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胸部中槍高位截癱 卻幫KD走出「叛徒」陰影

Go528523     2017-01-22     0     檢舉
他胸部中槍高位截癱 卻幫KD走出「叛徒」陰影

作者:Marc J. Spears,ESPN Undefeated

午夜一時,舊金山的夜店裡。距Durant宣布「決定」已經過去幾週,他本人也來到金州,進了這家夜店,包了一間 VIP 房,準備一個人圖個放鬆。這時,上圖那位坐著輪椅的哥們,在朋友的攙扶下,慢慢爬上三階樓梯,到了Durant包房的門口。

說實話,他來的不太是時候,Durant正自顧自享受著,房間周圍也站滿了保安,確保僱主能享有足夠的私人空間。

不過,Durant的直覺,讓他將輪椅,當然還有輪椅上的人Arthur Renowitzky,請進了房間。二人交談一番後,竟然相見恨晚,如同一個開裂手環的兩端,終於相逢、連結。這段友誼,現在,還被鐫刻在那個手環里。

他胸部中槍高位截癱 卻幫KD走出「叛徒」陰影

「他只是想來跟我說,他是如何克服一切到達自己現在的位置,還有在逆境中如何保持積極與向上的動力,」Durant說道。「我覺得他的話真的感人至深、發人深省。他送給我一個手環,到現在我還戴著呢。」

2007 年,Renowitzky還是查伯特學院一名橄欖球側衛,前途光明。二十歲的大好年華,剛剛考下房地產營業證,中學時沒掛過科沒犯過錯,人生贏家之路剛剛啟程。

然而,命運總愛開玩笑,2007 年 12 月 2 日,Renowitzky和隊友們去舊金山一家青少年夜店玩耍。從那離開後,一行人路遇劫匪,Renowitzky胸部中槍。兇手逃之夭夭,逍遙法外。

「一切都來的太快了,」現年29歲的Renowitzky接受採訪說道。「那傢伙可能和我差不多大,之前我也沒見過他。他扣下扳機也就不到一秒的事,我接著就倒地,試圖反抗逃命。我當時的第一反應是想爬起來趕緊跑,畢竟我從小就搞體育,那是運動員的本能。」

「但那時,我第一次感知不到我的雙腿,當時就嚇傻了。我怎麼怎麼也沒想過,千想萬想也想不到,未來的我能癱瘓,成個殘廢。」

Renowitzky被緊急送往舊金山綜合醫院,醫生給他做了醫藥性休克,他整整昏睡了 21 天,直到 2007 年平安夜才醒來,躺在病床上,無助地聽醫生跟他說,胸部以下全部癱瘓,再也無法伸腿走路,甚至,再也無法開口說話。

他胸部中槍高位截癱 卻幫KD走出「叛徒」陰影

「子彈穿透了我的胸部,兩片肺都被刺穿,還打碎了我第三胸椎周圍的脊椎,脊髓嚴重受傷。那枚子彈現在還在我脊樑骨裡面戳著呢,」Renowitzky說。

悲劇發生九年後,Renowitzky把自己的故事轉述給了Durant。

「這種事,換誰都受不了,都要為之心碎流淚,」Durant說。「這種境況真的是命運在測試一個人的堅韌,是測試心的力量與勇氣。職業體育里,我們經常會說到心理素質。但請你想像一下,那種你自己都感覺前途暗淡、毫無希望可言的情況,這就是他的境地了。」

「他有太多優點了,他看事情看得很清楚,微笑十分具有感染力,滿身都是正能量。絕對稱得上是個偉大的人,能見到他真的非常榮幸,每次見面我都滿懷感激、祝福和關愛。」

「我以前總是不明白,怎麼就偏偏是我遭此厄運。但回頭看看,放眼我一生的話,此乃命運使然,冥冥之中自有定數。我在這世界上是有使命的,而那次事故就是我使命的出發點。」

Renowitzky給Durant的手環上也刻著「生命不息」四字,還要基金會的網址。去年夏天,Durant經歷了人生的重大轉折,而手環上的四個字也幫助Durant適應轉變,向前邁進。這位前2014年MVP,現在為勇士效力,比賽中,他還是會戴著這個黑色的手環。

「他希望我能代表他上場打球,」Durant說。「很多人還不知道他的故事,我也只見過他兩面,但我們非常投緣。與此同時,我也正處於在生活上做出轉變,向前看的階段。一開始我還沒覺得這手環有什麼用,可幾天後,看到手腕上的『生命不息』四字,我才突然察覺,這其中蘊含的無限力量。」

選擇了金州勇士後,Durant立馬受到了鋪天蓋地的抨擊,畢竟,勇士在西決淘汰了他的老東家奧克拉荷馬雷霆,而Durant卻選擇加入對手。不過,他之後竟然還去參加了里約奧運會,好像適應新球隊、新環境,並沒給他多少壓力一樣。

「我只是想從我生活的上一階段、從我的決定之中,走出來,向前看。搬到新城市,效力新球隊。有時候,你會感覺在被困在生活之中的某一點,進退不能。但我已經明白了其中道理,要向前看不向後看。生活的列車永遠在往前開,不會為任何人任何事停留一分一秒。所以,上車吧。」

Renowitzky說,球迷經常說他們看到Durant戴著那個手環。他自己也很高興,Durant的支持,能加強公眾對自己基金會的意識,讓更多的人瞭解基金會。

Renowitzky說,剛癱瘓時,十分渴望能有人來給予自己啟發、激勵。他也一直在祈禱能夠重新開口說話,並承諾一定讓自己的話語為他人帶來積極的作用。為了康復,他付出了巨大努力。2008年,他終於可以發聲了。之後,他便想方設法兌現祈禱中許下的承諾。

「『現在我該去幹什麼?』我想發起一次社會運動。有一晚,躺在床上,我在腦子裡一遍遍的回想自己經歷的這種種痛苦,最終決定,我要發起一個基金會,為停止槍支暴力而奮鬥。我必須確保:自己的悲劇不會再發生在其他孩子身上。於是我發起了這次運動,利用自己失而復得的聲音,為世界帶來積極影響。」

2009年,Renowitzky建立了 Life Goes On Foundation(LGO)「生命不息」基金會,致力於幫助槍支犯罪受害者、脊椎傷病患者和其他殘疾人。基金會為脊椎傷病患者提供資金支持,幫助他們慢慢走向獨立生活。同時殘疾人人群也會得到基金會的福利保障。

Renowitzky說,他和許多學校、青少年機構都有溝通。比如加州的高中初中、少管所、管戒所、少年宮、基督教青年會、教堂、醫院、康復設施、大學等等等等,不勝枚舉。他還去過倫敦和杜拜,在那與世界各地的青少年對話,演講參與人數總數超過了十萬名。

「我不想只滿足於這十萬人,我想為上百萬人的生命帶去感動與激勵,」Renowitzky說。「我的主要思想,就是『永不言棄,勇往直前』。因為,正如我們基金會之名,生命不息。通過我自己的故事,來為大家傳遞這種思想。再難再險,,勇往直前。永不言棄,生命不息。」

他胸部中槍高位截癱 卻幫KD走出「叛徒」陰影

「他完全可以把那手環扔掉的,」Renowitzky說。「但他每晚比賽都戴著,這一行為也激勵著我繼續努力,因為我知道,我們的成果,對人們是有一定的作用的。這也是我當初發起基金會的初衷,就是想用我的故事、我的講述,為青少年帶去積極的影響…」

「人們能在電視上看到Durant佩戴手環這一行為,就會鼓勵、啟發更多更多的人去效仿,進而傳遞我們的思想。一看見Durant戴著這個手環,人們就會在勇士網上發的照片里圈出我、@我。自從他開始戴手環打球,我們收到的公眾反響簡直不可思議。」

Renowitzky也說自己是個超級勇士球迷,而且他也經常現場觀看勇士主場比賽。勇士明星後場Stephen Curry和Klay Thompson也和Renowitzky私交甚篤。

Curry是他認識的頭幾個名人之一,二人在 2010 年一場比賽後相遇。Curry也佩戴了基金會的手環和帽子以示支持,還為基金會的孩子們購買球票。

「他能把悲劇的人生活得如此積極向上,能自我掌控自己的命運,這件事就十分了不起了,」Curry對 The Undefeated 記者說。「你可以看得出籃球對他意義多麼重大…而且顯而易見,『生命不息』的思想也十分美好,我戴過一些基金會的周邊。面對他所遭受的一切,這是最樂觀、最積極的處理方式了。」

他胸部中槍高位截癱 卻幫KD走出「叛徒」陰影

「他的人生道路還十分漫長,而且他對自己的路也規劃的十分清晰,一定會活出屬於自己的故事。這種人,可是鳳毛麟角。」

Renowitzky也效力於沙加緬度「車輪之王」殘疾人籃球隊,司職控衛。他也在一個半職業聯賽球隊中打球,還是一支少年宮球隊的教練。Thompson和Renowitzky最初在 2012 年見面,二人一塊打起了輪椅籃球。

「他(Thompson)第一次打輪椅籃球時,各種出手各種三不沾,」Renowitzky說。「但後來他明白了怎麼利用椅子,怎麼停住輪椅擺好投籃姿勢,然後就開始花式進球了,在 NBA 三分線外坐著隨便進。接下來兩場,他就開始大殺特殺。」

去年,Renowitzky在遭受槍擊後,第一次站了起來,還在機械腿的幫助下走了幾步。他仍夢想著有朝一日,能靠自己的力量再次走動。夢想未成,生命不息。

「總有一天,我會重新走上路,我真心實意地相信這天能夠到來,」Renowitzky說。「未來的事,上帝已經為我安排好了。現在,坐在輪椅上,我就要全力向世界講述我的思想、我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