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險些夭折到頒獎季寵兒 《愛樂之城》主創究竟經歷過些什麼

mr_wasabi     2017-01-31     0     檢舉
從險些夭折到頒獎季寵兒 《愛樂之城》主創究竟經歷過些什麼

橫掃各大獎項的《愛樂之城》在去年12月9日全球上映後,票房已累計收穫北美8975萬、全球1.7億美元。今日電影在中國內地20個城市舉辦了超前觀影,之後將於2月14日在電影院和觀眾見面。而你一定不知道《愛樂之城》從初期拍攝險些夭折到如今口碑票房雙收,其中有哪些跌宕起伏的經歷。

達米安·沙澤勒為了拍攝一部發生在現代的音樂片而將整個洛杉磯變成了他的攝影棚。為了拍攝瑞恩·高斯林與艾瑪·斯通在車頂起舞的鏡頭,硬是申請戒嚴了105號高速路。「當時情況簡直是一團糟」

達米安·沙澤勒覺得《愛樂之城》還是被自己搞砸了,早前的試映會簡直可用「災難」形容;出於某種原因,觀眾並沒有對這部復古歌舞片產生共鳴,他們並不理解來好萊塢追尋明星夢的男女主角為何在行進的車頂上唱歌跳舞,從105高速一路脫線到格里芬斯天文台。

但當《愛樂之城》在威尼斯電影節放映結束時,全場觀眾都起立鼓掌。在片中與瑞恩·高斯林陷入愛河的艾瑪·斯通更是收穫了影后的桂冠。

從險些夭折到頒獎季寵兒 《愛樂之城》主創究竟經歷過些什麼

服裝師瑪麗·索弗瑞斯說道:「沙澤勒導演理解不了新千年的時尚美學,他要的不是性感的乳溝,而是優雅的鎖骨。」

達米安·沙澤勒早在2014年就憑藉講述年輕爵士鼓手的劇情片《爆裂鼓手》而拿獎到手軟,沙澤勒也一飛沖天成為好萊塢炙手可熱的頂級年輕導演。總投資僅330萬美元的《爆裂鼓手》講述了一個年輕音樂人與他的魔鬼導師之間近乎瘋魔的對決,是一個略顯陰暗又讓人倍感壓抑的故事。而投資3000萬美元的《愛樂之城》則是1930年代好萊塢歌舞片的歡樂升級版。雖然取景是洛杉磯現代的地標性位置,但整部電影中都充斥著久違的弗雷德·阿斯泰爾與金吉·羅傑斯載歌載舞的老雷電華電影的風味。

從險些夭折到頒獎季寵兒 《愛樂之城》主創究竟經歷過些什麼

早在達米安·沙澤勒還在哈佛讀書的時候就已經萌生了《愛樂之城》的創意雛形。他與同學賈斯汀·赫爾維茨(《爆裂鼓手》與《愛樂之城》的作曲者)一起延伸了他們畢業課題的創意,製作了一個關於波士頓爵士樂手的小成本音樂劇《公園長椅上的男人與瑪德琳》。畢業後,兩人在2010年移居洛杉磯,並繼續創作他們的歌舞片;只不過,故事發生的背景變成了洛杉磯。達米安·沙澤勒說:「這座由一群充滿激情與夢想的人建造的城市有一種獨特的韻味,每一個來這追夢的人都為這座城市增添了一抹別樣的色彩。」

這群追夢人中就包括兩個為了拍一部近乎滅絕的歌舞片而四處找投資的年輕人。「曾有人說《愛樂之城》的理念與設想是完全賺不到錢的,影片不是大IP,歌舞中也沒有能引起樂迷共鳴的名曲,而且影片採用的還是爵士歌舞。」

從險些夭折到頒獎季寵兒 《愛樂之城》主創究竟經歷過些什麼

斯通說:「我感覺自己很幸運能擁有一副好嗓子,拍攝時可以自己唱一整天。我還真的沒辦法想像為了拍攝而對嘴假唱的情況。」

沙澤勒最終還是找到了製片人,一個朋友把他介紹給了剪輯師弗雷德·博傑與製片喬丹·霍洛維茨。憑藉一個「完整」的班底,劇本最終得到了遠低於預期投資的100萬美元。於是拍攝計劃又因資金問題被擱置了。霍洛維茨回憶:「當時好多人都覺得我們是在燒錢拍一部沒人看的老古董。」有投資人曾建議導演將男主角從爵士樂鋼琴手改成搖滾樂吉他手,把故事的開場弄簡單點兒,再把苦樂參半的結尾改成大團圓。博傑說:「當時的投資人都要求我們把劇本里每一處獨特或出彩的設計都刪改掉。」

略受打擊的沙澤勒轉而投入到他另一部作品《爆裂鼓手》的籌拍中。《爆裂鼓手》在聖丹斯電影節一炮而紅之後,獅門影業的製片人馬克·普萊特找到沙澤勒,希望為他提供資金和明星,將《愛樂之城》搬上銀幕。最初沙澤勒希望艾瑪·沃森來出演女一號,可赫敏妹子卻選擇簽下了迪士尼的真人版《美女與野獸》。男主演方面,他找到了出演《爆裂鼓手》的邁爾斯·特勒。但特勒對400萬美元的片酬不太滿意,談判一拖再拖。沙澤勒回憶當時的情形「簡直是一團糟。有段時間我甚至覺得這部電影可能拍不成了」。

從險些夭折到頒獎季寵兒 《愛樂之城》主創究竟經歷過些什麼

「生怕有人從橋上掉下來」

當沙澤勒與艾瑪·斯通見面後,事情的發展出現了轉機。當時她還在出演百老匯音樂劇《歌廳》,瑞恩·高斯林正準備拍攝亞當·麥凱導演的《大空頭》。斯通和高斯林曾合作過《愚蠢瘋狂的愛》及《匪幫傳奇》,默契方面不用說。但高斯林飾演的爵士樂鋼琴手在片中需要彈琴,他們兩人還必須為片中的六段原創歌曲的唱跳橋段做大量練習。為此,沙澤勒導演與他的演員們在洛杉磯的幾個改裝倉庫里準備了三個月。

從險些夭折到頒獎季寵兒 《愛樂之城》主創究竟經歷過些什麼

沙澤勒導演本想為瑞恩·高斯林彈鋼琴的近景鏡頭找個替身,但排練完一遍以後導演發現根本沒這個必要。

沙澤勒說:「歌舞片屬於一種跨界的電影,需要眾多演員與部門的相互配合。好萊塢之所以能批量製作這種優秀歌舞片的原因之一,就是靠著先進的攝影棚體系。我們想要做一個小型的好萊塢攝影棚。」為了給演員及劇組成員找靈感,沙澤勒每周五都在攝影棚的舞台上放映那些為《愛樂之城》帶來創作靈感的電影,其中包括《秋水伊人》《雨中曲》《禮帽》甚至是保羅·托馬斯·安德森關於1970年代色情電影業的《不羈夜》。

2015年8月影片正式開機,第一場就是包含好幾十名演員在擁堵的高速路的汽車頂的歌舞場面。劇本的原先設計是在高速路的平緩地段跳舞,但沙澤勒導演十分喜歡105-110號高速交接路段。而這段路有三十多米高。連藝術指導大衛·維斯克都經常擔心,「生怕有人從橋上掉下來摔死」 。在倉庫排練後,沙澤勒導演申請到了那一路段48小時的封閉拍攝許可。之後的40天拍攝日程里劇組走了60多個洛杉磯外景。好幾個外景都是一鏡到底拍攝的。攝影導演萊納斯·桑德根說:「拍攝的重點在於不能讓影片看上去過於現實主義。整部電影中我們要營造一種隨時隨地都可能有驚喜的效果。」

從險些夭折到頒獎季寵兒 《愛樂之城》主創究竟經歷過些什麼

著名歌星約翰·傳奇在片中扮演一個成功的主流爵士樂手,故事就是從他將瑞恩·高斯林收入自己的樂隊開始的。

沙澤勒在剪輯室待了幾乎一整年,與剪輯師湯姆·克羅斯調整影片的邏輯順序。「 有時候劇情前一秒還在爵士樂酒吧里聊天,而後一秒就蹦到別的地方去了,怎樣讓演員表演時的感情連貫銜接,讓觀眾不至於出戲是最讓我們擔心的問題。」斯通說。

在2016年初的幾場糟糕的試映中確實出現了類似的問題。「我們覺得影片的部分片段根本沒有達到我們想要的效果。當時挺失望的,但難過之後還是要重整團隊,把問題改正過來。」整部影片的一大難點就在於,如何在奇妙又浪漫的歌舞橋段,與年輕情侶為各自夢想在洛杉磯打拚的故事間,找到一個平衡點。

從險些夭折到頒獎季寵兒 《愛樂之城》主創究竟經歷過些什麼

艾瑪·斯通評價導演:「大家都知道導演一直以來都非常想拍這部電影。他對這種傳統音樂劇簡直痴迷到不行。雖然他是個能把任何電影的歷史都從頭到尾講一遍的影痴,但在達米安年輕的心中還是充滿了那種微笑面對全世界的美好。」

在沙澤勒導演忙於應對頒獎季的同時,他已經開始籌備自己的下一部作品,並十分期待與瑞恩·高斯林再次合作。目前沙澤勒正與編劇喬什·辛格一起修改關於太空人尼爾·阿姆斯特朗的《第一人》劇本。很顯然這是與《愛樂之城》完全不同的電影。但沙澤勒還是找到了兩者間的關聯:「登月計劃在當時那個年代看來是個瘋狂、不計後果的計劃。雖然他們有一個明確的目標,但當時沒人知道要怎麼實現它。這跟我當年最開始拍《愛樂之城》差不多,我的計劃很明確——拍電影,但我們不知道要怎麼拍,甚至都不確定能不能拍出來。」

從險些夭折到頒獎季寵兒 《愛樂之城》主創究竟經歷過些什麼

《愛樂之城》今天(1月24日)在京舉行了首映禮,導演達米安·查澤勒和男主角瑞恩·高斯林出席。兩人還現場用毛筆書寫中文「愛」字,並模仿「福倒(到)了」,將「愛」字倒過來展示。一種預感,不一定對:以後外國影人來華宣傳新片,寫漢字將會成為保留項目。

來源:電影世界雜誌

原標題:從險些夭折到頒獎季寵兒——鬼知道《愛樂之城》主創都經歷過些什麼

更多專業報道,請點擊下載「介面新聞」APP

0

從險些夭折到頒獎季寵兒 《愛樂之城》主創究竟經歷過些什麼

電影世界雜誌介面JMedia聯盟成員

微信ID:cinemaworld 《電影世界》雜誌·權威審美,精英典藏!深度報道華語電影焦點人物,熱點事件;歐美第一線記者采編報道,全球名家專欄支持;鑑賞影壇經典,每期都是「人類電影精華」!

關注作者取消關注 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