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貌不驚人,身材平庸,結婚30年無子無女,卻被身家56億的周潤發寵了一輩子!

melody     2016-12-07     62     檢舉

曾經聽過一首歌,膾炙人口,歌詞所言:多少人曾愛你青春歡唱的時辰,愛慕你的美麗,假意或真心,我卻愛著你虔誠的靈魂,愛你蒼老的臉上的皺紋。

被打動,卻也不切實際。

畢竟在這個「顏值即正義」的年代,很多人換女朋友的速度比換衣服還快。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更像一個笑談。

直到看到周潤發。

周潤發,多少人心中的男神啊,雖然很多迷妹換了一批又一批的老公,但永遠有一個位置是屬於發哥。

曾經的他簡直占據了太多人的青春年代。

他是披著大衣,獵獵生風,

瀟灑不羈的小馬哥

他是風衣墨鏡,叱吒上海灘的許文強

他是《縱橫四海》中風流倜儻的阿海

在那個男神稱謂還沒有泛濫的年代,發哥絕對算得上很多少女的夢中情人。

就連香港娛樂圈也一直盛傳一句名言:再紅紅不過鍾楚紅,再發發不過周潤發。

但就是這樣一個光環閃耀,萬眾矚目的影壇巨星卻牽手了一個相貌平平的女子,並且一寵愛就是30年。

周潤發曾有兩段比較出名的戀情,一段是和陳玉蓮,那個被金庸欽點為最美小龍女的一代玉女。

兩人曾認識於微時,並一度想攜手走進婚姻的殿堂,卻因為家人的阻擾讓這段戀情無疾而終。

第二段感情是和余安安,余安安曾飾演「香香公主」而名噪一時,風流倜儻的周潤發,美貌動人的余安安,郎才女貌,兩人很快閃婚了。

就在大家以為這對璧人會攜手一生時,他們終結了這段9個月的婚姻。

和陳玉蓮,余安安相比,陳薈蓮只能算中人之姿,所以當周潤發牽著陳薈蓮的手宣告結婚消息時,迎來的不是滿堂的祝福,而是一大片質疑聲。

畢竟憑藉周潤發的身份和地位和一個不起眼的女子結婚,怎麼看都門不當戶不對。

但發哥說:

外貌漂亮的女性我見得多了,看得多了,也就覺得平常了。而我現在選擇對象的條件是內心的美,因為我感到內心的美更難得,更重要,也更吸引我。

第一次和陳薈蓮見面是在新加坡,那時的周潤發剛完成一場演出要返回香港,前來送行的朋友開玩笑說有一個好姑娘很適合他。

發哥只是笑笑,沒想到姑娘接到電話不明底細趕到機場,那時她頂著一頭蓬鬆的短髮,穿著T恤和短褲,趿著一雙拖鞋,笑容燦爛地和他打著招呼。

「雍容華貴披金戴銀的女孩子見識了不少,倒還沒見過有那麼隨意的姑娘。」回憶起和妻子的初次見面,周潤發仍然覺得搞笑。

機場的見面就像一個契機,後來兩人了解漸深,並順利墜入愛河。

1986年,兩人結婚,第二年補辦了婚禮。婚禮上,陳薈蓮動情地說:「這一生中,上天賜給我最好的禮物就是讓我成為周潤發的妻子。

不管流言蜚語,最重要的是兩顆心在一起。

結婚後的兩年應該是兩人最快樂的時光,周潤發在外拍戲趕工,陳薈蓮把家打理得井井有條。

她本就是攻讀工商管理學院的高材生,有著良好的知識和教養,就連發哥的好友林青霞也對陳薈蓮讚不絕口。

她說:「陳小姐脾氣很好,很溫柔,發仔說什麼,她都靜靜地聽著。這個女孩子真難得,發仔是找到了!」

但也許是連上天都嫉妒這對有情人,婚後2年陳薈蓮懷孕了,這本是天大的好事,發哥連嬰兒房和床都準備好了,誰知嬰兒在出生前竟然臍帶纏頸,胎死腹中。

他們還沒看一眼愛情的結晶,就被殘忍地剝奪了當父母的希望。

陳薈蓮幾乎崩潰,終日以淚洗面,曾經的溫婉可人的妻子變成了霜打的茄子,周潤發強忍悲痛,停掉手頭上的一切工作,日夜陪伴。

他們用了整整7年的時間,才走出失去愛女的陰影。在發哥的博客里,我們仍能看到他對孩子的渴望。

但為了妻子免遭生產的痛苦和可能帶來的危險,他做了驚人的決定:不要孩子!

傳宗接代在國人傳統的觀念里意味著什麼,不言而喻。「不要孩子」不只是兩人的態度,更意味著要承擔來自外界或家人的壓力。

但為了妻子,他全忍了。

他說:沒有遺憾,我們兩個人已經足夠幸福,其他的我就不奢求了。

他還表示:兩人死後將捐出99%的財產捐給公益事業。

失去孩子,他們更懂得彼此存在的意義。即使不能怡兒弄孫,那就相互扶持風雨同舟。

結婚30年,被尊稱為發嫂的陳薈蓮始終伴隨著發哥左右,從香港影帝到國際巨星,發哥事業每進一個台階,背後都是發嫂在添磚加瓦。

4003

一個成功男人的背後總都有一個默默付出的女人。

當時的發哥在香港如日中天,但站在事業巔峰的他卻想放棄香港的一切,以一個新人的姿態去好萊塢闖蕩。

別的朋友都說他傻,連一個英文字母都不懂,去好萊塢無異於盲人摸象。但發嫂被堅定地站在發哥這邊,她說:英文不懂可以學,不試過怎麼知道。

到美國初期,陳薈蓮不僅成為發哥的翻譯和老師,還是他的半個經紀人,幫助丈夫洽談劇本及合同的一切事務。

她每天早上6點就起床代替周潤發與美國的電影公司聯絡,然後為丈夫準備早餐。即使家裡有傭人,再忙早晚她都要親自下廚。

這些付出,周潤發點點滴滴都看在眼裡。

2002年,在一個頒獎典禮上,一向酷酷的發哥顯得格外激動,他說:

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女人——母親和太太對我影響最大。結婚前母親照顧我,結婚後則由太太照顧,太太對我來說十分重要,沒有她,我怎麼會有今天!

台下的陳薈蓮淚光點點。

如今發哥已經61歲,已到花甲之年,發嫂也57歲,容顏不再。

但發哥還是把發嫂當手心裡的寶。

兩人一起去菜市場買菜,

絲毫不覺得拉低檔次。

一起穿情侶裝

拍戲再忙也要抽時間陪老婆出來種菜

結婚30年,

還是覺得老婆最漂亮。

時刻不忘夸老婆手藝好。

還會親自為老婆下廚。

果然做飯的男人最帥!

發嫂曾經說,如果說發哥作為老公有什麼缺點,就是不懂浪漫。但不懂浪漫的發哥,卻用時間證明,愛浸透在生活中的溫暖小事裡,是經年累月和所愛之人發現瑣事之美。

今年5月,是發哥的60大壽,沒有大擺筵席,也沒有大張旗鼓昭告天下,兩人找了一個小餐館度過特別的花甲之年。

蛋糕是相機和膠捲造型,因為發哥除了演戲平生最大的愛好就是攝影,發嫂一直都很懂他。

看到兩個年過半百的人拿著手機自拍突然很感動,以前一直覺得愛情就要門當戶對,身份如此,顏值更是一樣。

但漸漸明白,升華愛情的永遠不是外表,而是靈魂的共鳴。

杜拉斯在《情人》的開篇這樣寫道:

那時候,你還很年輕,人人都說你美。現在,我是特地來告訴你,對我來說,我覺得現在你比年輕的時候更美,那時你是年輕的女人,於你那時的面貌相比,我更愛你現在備受摧殘的容顏……

發哥對發嫂就是這樣的感覺吧,時光帶走的只是易逝的容顏,即使你步履蹣跚,容顏遲暮,我亦牽緊雙手,許你傾世溫柔,守你歲月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