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將八個孩子帶離亞洲紅燈區,並順利拿下奧斯卡小金人

superdaily     2016-12-17     檢舉

「哪怕生命中只有那麼一絲光亮, 也值得我們為之付出全部的努力。」

 澤娜·布里斯克1966年生於倫敦, 自幼就對攝影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大學畢業後, 她來到了紐約國際攝影中心, 開始學習、研究紀實攝影。 1998年她來到印度最火的紅燈區, 打算拍一些關於妓女的照片。 在拍攝的過程中, 她的視角卻被這些妓女的孩子吸引了。 孩子們對她和她的相機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她決定把孩子們組織一個攝影班, 讓7個小主角拿著相機去記錄他們身邊的世界, 並把他們的經歷記錄下來。 而這個決定也為澤娜迎來了第一個職業巔峰, 她的作品贏得最佳紀錄片獎, 她以製作人的身份, 在2005的奧斯卡頒獎典禮上, 從頒獎嘉賓萊昂納多手中接過了閃亮的小金人。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部紀錄片取名為《生於妓院》, 也許我們習慣了對紅燈區的偏見、批判, 卻不知道在紅燈去的背後, 還有無數掙扎著的孩子。 他們生活在貧窮、暴力和絕望之中, 他們比任何人都更需要一絲希望之光來點亮未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索納加奇,

作為亞洲最大的紅燈區之一, 這裡有著龐大的特殊工作群體。 澤娜把鏡頭投向這裡之前, 僅想向世人展示這個喧囂、熱鬧, 充滿頹靡、絕望的荒涼世界。

但當澤娜走進索納加奇, 令她感到驚訝不已的, 不是滿街頭的妓女, 而是街頭上時常出沒的孩子, 從幾歲到十幾歲, 整天在巷子裡、樓房裡嬉戲、玩耍。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當澤娜走進他們,

孩子們熱情、友好地圍上來, 對陌生的澤娜和相機充滿了好奇。

2000年, 澤娜又來到索納加奇, 陪伴她一起的還有20多部相機。 她住進紅燈區, 與妓女和孩子們為鄰。 澤娜想教孩子們使用相機, 讓他們去觀察去獨立思考, 並用鏡頭記錄他們所生活的這個世界。 她挑選了8個10歲左右的孩子: 寶貝、小奇拉、琪琪、阿吉、塔塔、酷哥、麻吉和小妮, 發給他們每人一台相機。 教他們取景、構圖、按快門等。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從左到右:寶貝、小奇拉、琪琪、阿吉、塔塔、酷哥、麻吉和小妮

攝影點燃了這些孩子內心的潛在藝術天份, 他們住在最污穢、看似絕望的世界。 但拍的照片卻展現出過人觀察力與天份, 更反映出一種更偉大、激勵人心、撼動社會的真實面相, 藝術在它們心裡是一股解放心靈、賦予才能的極大力量。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酷哥作品

慵懶的小貓, 髒亂的街巷, 嬉戲的小夥伴們, 自己將要洗刷的碗筷, 黃昏時天邊的一抹餘暉, …… 索納加奇日常生活的一切, 都被他們收入鏡頭。

阿吉作品

他們也會因為到處拍照而被人呵斥, 一向安靜的塔塔說: 「我不在乎,如果想好好學,就得忍耐, 日子總是痛苦、難過的。」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塔塔作品:落日

 

可是在這裡, 感到痛苦、難過的又何止塔塔。

小奇拉(左)和她的作品

失去了父母的小奇拉格外地沉默, 她和姨媽一起生活, 她渴望長大, 因為不想再過這種寄人籬下的壓抑生活; 但她又害怕長大, 因為姨媽在等著她變成搖錢樹, 成為和姨媽一樣的妓女。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