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人想跑?窮人想鬧?精英為何紛紛移民

superdaily     2016-12-26     14     檢舉

摘要:正義是信心最根本的源泉,只有正義的社會才值得生活於其中的人們熱愛和留戀,對精英是如此,對任何人也是如此。

來源:《同舟共進》

作者/徐友漁:知名學者、社科院哲學研究所研究員

富人想跑?窮人想鬧?精英為何紛紛移民

初看起來,這是中國在捲入全球化浪潮之後產生的人員流動的自然現象。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歷史的前期,人員流出與流入水平接近於零;上世紀70年代末改革開放後,人員的流動(主要是外流)開始產生並且規模越來越大,但與世界上許多國家和地區相比並不引人注目。

只是在最近,這個問題才引起注意和談論,事實上,主要原因還不在於流出的絕對數量,而在於增長的勢頭及其特殊含義。

與精英外流現象相映成趣的是,也有大量的海外精英流入內地尋求發展機會。最主要的有兩部分人,一是早年留學國外,取得學位並在國外的大學、科研機構、公司或政府部門得到職位的中國公民,他們感到在自己工作的領域中,國內的發展機會似乎更多,或者,他們更喜歡自己熟悉的文化環境。

二是台灣、香港的企業家,他們看中了在大陸的獲利機會或地方的優惠政策。據此,應該認識到,人員流動決不是單向,而是雙向的。但一進一出,動機和目標卻迥然不同。

上述兩類人到大陸工作的動機是尋求機會和發展空間,無意變換自己的國籍或身份,而國內精英移居海外,大多是以取得外國國籍為目的。移居海外的精英中,不少人只是追求拿到一個外國身份,他們掙錢和交友仍舊在國內,這種現象非常值得玩味。

同樣值得注意的是,與上世紀80年代移居海外的潮流不同,那時一些人千方百計想去外國,是因為那裡生活條件比國內好,工作條件、發展機會優於國內。

而這次移民潮中,大量精英是國內的成功人士,早已享受優越的生活和較高的社會地位,他們去到國外,要麼是甘居平淡、低調,要麼是準備從頭再來,重新開始一輪艱辛的打拚。

也就是說,國內精英移民海外,多半是有所犧牲,有的甚至作出了較大的犧牲。那麼,他們到底圖什麼?原因何在?

富人想跑?窮人想鬧?精英為何紛紛移民

據筆者的了解,精英們移民的主要動因是獲得安全感,他們憑經驗和遭遇認為,在自己生活的社會,不穩定的因素太多,未來是不確定的,自己的前途不是可以根據自己的行動和決斷作出合理預期的。除了安全感以外,精英們移民還追求好的自然環境、對子女更好的教育,等等。

精英的知識、技能、資金是我們這個社會寶貴的、稀缺的資源,這些資源所代表的創新能力,所派生的就業崗位,所營造的向上競爭的氛圍,都是可見的或不可見的財富,它們隨著精英移民而流失,是明顯的或潛在的損失。

在各級政府出台各種政策,竭盡全力爭取外來資源在本地落戶的情況下,本地資源卻在流失,這是極其可惜、很不應當的。

但精英們為了安全感而想方設法規避風險無可厚非,英國哲學家霍布斯在其名著《利維坦》中說過,人們生活的主要目的是自我保全,所以,安全感對於人來說是第一位的。

在資金、技術、人才流失的背後,不可見的、更重要的失落是整個民族的信心。精英的移民具有示範作用,哪怕是對於沒有條件移民的一般民眾。很難設想,如果做不到全民具有凝聚力,對於未來充滿信心,中國人民何以全心全意地建設自己的國家。

其實,精英移民不是孤立現象,而是一種更普遍現象的一部分。有人認為,中國的精英層屬於廣義的中產階級,他們和歐洲資產階級革命時期興起的中產階級一樣,代表了一種新興力量,在建構市民社會的過程中可起巨大的積極作用,對於建立法治、實行對於權力的制約、形成公平的自由競爭機制等方面可起正面作用。

但30年的歷史進程表明,中國的所謂中產階級或精英層與當下市場經濟一樣,帶有較強的國情特色和扭曲性,他們與其說是制衡獨斷、壟斷的權力的力量,不如說是更多地巴結、迎合權力,當然,他們這樣做是為了自己的生存與獲利。

富人想跑?窮人想鬧?精英為何紛紛移民

如果說他們還有一些進步性的話,那就是他們對於法治的嚮往,因為他們畢竟希望在一套明晰的規則之下活動和生活。他們要求的不多——穩定性、可預見性而已。

精英移民的關鍵之處在於,他們希望具有另一種身份,將自己置於另一套法律系統之下,這套法律系統是否非常完美和公正暫且可以不管,但大致可以放心的是,這套法律系統是嚴格、清晰的,被任意解釋和施行的可能性較小;是獨立的,有權威的,不易受到當權者的干涉和侵害;出發點是保障個人的自由與權利,不是官員用來對付「刁民」的工具。

今日中國的移民精英相當務實,他們多半不會淺薄地崇洋媚外,以自己當了美國人、新加坡人或拿了綠卡在同胞面前炫耀,他們的底氣在於隨著身份轉換而得到的保障。

這就相當於在一大群探險者中,雖然看起來大家的情況都差不多,但其中有的人是買了高額保險的,每個人的抗風險能力和自信心是不一樣的。

富人想跑?窮人想鬧?精英為何紛紛移民

問題是,在最原本的意義上,也就是從公民之所以為公民,政府之所以為政府,國家之所以為國家的道理上講,精英們花大價錢在國外買保險,是必須的嗎?

精英移民潮的興起提示我們,把中國建設成一個法治社會是刻不容緩的任務。不論是精英還是普通人,都有權利生活在這樣的社會中:守法的、有道德的公民不必擔心自己的自由和權利被權力機關剝奪;在從事經營活動和其他任何正常活動時,不必對政府工作人員進行賄賂就可以順利進行;在遇到麻煩時,可以指望廉潔奉公的警察或是獨立審判的法院;人們向上流動的希望可以寄托在勤奮的工作上,而不必巴結上司或與當權者拉關係。

當我們考慮要把中國建設成為什麼樣的社會時,普遍的公平是根本的標準。大多數民眾與精英同樣重要,其實更為重要。

正義是信心最根本的源泉,只有正義的社會才值得生活於其中的人們熱愛和留戀,對精英是如此,對任何人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