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聯只是提了抗議 我們卻把這種飛機打下來了

samuel     2016-11-17     21     檢舉

(一)肆意妄為的U-2偵察機捲土重來

歷史不會忘記:組建於1958年底的地空導彈兵某部二營,曾在防空作戰中擊落高空偵察機5架,開創了世界防空史上用地空導彈擊落敵機的先例。

1958年底,一個伸手不見五指的夜晚,重載卡車載著一批特殊軍人悄無聲息的來到燕山下的一片荒草灘上。連綿的群山中,出現了一處孤零零的營區。營房圍牆上安裝著兩米多高的鐵絲網,10多名荷槍實彈的士兵像群雕一樣挺立在營區四周,警惕的注意著風吹草動;營區內一座高大的庫房在夜色籠罩下神秘而森嚴,20米開外赫然畫有一條白線,沒有特殊證件的官兵不得逾越。保衛幹事宣布紀律:部隊工作性質、駐地信息不得和任何人講。部隊的代號543。不準請假,不準和家人朋友通信。這就是中國空軍地空導彈兵種子部隊之一、後來被國防部命名為英雄營的二營。

1959年10月7日二營打下敵人RB-57D高空偵察機,地空導彈部隊一戰成名後,國民黨空軍老實了,他們的高空偵察機不敢輕舉妄動,祖國的天空一片平靜。然而,國民黨並沒有死心。1961年,美國將兩架U-2型高空偵察機秘密運送到台灣,交付台空軍新成立的第35中隊。

U-2飛機是當時世界上飛行高度最高、性能最先進的偵察機。美國憑藉它肆意飛到各國領空偵察。國民黨空軍捲土重來,但今非昔比,來者不善。

(二)美U-2飛機侵入蘇聯境內,他們只提了抗議我們卻把這種飛機打掉了

1962年9月9日,偽裝成地質勘測隊的二營首次擊落U-2。周恩來總理說:這是一個偉大的勝利。

U-2偵察機雖多次入侵大陸,但從不進入北京上空,靠以往「守株待兔」的戰法,已經行不通。但當時我軍僅有3個地空導彈營,要在960萬平方公里的領空捕捉像流星一樣快、像狐狸一樣狡猾的U-2 偵察機談何容易。總參謀長羅瑞卿說:海底撈針,總不死心!用3個營的兵力打 U-2,就是要在大海里把針撈上來!

大海撈針怎麼個撈法呢?空軍作出出奇制勝的決策:帶著導彈打游擊戰。

1962年8月29日夜,二營官兵偽裝成地質勘測隊,神不知鬼不覺地進入U-2經常竄擾偵察的江西南昌向塘陣地。

9月9日,一架U-2經福州、南平沿鷹廈鐵路北進,直飛江西境內。

敵機飛至距南昌75公里處開始側飛。岳振華命令雷達不要開天線,以免打草驚蛇。

(英雄營史館陳列著u-2飛機殘骸)

8時32分,距離只有38公里時,岳振華果斷下令:前置法、導彈3發、間隔6秒、29公里處消滅目標。3枚導彈直插雲霄。敵機翻滾著在南昌東南15公里處墜毀。國民黨中校飛行員陳懷生雖然跳傘成功,但因傷勢過重當即斃命。我軍擊落U-2飛機的消息再次令世界震驚。它開創了地空導彈打游擊的世界奇蹟。周總理第一個打來電話祝賀:這是一個偉大的勝利。美U-2飛機前幾天侵入蘇聯境內,他們只提了抗議我們卻把這種飛機打掉了。

(三)帶著導彈打游擊 第二架U-2收入戰利品清單

1963年11月1日,江西上饒擊落第二架U-2;岳振華再次成為新聞人物。

1963年9月,U-2飛機先後3次飛臨我導彈陣地。可不知為什麼制導雷達一開機,敵機就改變航向溜走。原來U-2飛機加裝了更為先進的電子告警迴避系統。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二營官兵經過反覆研究計算,創造出「近快戰法」:縮短開天線的時間,讓敵機來不及逃竄即被擊落。

10月29日,二營轉戰江西上饒,二下江南設伏。11月1日7時04分,一架U-2從台灣桃園機場起飛,竄入蘭州、酒泉偵察照相後,於11時左右經三門峽、信陽、九江、直奔上饒,準備返航。

距離近了、更近了。當報出距離35公里時,岳振華果斷下令打開雷達天線!敵機飛行員葉常棣看到機上預警信號燈亮了,正準備機動規避。說時遲,那時快,岳振華一聲喝令:放!導彈呼嘯而出。一聲巨響敵機解體。葉常棣被甩出飛機,跳傘後被生俘,飛機殘骸落於陣地東北27公里江西廣豐縣萬羅山附近。二營從開天線到擊落敵機僅用了8秒!岳振華成了共和國的英雄和敵人空軍談虎色變的神秘人物。

(四)擊落愛吹牛的「克難英雄」

葉常棣所駕U-2飛機被擊落後,其他飛行員都成了驚弓之鳥,不願再進入大陸冒險,而李南屏卻猖狂地叫喊:「大陸有飛彈,也打不著我,我不怕!」李南屏是國民黨空軍的「頭號王牌」,1957年駕駛RF-84F飛機偵察上海,被我空軍飛機擊傷,大難不死,逃回台灣成為「克難英雄」,由中尉晉陞為上尉。後來又在國民黨空軍第六大隊四中隊升為少校分隊長。1963年2月與葉常棣一起赴美接受U-2飛機訓練,回台灣後曾12 次駕駛U-2 飛機深入大陸縱深戰略要地上空偵察,12次凱旋而歸。

1964 年5 月15 日,二營到達福建漳州,很快進入陣地嚴陣以待,以尋找機會打下這位愛吹牛的「克難英雄」。

1964 年7月7 日,國民黨空軍連續派出飛機竄入內地。8時19 分,U-2 飛機1 架,自台灣往東北飛行,9 時34分飛進大陸;9 時零3 分,另一架U-2 飛機出現在廣州東南,9 時 44 分進入內地;11 時10 分,一架RF-101偵察機竄入大陸。這種RF-101偵察機與U-2 飛機正好相反,屬於低空高速偵察機。低空和垂直機動性能好、加速快,可在100至150米超低空飛行,最大時速1900 公里。

面對敵機,二營官兵雖欣喜若狂,但又感到擔子沉重。這次要1個營對付3架敵機;過去只對付高空,現在要對付高低空,擔子的確不輕。

11 時33 分,兩架U-2 分別在新城、上饒上空;敵情預報RF-101 將出動。12 時36 分,敵機距離32.5公里,營長口令:「開天線!」;32 公里時「發射!」從開天線到發射,3 秒鐘!敵機迅疾以30度的大坡度轉彎脫離。但是晚了。殘骸墜於漳州東南7公里的紅板村。被擊斃在座艙內的飛行員,沒有帶任何證件,經葉常棣證實正是「克難英雄」李南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