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巴馬的生母和印尼繼父都沾滿印尼華人的血!

PohLeeLim     2016-12-20     163     檢舉

歐巴馬的生母和印尼繼父都沾滿印尼華人的血!

2016年9月18日 來源: 黃勝友

歐巴馬的生母和印尼繼父都沾滿印尼華人的血!

原文題目是《菲律賓總統獨特爾特罵歐巴馬新解》

註:這篇文章是由莫斯科的一個反猶太復國主義智囊團,戰略文化基金會發表的。該文章所要指出的,主要是杜特爾特總統對歐巴馬總統罵娘,是有著深刻的歷史背景的,即實際上是因為歐巴馬的白人生母和她後來改嫁的印尼軍官丈夫,亦即歐巴馬的繼父,都捲入1965年印尼發生的屠殺百萬以上印尼共產黨人及其同情者和印尼華人,由美國CIA支持的血腥軍變,以及他們同支持該軍變的印尼遜尼派回教徒運動和組織的淵源,而該印尼回教徒組織又同棉蘭佬島的回教徒分離主義運動有著密切關係。

這篇文章為我們所提供的這些關於美國總統歐巴馬的白人生母和印尼軍官繼父,同1965年印尼的血腥軍變的淵源之情況,看來是可信的,而且非常重要的,特別是對我們的華人來說,原來歐巴馬的生母和繼父,手上都沾滿印尼華人的血!

歐巴馬的生母和印尼繼父都沾滿印尼華人的血!

《杜特爾特罵歐巴馬新解》

歐巴馬的生母和印尼繼父都沾滿印尼華人的血!

沒想到,菲律賓杜特爾特總統九月五日晚赴寮國出席東協峰會在納卯國際機場對美國總統歐巴馬作舉世聞名的罵娘,竟有著深刻的歷史和政治背景及意義!

這話怎說呢?請讀者們耐著心,我們從網際網路讀到的一篇文章就會明白。這篇文章對杜特爾特總統此罵的新解,說得有根有據,史實昭昭,觸目驚心,不由您不信。

這篇在九月九日就發表的文章,題目為:「OBAMA-DUTERTE BLOW UP:WHAT THE CORPORATE MEDIA DOSNT GET」(歐巴馬——杜特爾特發火:公司媒體所沒有領會的),其作者是WAYNE MADSER.

西方媒體,它向非常基本的中等教育提供,關於美國總統歐巴馬和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之間最近的口水戰的原因之解釋,同該菲律濱賓領袖叫歐巴馬「PUTANG INA」或「SON OF A WHORE(婊子養的),沒有什麼關係。菲律賓,一個備受欺侮的美國前殖民地,和美國之間的關係破裂,是基於更新的菲律賓民族主義,杜特爾特對歐巴馬政府選擇性的人權議程之厭惡,和該菲律賓領袖對那些在鄰國印尼學習回教信仰的人之反感。

杜特爾特知道得非常清楚,歐巴馬在他孩提歲月在清真寺祈禱和在雅加達一家准伊斯蘭國立學校誦讀古蘭經。而對杜特爾特來說,一位在棉蘭佬的納卯市的前市長,歐巴馬在東南亞的教養是非常有關的,該菲律濱南部的島,飽受沙特資助的,由在蘇祿海另一邊的印尼激進化的清真寺撫育的阿布沙耶夫集團AWHHABIST恐怖主義之苦。

杜特爾特提到歐巴馬的母親並不是歷史真空。杜特爾特知道很清楚,STANLEY ANN BUNHAM OBAMA-SOETORO在1965年回教徒和CIA(中央情報局)支持的流血軍變之後果的角色,它推翻了印尼的世俗總統蘇加諾。

該軍變,在其中歐巴馬的印尼繼父,LOLO SOETORO中校,作為殘暴的惡棍直接參與了,以儘可能多地認明和處決儘可能多的共產黨份子和華裔印尼人,是由在雅加達的美國大使館計劃的。

在1967年,歐巴馬的母親帶著少年的歐巴馬到雅加達以同她的戰犯丈夫在一起。在她抵達後世界回教徒人口最多的國家後,歐巴馬的母親為同CIA有關聯的美國國際發展署(USAID)工作,它向中部爪哇的村莊發出命令,以收集可能多的共產黨份子的名字。

印尼的情報檔案記錄歐巴馬的母親涉及在該軍變數年後消滅以爪哇村莊和農村為基礎的印尼共產黨和蘇加諾的幹部之努力,一個依靠著USAID資助的,像ANN DUNHAM,SOETORO的人類學家之行動,它的編名為PROJECT PROSYM.

PROSYM由CIA經營在整個東南亞有好些對應者。該計劃在南越的對應者,它以越共和越共的同情者為消滅目標,稱為民事行動和革命發展支持(CORDS),也稱為PHOENIX PROGRAM.

在寮國,該消滅計劃,以共產黨的巴特寮部隊和北越部隊為目標,稱為RASCAL PROGRAM.

在杜特爾特的前任,阿基諾三世,歐巴馬有一個甘心的軍事夥伴,準備建立一個新版本的已不存在的冷戰時代的東南亞條約組織(SEATO),它將使華盛頓將同各東南亞國協,以就對西太平洋的控制在軍事上和政治上對抗中國。

一個「SEATO II」,當美國的戰艦和戰鬥機將再一次為他們的「西太平洋」部署在菲律濱有完全的基地權利,是歐巴馬和他在五角大廈及夏威夷珍珠港的將軍們和海軍上將們的意圖。

在一個以民族主義的政綱當選總統後,杜特爾特開始吸引中國注意,表示他準備好同北京和解,以允許菲拖網漁船繼續在有爭執的南中國海島嶼四周捕魚,包括受爭執的黃岩島,這是一個南中國海露出海面的礁石。

容納北京是歐巴馬思想中最後的事情。因此,歐巴馬準備在寮國的東協峰會就他的人權記錄和他在菲律濱對毒販的司法外處決政策,親自對杜特爾特採取政治上的手段。

在美國駐菲律濱大使菲利普˙戈爾德伯格公開就他對毒販的鎮壓指摘杜特爾特之後,該菲律賓總統稱他是個「GAY SON OF A BITCH」(同性戀,婊子養的)。戈爾德伯格有破壞他被派駐的國家之背景。他被玻利維亞總統EVO MORALES驅逐,因為會見右翼的玻利維亞反對派成員,以便在玻利維亞煽動一場歐巴馬批准的軍變。

杜特爾特當然知道歐巴馬和戈爾德伯格同CIA的關係。該歐巴馬稱為「多姿多彩」的菲律賓總統,不是西方公司媒體所宣稱的「菲律濱DONALD TRUMP」,反之,杜特爾特是一個易怒的現實主義者,他在提防歐巴馬和新保守份子戰爭鷹派及WAHHALI和SALAFIST的容納者,他們支配美國的CIA和國務院,杜特爾特和他的支持者知道得很清楚,CIA對印尼共產黨成員和同情者以及印尼華人的血腥清洗,沒有印尼遜尼(SUNNI)回教徒高層的支持是不可能的,歐巴馬的母親和繼父同該集團完全一致。

在1965年CIA在印尼的軍變前後,該回教徒的政黨,CRESCENT STAR PARTY(新月星黨),在他們對印尼共產黨,印尼華人和印尼基督教徒宣布的聖戰中得到來自CIA的財政援助。新月星黨仍在印尼活躍,贊助在該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主要是個世俗的國家採納SHARIA法。

印尼回教徒政治運動在信仰方面特彆強烈,歐巴馬的母親和她的回教徒丈夫LOLO SOETORO與之有廣泛的接觸,直至城鎮、村莊和小村莊一級。

菲律賓反叛亂勢力的問題是,印尼的回教徒在加里曼丹(婆羅洲)和英屬北婆羅州(現沙巴)也活躍,這些地區無可爭辯地接近在杜特爾特的家鄉棉蘭佬島,叛亂活躍的回教徒摩洛分離主義份子。菲律賓對在北婆羅洲的沙巴州也有長期的聲索,跨越邊界的回教徒恐怖主義繼續困擾棉蘭佬島,沙巴和印尼的加里曼丹。

更使菲律賓政府焦慮的是,歐巴馬的繼父同一個菲人耶穌會神父JOSE BLANCO KAMI,一個反華人和以回教徒導向印尼學生組織,它在一九六五年在雅加達和印尼群島與各地煽動街頭抗議,反對蘇加諾總統,該些CIA的印尼代理人也開始在馬來西亞的沙勞越州煽動反華人情緒。

所有CIA的行動,是在SEATO(東南亞條約組織)的同意下進行的,一個歐巴馬和希拉蕊˙柯林頓想看到以一種新的形式復活的組織,以便使東南亞陷入一場新的冷戰。

杜特爾特在展示某種的民族主義和民粹主義,它們正在全球各地散布,反對全球主義和多邊主義的雙邪惡,西方的公司媒體,對印尼,菲律賓和四周地區的歷史所知道的只像七歲的孩子那麼多,把杜特爾特—歐巴馬的爭吵一般化為一個像美國總統的政治家和一個「菲人的DONALD TRUMP」之間的爭吵。

杜特爾特是第一個當選菲律賓總統的棉蘭佬島人。作為一個棉蘭佬島人,他比他的同胞的對蘇祿海的歷史知道得更多,杜特爾特對一個其手上有無辜的東南亞人之血的印尼家族的美國總統沒有多少時間。讓歐巴馬就人權教訓杜特地是一種極端的傲慢。

杜特爾特在有暴力傾向和伊斯蘭游擊隊普遍的棉蘭佬島之政治生涯倖存,讓歐巴馬確切地知道,他對該美國的暴發戶怎麼想。

(全文完)

必須指出,這篇文章是由莫斯科的一個反猶太復國主義智囊團,戰略文化基金會發表的。該文章所要指出的,主要是杜特地總統對歐巴馬總統罵娘,是有著深刻的歷史背景的,即實際上是因為歐巴馬的白人生母和她後來改嫁的印尼軍官丈夫,亦即歐巴馬的繼父,都捲入1965年印尼發生的屠殺百萬以上印尼共產黨人及其同情者和印尼華人,由美國CIA支持的血腥軍變,以及他們同支持該軍變的印尼遜尼派回教徒運動和組織的淵源,而該印尼回教徒組織又同棉蘭佬島的回教徒分離主義運動有著密切關係。

老實說,我們並不能確定杜特爾特總統對該文所披露的情況真的知道得那麼清楚,他對歐巴馬罵娘竟是出生歐巴馬的生母和繼父的這種歷史背景,不過,不管怎樣,這篇文章為我們所提供的這些關於美國總統歐巴馬的白人生母和印尼軍官繼父,同1965年印尼的血腥軍變的淵源之情況,看來是可信的,而且非常重要的,特別是對我們的華人來說,原來歐巴馬的生母和繼父,手上都沾印尼華人的血!

讀完這篇文章後,我們也就知道了,歐巴馬的骨子裡的我,仇視並反華是有根源的。

黃勝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