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頭號戰爭狂人:哪裡有戰爭他就往哪裡跑,名氣大,但死的很蹊蹺

han_103yinglun     2017-08-31     526     檢舉

戰爭對大多數人來說,都是避之不及的修羅場。可是事實上,有一些人卻以戰爭牟利,他們絲毫不考慮發動戰爭會引起的後果,只是為了一己私利在肆無忌憚的戕害無辜。戰爭狂徒從來不缺,不管在哪個時代,哪個國家都有這樣的角色。只不過有的時候,他們並沒有成功達成自己的願望而已。到了現代,世界整體趨於穩定,但在局部動盪地區,戰亂恰好是培育戰爭狂徒的最好的土壤。

眾所周知,車臣是恐怖分子非常活躍的地區,因為歷史原因和宗教原因,車臣始終無法安定下來。恐怖主義在這個地方如同野草,一茬又一茬,就是沒有辦法斬草除根。

世界頭號戰爭狂人:哪裡有戰爭他就往哪裡跑,名氣大,但死的很蹊蹺

今天我們的主人公就是活動在車臣國內的一位戰爭狂徒,他熱衷於發動戰爭,並且渴望依靠武力來謀取利益,甚至是奪取權。

車臣哈塔卜的名字可能離中國人比較遙遠。可是在車臣,在俄國,甚至遠到中東地區,哈塔卜的大名如雷貫耳,的確是可以止小兒夜啼的。

1965年出生的哈塔卜正當年,他出生在約旦,家中雖然不算顯赫權貴,可是也非一般的平民之家。這一點,從他能夠到美國讀書就可見一斑。事實上,哈塔卜的父親是約旦的一個遊牧部落長老,在那個部落中,他的父親也算是頂尖的權貴。他為了讓兒子接受更好地教育,將其送到了美國。

世界頭號戰爭狂人:哪裡有戰爭他就往哪裡跑,名氣大,但死的很蹊蹺

然而,哈塔卜天生就不是一塊讀書的料,他一點都不喜歡和書本打交道,反而是天生就帶有強烈的冒險精神。因此,在美國的日子始終讓他如鯁在喉,非常難受。回到家鄉以後,他接受了伊斯蘭教育。加上他與生俱來的好戰因子,這個人很快就變成了一名伊斯蘭教的狂信徒,它可以為宗教或者說借宗教之名去發動戰爭、製造恐怖襲擊。

哈塔卜的身上全都是難解的謎:他的名字是個謎,有人說「哈塔卜」只是這個傢伙的綽號或者諢名,他的真名或許叫哈比卜·阿卜杜拉·拉赫曼。哈塔卜之所以這麼「能幹」,除了其自身的「勇猛」外,更因為他與世界頭號恐怖分子拉登之間的關係:哈塔卜和拉登是同門師兄弟:哈塔卜的指導者是巴勒斯坦著名的極端分子阿卜杜拉·阿扎姆,而阿扎姆也是拉登的精神導師,所以哈塔卜和拉登可謂師出同門。

世界頭號戰爭狂人:哪裡有戰爭他就往哪裡跑,名氣大,但死的很蹊蹺

1987年,哈塔卜離開約旦來前往戰火紛飛的阿富汗。他可不是為了遊覽阿富汗的名勝古蹟,事實上,他的目的只有一個,在阿富汗參加軍事訓練,為自己的將來做好準備。當時正是蘇聯和阿富汗交火的時間,雙方雖然不在一個量級,但畢竟蘇聯遠攻阿富汗力有不逮,最終潦草撤軍。蘇聯撤走之後,阿富汗並沒有迎來安穩的和平生活,國內的野心家們趁機割據一方,內亂全面爆發!

哈塔卜就是在這個時候加入了阿富汗的內亂,天生好戰的他到了這裡才發現了戰爭的魅力。在戰場上,他左衝右突,雖然負傷累累,卻積攢了很多的戰時經驗。或許註定哈塔卜就是一個戰爭狂人,他在戰場上適應的非常快,表現出了超乎尋常的軍事才能。

世界頭號戰爭狂人:哪裡有戰爭他就往哪裡跑,名氣大,但死的很蹊蹺

阿富汗的內亂暫時告一段落以後,哈塔卜決定前往同樣正在爆發內亂的塔吉克。他嗅覺靈敏,哪裡有戰爭,他就往哪裡跑。在阿富汗的經驗讓他迅速成長,而在塔吉克的戰爭經歷,更讓他徹底變成了一個成熟的軍事指揮官,1988年至1993年間,他參加了阿富汗各派之間發生的幾乎所有內戰。

所以,在車臣戰爭爆發以後,哈塔卜循聲而來。哈塔卜天生就喜歡在刀尖上跳舞,所以,在戰場上他輾轉騰挪非常有一套,很快就嶄露頭角,受到了各方勢力的關注。因此,來到車臣之後,他很快就和車臣的反政府武裝頭目巴薩耶夫狼狽為奸。

這兩個戰爭狂人最擅長的就是通過戰爭來發財,當然,哈塔卜當然也不是空手而來,他來的時候帶著大量的阿拉伯僱傭軍,這些人都是曾經和他轉戰中東的冷血殺手。

世界頭號戰爭狂人:哪裡有戰爭他就往哪裡跑,名氣大,但死的很蹊蹺

巴薩耶夫和哈塔卜一拍即合,兩人迅速達成共識,哈塔卜成為了巴薩耶夫培育士兵的教官。事實上,哈塔卜對俄羅斯有著刻骨的仇恨,他不但痛恨俄羅斯的官員和軍隊,而且,不惜屠殺大量無辜平民來向俄羅斯施加恐怖氣息。經他策划下,莫斯科地區曾經發生了很多恐怖襲擊的事件。

哈塔卜在車臣呼風喚雨,很快就成為了當地赫赫有名的匪首。1999年,第二次車臣戰爭的爆發宣告了哈塔卜的死期將至。彼時俄國指揮軍隊的最高首腦便是普京,在他的調度下,俄羅斯軍隊勢如破竹,很快就將哈塔卜的軍隊逼入了絕境,無可奈何之下,他們只能輾轉進入山林打起了游擊戰。

世界頭號戰爭狂人:哪裡有戰爭他就往哪裡跑,名氣大,但死的很蹊蹺

進入山林以後,哈塔卜的手下化整為零,俄軍無法徹底斬草除根,反倒遭到了零星的攻擊。俄軍方面當然異常憤怒,既然正面擊殺不太可能,他們便選擇了暗殺。最終,俄方買通了哈塔卜的手下,給他送了一份致命的禮物——神經毒素,當他打開一封信後,被信封和信紙上塗抹的劇毒當場毒殺,哈塔卜到死都不知道自己被誰殺害。

哈塔卜中毒斃命後,他的保鏢錄下了哈塔卜葬禮的全過程,想藉此為車臣分裂武裝籌到更多的資金。當哈塔卜的貼身保鏢伊爾拉斯·伊薩耶夫將攜錄像帶潛離車臣時,潛伏在車臣分裂武裝內部的俄聯邦安全局內線立即將這一重要情報報告。俄聯邦安全局成功地伏擊並擊斃了伊薩耶夫,截獲了錄像帶。

文/原創 山川文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