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妹賣淫集團 推「美女學生」女子出賣自己的人生「第一次」作為回報 謊稱賣初夜救母

superdaily     2016-12-21     0     檢舉
學生妹賣淫集團 推「美女學生」女子出賣自己的人生「第一次」作為回報 謊稱賣初夜救母

這就是琪琪往市民吳先生手機上發來的簡訊。琪琪自稱是長沙某校的大一學生,今年18歲,因為家中有急事,想向吳先生尋求幫助。

學生妹賣淫集團 推「美女學生」女子出賣自己的人生「第一次」作為回報 謊稱賣初夜救母

琪琪傳來朋友們的照片。

學生妹賣淫集團 推「美女學生」女子出賣自己的人生「第一次」作為回報 謊稱賣初夜救母

琪琪所讀學校的操場。

學生妹賣淫集團 推「美女學生」女子出賣自己的人生「第一次」作為回報 謊稱賣初夜救母

琪琪的校園卡。

最近,中國湖南省長沙市民吳先生接到一條求助短訊,對方聲稱自己名叫琪琪,是長沙某校的女大學生,她的母親身患重病無錢醫治,希望能夠得到「好心人」的救助,並願意出賣自己的人生「第一次」作為回報。

出賣初夜尋求幫助?這樣的求助讓吳先生十分震驚,為了瞭解更多情況,好心的吳先生加了琪琪的微信。

吳先生還趕緊聯繫《經視大調查》記者,想要幫幫這個女孩。

從照片上看,琪琪長得十分清秀漂亮,作為一名大一學生,她原本不應該用出賣「初夜」的方式來尋求幫助。她到底是遇到了什麼困難?

琪琪表示,自己的媽媽患重病,花光了家裡的所有積蓄,目前急需要兩萬塊錢來治病,不得已自己才想出了這個方法來籌錢。

通過幾天的接觸,琪琪主動要求與吳先生見面,見面地點就是琪琪所在的某學校的門口。

如果不是真的走投無路,女孩怎麼會想出這種辦法來求助呢?好心的吳先生越想越覺得可憐,為了真正幫助到琪琪,同時不引起不必要的誤會和麻煩,吳先生找到了記者,想和記者一起去和琪琪見面。中午12點,一名身穿黑色棉襖的女子出現在某學校的門口,與照片中的琪琪十分相似。

誰知,吳先生上前打招呼,對方卻並不理會,快速穿過馬路到了學校對面。

琪琪飛快地帶著吳先生來到了附近一家餐廳,這才開口與吳先生交流起來。

學生妹賣淫集團 推「美女學生」女子出賣自己的人生「第一次」作為回報 謊稱賣初夜救母

吳先生和琪琪交談的信息。

學生妹賣淫集團 推「美女學生」女子出賣自己的人生「第一次」作為回報 謊稱賣初夜救母

吳先生和琪琪交談的信息。

學生妹賣淫集團 推「美女學生」女子出賣自己的人生「第一次」作為回報 謊稱賣初夜救母

吳先生和琪琪交談的信息。

學生妹賣淫集團 推「美女學生」女子出賣自己的人生「第一次」作為回報 謊稱賣初夜救母

琪琪出來見面。

琪琪介紹,自己是河南人,今年18歲,是這所學校的大一學生,家裡除了得乳腺癌的媽媽之外,還有一個弟弟需要撫養。

面對吳先生的關心,琪琪顯得很不耐煩,不願多說,竟主動開口要求吳先生去開房。

吳先生立即表示自己可以無償幫助,不需要琪琪出賣「初夜」來償還,誰知琪琪並沒有對此感恩,反而立馬變了臉。

吳先生萬萬沒想到,自己的一片好心卻換來琪琪如此反應,琪琪帶上帽子,快速離開了現場。

學生妹賣淫集團 推「美女學生」女子出賣自己的人生「第一次」作為回報 謊稱賣初夜救母

琪琪出來見面。

學生妹賣淫集團 推「美女學生」女子出賣自己的人生「第一次」作為回報 謊稱賣初夜救母

琪琪說明母親治病情況。

學生妹賣淫集團 推「美女學生」女子出賣自己的人生「第一次」作為回報 謊稱賣初夜救母

琪琪說明母親治病情況。

學生妹賣淫集團 推「美女學生」女子出賣自己的人生「第一次」作為回報 謊稱賣初夜救母

琪琪說明母親治病情況。

按照琪琪所說,她的母親重病急需2萬元錢救助,但她卻拒絕了吳先生提出的向社會眾籌的方式,也不願意接受他不要回報的幫助。這讓人感覺格外疑惑,那麼,琪琪為什麼不願意通過正常渠道求助?下午3點,琪琪和吳先生分開之後,記者偷偷跟上,只見琪琪在這所學校的門口站了一會之後,轉身朝學校裡面走去。

不過,她並沒有直接回宿舍,也沒去教學樓,而是獨自來到了學校操場。

下午4點左右,琪琪起身準備從操場離開,來到了學校旁邊的小吃街吃東西。4點半,琪琪接了一個電話,起身離開。可奇怪的是,她仍然沒有去教學樓和宿舍,而是快步走出了校門。

原本應該是學生下課回宿舍的時間,琪琪卻上了一台豪車離開了學校,這與她描述的家庭困難需要幫助的形象也嚴重不符。她究竟是不是學校的學生?

在這所學校的副書記辦公室,工作人員只看了一眼琪琪提供的校園卡照片,就認定這張校園卡是假的!同時,工作人員也在院學院資料庫對琪琪的身份展開核查,結果令人吃驚!

學生妹賣淫集團 推「美女學生」女子出賣自己的人生「第一次」作為回報 謊稱賣初夜救母

快速離開了現場。

學生妹賣淫集團 推「美女學生」女子出賣自己的人生「第一次」作為回報 謊稱賣初夜救母

快速離開了現場。

學生妹賣淫集團 推「美女學生」女子出賣自己的人生「第一次」作為回報 謊稱賣初夜救母

一個人忙著手機。

學生妹賣淫集團 推「美女學生」女子出賣自己的人生「第一次」作為回報 謊稱賣初夜救母

坐上保時捷離開。

學校的學生學籍資料庫裡根本沒有與琪琪身份相符的學生信息,也就是說琪琪自稱是大學生的身份是假的!

調查到這裡,琪琪的故事竟來了個180度大逆轉,「琪琪」竟然壓根不是這所高校的「大學生」!她出示的該學校的校園卡照片也被學校認定是假冒的!那麼,她所說的母親患絕症的悲慘故事又是不是真的呢?這一切急需找到琪琪本人求證,而就在此時,琪琪又主動聯繫上了吳先生。

19日上午,琪琪再次給吳先生發來微信求助,並約吳先生中午1時30分在遠大二路附近一酒店碰面。

一見面,琪琪還是堅持以出賣「初夜」的方式來換取2萬塊錢現金。不過,琪琪卻聲稱,只要出得起錢,自己可以長期提供服務。

與此同時,為了查明這個「女大學生」琪琪的真實身份,當地派出所警員也悄然趕到了現場,準備現場核實琪琪的身份。面對民警的突然造訪,琪琪突然變得緊張起來。

面對大家,琪琪非常緊張,不斷拒絕配合警方的調查。

學生妹賣淫集團 推「美女學生」女子出賣自己的人生「第一次」作為回報 謊稱賣初夜救母

校方指琪琪校園卡是偽造的。

學生妹賣淫集團 推「美女學生」女子出賣自己的人生「第一次」作為回報 謊稱賣初夜救母

校方指琪琪校園卡是偽造的。

學生妹賣淫集團 推「美女學生」女子出賣自己的人生「第一次」作為回報 謊稱賣初夜救母

原來查無此人。

學生妹賣淫集團 推「美女學生」女子出賣自己的人生「第一次」作為回報 謊稱賣初夜救母

琪琪主動聯繫吳先生到酒店開房。但吳先生已聯繫警察。

在派出所,琪琪的真實身份也真相大白,原來,她根本不是什麼高校大學生,她所稱母親重病需要救助也不過是為賣淫賺錢編造的謊言,民警經過審訊發現,在琪琪的背後很可能還隱藏著一個以「女大學生賣處」為由的賣淫團伙。

律師表示,琪琪的行為與非法賣淫無異,而她以家庭困難為由賺取他人錢財的行為更已經涉嫌詐騙。目前,公安機關正在對琪琪已經她背後的團伙展開追蹤調查。

學生妹賣淫集團 推「美女學生」女子出賣自己的人生「第一次」作為回報 謊稱賣初夜救母

琪琪主動聯繫吳先生到酒店開房。但吳先生已聯繫警察。

學生妹賣淫集團 推「美女學生」女子出賣自己的人生「第一次」作為回報 謊稱賣初夜救母

進入警車接受調查。

文圖∕經視大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