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年前的200澳元 馬雲用2000萬美元回報

louisyee     2017-02-04     2411     檢舉

紐卡斯爾大學,馬雲和他的少年夥伴戴維·莫利(Ken的長子)聊天

「試試看,說不定你能拿到護照」。在1985年,澳大利亞人Ken Morley這樣鼓勵一位從來沒有出過國的中國少年,並邀請他前往澳洲旅行。

這位曾被鼓勵的少年是馬雲。35年之後,他再一次來到Ken Morley的家鄉。2月3日,馬雲在紐卡斯爾大學向現場的師生們首次講述這段往事:「那次澳大利亞之旅真正地改變了我」;「紐卡斯爾那29天,在我的生命中至關重要。沒有那29天,我永遠也不會像今天這樣思考」。

被改變的「思考」,是馬雲回到紐卡斯爾成立Ma-Morley獎學金的原因。2月3日,澳大利亞紐卡斯爾大學宣布,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通過馬雲公益基金拿出2000萬美元設立獎學金。這是紐卡斯爾大學有史以來收到的最大規模捐贈。馬雲說,這項獎學金將用於「支持那些想自己看看這個世界,經歷它、用自己的腦袋思考它的人們。」

馬雲和肯·莫利舉杯共飲

當年向馬雲發出邀請的Ken已於2004年去世,他的兒子,也是少年馬雲的筆友David代表Morley一家發言致謝:「如果我父親仍在世,看到馬云為紐卡斯爾大學捐贈,致力於開創一個可持續的未來,他應該會非常驕傲和感動。」

正是David在杭州西湖畔偶遇馬雲,開啟了這段延續至今的情義。1980年,Morley一家來華旅遊,結識了16歲的馬雲。此後他們保持通信,Ken則在每次回信中為馬雲細心地修改英文。Ken專門提醒馬雲「來信把行距留大點」,他好寫下修改意見。

馬雲將Ken視為曾為他開啟世界之窗的導師,他向紐卡斯爾大學的師生們回憶說:「每一次我們相遇,我們都會辯論很多事物。Ken會說:Jack,你在瞎扯!他知道我說話的方式,知道我幹起來會很不一樣,他總是用他極大的好奇心與善意支持我」。

Ken沒有上過大學,但經常與馬雲談起紐卡斯爾大學。Ken也曾經為在杭州師範學院讀書的馬雲提供支持,他每隔6個月給馬雲寄一張支票,兩年多時間裡總共寄了大概兩百澳元。

如今,馬雲以2000萬美元的獎學金計劃回報Ken曾經給予他的指導和支持,他說:「不知道什麼原因,如果我足夠幸運,能夠成功,我總想我要為紐卡斯爾大學做點事情,因為這是Ken經常提到的一所大學」。馬雲說,他一直希望有一天可以成為像Ken那樣的人,幫助和支持自己根本不認識、只是在街上遇到的年輕人。

馬雲將Ken視為曾為他開啟世界之窗的導師,他向紐卡斯爾大學的師生們回憶說:「每一次我們相遇,我們都會辯論很多事物。Ken會說:Jack,你在瞎扯!

Ma-Morley獎學金首輪將提供30個名額,其中20個名額資助學生修讀學位期間所需費用;10個一次性獎學金名額資助學生參與教育交流、實習或海外體驗計劃。申請詳情將於2017年中期公布,申請對象為於2018年開始修讀學位的紐卡斯爾大學學生;該計劃到第三年將進入全面運作階段,將每年資助90名學生。

馬雲將每5年親自審核獎學計劃,但他對現場的師生們說:「拿到獎學金的學生,不是我和Morley的大使。我們更希望他們成為宣揚勇氣、責任和智慧的大使。」馬雲將這個獎學金定義為聚焦未來的計劃,讓更多的年輕人走出大學與自己的國家——就像少年馬雲一樣,去世界各地看看,並通過這些經歷擁有更寬廣的國際視野。

在這次由回憶貫穿的講話中,馬雲始終提到Ken對他的支持和啟發,與Morley一家給他帶來的改變。延續40年的情義是今天發生在澳大利亞紐卡斯爾大學這一幕的起源,而這份情義也將由Ma-Morley獎學金幫助的年輕人們延續下去。

就像紐卡斯爾大學校長麥克米倫在現場致辭中所說:今天所宣布的,是關於家庭、關於友情的故事。這是一個多麼引人入勝的故事,它讓我們知道,一個簡單的善舉,可以延續幾十年成為歷久彌新的友誼。

附馬雲演講全文:

過去的32年里,這是我第三次紐卡斯爾(Newcastle)之行。

第一次是我21歲剛進大學的時候,收到Ken Morley先生的邀請,在那年暑假來到了紐卡斯爾。我從沒想過可以到中國以外的國家看看。在當時,可以拿到護照是一件稀奇的事,是Morley先生鼓勵我:「試試看,說不定你能拿到護照。」好,我就決定去試試!

我用了差不多半年的時間才拿到我的護照,我以為我拿到護照之後就可以去澳大利亞,但他們又告訴我,你還需要有簽證。我去了上海澳大利亞領事館,使館官員說,你需要到北京去簽發籤證,其實那時候去北京的費用對我來說非常昂貴,但我還是要去試試。

我去了北京,住在一個地下賓館,在7次申請簽證都遭到拒絕後,我第八次去申請,我對當時面試我的使館官員說:這是我最後一次機會,我已經在這裡待了一個禮拜,已經嘗試了7次都被拒絕,我希望這次能申請到簽證。

那個使館官員問我:你為什麼要去澳大利亞?我說我的朋友邀請我去,他說不能發這樣的簽證給我,我們只能簽發給探親或是由政府派你出差去的或者是留學等性質的簽證。當時是沒有旅遊簽證的。

我跟他講了我是如何遇到Ken和大衛的。Ken找了一些新南威爾斯的朋友幫忙,並向澳大利亞駐中國大使館發了一個電報。當時那個使館的人就說,「你真的想要這個簽證嗎?」我說,「當然想要。」他就說,」我能5分鐘後給你。」我就這樣拿到我的簽證。這就是永不放棄的例子。

在紐卡斯爾待的那29天,在我的生命中至關重要。我每次回到中國,在那接下來的10年,我都在想中國需要改變。我們需要更開放的思想,我們要用一個不同的視角來看待事物。

馬雲帶Ken遊覽杭州。馬雲回憶說:每次見面我們都會爭辯很多事,儘管Ken常說「Jack你在瞎扯」,但他總以極大的好奇心和善意支持我

那是1985年我認識的澳大利亞,從那年開始我知道紐卡斯爾大學。那是我第一次到訪這所大學。

Ken沒有上過大學,但是經常和我談起紐卡斯爾大學。我不知道是怎麼原因,如果我足夠幸運,能夠成功,我總想我想要為紐卡斯爾大學做點事情,因為這是Ken經常提到的一所大學。

每一次我們相遇,我們都會辯論很多的事物。他會說「Jack,你是瞎扯的,都是廢話!」即便那樣,他總是那般支持我。

他知道我講話的方式,知道我幹起來會很不一樣,但他總是支持我,用他極大的好奇心與善意去支持我。

我學到的是,你在書本上學到的、你的父母告訴你的,可能不全是真的,這個世界太有趣了,這個世界太獨特了,你需要自己去體驗。你需要用你自己的大腦去思考。當我回到大陸的時候,我完全是另外一個人。

沒有那29天我永遠不會像今天這樣思考,我可能只會像其他中國人的方式去思考。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決定成立Ma-Morley獎學金,以支持即幫助一些年輕人,那些想自己看看這個世界,經歷它、用自己的腦袋去思考的人。

我想要感謝Ken Morley和他的家人對我的幫助、支持、和理解。過去的30年,我一直懷著感恩的心生活著,希望有一天,因為這份友情,我可以成為像Ken Morley先生那樣的人,幫助和支持自己根本不認識、只是在街上遇到的年輕人。我希望自己可以做得更多,希望可以在未來一直做下去。

我是一位教師,我在大學教了六年書,我叫我自己CEO,首席教育官。這花了很多時間和眾人分享我的經驗。我不怕別人不同意我的想法,但我會說這是我相信的事情,這是我見到的、我經歷過的事情,我想跟大家分享。在大陸,我的基金會每年支持了超過100位鄉村教師,這個是因為在大陸有六千萬的孩子生活在農村地區。我們覺得也要找個方法去支持這些老師們。紐卡斯爾這個獎學金是我在海外的第一個獎學金,我也視紐卡斯爾為我的第二個故鄉。

在過去,這個世界是知識驅動的。人類和機器會有很大的競爭,但是未來人類會通過自己的智慧取得勝利。你可以從學校和書本學到知識,但是智慧,只能通過經驗得到。所以我認為Mr Ken Morley是一個很有智慧的人。

同時,我希望這個獎學金能夠聚焦未來。聚焦在生活,聚焦在學校和書本以外的事情。我們希望能提供超出經濟支持範疇的幫助,我們希望能夠讓他們走出大學,走出自己的國家、去世界各地看看,並通過這些經歷擁有更寬廣的國際視野。

在這個世界上,如果你希望成功,你得有EQ,如果你不希望失敗,你得有IQ。但如果你希望受到尊重的話,你要有LQ,愛的智慧,這是非常重要的。我希望這裡的學生們都會記得這三個Q。這是我從與Ken Morley先生討論中學到的。這個獎學金會幫助更多的人,我們的確需要很多聰明人,但我們需要更多有擔當的人,為社區、社會、國家和世界承擔責任的人。

拿到獎學金的學生,他們不是我和Morley的大使,我們更希望他們成為宣揚勇氣、責任和智慧的大使。這個獎學金帶有我的名字,這真的是我莫大的榮幸。

有Ken做榜樣,我希望可以做得更好。我也會繼續提升我自己。

謝謝紐卡斯爾大學為這個獎學金成立做出的貢獻。成立一個基金是很容易,但要不斷地去改進一個獎學金是不容易的。去支持有心的年輕人是不容易的,真的非常感謝大學對這個基金付出的努力。請隨時指出我可以改善的地方。每5年,我會親自審核獎學金的情況,能如何做得更好。在紐卡斯爾大學,我們和基金會分享一致的信念。我們也很高興可以支持當地土著居民的文化。追求社會公平,卓越和責任、創新和持續性都是我們共享的信念,這也是Morley他們跟我過去30多年分享的理念。讓我們一起努力幫助更多年輕人。非常感謝!

1985年,Ken邀請馬雲到澳大利亞旅行。這是少年馬雲第一次出國,馬雲說,澳洲之行徹底改變了自己

附David Morley致謝全文:

我叫大衛·莫利,我代表莫利家庭來發言。我們很榮幸今天來到這裡。

如果我父親仍在世,看到馬雲在這裡為紐卡斯爾大學做捐助,他應該會非常驕傲和感動。

我父親沒有上過大學。他是一個貿易商和電工,在經濟大蕭條前出生。他並沒有時間入大學念書。

但父親有著洞察未來和社會發展的視野。他對於中國的興趣便是他對未來洞察能力的最好證明。

1970年代他加入澳大利亞中國友好協會,1980年代我們到訪杭州。我們住在西湖邊的一個酒店裡,在那馬雲與外國人交談以練習英文。

馬雲的爸爸拍下了這張有趣的黑白照片。

其實對我們而言,挺難和我們的朋友解釋,為什麼我們去中國而不是去迪士尼樂園或是黃金海岸。

父親對新的經濟形態很有興趣。為馬雲的信修改英文,鼓勵他說英文,並邀請他來紐卡斯爾旅行。他動用了一些人際關係,作了大量的書面準備工作。

但我們相信不管馬雲是否遇到父親,他都可以實現他的夢想的。

我們將持續關注他,為他及他身邊的人去尋找每一個可以放大成功的機會。

我的父親每隔一年就去一趟中國,這對於他來說並不會帶來太多的麻煩。如果他需要找到什麼特別的東西,那麼馬雲會知道找誰去要。

很高興馬雲這次成就了這個機會。

馬雲和父親的友誼是愉快的,同時也充滿挑戰。

我們希望這個獎學金的受惠者以後可以啟發及鼓舞其他人,共同創造一個更和平的世界。

父親一直關注本地人受到的不公平待遇。看到經濟有困難的學生受惠,他一定會很欣慰。父親如果知道這個獎學金致力於創造一個可持續的未來,他也會很欣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