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老鄉親們的文藝生活:群追國產劇 買票看電影 喜歡小嶽嶽

mr_wasabi     2017-02-03     0     檢舉
父老鄉親們的文藝生活:群追國產劇 買票看電影 喜歡小嶽嶽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雖然年輕人都對過年回家憂心忡忡,但真到了那個時間點,總歸還是要想方設法回去,不管這春節有趣沒趣,鄉愁總能戰勝一切。儘管我們平日裡在北上廣深追逐娛樂新聞,對那些明星與作品如數家珍,但回到家鄉,卻更近距離感受到娛樂對於父老鄉親們的影響,幾分相似,還有幾分新鮮。

無趣的春節是相同的,有趣的家鄉各有各的不同。三位娛樂記者分別回到了他們的家鄉:浙江溫州、河南安陽、四川成都,從江南到中原再到西南。他們觀察到的年輕人們自娛自樂的方式與傳統、與現代都有著微妙的割裂和不可名狀的感嘆。

電視劇—廣大父母們支撐起了國產電視劇的發展

父老鄉親們的文藝生活:群追國產劇 買票看電影 喜歡小嶽嶽

沒怎麼關心過長輩的業餘愛好,一直以為追劇是年輕人才有的習慣,卻沒想到過年聚會時被阿姨拉住問:「你有愛奇藝的會員嗎?」原來45歲的阿姨在追新版《射鵰英雄傳》,還反覆叮囑我只能是愛奇藝的,騰訊優酷的都不行。

這一問讓我注意到了,溫州的長輩們似乎比年輕人更「趕時髦」。比如諜戰劇、抗日劇,他們不重複看以前的老劇,反而張口就是《偽裝者》、《紅色》和《麻雀》,在奶奶家的分歲酒(溫州地區家族年前聚會)上一家子叔叔伯伯都聊到了一塊,不過他們說起最好看的,還會提到《雪豹》和《亮劍》。

奇幻劇《奇星記》則是我爸春節期間的心頭好,但他也能說出——現在的演員演技大不如前這樣的話來。於是大年初一我便帶一家人去看了場《西遊伏妖篇》,本意是想特效能讓他老人家過一把奇幻癮,沒想到一開始嚷著說最想看《西遊》的父親反而中途睡著了,結束後說3D效果太晃眼,他和我媽都覺得難受。

父老鄉親們的文藝生活:群追國產劇 買票看電影 喜歡小嶽嶽

跟幾個朋友聊過後,大家發現其實父母看的劇跟我們並沒有什麼大不同,國產劇反而他們追的比我們勤快。比如一個朋友說自己的父母正在看《守護麗人》而且兩夫妻一塊兒看一集不能落,不然就沒了共同話題。另一個朋友說她媽媽逢人就推薦《琅琊榜》,因為單位里的小姑娘都在看,自己也看就顯得很時尚;《錦繡未央》也從頭看到尾,評價不如《甄嬛傳》;而《藍色大海的傳說》是外語,實在聽不懂就放棄了。

《大唐榮耀》開播後,果然幾個阿姨已經準備開追,但我問到《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時她們就有點猶豫,說群里還沒討論起來呢,先不看。還順便帶我回憶了一把《花千骨》,夸趙麗穎長得好看,笑起來甜甜的。

年輕人有英劇、美劇、韓劇、日劇、泰劇等等選擇,風格、類型各異,而不會外語、不習慣字幕的長輩們似乎才是國產劇的忠實擁護者,他們既選擇我們口中的「抗日神劇」,也願意看最火的「良心劇」,既說得上老戲骨們的名字,也能說得出吳亦凡、李易峰這些小鮮肉們。他們看著國產劇的變化,但卻因為沒有流量只能被迫接受著這些變化,實屬無奈。

電影—除夕夜,放鞭炮的人少了,看電影的人多了

父老鄉親們的文藝生活:群追國產劇 買票看電影 喜歡小嶽嶽

大年三十夜裡熬完春晚,再去看一場大年初一的電影首映,過去沒想過這樣的玩法,但這兩年似乎這樣的人不在少數。今年除夕夜我也加入了這個行列,還沒聽到《難忘今宵》就出了門,在車上用手機買了三張正月初一第一場的《乘風破浪》,到了電影院,才發現原來同道中人不少,檢票進去就坐,終於雞年和電影一起開場了。

雖然只是除夕夜的一點微小變化,但之後在與朋友和家人的聊天中,也會陸續發現,去電影院看電影已然成了當下最稀鬆平常的娛樂方式。我自己從小就喜歡去電影院看電影,那會兒的院線不比現在,只有省城的繁華地帶才會有幾家電影院。所以不少朋友不願費這個神,稍微一等,不管是DVD或者網上的資源,總歸也能看到這些電影。

四五年前院線逐漸開始下沉,下屬的區縣總算也會有一家現代意義上的電影院,這幾乎就成了縣城裡年輕人的聚集地。而最近兩年電影院更是遍地開花,包括像萬達影城這樣的「大牌」也來了,儘管IMAX縮水成了XLAD,但在硬體配置上,還是有不小的提升。

朋友里不少人以前都只在電腦上看好萊塢大片,現在基本上像《美國隊長3》、《超人大戰蝙蝠俠》這些去年新上的大片, 他們都願意買票去電影院裡看看。聊起來,他們也說不出個一二三,無所謂什麼更好的視聽效果,無非就是流行去看個電影,大家平時周末沒事就會約著去看,漸漸的這也成了大家休閒娛樂的一種主要方式。畢竟辛苦上了一周的班,周末總是喝酒打牌唱歌實在算不得輕鬆的娛樂。

只是在選片上,老家的親友們顯然更來者不拒,少有專門為了某部電影進電影院的時候,更多的時候是電影院裡碰上什麼看什麼,什麼明星多就看什麼,更有甚者是去的時間哪部電影位置更好就看哪部。不少女性朋友的選擇就很簡單直接了,有大場面或者小鮮肉,要是兩者一結合更好,這樣的片子基本上是她們的不二之選了。

這也難怪春節檔電影票房往往令人咋舌,看電影已經成為最老少咸宜的娛樂項目之一,對春節期間有錢又有閒的廣大群眾來說,人均三十塊,一家老小就能靜靜地坐在電影院相安無事的度過兩個小時,這樣超高性價比的項目實屬罕有。

綜藝—「出什麼,火什麼,看什麼。」

父老鄉親們的文藝生活:群追國產劇 買票看電影 喜歡小嶽嶽

家鄉在河南安陽,這個位於河南最北端與河北交界的城市,人們說話的口音其實已經與全國人民熟悉的河南話已經有差異了,在我的印象里,這座北方小城登上新聞頭版的次數寥寥,且幾乎每次都沒好事兒。家鄉前些年遭遇了非法集資事件的重創,經濟一蹶不振,去年剛開業的萬達生不逢時,也沒能注入多少活力。

這次過年回家,我和留在安陽的朋友們聊了聊他們和他們的父母平時都愛看什麼綜藝節目。

爸媽們對於《中國式相親》和《非誠勿擾》確實是有興趣的,但國家面前無兒女情長,《真正男子漢》似乎更受歡迎。第二季他們印象最深的楊冪,我發小的媽媽說,「之前都不知道她叫什麼,只知道演了可多電視劇」,「現在知道了啊!這麼白白凈凈漂漂亮亮一個小姑娘,都去吃土了。」 我接著問:「那佟麗婭呢,您知道她老公出軌了嗎?」 阿姨嘆了口氣,「白瞎這麼好的丫頭了。」當問到因為《真正男子漢》而洗白,人氣大漲的黃子韜時,我猜想阿姨可能不知道「狗帶」和表情包的梗,但萬萬沒想到阿姨問我,「黃子韜是誰?」雖然沒關注黃子韜,不過阿姨還有自己關注的點,「閨女你跟我說說,楊冪到底整沒整?」

記得之前文章分析《奔跑吧兄弟》收視高於《極限挑戰》時提到的一個理由是,《奔跑吧兄弟》是一個合家歡的節目,而《極限挑戰》因為主打劇情化的節目設定,更不易被中老年人接受,我抱著這樣的觀念想在阿姨這裡得到佐證,但答案出乎我的意料「喜歡《極限挑戰》啊,《奔跑吧兄弟》不好看。」 「《極限挑戰》里最喜歡黃渤,影帝嘛也聰明,雖然丑(對不起黃渤老師我覺得您特別帥),但是討喜!」

《歡樂喜劇人》,《王牌對王牌》和《快樂大本營》他們也愛看,《歡樂喜劇人》里最喜歡小嶽嶽簡直毫無疑問了。「我們河南嘞!」 而且岳雲鵬的家鄉就濮陽緊鄰安陽,似乎全市人民七怪八繞一番都能扯上關係。

採訪完了阿姨,我又和發小閒扯,這個和我同齡的漂亮姑娘已經是一個兩歲孩子的媽了,至於自己她說:「出什麼,火什麼,看什麼。」 然後報菜名似的倒出了一簍子綜藝,和父母的區別大概就是年輕人會看更多的網綜吧,比如《火星情報局》,《明星大偵探》《拜託吧冰箱》這些都看。

「《極限挑戰》愛看啊!《歡樂喜劇人》,《歡樂總動員》都看,我還給我爸媽發過小嶽嶽表情包呢。」

看來《極限挑戰》和喜劇類綜藝是真正的合家歡節目啊。

總是會覺得記憶中小時候的春節更有意思一些,也可能是因為過去的日常娛樂太貧乏,春節才會有例如放鞭炮這類非常規項目。而現在雖然迫近大年三十才能回到家鄉,能待的時間也並不長,但似乎感到無聊的時間變得越來越多,團圓飯陸續吃罷,能聊的也聊完了,最後大家還是各自捧著手機回到自己的世界。平日裡的娛樂生活在這時候被打亂了節奏,最終大家要怎麼去打發這些大塊時間,反而成了現在春節最亟待解決的新問題。

來源:介面新聞

更多專業報道,請點擊下載「介面新聞」APP

0

父老鄉親們的文藝生活:群追國產劇 買票看電影 喜歡小嶽嶽

陳慧君CHJ介面實習記者

關注作者取消關注 私信

父老鄉親們的文藝生活:群追國產劇 買票看電影 喜歡小嶽嶽

彭鄭子岩介面實習記者

關注作者取消關注 私信

父老鄉親們的文藝生活:群追國產劇 買票看電影 喜歡小嶽嶽

張亞婷介面實習記者

關注作者取消關注 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