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將八個孩子帶離亞洲紅燈區,並順利拿下奧斯卡小金人

superdaily     2016-12-17     4     檢舉

「哪怕生命中只有那麼一絲光亮, 也值得我們為之付出全部的努力。」

她將八個孩子帶離亞洲紅燈區,並順利拿下奧斯卡小金人

 澤娜·布里斯克1966年生於倫敦, 自幼就對攝影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大學畢業後, 她來到了紐約國際攝影中心, 開始學習、研究紀實攝影。 1998年她來到印度最火的紅燈區, 打算拍一些關於妓女的照片。 在拍攝的過程中, 她的視角卻被這些妓女的孩子吸引了。 孩子們對她和她的相機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她決定把孩子們組織一個攝影班, 讓7個小主角拿著相機去記錄他們身邊的世界, 並把他們的經歷記錄下來。 而這個決定也為澤娜迎來了第一個職業巔峰, 她的作品贏得最佳紀錄片獎, 她以製作人的身份, 在2005的奧斯卡頒獎典禮上, 從頒獎嘉賓萊昂納多手中接過了閃亮的小金人。

她將八個孩子帶離亞洲紅燈區,並順利拿下奧斯卡小金人

這部紀錄片取名為《生於妓院》, 也許我們習慣了對紅燈區的偏見、批判, 卻不知道在紅燈去的背後, 還有無數掙扎著的孩子。 他們生活在貧窮、暴力和絕望之中, 他們比任何人都更需要一絲希望之光來點亮未來。

她將八個孩子帶離亞洲紅燈區,並順利拿下奧斯卡小金人

索納加奇,

作為亞洲最大的紅燈區之一, 這裡有著龐大的特殊工作群體。 澤娜把鏡頭投向這裡之前, 僅想向世人展示這個喧囂、熱鬧, 充滿頹靡、絕望的荒涼世界。

她將八個孩子帶離亞洲紅燈區,並順利拿下奧斯卡小金人

但當澤娜走進索納加奇, 令她感到驚訝不已的, 不是滿街頭的妓女, 而是街頭上時常出沒的孩子, 從幾歲到十幾歲, 整天在巷子裡、樓房裡嬉戲、玩耍。

她將八個孩子帶離亞洲紅燈區,並順利拿下奧斯卡小金人

當澤娜走進他們,

孩子們熱情、友好地圍上來, 對陌生的澤娜和相機充滿了好奇。

她將八個孩子帶離亞洲紅燈區,並順利拿下奧斯卡小金人

2000年, 澤娜又來到索納加奇, 陪伴她一起的還有20多部相機。 她住進紅燈區, 與妓女和孩子們為鄰。 澤娜想教孩子們使用相機, 讓他們去觀察去獨立思考, 並用鏡頭記錄他們所生活的這個世界。 她挑選了8個10歲左右的孩子: 寶貝、小奇拉、琪琪、阿吉、塔塔、酷哥、麻吉和小妮, 發給他們每人一台相機。 教他們取景、構圖、按快門等。

她將八個孩子帶離亞洲紅燈區,並順利拿下奧斯卡小金人

從左到右:寶貝、小奇拉、琪琪、阿吉、塔塔、酷哥、麻吉和小妮

攝影點燃了這些孩子內心的潛在藝術天份, 他們住在最污穢、看似絕望的世界。 但拍的照片卻展現出過人觀察力與天份, 更反映出一種更偉大、激勵人心、撼動社會的真實面相, 藝術在它們心裡是一股解放心靈、賦予才能的極大力量。

她將八個孩子帶離亞洲紅燈區,並順利拿下奧斯卡小金人

酷哥作品

慵懶的小貓, 髒亂的街巷, 嬉戲的小夥伴們, 自己將要洗刷的碗筷, 黃昏時天邊的一抹餘暉, …… 索納加奇日常生活的一切, 都被他們收入鏡頭。

她將八個孩子帶離亞洲紅燈區,並順利拿下奧斯卡小金人

阿吉作品

他們也會因為到處拍照而被人呵斥, 一向安靜的塔塔說: 「我不在乎,如果想好好學,就得忍耐, 日子總是痛苦、難過的。」

她將八個孩子帶離亞洲紅燈區,並順利拿下奧斯卡小金人

塔塔作品:落日

 

可是在這裡, 感到痛苦、難過的又何止塔塔。

她將八個孩子帶離亞洲紅燈區,並順利拿下奧斯卡小金人

小奇拉(左)和她的作品

失去了父母的小奇拉格外地沉默, 她和姨媽一起生活, 她渴望長大, 因為不想再過這種寄人籬下的壓抑生活; 但她又害怕長大, 因為姨媽在等著她變成搖錢樹, 成為和姨媽一樣的妓女。

她將八個孩子帶離亞洲紅燈區,並順利拿下奧斯卡小金人

澤娜在教孩子們拍照 阿吉則失去了母親, 父親是癮君子。 母親曾告訴他: 你不得不住在這裡, 但是你必須走出去, 遠離這裡的世界。 但他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在哪裡: 「在我的生活里, 看不到一點希望的東西。」

她將八個孩子帶離亞洲紅燈區,並順利拿下奧斯卡小金人

阿吉和他的作品

琪琪的媽媽精神出了問題, 父親要賣掉她, 在姐姐的幫助下, 她逃出來和祖母相依為命。 她每天早上4點起床, 幫鄰居拖地、洗碗、買夜宵等以補貼家用, 她害怕以後像周圍的女人們一樣。

她將八個孩子帶離亞洲紅燈區,並順利拿下奧斯卡小金人

這些生活在紅燈區的孩子, 小小年紀就已經懂得生活的無奈和殘酷, 他們頑強地活著, 卻不知道出路在哪裡。 他們中的很多人, 漸漸對貧窮、頹廢和痛苦習慣, 直到麻木。

她將八個孩子帶離亞洲紅燈區,並順利拿下奧斯卡小金人

孩子們拍攝的相片是其心靈的照影, 而非只是稀珍奇品或原始圖像, 那是一項無可抹滅的創意精神的力量之真實見證。

她將八個孩子帶離亞洲紅燈區,並順利拿下奧斯卡小金人

孩子們像野草一般生長, 但他們的心中也有夢想。

她將八個孩子帶離亞洲紅燈區,並順利拿下奧斯卡小金人

寶貝作品

阿吉說喜歡畫畫: 「畫畫可以表達我心中的感覺, 我把靈魂放進顏色里。」 當他通過相機打開了另一個世界, 他羞澀地說: 「我以前想當醫生, 現在想做藝術家。」

她將八個孩子帶離亞洲紅燈區,並順利拿下奧斯卡小金人

琪琪說, 來我們這樓里的男人都很壞。 她能想到幾年後的自己是什麼樣子的, 她渴望離開這裡,去讀書。

她將八個孩子帶離亞洲紅燈區,並順利拿下奧斯卡小金人

琪琪和她的作品

酷哥說: 「我想帶寶貝離開這裡, 否則,她長大後一定會去站街。」

她將八個孩子帶離亞洲紅燈區,並順利拿下奧斯卡小金人

酷哥的擔憂是有道理的, 寶貝的曾外祖母、外祖母和媽媽都是妓女, 她是媽媽和一位老顧客的私生子, 她的家庭相對富足, 她不需要打零工,有漂亮的衣服, 她是自信、歡快的小精靈。 但是如果沒有意外的話, 她也會走母親、祖母的老路。

她將八個孩子帶離亞洲紅燈區,並順利拿下奧斯卡小金人

麻吉(左)和麻吉鏡頭下的寶貝(右)

她將八個孩子帶離亞洲紅燈區,並順利拿下奧斯卡小金人

媽媽們接客的時候, 孩子們就到樓頂去玩, 或者, 用一張帘子遮擋所有的尷尬和不堪。

她將八個孩子帶離亞洲紅燈區,並順利拿下奧斯卡小金人

這裡每天都充滿了打鬧和辱罵, 她們常用「婊子」、「賤貨」等來辱罵對方, 甚至辱罵孩子, 以此發泄心中對自我的悲憤和無力感。

她將八個孩子帶離亞洲紅燈區,並順利拿下奧斯卡小金人她將八個孩子帶離亞洲紅燈區,並順利拿下奧斯卡小金人

置身在這樣的環境里, 他們的眼裡早已看不到恐懼, 只有深深的悲哀和無奈。 也許是習慣, 也許是沒機會去見更好的世界。

她將八個孩子帶離亞洲紅燈區,並順利拿下奧斯卡小金人

慢慢地澤娜覺得自己的情感被這群孩子拴住了, 幫他們離開紅燈區的願望越來越強烈, 她看到過一個女孩11歲就被迫結婚, 一個女孩14歲就被迫賣淫。 這些每天都在發生, 印度社會和政府心知肚明, 但卻長期置若罔聞。 沒有人願意沾上紅燈區的孩子, 沒有學校願意接收他們。 外面的世界充滿歧視和敵意, 讓他們變得更加自卑和畏懼。

她將八個孩子帶離亞洲紅燈區,並順利拿下奧斯卡小金人

攝影課上的純真笑臉 澤娜從未放棄過努力, 她帶孩子們去體檢, 辦理各種人口證明, 去一所所學校軟磨硬泡。 直到2002年, 在攝影項目完成後, 孩子們才終於進入一所基金會學校學習。

她將八個孩子帶離亞洲紅燈區,並順利拿下奧斯卡小金人

2004年, 澤娜又回到印度。 她把在索納加奇的所見所聞, 以及和孩子們相處、合作的片段, 製作成了紀錄片《生於妓院》, 依託這部震驚世界的電影, 她的圖書和攝影作品賺了約10萬美元, 她想用這筆錢繼續幫助孩子們讀書。 但令澤娜沒想的事, 當初她親自送到學校的8個孩子, 已經有5個離開了。 家人的反對, 同學們的歧視, 學習的吃力, 都輕易地擊垮了他們的自信和希望。

她將八個孩子帶離亞洲紅燈區,並順利拿下奧斯卡小金人

長大的孩子們 2005年2月 澤娜的紀錄片獲得奧斯卡大獎, 作為第77屆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的主角, 孩子們飛到了洛杉磯, 他們經歷了前所未有的榮耀。 獲獎後, 片中的很多小演員留在美國讀書 寶貝卻回到了印度讀高中。 寶貝說片子的導演澤娜·布里斯基當時給了她媽媽很多錢 要求給孩子自由, 但作為母親的情感寄託, 寶貝最後還是走了母親的老路。 16歲的寶貝成為索納加奇的名妓。 母親漸漸年老, 作為家族第四代妓女, 寶貝承擔起了養家的重任。 因為奧斯卡大獎女主角的光環, 寶貝成為紅燈區的稀有資源, 她一入行就生意好、身價高。 但有報道稱寶貝成為性工作者的原因還不清楚, 但警方表示曾解救過寶貝並將她交還給母親。 警方還表示寶貝現在已經成為色情交易的一部分, 很多有權勢的人物都參與其中, 而且不允許寶貝重獲自由。

她將八個孩子帶離亞洲紅燈區,並順利拿下奧斯卡小金人

小主角之一的阿吉, 在2005年來到美國, 並獲得全額獎學金讀高中。 2008年, 他進入紐約大學主修電影專業。 阿吉非常努力, 他一邊刻苦學習,一邊打工掙錢。 畢業後, 他曾作為導演助理在好萊塢工作, 現在, 他生活在紐約, 是一名電影攝影師。

她將八個孩子帶離亞洲紅燈區,並順利拿下奧斯卡小金人

澤娜和阿吉、琪琪

和阿吉一樣, 琪琪也很珍惜在寄宿學校讀書的機會, 她後來在澤娜的幫助下, 也來到美國讀書。 6 「我相信攝影是激發孩子們的想像力, 並幫助他們建立自我的有效工具。 我們相信藝術改變生活的力量。」

她將八個孩子帶離亞洲紅燈區,並順利拿下奧斯卡小金人她將八個孩子帶離亞洲紅燈區,並順利拿下奧斯卡小金人

小妮和她的作品

雖然有的孩子沒能堅持讀書, 但他們心中已經喚醒了對自由的渴望: 塔塔失去了聯繫, 因為她逃離了索納加奇; 小奇拉也逃離了姨媽,逃離了紅燈區; 小妮和麻吉姐弟二人也離開了紅燈區, 麻吉對澤娜心懷感恩: 「如果沒有澤娜阿姨支援我們, 我們也走不了。 我可能會被捲入暴力、酒精和毒品的漩渦。」

她將八個孩子帶離亞洲紅燈區,並順利拿下奧斯卡小金人

澤娜曾試圖「拯救」寶貝, 但那份收入讓她自己也難以離開。 她租住了索納加奇最昂貴的房子, 有了筆記本電腦、手機和存款。 「看得出澤娜阿姨十分失望, 我也不想這樣, 但這個行業養活了我, 讓我過上現在這樣的生活。」 寶貝年少時那燦爛的笑容和光彩, 已被黯然、呆滯的眼神所代替。

她將八個孩子帶離亞洲紅燈區,並順利拿下奧斯卡小金人

澤娜的能力有限, 無數女孩還將和她們的母親一樣: 站街、接客, 男孩則會成為父親那樣的男人: 喝酒、吸毒、打女人。 他們沒有權利選擇自己的出身, 對他們中的大多數來說, 甚至沒有權利選擇自己的未來。

她將八個孩子帶離亞洲紅燈區,並順利拿下奧斯卡小金人

澤娜 而阿吉卻展現出強烈的攝影天賦, 被邀請參加世界新聞攝影基金會展覽的路上, 他坐在計程車上對司機說: 「開慢一點, 要不然出了什麼事, 我就不能實現我的夢想了。」 當一個人擁有了夢想、希望, 想要飛出去的時候, 他才會格外珍惜自己的羽翼,珍惜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