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軍情回顧:中國海軍「打臉」忙,美國臉頻頻被打;土耳其「豹2」被俘,台軍卻因此暴露巨大缺陷?

ChunXiaoXi     2016-12-25     105     檢舉

12月24日,中國海軍發言人宣布,遼寧號航空母艦編隊將赴西太平洋訓練。這是遼寧號航母戰鬥群首次到遠海訓練。有意思的是,不久前日裔美國軍事評論員凱爾·溝上剛剛發表文章說「遼寧」號是永遠不會到遠海的「宅男」……另一方面,美國海軍的無人潛航器被中國「閃電撈起」,特朗普剛說「就送給你去研究研究」,中國就還給美國人了,這一個事兒同時打了好多美國人的臉,這到底怎麼回事?而本周FC-31戰鬥機二號原型機實現首飛,關於它的傳聞又開始滿天飛。究竟FC-31未來方向是什麼?究竟中國人民解放軍會不會裝備?有沒有外國用戶上門

此外,本周土耳其豹2坦克在與IS的作戰中被擊毀多輛,甚至還被繳獲了兩輛。這到底怎麼回事?戰術失誤也好,IS的反坦克飛彈厲害也罷,都不能掩蓋一個最根本的問題。咱們也來說說

中國海軍這個禮拜打腫了多少老臉?

本周,世界輿論關注中國海軍一件小事,就是撈走美國無人潛航器。

Sponsored Links

既然貴國下任大總統都說了,我們就多放兩天,沒準回頭還你們個新的

其實,這個無人潛航器並不是美國自己媒體宣傳里說的那麼神奇。「水下滑翔」的概念是上世紀80年代美國馬里蘭大學提出的。其在水中運動的原理比較特別,首先,它有類似魚鰾的裝置能夠調節自身浮力。如果沒有滑翔翼,那就只是一個可以改變自身在水中深度的裝置而已,但通過安裝滑翔翼,整個滑翔器就能夠利用滑翔翼產生的流體動力把單純的垂直運動轉化為鋸齒形向前的運動。

這一系統的耗能很小,因此可以在海中長時間遊動,甚至可以實現從美國東海岸到西班牙這樣的長途航行。

而美國海軍所使用的這種滑翔器,實際上當然是一種間諜工具,其主要任務是探測海底地形。尤其是用多個滑翔器共同編隊航行,可以大範圍測量海底地形和水文情況

Sponsored Links

而這些信息對於潛艇作戰是至關重要的。2005年1月8日,美國海軍洛杉磯級攻擊型核潛艇「舊金山」號就曾在以30節航速水下航行時一頭撞上一座海底山丘,結果整個潛艇前部被撞得稀爛,後來不得不換上當時正好退役的另一艘洛杉磯級核潛艇的頭部才修好。

在關島以南海域與海底山峰「親密接觸」的「舊金山」號的慘狀

Sponsored Links

核潛艇在水下高速航行的時候不可能開啟主動聲吶來掃描前方地形,因為那樣就等於告訴別人自己的方位。換言之,這時候核潛艇就相當於蒙住眼睛的人在一條崎嶇的小道上狂奔,想要不摔倒,除非已經對這條小道的每一個細節都了如指掌。而「舊金山」號就是一腳踩上沒了蓋子的窨井……

美國之前也曾用其他方法在中國南海進行勘測,比如幾年前被中國漁船割斷拖曳聲納的「無暇」號。在那次事件後,美國人現在改用無人水下滑翔器,這種裝備在水中活動時極難被發現,可以在水中悄悄活動數周時間,搜集大量珍貴情報。美國媒體大肆吹噓,說它是美國的秘密武器,中國人無可奈何云云

Sponsored Links

「聲吶無銅,撈走無用」事件中慘成送財童子的「無暇」號

不過由於水中通訊困難,所以水下滑翔器執行這種任務的時候,還需要讓母船回收,才能得到其記憶體裡面儲存的大量情報。所以……這次撈起來美國潛航器沒多久就還給了美國人,其中原因就各自心裡明白吧。

中國海軍的救撈船這次近距離跟蹤,並成功搶在美軍之前把滑翔器撈走,這說明中國海軍有至少在小範圍內精確定位水下滑翔器的能力——可能是用高頻主動聲吶,或者更先進一點,藍綠水下雷射雷達之類的裝備。而更重要的是,中國直接用海軍艦船,而不是民用船隻干這件事,這就有點正面硬扛的味道了

所以,此事最有意思的地方在於,直接打了美國人的臉。美國《商業內幕》網站的文章直接就說這讓美國人在地區盟友面前狠狠丟了一把臉。因為事實證明,中國一旦決心在南海採取行動,甭管哈里·哈里斯嘴裡怎麼叫「我們準備好明天就開戰」這樣的狠話,美國也不敢採取實質性行動

Sponsored Links

畢竟,美國水兵們最清楚,名為東風-21D的「達摩克利斯之劍」隨時可以飛到南海任何地方,他們可沒興趣驗證卡特國防部長嘴裡的「美國的秘密武器「到底能不能擋得住這些可怕的飛彈。

而周末,中國海軍「遼寧」號航母繼不久前首次實彈打靶後,又開始向遠海開去。繼23日首次在黃海進行「全甲板起飛」演練後,又在24日宣布將前往西太平洋遠海訓練。

咱不得不提一句,「遼寧」號首次實彈打靶後,一向喜歡就中國問題說三道四的《國家利益》雜誌日裔美籍評論員凱爾·溝上發表了一篇文章。文中極盡諷刺之能事,說「遼寧」號的鍋爐肯定有問題,要不就是人員素質還不能滿足需求,不可能出遠海。認為「遼寧」號只是訓練艦,這輩子永遠只會在中國近海轉悠,是個標準「宅男」

Sponsored Links

哦?不能出遠海?是騾子是馬正好牽出來遛遛

當然了,中國海軍不會故意用這次遠海航行打一個媒體軍事評論員的臉。只不過,這位「送臉下鄉」太及時了。

隨著中國海軍首次組織航母戰鬥群進行遠海訓練,「遼寧」號實際上就是通過這個方式宣布自己已經形成了「初始戰鬥力」,這可比美方信誓旦旦表示F-35戰鬥機已經形成初始戰鬥力之後一年多,這種飛機卻依然麻煩不斷要好得多了

最近F-35還被候任總統特朗普一頓批評,要求其研製方洛克希德·馬丁要麼降價,要麼「滾出」,他要讓波音再搞個便宜的「超·超級大黃蜂」來給美軍——估計美國海空軍都能哭出來了,這下豈不是要全面變成「先進亞音速」空軍?還好洛馬識大體,立馬表示可以降價……

要麼降價要麼換超級大黃蜂?可是超級大黃蜂剛停飛啊……鐵定是波音這個國賊下了賄賂陷害忠良,大統領要明察啊

說到F-35,我們就不能不提到本周另一條重大國內軍事新聞,就是沈飛FC-31二號機終於首飛。雖然這種飛機並未得到解放軍空軍和海軍的青睞,但作為世界在研五代機里唯一靠譜的——和俄羅斯T-50比的話,至少FC-31看起來更像四代機(國際標準5代),這對於海外用戶來說很重要——怎麼可能會像有些人想像的那樣找不到感興趣的海外用戶呢

珠海航展的時候,筆者就注意到,不僅有許多高鼻深目、皮膚黝黑的中東朋友駐足觀看中航展廳里FC-31的模型,並詢問中航工業代表詳細情況;更有長著典型斯拉夫面孔的官員大著舌頭和中航工業相關領導在FC-31模型邊比比劃劃

當然,航展時間內不只是FC-31。各路展台上都有各種外貌膚色的夥計們在圍觀,當場簽字的也有

這一點,美國航空界權威雜誌《航空周刊》早在FC-31一號原型機首次參加珠海航展的時候就曾說過,所有買不到F-35的國家,都肯定會首先考慮FC-31,這是個很簡單的邏輯嘛。

至於錢的問題,說實話,看看當年F-35研製的時候有多少國家急吼吼找美國「搭便車」,就知道FC-31的海外合作,如果操作得當,完全可以拉起一個新的「FC-31同盟」,就和當年「F-35同盟」一樣。有很多看似窮哈哈的國家,其實在國防上還是能擠出錢來的——畢竟生死存亡的問題

所以,關鍵問題在於沈飛能給用戶多少FC-31研製進展順利、將來不會像F-35那樣坑人的信心。二號原型機出現的意義也就在於此——各位可以想想,假如成飛1988年能製造出一架「超-7」原型機,那今天的國際戰鬥機市場會不會就是「超-7」的天下了?

有人因為FC-31用了兩台RD-93水平的發動機就認為該機是「拉皮米格-29」,就好像有人說FC-1是「半架米格-29」一樣——關於這個問題,其實很簡單,看看運-20和伊爾-76的差距,同樣是四台D-30KP2發動機,載荷航程性能楞提高一大截,這是怎麼做到的?飛機的總體布局、氣動外形、武器裝備、電子系統、飛控系統……什麼都換了,光糾纏著發動機,就因為不是全新的發動機,就說這飛機不行——這只能說是某些鍵盤軍事家的腦袋有問題。同理,糾纏發動機是不是國產就更無聊了。

FC-31某種意義上說,確實就是一種與F-35類似的中型(當然現在F-35已經是重型了……)第四代戰鬥機(國際標準5代),只不過它因為不像F-35那樣,強求超遠的航程、超大的載彈量、三軍通用……最後變成了一個臃腫的四不像

雖然研發比較晚,但是以F35現在磕磕巴巴的進度和各種質疑,更務實一些的FC-31說不定就能後來居上

觀察者網專欄作者施洋已經在上周的《一周軍情》里提過,殲-20在此次紅劍演習後,向參演的兄弟部隊展示了一把隱身性能,其實也就是一次「震撼教育」,讓大家看看究竟雷達在多遠距離上能發現殲-20。雖然沒有像網絡段子裡傳的那樣,什麼殲-20來了個8:0,10:0,100:0的戰績什麼的,但是大家都是飛行員,大家都是玩過三代機實戰對練的,誰都知道這樣的隱身性能意味著什麼。所以網絡段子裡說的大家的想法,倒真是差不多:還要什麼三代機啊,我也要殲-20

其實FC-31隻要能實現沈飛的設計目標,就不愁找不到用戶。很簡單,就像殲-20在紅劍演習中一樣,讓FC-31原型機去給他們來個「震撼教育」,還怕人家不掏錢?當然了,對於已經患上「重型戰鬥機綜合徵」,且已經有了殲-20珠玉在前的解放軍空軍和海軍,這個震撼就不太夠了——畢竟外貿機的雷達反射截面積不可能和本國主力戰鬥機比

更快,更隱身,更強,對於見過了「世面」的中國空軍而言,「胃口」自然也要漲起來了

如果俄羅斯方面不食言,本文出來的時候,首批蘇-35應該已經抵達中國了。這種戰鬥機在中國空軍眼裡看來是啥呢?俄羅斯報紙又在吹蘇-35讓中國空軍比鄰國領先一代……

怎麼說呢,本周有消息傳出解放軍的殲-7II戰鬥機終於可能全部退役,我軍空軍航空兵戰鬥序列里最落後的飛機終於從殲-7II系列變成了殲-7G。另一方面,《解放軍報》刊登了海軍航空兵最後一個團殲-8戰鬥機在對練中如何被殲-11BH「血虐」的情況。對於中國人民解放軍航空兵部隊來說,換裝壓力並沒有減輕,還有好幾百架二代機等著換呢。還能讓作戰部隊繼續用殲-7、殲-8來保衛21世紀20年代的祖國天空嗎?

倒是,「南霸天」手裡換下來的那批殲-11戰鬥機會去向哪裡?有消息提到,這些殲-11可能會小幅度改進,改變用途,交給其他部隊繼續服役——畢竟是三代機,總比現在開的強,還要啥自行車啊?

決定戰爭的關鍵因素終究是人

最近筆者參加了一個研討會,會上展示了一套筆者參與設計的外軍武器裝備效能評估的簡化方法,一位與會領導表示,「這個武器裝備效能評估啊,我們干這個已經幾十年了,有時候也很難搞明白。因為它涉及的內容太多了……你比如說,人的因素……」

筆者當時表示,為了簡化,我們就不考慮人的因素了,評估方法只用來說明裝備體系的水平。

不過,如果真的要考慮一國的軍事力量,而不僅僅是用來考慮該國還可能買什麼武器的話,這周有件事真的是不能不說:再先進的武器,還是得靠操作它的人啊

沒錯,我說的就是土耳其的那件事,這個曾一度被認為是地跨歐亞,帳面軍事實力幾乎能「單挑」俄羅斯南方軍區的「中東大國」,本周在一場打擊敘利亞境內極端組織的戰鬥中,被打得顏面無存,丟盔棄甲而逃

自土耳其進兵敘利亞以來,豹2不但首開先河被擊毀,而且還被俘獲,這款坦克落在土耳其人手裡也是倒了霉了

對於坦克乘員組來說,有沒有與坦克共存亡的決心,那可是有著巨大的差別……恩尤其坦克是德國產的時候?

從社交網絡上出現的相關圖片、視頻和報道分析,土耳其軍隊在巴卜之戰開始的時候,表現得還是中規中矩的。

他們首先在空炮火力和庫爾德民兵支援下,逐步肅清城鎮外圍,之後步坦協同,向城鎮中心進逼,戰鬥中動用了大量的坦克和步兵戰車。而且打得還是較有章法,有點像當初伊拉克裝甲第9師在巷戰中用M1A1和T-72坦克混編組隊清剿的意思,各個車組之間似乎都有掩護,炮塔各自朝向不同方向。

然而,從反坦克飛彈命中坦克和裝甲車後的反應來看,土耳其軍坦克乘員組究竟有沒有戰鬥意志就很難說了。基本上我們看到的視頻里都是飛彈一旦命中,不管裝甲是否被擊穿,不管是不是出現了起火之類的情況,4個乘員就爭先恐後從車內鑽出逃跑

從損傷狀態上來看,實際上還沒到不能繼續作戰的程度,甚至可以說還沒有威脅到乘員的生命安全,乘員就已經棄車而逃了

這倒是和之前敘利亞坦克兵駕駛T-90A坦克被陶式飛彈擊中後,在裝甲沒有被擊穿的情況下棄車而逃的情況差不多。

其實,對於視野受限的坦克兵來說,勇敢精神和鬥志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二戰中著名坦克王牌卡爾尤斯的回憶錄《泥濘中的老虎》當中就提到,最初入侵蘇聯的時候,他駕駛的是一輛38(t)輕型坦克,在一次戰鬥中,隔著河被一門反坦克炮擊穿裝甲,崩飛的鉚釘打穿了他的腮幫子。後來他對於這種薄皮小車就失去了信心,在一次防禦戰鬥中,看清對面過來的T-34坦克後居然下意識命令趕緊倒車逃跑,結果帶動整個坦克排都退出戰鬥,直到步兵用反坦克炮擊退蘇軍以後他才回到戰線。

這告訴我們,坦克戰其實是個挺可怕的事情,因為坦克的防護性決定了你就是要面對敵人的各種槍炮火力,如果你面前的這塊裝甲擋不住敵人的炮彈,那看看你身邊堆放的炮彈、油料吧,就算炮彈和碎片沒打中你,這坦克也隨時可能變成你的火葬爐。等到裝甲被擊穿了以後再逃跑,那很可能是沒機會的

二戰德軍那個《裝甲戰歌》中,關於坦克就是坦克兵的金屬墳墓的說法可不是開玩笑。現實中的坦克成員可很少有軍迷玩「坦克世界」的時候「賣頭」「賣履帶」「換血」這樣的想法,畢竟賭注不是幾分鐘以後再來一局,而是自己的性命啊。

從戰術角度來說,土耳其軍隊應該是發生了步坦協同脫節的問題,據外媒報道,他們的步兵似乎是遭到了極端組織自殺炸彈的攻擊,被牽制住。隨後極端組織武裝用反坦克飛彈從側面襲擊坦克,在2輛坦克被擊毀後,土耳其坦克兵丟下坦克而逃。極端組織繳獲的裝甲車輛裡面,至少有一輛步兵戰車是能夠開動的,由此看,那兩輛豹2也未必是失去行動能力而被放棄

作為歐洲各國中軍備程度相當高,甚至可以說窮兵黷武的國家,一直以來土耳其軍隊都被認為戰鬥力比起西歐那些軍備廢弛的國家而言應該是不錯的,可這次敘利亞戰場上似乎暴露出來了一些實際情況

更早的時候,著名的「皮卡戰爭」中,查德使用攜帶反坦克飛彈的皮卡對付卡扎菲的T-55坦克。雖然一度被認為是「坦克無用論」的證據,但細想想,根本問題也是當時的利比亞軍隊素質和士氣雙重低下。

以色列人在中東戰爭中已經證明了,訓練有素的坦克成員完全可以通過猛烈的火力讓反坦克飛彈的命中率大幅度下降,無法阻止坦克的進攻——雖然理論上反坦克飛彈射程比坦克遠,但坦克也是可以通過曲射來進行概略還擊的。

其實坦克和反坦克飛彈之間的鬥爭,很多時候是飛彈射手和坦克乘員比意志力——一般來說,坦克乘員還是有心理優勢的,畢竟只要一串準確的並列機槍彈,反坦克飛彈射手就會丟了性命。俄羅斯坦克兩項大賽上就有限時用並列機槍打反坦克飛彈陣地靶標的環節,就是模擬這個交火過程。

像土耳其這次碰到的這樣,從側面被敵人反坦克飛彈襲擊,連續兩輛坦克被摧毀,剩下兩輛也不同程度受了輕傷的情況,如果乘員不棄車而逃,選擇有兩種:一種是快速反應過來,搜索找到敵人反坦克飛彈陣地位置,並將其摧毀,繼續與蜂擁而來的敵人交戰,憑藉過硬的技戰術水平,大量消滅敵人,安然撤退;另一種是技戰術水平不過關,坦克被摧毀,自己送命。

換言之,對於陷入不利局面的坦克兵來說,撤退也是一場戰鬥。可以想見,土耳其坦克兵對於自己的技戰術水平顯然沒那個信心,在複雜戰況下,選擇了最簡單的辦法,棄車而逃。在當今的中東戰場上,IS的零星反坦克陣地大多數時候沒有機槍或者狙擊步槍火力支持,無法做到迅速擊斃逃離坦克的坦克兵,因此在「儘量增大逃生機會」這個角度看,棄車而逃反而是中東地區戰場環境下生還率最高的反應

通過這個簡單的分析我們就可以發現,堅定的作戰意志,很多時候是來自對自身技戰術水平的信心

解放軍在這方面可是從來不差的,當初志願軍戰士手中的裝備那麼差,單憑50米內硬功夫、近戰夜戰、三三制這些步兵戰術,堅持和火力密度天下第一的美軍作戰。楊阿如車組在履帶損壞,來不及搶修的情況下身陷敵後,堅持作戰,摧毀多輛美軍坦克。我軍可不是靠忠於天皇陛下的武士道精神洗腦發起「板載衝鋒」的軍隊,相反,解放軍是一支善於總結經驗,善於學習的軍隊,這便是解放軍克敵制勝的法寶

楊阿如的215車組,型號:T-34/85,地圖:石峴洞北山,戰績:5殺M46

這也便可以看出,在朱日和演習中,反覆讓「紅軍」部隊陷入「絕境」的意義所在。對於一支不能通過實戰來獲得戰鬥經驗的部隊來說,在演習場上多經歷幾次失敗,多思考幾次:「因為我沒有做出正確的反應,我已經『死』了」的問題,是絕對有必要的

說到這兒,本周還在以徒步行軍250公里為榮的東南島嶼分裂勢力武裝……反正「民國38年」他們就已經把魂兒丟在大陸了,現在經常性的失魂落魄——也是正常咯

台軍14日進行了一次負重15-25公斤,5天前行250公里的長程訓練。不過這種大多數經過公路,時不時還能乘個涼的長程訓練真的能鍛鍊負重?就算這樣台灣還有參加過美海軍陸戰隊訓練的「軍事專家」批評,五天的時間太長。連美國人都受不了,應該設計課程為一天甚至半天

如果這都受不了,那當年二次戰役攜帶6日乾糧,1.5個基數彈藥一夜145里突襲三所里,截擊美9軍撤退,殲敵3200餘俘獲500餘輛卡車的38軍113師是什麼?終結者嗎?

當然了,對於不能理解《我的祖國》那份沉重的歷史和鬥志的人而言,不知道什麼樣的人才能贏得戰爭和尊嚴,也不足為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