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蘇聯解體前偷運出國的786噸黃金去向

qiqiwang     2017-02-04     檢舉

俄《自由媒體》報稱,有關蘇聯黃金被偷運出境的說法一直在俄羅斯流傳。按照這一說法,蘇聯政府曾靠出口大量石油積累了數目可觀的美金,隨後這些美金被換成黃金。但20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這批黃金卻被一群在蘇聯和俄羅斯掌權的不法分子「瓜分」,並被他們私自運往國外。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值得一提的是,沙舒林在那個混亂的年代,曾幫其他官員向海外偷運黃金,之後他曾因此入獄。而在出獄後,他竟還能成為反腐敗委員會成員,這也被許多媒體稱為一個奇蹟。在這份報告中,沙舒林提供了自己當時掌握的一些情況:一批官員曾利用沙舒林名下的一家進出口公司向海外運送黃金,之後,這條渠道慢慢成為黃金外運的成熟管道,大量蘇聯黃金在沙舒林眼皮底下被輸入國外銀行。

而在沙舒林列舉的另一條黃金外運渠道中,一群官員用兩架伊爾-76運輸機從西伯利亞和遠東的兩個機場向國外運送黃金。後來,這兩架飛機的駕駛員接受了時任俄總檢察長的哈基莫夫的調查,但不久後哈基莫夫就神秘死亡了。更耐人尋味的是,針對哈基莫夫死因的調查在沒任何結果的情況下不了了之。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美國公司獲150萬美元酬金

另外,俄「休克療法之父」葉戈爾蓋達爾也曾試圖找到這批黃金。俄羅斯《新報》2002年的調查性報道說,時任俄政府第一副總理的蓋達爾曾同美國「克羅爾諮詢公司」簽訂了一份委託合同。根據該合同,「克羅爾諮詢公司」將在全球幫俄政府找到流失海外的蘇聯財產。但遺憾的是,「克羅爾諮詢公司」最後提交給俄政府的報告神秘失蹤了,此後再也沒人提起與美國公司的這筆交易。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俄羅斯知名內幕信息網站「KOMPROMAT」上可以找到這份合同的具體內容:合同甲方為俄政府第一副總理葉戈爾蓋達爾,乙方為「克羅爾諮詢公司」主席克羅爾先生。而合同內容為「克羅爾諮詢公司」將從合同簽訂之日(1992年2月18日)起對流失海外的原屬於蘇聯共產黨以及蘇聯企業和個人的財富以及財富基金進行調查,並向俄政府告知這些財富的下落。雙方商定的酬金為150萬美元。

根據《新報》記者的調查,「克羅爾諮詢公司」確實履行了合同,對俄政府所提事項進行了詳盡調查,並在後來向俄政府提交了一份調查報告,並獲得了俄政府從外匯儲備中劃給的150萬美元。但遺憾的是,這份報告此後如同石沉大海,再無音信。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蓋達爾說記不得合同細節

更有趣的是,合同的甲方蓋達爾在接受《新報》採訪時拒絕承認曾有這樣一份報告。蓋達爾甚至稱,他本人「已不記得與『克羅爾諮詢公司』簽署的那份合同的技術細節」。蓋達爾是在1999年4月如此表態的。

就這樣,這份報告石沉大海。《新報》記者只能根據有限的信息得出如下結論:「克羅爾諮詢公司」在同俄政府簽署合同之後,派出了該公司最優秀的15名調查員對問題展開了調查,並取得了實質性的調查成果,甚至確定了部分財富的具體去向以及其所有者。而沙舒林2002年提交的那份報告則稱,大部分流失黃金都被轉移到了國外的銀行中。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沙俄600噸黃金在中國境內失蹤之謎

十月革命後,白匪軍奪取沙俄黃金儲備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俄軍在戰場上節節敗退。到1915年,德軍已逼近俄國首都彼得格勒。為安全起見,沙皇下令將國家黃金儲備轉移到後方。很快,約600噸金條和金幣被運到了喀山。

1918年初,這批黃金已在喀山存放了3個年頭。此時,蘇維埃俄國已經成立,但國內局勢卻未能穩定下來。1918年3月,蘇俄與德國簽訂布列斯特和約,退出了第一次世界大戰。英法美日等協約國,對俄國的這場社會主義革命甚為驚恐,它們以俄國獨自媾和為藉口,紛紛出動軍隊對蘇維埃俄國進行干涉,俄國境內的反革命勢力也乘機作亂,幾支白匪軍占領了大片國土。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動亂的局勢下,更顯出喀山這批黃金的價值,紅軍和白匪軍都意識到,這些黃金可能對內戰的進程產生重要影響,因為它可以購買大量軍事裝備和物資,從而改變雙方的力量對比。1918年8月,白匪軍官佩特羅夫率軍突襲喀山,奪取了黃金。

紅軍在得知丟失黃金的消息後,迅速向佩特羅夫的部隊發起攻擊。為保住黃金,佩特羅夫將黃金交給了白匪軍首領高爾察克。當時,高爾察克是俄境內最大的白匪頭目之一,他自稱「俄國最高總督」,並得到西方與日本等國的承認與支持。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