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劇諧星「許不了」逝世31年仍讓人懷念,近日有網友眼尖發現「他的小女兒」竟是8點檔演員!

melody     2016-11-16     17     檢舉

有「台灣卓別林」之稱的許不了在1977年演出「雷峰塔」時進入演藝圈,1979年以「小丑」走紅,以詼諧有趣的表演反映社會底層市井小人物的生活,廣泛引起觀眾認同,並帶起喜劇片潮流。

自1982年暑假大賣座的《紅粉兵團》,開啟了一波「大堆頭噱頭集錦片」的跟風,這些噱頭集錦片常有兩個特色,其一是故事和一群雜牌軍去完成某些任務有關,所以演員眾星雲集,其二故事背景經常不古不今、不中不西,總之就是不寫實的時空,因此人物造型常較奇特誇張。許不了自1982年以來參演過許多這類作品,,如《紅粉兵團》、《紅粉遊俠》、《迷你特攻隊》、《美人國》)、《情報販子》和《1938大驚奇》等。

喜劇諧星「許不了」逝世31年仍讓人懷念,近日有網友眼尖發現「他的小女兒」竟是8點檔演員!

GreatDaily

非會員才能看廣告~

集合林青霞、楊惠姍、彭雪芬、葉蒨文、劉皓怡、程秀瑛和徐俊俊七位女星,加上許不了和梁修身兩片綠葉,《紅粉兵團》描寫隊長林青霞拐騙了六個各自身懷絕技的女囚犯去破壞日軍的生化城,兩名男角中,梁修身是反派日軍軍官,許不了則演林青霞一行人途中遇到的山寨主,後來成了「紅粉兵團」中唯一男性夥伴。

「花同樣的錢,當然看大片」,這是《紅粉兵團》的宣傳標語,從1981年程剛在台齊集港台明星的《賭王鬥千王》,到《紅粉兵團》的賣座,大堆頭似乎成了國片對抗港片的一條出路,如果能有大卡司又有精良的製作水準,當然是件好事,問題是後來的「大堆頭噱頭片」往往只重卡司和噱頭,劇情卻東拼西湊,製作期短又要配合大牌們的檔期,電影素質可想而知。當時也有人認為:「大卡斯的製片走向會加速毀滅電影市場的平衡」,就像那句宣傳語一樣,這種所謂「大片」,首先排擠到的就是本地的中小型製作,以當時國片消耗式的製片方式,動不動就大卡司無疑是一種加速的消耗。

非會員才能看廣告~

當年,有著「喜劇泰斗」之稱的許不了紅遍大街小巷,在那一個平均國民年收入10萬元的時代,他的片酬就高達250萬!但就在他事業巔峰的時候,一場心臟麻痺帶走了他的生命,那一年他才34歲。

喜劇諧星「許不了」逝世31年仍讓人懷念,近日有網友眼尖發現「他的小女兒」竟是8點檔演員!

GreatDaily

他一生和三名女子有過婚約,總共擁有四名小孩,其中大家最有印象的就是和初戀女友生的長子周明增,因外型酷似爸爸,身上也有著爸爸傳下的「諧星細胞」,因此他承接了爸爸的衣缽,在戲劇圈發光發熱!

非會員才能看廣告~

喜劇諧星「許不了」逝世31年仍讓人懷念,近日有網友眼尖發現「他的小女兒」竟是8點檔演員!

GreatDaily

我們一起來回顧一下「許不了」經典片段↓

但其實許不了的小女兒葉菁廷(原藝名葉蓉庭)也曾闖蕩過演藝圈!許不了過世時,她只有兩歲就必須面臨喪父之痛,後來是在長大的過程中才拼湊起對父親的印象。多年和母親相依為命的她,長大後曾在爸爸的好友朱延平護航下,出道演了華視八點檔「靚女郎」,還拍過不少廣告、電影呢!

非會員才能看廣告~

喜劇諧星「許不了」逝世31年仍讓人懷念,近日有網友眼尖發現「他的小女兒」竟是8點檔演員!

GreatDaily

但可惜的是,身為新人的她在演藝圈發展機會不多,期間還因投資失利欠下一屁股債、被診斷出罹患「淋巴癌」,因此整整長達六年消失在演藝圈裡。經過長時間的治療後重拾健康的她,在前年四月,和交往半年的男友在新加坡閃婚,爸爸的好友朱延平導演還專程前往,代父職牽她步禮堂。

非會員才能看廣告~

喜劇諧星「許不了」逝世31年仍讓人懷念,近日有網友眼尖發現「他的小女兒」竟是8點檔演員!

GreatDaily

難怪覺得她很眼熟!沒想到居然是她~

喜劇諧星「許不了」逝世31年仍讓人懷念,近日有網友眼尖發現「他的小女兒」竟是8點檔演員!

GreatDaily

這些年來,演藝圈裡還常有人拿豬哥亮和許不了相比;許不了在1977年演出電視劇「雷峰塔」,正式進入演藝圈,1979年以「小丑」一片開始走紅影壇,詼諧趣鬧的表演方式,反映社會底層市井小人物苦中求樂的生活,興起喜劇片風潮。在他的代表作「小丑」中,他那張塗上五顏六色的花臉,咧嘴一笑,擠眉弄眼,觀眾看得哈哈大笑,因為他飾演的角色乍看質地粗糙,內裡卻是有血有淚的小人物生活,因此更廣泛引起觀眾的認同感。

非會員才能看廣告~

許不了在演藝圈僅待了短短的8年時間,因為被黑道控制,軋片軋得累出病來,當時有位資深電影人曾說過一段令人毛骨悚然的話,「我再度見到他時,他已經兩頰虛腫,而且衣袖上盡是點點的血跡,那是因為他兩臂注射藥物過度,皮膚已經不能收歛針孔,而絲絲滲出的血液造成的…。」

許不了死前的一星期左右,是從醫院被用擔架擡到那時的香頌餐廳去拍電影的宣傳片的。上妝時撲的白粉跑到他眼內,他還不知道,但一直擦著眼睛很迷惑的向旁邊的人說:「奇怪,我的眼睛怎麽看不到?奇怪?」是那種喜劇電影裏的小人物受到欺負時的語調,他從來不必去裝出這樣的聲音,但這次恐怕是發自他生命的最深層的呼喊。這位螢幕喜劇英雄最後悲劇下場,得年35歲,死時正值壯年。

演藝工會理事長康凱表示,「晚期許不了真的在台上是很痛苦,他要打了針才能上台表演,不能打針的時候,人就幾乎癱瘓一樣」。

非會員才能看廣告~

在那個「黑影」幢幢的歌廳秀年代,豬哥亮與許不了都曾經風光一時,不過一個為賭走路,一個因毒喪命,「小丑」生涯的嚴酷,除了搖頭嘆息,更多的是心酸無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