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里斯「 以下犯上」有何企圖和考量?

samuel     2016-11-18     9     檢舉

隨著特朗普當選為美國總統,美國的亞太政策很有可能會做出新的調整。然而,這種政策的調整卻未必為每個人接受。美國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15日高調示威,聲稱儘管美國政府面臨換屆,但美國會繼續維持對印度洋-亞太地區盟友的「堅定承諾」,美國媒體甚至引述他的話稱,如果有必要,美軍會採取軍事行動並贏得戰爭。哈里斯的講話讓很多人詫異。

「亞太再平衡戰略」是歐巴馬政府自2009年1月執政以來,面對小布希政府留下的內外困局而尋求出路的產物。「亞太再平衡戰略」的具體內容,主要包括經貿、軍事安全和亞太多邊國際組織等三個方面。經貿方面,美國希望通過TPP談判,大力介入亞太地區正積極發展中的經濟一體化和貿易自由化進程,分享亞太地區的「發展紅利」。軍事安全方面,美國加強了與日、韓、澳、菲、泰等5個亞太地區盟國、東盟其他夥伴國以及印度等國在軍事方面的合作。部署針對中國和朝鮮的亞洲反導系統,2020年前將美國海軍艦隻的60%和6個航母艦隊、美國本土以外60%的空軍力量和更多高科技武器及地面力量部署到亞太地區,以及推行「離岸控制戰」、「空海一體戰」和「網路戰」等各種軍事戰略計劃。

美國還積極介入並影響亞太地區多邊國際組織,主要是東盟首腦和部長級會議、東亞峰會以及亞太地區安全論壇等。力圖在國際法和國際規範、尤其是《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等方面與東盟各國建立統一戰線,在「航行自由」、「和平解決爭端」(包括島嶼、海權和資源等權益)方面形成多對一(「5+1」或「6+1」)的制約中國之勢。通過「亞太再平衡戰略」,美國希望加強其在亞太地區的軍事部署、鞏固盟國關係、強化外交政策、深化經貿合作以提升其在區域組織中的地位,抓住亞太地區的「發展機遇」和新規則體系的建立,制衡中國,維護其在亞太地區和全球秩序中的主導地位。

然而,美國的夢想在現實中踢到了鐵板:中國的綜合國力不僅沒有因此遭到削弱,反而呈蒸蒸日上之勢。在地緣領域,隨著中國和菲律賓關係的改善以及瓜達爾港的成功建成,加上馬來西亞巴生港的建設,美國圍堵中國的島鏈打開了缺口;在軍事上,解放軍的區域拒止/反介入作戰能力不斷提高,使美軍的「空海一體戰」半途而廢;在經濟上,中國的GDP在2010年躍居世界第二後,其輻射效應越來越強,經濟大國的地位日漸穩固。與之形成鮮明對照的是,美國國內經濟已經不堪重負,其債務累積19.7萬億美元,超過其一年的GDP,其目標與實力之間的矛盾越來越尖銳。因此候任總統特朗普審時度勢,在競選時就提出終止「亞太再平衡」戰略。然而特朗普的做法卻不可避免動了一些人的乳酪。哈里斯海軍上將就是其中一位。就其言論來說,這位將軍主要有三重考量。

一重考慮是為軍方發言。特朗普在競選時曾經提出要清理五角大樓,這自然讓軍方不滿。哈里斯是太平洋總部司令,亞洲、大洋洲、太平洋、印度洋地區都是美軍太平洋總部轄區,該區基地數量佔美軍海外基地的42.7%,除阿富汗、伊拉克外,美軍14.4萬海外大軍駐紮在此,其中在西太平洋地區有9萬餘人,夏威夷約4.6萬人,關島6090人,澳大利亞800人,迪戈加西亞900人,另有約2萬人部署在海上。太平洋戰區是世界上海洋麵積最大的戰區。控制太平洋是解決美國在地區面臨的日益增長的商業利益和安全問題的必然,也是美國全球海洋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一旦特朗普的政策得以實施,太平洋總部的地位必將下降,所以哈里斯作為太總部司令,為其利益發聲也是複合邏輯的事情。

二重考慮是盟國的關切。特朗普在大選時曾經多次宣稱要撤出日韓等盟國,讓其自身負責防衛,這引起了盟國的恐慌。眾所周知,哈里斯上將是美日混血兒,這位將軍的父親是美國軍人,而母親是日本人。有人第一次看到哈里斯的照片還以為這是個日本自衛隊的將領。這位出生在日本神奈川的將領受日本影響頗深,不能排除為了日韓等盟國而發聲的可能性。

三重考慮是國內政治問題。一般而言,美國軍人不得公開評論國家安全戰略,應該在政治上保持中立。當年朝鮮戰場上鎩羽而歸的麥克阿瑟就是因違反了這一原則而一世英名毀於一旦。然而特朗普到明年1月20日才宣誓就任總統,現任美國武裝部隊總司令還是歐巴馬而不是他。因此哈里斯並不受特朗普管轄,發表與其政策相悖的言論也不算犯上。然而哈里斯畢竟身份特殊,不能排除利益集團通過他的講話向特朗普施加壓力的可能性。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美國的實力衰落已經是無可挽回的事實,在這種情況下強撐實施既不可行又不道德的「重返亞太」戰略,搭上的恐怕不僅僅是美國的霸權。哈里斯的講話有可能起不到什麼效果。筆者認為,作為一名職業軍人,哈里斯上將還是把精力放在軍事領域比較好。(馬堯上海外國語大學國際關係與公共事務學院特約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