慘絕人寰!獅城狠夫殺妻女二屍三命,放火燒屍企圖掩蓋腐臭味。(組圖)

GenChoong     2017-01-30     753     檢舉
慘絕人寰!獅城狠夫殺妻女二屍三命,放火燒屍企圖掩蓋腐臭味。(組圖)

原本幸福美滿的一家三口,如今落得家破人亡。(取自面子書)

(新加坡30日訊)疑財務出現問題,41歲房產經紀掐死39歲孕妻及4歲女,釀二屍三命慘案。嫌兇藏屍9天後,還放火燒屍,罪行在大年初一被揭發,今早在醫院被控謀殺。

這起家庭悲劇發生在前天(28日,大年初一),地點是兀蘭52通道第619座組屋六樓。死者是已懷著6個月男嬰的家庭主婦鍾佩珊(39歲)和4歲女兒張梓寧。

慘絕人寰!獅城狠夫殺妻女二屍三命,放火燒屍企圖掩蓋腐臭味。(組圖)

女死者十分疼惜4歲女兒,常在網上上分享合照。(取自面子書)

面臨財困多天沒上班

據了解,被告張錦興(41歲,房產經紀)近期面臨財務問題,已超過一星期沒上班。

據悉,張錦興先後掐死妻女,之後將遺體放在睡床上,緊閉門窗,足不出戶,直到死者哥哥上門才揭發慘案。

警方前天傍晚6時35分接獲報案趕到現場,兩母女當時一動也不動地倒臥在主人房的睡床上,救護人員在7時宣告兩人死亡。

張錦興落網後,今早在醫院被控殺妻,控狀驚揭妻子早在20日上午8時至11時之間已遇害。不過,庭上並未提及有關殺害女兒的控狀。

案件將在2月6日再度過堂。謀殺罪名一旦成立,他將被判死刑。

據知,單位外瀰漫濃濃燒焦味,歷久不散。相信嫌兇疑藏屍9天後,擔心掩蓋不了腐臭味,因此放火燒屍。

據悉,母女倆被發現時躺在鋪上淺花圖樣床單的床上,媽媽躺在床上左側,身上蓋著一條焦黑的被子,但臉部已被燒得焦黑。遇害的4歲女兒則躺在睡床中央,臉部同樣被燒黑。

多次流產女死者特疼女兒

根據新加坡《海峽時報》報道,女死者的一名友人謝先生透露,她生前多次流產,好不容易順利生下4歲幼女,所以對女兒萬分疼惜。

謝先生說:「她的面子書上全都是她女兒的照片,她真的很疼愛女兒。」

另一名友人葉先生也說,每當女死者上傳她女兒的照片,他都會去點贊。

面書常貼文表愛意

嫌兇一家感情甜蜜,嫌兇暱稱妻子「寶貝」,稱女兒「小公主」,還特地在去年母親節發麵子書貼文感謝愛妻。

據知,嫌兇的面子書上,不時會出現他與妻子、女兒的生活照。

他在去年5月8日,特地上傳3人的家庭照,祝「母親節快樂」,並大讚妻子持家有道,讓他工作打拚時沒有後顧之憂。

他也在去年4月帶妻女去東海岸遊玩,感嘆夫妻感情甜甜蜜蜜:「又回到拍拖時間。」

女兒不久前過生日

在前年的除夕,他也在面子書上貼文,指和妻子一起在家度過,享受人生。不過,妻子的面子書都是她和女兒的合照,幾乎不見丈夫的蹤影。

據了解,女兒的生日是在12月31日,妻子在幫她慶生後不久,就在面子書上傳慶生照片。當時女兒看起來相當開心的樣子。

嫌兇第二段婚姻

然而,據新加坡報章探悉,夫妻兩人的關係並非表面上的恩愛,兩人常常吵架。

根據婚姻註冊局的記錄,兩人在2009年12月7日登記結婚,這也是嫌兇的第二段婚姻。記錄顯示,他曾於2000年12月15日與名叫劉佩金(譯音)的女子結婚。

慘絕人寰!獅城狠夫殺妻女二屍三命,放火燒屍企圖掩蓋腐臭味。(組圖)

仵作將母女遺體抬下樓時,老父跟在後方哀嚎道別。

老父見屍哀嚎「寶寶保重」

命案揭發後,女死者的兩名男親友一直在樓下電梯大廳等候,神情肅穆,其70來歲的父親更一直坐著低頭不語。

直到仵作先後抬著兩名死者的遺體下樓,老父才站起來,目送遺體離開時,實在難忍悲哀,在他們的後方悲慟地哀嚎:「寶寶保重!親愛的再見!」

老父看到兩人遺體被抬上黑車時才和另一親友離開。

慘絕人寰!獅城狠夫殺妻女二屍三命,放火燒屍企圖掩蓋腐臭味。(組圖)

死者的哥哥和另一名男親友今早到殮屍房領屍。

等不到妹吃團圓飯兄長起疑登門揭命案

女死者的哥哥今早在另一名家屬的陪同下來到殮屍房辦理手續,雙眼紅腫,一臉難過和疲憊。

他說,他們一家有3兄妹,他是大哥,過世的是二妹。

「這兩天都是我和三妹夫在處理後事,現在心情還是很亂,至今無法平復,父母都老了,我必須扛下處理後事的責任。」

被問及他是否知道妹妹早在20日就遇害,他聽到後頓時失措,一時無法置信。

據了解,女死者原本和家人約好,在除夕(27日)回娘家吃團圓飯,哥哥因此在除夕和初一兩天,頻頻撥打給她,卻一直都是嫌兇接的電話。

相信是嫌兇一直諸多藉口,說妻子外出而引起哥哥的疑心。

除夕當晚,眼看妹妹一家遲遲未出現,哥哥在初一當天兩次上門尋找,並報警求助,這才揭發事情真相。

慘絕人寰!獅城狠夫殺妻女二屍三命,放火燒屍企圖掩蓋腐臭味。(組圖)

張錦興因涉嫌殺害妻女,在年初一晚上被警方逮捕。

開門圖逃 警員制伏

哥哥兩次上門,聞燒焦味後報警,民防部隊準備破門時,嫌兇才肯開門,甚至一度企圖離開,遭哥哥奮力阻止。

一名女鄰居受訪時說:「一名男子當天上午11時左右來過,他問我有沒有看到小妹妹或是她的家人,我說不知道,他就離開了。」

鄰居希爾米則說,他妻子之後在傍晚6時左右看見這名男子連同另一名男子回到單位外,嘗試用手打開門邊的窗,大約半個小時後就見到民防部隊到場。

據悉,他當時聞到屋內傳出燒焦味,感覺不妥,所以報警求助。

警方和民防部隊到場後,嫌兇仍然不肯開門,直到民防部隊準備破門之際,一直都在屋內的他才肯開門,讓民防部隊人員入屋。

哥哥一見嫌兇,就追問妹妹的下落,豈料對方不發一語,還嘗試離開單位,哥哥一把拉住了他,兩人開始拉扯,最後雙雙遭警員制伏在地。

珊蒂尼指出,嫌兇被警員制服後最初還有嘗試掙扎,兩名警員將他壓在地上,警告他不要掙扎,他才冷靜下來,並接受警員問話,不過臉上沒有一絲悔意。

住家曾被潑漆

鄰居希爾米(47歲,運輸業管工)指出,他每天上午10時出門上班都會經過嫌兇家,遇害妻子通常會在門外晾衣服,他都會跟她打招呼。

不過,他留意到上周完全沒有看到她,從周四之後,單位的門窗都緊閉起來,整戶人家自此沒有動靜,事後才發現母女當時已遇害。

有鄰居透露,嫌兇一家在入住前,曾向鄰居打聽該單位是否曾發生或阿窿騷擾或兇案事件等,確保「乾淨」後才買下。

然而約兩年前,嫌兇的住家突然被阿窿潑漆,惟不久清洗乾淨。

嫌兇過後也一如既往,沒和鄰居打交道,鄰居表示阿窿騷擾事件應不是前屋主所致,嫌兇也不曾提起,因此鄰居以為是阿窿「點錯相」。

鄰居也透露,嫌兇愛打麻將,常在周末就與三好友在住家裡打麻將,且通常打通宵,偶爾才提前凌晨「收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