加利福尼亞州成立、有著約60個遍布全國的分部的重要反華團體叫做「白人至上」

1860年,華人已經是加利福尼亞州最大的移民團體了。華人勞工提供了價格低廉的勞動,且不占用政府的任何基礎設施(比如學校、醫院等),因為華人移民的全部人口當中,健康的成年男性占據了絕大多數。

隨著時間的流逝,越來越多的華人移民抵達加州,暴力事件在洛杉磯這樣的城市時有發生。1878年,國會決定起草並通過《排華法案》,但這遭到了總統海斯的否決。當《排華法案》最終在1882年被通過時,加州也通過了各項法律,更加深入地進行了對華人的差別待遇——但這些法律隨後被宣告為違憲。

《排華法案》通過之後,絕大多數華人面臨著這樣一個兩難的境地:獨自留在美國,或者回到中國與家人團聚。全美國的(尤其是加州本地的)報紙開始從各方面質疑和譴責華人,「比如」,白人失業問題。警察也儘可能尋找一切微小的機會來逮捕華人,從而對他們進行區別對待。儘管對華人的反感是普遍的,但仍有一些資本家和企業家基於經濟因素而反對排華。

《排華法案》是美國總統切斯特·艾倫·阿瑟於1882年5月6日簽署的一項法案,成為《美國法典》的一部分。1880年對《中美天津條約續增條約》的修訂,允許美國暫停華人移民,國會根據修訂的條約,很快就制定了這項法案。

這項法案將所有華人勞工拒於美國之外長達十年。其1884年修正案更限縮了先前入境的移民離開和進入美國的規定,同時闡明,無論這些華人的國籍為何,該法皆適用。1892年,該法案由《吉爾里法案》(或稱《基瑞法案》)延長十年,到1902年便取消了時限。法案被1943年通過的《馬格努森法案》廢除,後者允許每年105名華人的入境移民限額,然而大規模的華人移民並沒有隨之到來,直至《1965 年入境移民與國籍服務法案》的通過。該法案是對大量華人因中國的內部動盪和有機會得到鐵路建設工作而遷入美國西部所作出的反應。它是在美國通過的第一部針對特定族群的移民法。

雖然該法案很久之前就被廢止,但是長期以來它卻一直是《美國法典》的一部分。即便是今天,雖然它所有的內容都久已被廢除,但是《美國法典》第8篇第7章題名為「排除華人」(Exclusion of Chinese)。它是第8篇(外國人和國籍)的15章里的唯一一個完全針對一個特定國籍或族群的章節。

2011年10月6日及2012年6月18日,正值總統歐巴馬任內民主黨掌控參議院及眾議院,兩院分別通過一項道歉案,兩院議員一致就《排華法案》向全體在美華人致歉。

1871年洛杉磯華人大屠殺是加州淘金熱和《排華法案》之間發生的針對少數族裔(華裔)惡性事件。

1871年10月24日在洛杉磯超過500名男性白人暴徒衝進洛杉磯唐人街襲擊、搶劫並殺害當地華人居民。

這起事件發生在尼格羅人街(Calle de los Negros,又稱「黑鬼巷」Nigger Alley),後來該街成為洛杉磯街的一部分。共有18名華人移民在這次屠殺中被暴徒有組織地殺害,使這起所謂的「唐人街之戰」(Chinatown War)成為美國歷史上最大規模的私刑事件。

大屠殺的起因

1850年,洛杉磯正式建市,當時人口只有1600多人。到1871年,洛杉磯仍是個小鎮,人口五、六千人,街邊全是土坯房與瀝青屋頂,兇殺案發生率居美國之冠,法官在法庭上對證人開槍,警察在街上開槍對射。洛杉磯的移民很多。1850年代,洛杉磯已有不少義大利人、德國人、法國人。在之後20年里,華人移民也不斷來到洛杉磯。

華人移民的外貌特徵明顯,他們留著辮子,舉辦宗教儀式,組織同鄉會。當地人則開始不滿「中國佬」出現。恐懼外國人的部分報紙甚至影射華人婦女全都是娼妓,影射大部分華人男人是皮條客和華人幫派的殺手。一篇社論公開聲稱,「華人在這裡遊手好閒,永遠不會成為美國的一部分。」「無論如何,應該禁止他們的異教風俗。」在白人眼中,華人「每天光知道幹活,拿低薪也不抱怨」,搶走了白人的工作機會。白人對華人的歧視日甚。美國內戰時,加利福尼亞州的立法機構曾通過一項法律,禁止華人指控白人,這意味著白人可任意傷害華人,而華人無法用法律保護自己。

尼格羅人街(黑鬼巷)是一條兩側為低矮土坯房的數百米長的窄巷。此街因深色皮膚的西班牙殖民者最先在此定居而得名。尼格羅人街緊鄰洛杉磯主要商業街區的東北部,曾經是洛杉磯最富有家庭的居住區。但到1860年代洛杉磯第一個唐人街在此建立時,當地已衰落為貧民窟。洛杉磯商人及回憶錄作家哈里斯·紐馬克(Harris Newmark)回憶道,尼格羅人街「實際上和隨處可見的治安惡劣的社區一樣」。尼格羅人街成為洛杉磯賭博與妓院的集中地,犯罪率居高不下。

1870年的人口普查顯示,洛杉磯市共有172名華人,大部分住在尼格羅人街,主要以當苦力、開小商店或耕田為生。

華人幫派互斗

當時已成家的華人婦女Yut Ho被尼格羅人街的一個華人幫派拐賣,該幫派的頭領名叫Yo Hing。華人婦女Yut Ho是洛杉磯另一個華人幫派的家屬,該幫派頭領是商店店主Sam Yeun。Sam Yeun從舊金山找來幾個殺手,準備把Yut Ho救回,其中一個殺手就是Yut Ho的弟弟Ah Choy。

1871年10月23日傍晚,Ah Choy開槍將Yo Hing擊傷,隨後Ah Choy被警察逮捕。因為Yo Hing事先和警官有「溝通」,所以Ah Choy的保釋金被定為極高的2000美元。但Sam Yeun表示,他可繳納2000美元保釋Ah Choy。一名警察陪Sam Yeun到他店裡取錢。回來後便傳出消息稱,Sam Yeun還有很多錢,都藏在他店裡的箱子內。

Sam Yeun店主是洛杉磯主要的酒水經銷商,華人又一向勤儉,所以有錢並不奇怪。白人則對此十分眼紅。事發幾年後,洛杉磯的律師賀瑞斯·貝爾寫道:「比爾德賴恩聽到槍聲後趕到黑鬼巷,並非為了維持治安,而是他事先已與Yo Hing串通好了,在Yo Hing向Ah Choy開槍報復之後,他再趁亂到Yeun店主的店裡把錢偷走。」儘管不少歷史學家認為貝爾的說法不可信,但Yo Hing靠向比爾德賴恩「進貢」而安心經營賭場及妓院則是事實。事後,Sam Yeun店主也曾向《洛杉磯每日星報》透露,比爾德賴恩不是來維持治安,而是和Yo Hing的人一起來向自己這個幫派挑釁,打傷了Ah Choy,自己的幫派不得不開槍還擊。

1871年10月24日傍晚,洛杉磯僅有的6名警察之一赫蘇斯·比爾德賴恩(Jesus Bilderrain)剛在「海碧」酒吧坐下,沒來得及喝酒,就聽到外面傳來一陣槍響。比爾德賴恩衝出酒吧,上馬直奔傳來槍響的尼格羅人街。到尼格羅人街後,比爾德賴恩看見一個名叫Ah Choy的華人中槍後躺在地上,血從脖子湧出。現場還有一夥華人,見警察來了便四散逃到附近一座平面呈「L」形的土坯房內,該土坯房是一些華人開店、居住之所。

接下來,按照比爾德賴恩起初的說法(他後來多次改變說法),他「勇敢地沖入華人的屋子裡,卻被一槍擊中肩膀,不得不退了出來,槍也丟了」。受傷後的比爾德賴恩伏在地上,吹響哨子發出警報。很快,洛杉磯「藍翼」酒吧老闆羅伯特·湯普森(Robert Thompson)率先趕到,他也是洛杉磯私人自衛組織「警戒委員會」成員。湯普森接近土坯房的房門時,另一位剛趕來的警察阿道夫·賽里斯在湯普森身後喊:「中國人手裡有武器。」湯普森把槍伸進門縫裡胡亂開了幾槍後,一腳將門踢開,剛進門胸口就中了一槍,倒在地上,一小時後不治身亡。

騷亂和大屠殺

騷亂和大屠殺便由羅伯特·湯普森被殺而引發,湯普森是當地的大牧場主。此前,當地人就盛傳華人幫派謀害白人的謠言,湯普森的死亡隨即引發白人暴徒聚集,揚言要以血還血。湯普森的死訊傳開後,約有500名白人聚集到尼格羅人街,圍攻土坯房裡的華人。華人抵抗一陣後投降。

隨後,成批暴徒開始大規模襲擊華人,並洗劫華人商店。暴徒對施暴對象不加區別,不管是否與之前那次槍戰有關,一切華人男子都被視為罪犯。暴徒抓住華人阿文後,一個名叫約翰斯頓的暴徒揮舞手槍,威脅其他暴徒協助絞死阿文:「上帝詛咒他,就算你們不弄死他,我照舊會斃了他。」僅騷亂擴散的半小時內,就有14名華人遇害。

手拿武器的白人押著華人走向臨時豎立起來的絞刑架。一些商店門廊的橫樑也被作為絞刑架。華人很快被絞死,懸掛在絞刑架上暴屍,其中一具屍體沒穿褲子,還有一具屍體是個十多歲的孩子。曾任洛杉磯市議會議員的約翰·格勒反對用殘忍手段對待華人,但他的抗議被一個牛仔喝止:「閉嘴,你個狗娘養的!」並把槍對準了他。

很受尊敬的華人醫生吉恩·童試圖用錢財換取暴徒留下自己性命,結果遭到洗劫,最後被暴徒從嘴裡射了一槍殺害。屍體被掛在絞刑架上,戴金戒指的手指也被暴徒割掉。

參與屠殺華人的不僅有成年白人男子,白人婦女及孩子也參與了大屠殺。一位志願綁制絞刑架套索的白人婦女在行刑時喊道:「絞死他們!」一個白人孩子也從紡織品店拿來繩索並喊:「繩子來了!」

洛杉磯的華人死者被絞死在三個靠近城市繁華商業區心臟的地點:一家馬車店前的人行道上的木棚;兩輛停在馬車店拐角處的「草原篷車」(prairie schooners)的兩側;一個距離其他兩個地點幾個街區遠的木場的大門橫樑上。被絞死的受害者之一沒有穿褲子,且左手的一根手指失去。

該街區華人占用的幾乎每一幢建築都被洗劫一空,幾乎所有居民都被襲擊或搶劫。共有18名華人移民在遭受拷打之後被暴徒殺害,吊在街頭暴屍,使該事件成為美國歷史上最大規模的私刑事件。

實際上,這次大屠殺的死難者都與華人幫派沒有直接聯繫。

在騷亂和大屠殺中,也有見義勇為的白人保護華人。退休教師羅伯特·威德尼(Robert Widney)當時開了一家商店。事發時,5名華人躲入店內,暴徒隨後就至。威德尼扭住一名暴徒持槍的手並對準其喉嚨,小聲說:「滾出去,否則我殺了你。」暴徒退出商店,5名華人得救。

騷亂最終被洛杉磯司法長官詹姆斯·伯恩斯制止。伯恩斯被洛杉磯開設賭館和妓院的人尊稱為「老爹」,在當地很有威望。他向不贊同屠殺的圍觀者說,只要有25人聽他指揮,他就能制止騷亂。很快就有25人跟隨伯恩斯來到尼格羅人街,隨即平息了騷亂。

10月24日晚11點多,在騷亂中搶得錢財的暴徒紛紛來到酒吧喝酒慶功,各自吹噓自己殺死了幾個「中國佬」。一個衣服上沾有血跡的暴徒在J.H.威爾東酒吧里說:「我殺了3個中國人,心滿意足。」

警方的失職

事發時,洛杉磯市警察局局長馬歇爾·貝克(Marshal Francis Baker)曾召集人員包圍「L」形土坯房。在接受質詢時,貝克表示他此舉是為「防止殺害湯普森的兇手逃走」。但當圍攻土坯房的槍聲響起後,貝克卻因為「要休息」而回家。

事發時,兩位警察埃米爾·哈里斯(Emil Harris)、喬治·加德(George Gard)正在距尼格羅人街半條街遠的地方閒逛。聽到比爾德賴恩吹哨後,兩人趕往尼格羅人街,半路哈里斯控制住一名正逃命的華人,但隨後把他交給了衝來的白人暴徒。兩位警察未制止騷亂,卻站在Sam Yeun店主已被洗劫一空的商店外「警戒」,實際是想讓Sam Yeun店主事後給點回報。就在騷亂前幾天,一份報紙透露,這兩位警察收了Sam Yeun店主「精美的禮物」。

警察比爾德賴恩是事件中的關鍵人物。後來,比爾德賴恩對於事件發生的經過說法多變。一會兒說在事發現場見到了Sam Yeun,一會兒又說沒見到。當Sam Yeun提起訴訟,要求參與騷亂者歸還他的金子時,比爾德賴恩堅定聲稱,他在事發當晚「絕對沒見到」Sam Yeun。

因為騷亂範圍太大,數百人參加,以致最終根本沒有人受到懲罰,甚至沒人受到譴責。只有10名暴徒一度因童醫生之死而受到起訴。其中8人被定為過失殺人罪,分別判處2至6年監禁,投入聖昆廷(San Quentin)的監獄服刑。但不久加利福尼亞州高等法院就推翻了判決,8人被全部釋放。這8人是:

埃斯特班·阿爾瓦拉多(Alvarado, Esteban)

查爾斯·奧斯丁(Austin, Charles)

雷富希奧·博特略(Botello, Refugio)

L.F.克倫肖(Crenshaw, L. F.)

A.R.詹森(Johnson, A. R.)

赫蘇斯·馬丁內茲(Martinez, Jesus)

派屈克·M.麥克唐納(McDonald, Patrick M.)

路易斯·門德爾(Mendel, Louis)

這樣從輕發落也是因為當時洛杉磯市官員正說服鐵路公司將太平洋鐵路修到洛杉磯,以便吸引西進的移民。洛杉磯市官員擔心,若此事太聲張,會使移民對洛杉磯市卻步。

該事件被美國東海岸的報紙報道,報道中洛杉磯被視為「染血的伊甸園」(blood stained Eden)。東海岸的輿論紛紛指責這一暴行。

加利福尼亞州是美國反亞裔運動的先鋒。當地人對亞洲移民由嫌惡逐漸演變為敵視。在這種氛圍下,1882年,美國通過了《排華法案》,禁止華人移民美國,這是美國歷史上首部針對特定族裔的歧視性法案。

1877年,尼格羅人街被併入洛杉磯街。華人大屠殺發生的公寓樓在1880年代末被推倒。今天,該位置是普韋布洛洛杉磯州立歷史公園所在地的一部分。

用100年前的一張畫結束本文,願所有的華人明白川普雖然是共和黨,維護納稅人利益的黨,但同時川普也是白人至上主義的代表,這會對所有少數族裔帶來災難性的後果,這個結果可能是對少數族裔不利,特別是對華人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