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伊斯蘭國帶來的傷害 不只是失去手掌

chensoonching     2016-12-18     檢舉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撰文 / 董奕君

隨著吉普車隊向前行馳,黑色大旗在車上隨風狂揚,一對對銳利眼神從蒙面方巾後方劃破了黃土中的寂靜。「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IS)除了恐懼,還帶給中東地區甚至世界各地什麼樣的影響?IS如何快速的崛起並發揮自己的影響力?IS又為何而生?

(沒時間看整篇文字的IS介紹? 【影片】花這五分鐘,了解伊斯蘭國的前世與今生)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一名IS的戰士在伊拉克城市Tikrit揮舞著旗幟。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IS除了在導讀文章中提過的歷史因素(反殖民)幫助它強化、宣傳自身的理念認同,什葉和遜尼之間的教派衝突則讓激進主義更有機會見縫插針。因此以下段落將嘗試解析在伊拉克及敘利亞兩國,是因為各有何種政治及社會背景讓IS在此區異軍突起。

IS為何崛起?少數政府統治下引起的不滿…

以敘利亞的狀況為例,IS主要的組成是遜尼派阿拉伯人,這個族群在敘利亞境內佔了多數,但敘國總統阿薩德(Bashar al-Assad)及其所家族所屬的卻是少數中的少數:什葉派中的阿拉維(Alawite)分支 。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敘利亞的教派人口分布圖。Photo Credit: Josh Cohen

當初法國在背後協助阿薩德家族代表的阿拉維教派取得政權,其一考量就是意圖製造敘國內部的族群衝突,讓敘利亞無法全國團結推翻法國的殖民勢力。但這項後果也間接導致了目前敘國內戰的產生,民眾不想再忍受由阿薩德家族及其少數親信在政治及經濟上壟斷敘利亞;而宗教上,IS則以其遜尼基本教義派的立場,在敘國內戰中站在反什葉派阿薩德的立場上。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敘利亞總統Bashar al-Assad(左二)及他所屬什葉派中的Alawite教派,便是敘利亞的少數族群。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伊拉克的問題則是糾結於前總理Nouri al-Maliki加重的教派衝突。

美軍自從03年入侵伊拉克,拉垮屬於遜尼派的海珊(Saddam Hussein)政權後,伊拉克的過渡政府便頓時陷入了權力真空所造成的派系角力。什葉派的al-Maliki自2006年得到美國的支持,開始代表伊國內的什葉政權成為伊拉克新任總理,試圖扭轉海珊時期以少數派遜尼派領政的現象。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獲知Hussein被捕後,一名伊拉克民眾燒毀上有Saddam Hussein頭像的紙幣。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但是8年下來,伊拉克政府的貪汙問題繼續惡化,清廉指數全球排名171(倒數第7),儘管受益石油產業復甦,國家年經濟成長將近1成,民眾依然一貧如洗,28%家庭生活於貧窮線以下,公共建設百廢待舉。伊拉克人民的生活並沒有因為換個政府、換個教派主政呈現好轉的跡象。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雪上加霜的是,如同海珊在位時壓迫什葉派,歷史只是藉由不同的手轉動相同的齒輪。伊拉克內部主要的三個族群:什葉(人口約略佔51%)、遜尼(42%)、庫德,並沒有如同美國所打的如意算盤──推翻海珊獨裁,讓伊拉克成為中東的民主燈塔──反而因al-Maliki上台後努力塑造強人形象,要大家相信他是唯一能夠捍衛什葉派執政優勢、打敗遜尼派武裝組織的領導人,少數的遜尼派及庫德人便開始遭受打壓。

(相關報導:伊斯蘭國大肆殺戮異教徒 伊拉克政府忙內鬥)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伊拉克內部族群分布圖。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由於不少遜尼派民眾在生活、就業上遭受二等公民待遇的感覺逐漸加深,他們曾於阿拉伯之春期間發動抗議,但Maliki政府卻放任安全部隊逮捕、拘禁甚至射殺上街發聲的民眾。此外,庫德人也不滿意Maliki,他們認為政府想插手庫德族在伊拉克北邊的庫德自治區事務,進一步限縮庫德人自由。

因此在高壓手段的壓制下,Maliki政府的舉動讓某些較為激進不滿的遜尼群眾轉而投入IS的基本教義派,加入反對伊拉克現行什葉派政府的行列。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