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扛不住了!要求巴鐵出兵打擊塔利班:巴鐵稱要先和中國商量,真正的原因是----

han_103yinglun     2017-08-31     3789     檢舉

美國戰略和國際研究中心戰略主席考茲曼(Anthony Cordesman)稱,最新的估算顯示,美國在阿富汗戰場花了約8410億美元。持續了16年的阿富汗戰爭簡直成了美國的鈔票粉碎機。

美軍扛不住了!要求巴鐵出兵打擊塔利班:巴鐵稱要先和中國商量,真正的原因是----

美軍在阿富汗最多的時候有10萬駐軍,但是對於一個面積達到64萬平方公里的山國,這點兵力遠遠不夠。駐防各大城市,並且對主要城市進行多層嚴密保護,駐紮各個基地和前進哨所,並且日常巡邏就已經消耗掉大部分兵力。

真正可以對這廣大山區進行情報收集,作戰任務的美軍兵力實際上很少。儘管美軍認為在16年戰爭當中,殲滅了4.21萬塔利班和其他武裝,但是自己也陣亡了2300人,阿富汗軍警的損失則高達3.047萬人。

美軍扛不住了!要求巴鐵出兵打擊塔利班:巴鐵稱要先和中國商量,真正的原因是----

其他國際組織,承包商等等死亡3946人,美國盟軍陣亡1136人。現在美軍在阿富汗只有8千人,而塔利班和其他武裝則超過數萬人以上。因此,美國近日指責巴基斯坦沒有徹底消滅這些來回跑的武裝組織。

巴基斯坦則表示是美軍沒能消滅這些武器組織在阿富汗的窩點,巴基斯坦不是替罪羊,並且同時表示,巴基斯坦要先與中國討論。

美軍扛不住了!要求巴鐵出兵打擊塔利班:巴鐵稱要先和中國商量,真正的原因是----

美軍近日還想忽悠印度出兵維護阿富汗局勢,但是根本沒啥人願意。以印軍的戰鬥力和後勤維護水平,就是投入20萬軍隊到阿富汗,恐怕也不會有好果子吃。(原創 深度軍事)

巴基斯坦與阿富汗:冤家宜解不宜結

儘管英俄「大博弈」以及美蘇冷戰的歷史早已遠去,但2014年美軍大幅從阿富汗戰場撤出,留下了遠未實現和平穩定的阿富汗以及在亞洲內陸的「權力真空」,吸引著各方力量重新回到傳統的擂台,一場新的「大博弈」似乎就要來臨。

  5月5日,阿富汗與巴基斯坦在兩國邊境的查曼口岸爆發激烈交火,媒體報道稱衝突至少造成巴方九人死亡、40人受傷,阿方四人死亡、37人受傷。但巴阿官方各自提供了不同的傷亡數據,巴軍更是宣稱在衝突中打死阿軍50人、打傷100餘人。雙方互相指責對方應對此事負責,巴方稱阿方對在該地進行人口普查的巴方工作組首先無故開火,阿方則稱巴方人員越境進入了阿富汗。這次衝突是近兩年來阿巴關係交惡的集中體現,也折射出兩國關係中的根本矛盾及其背後的地緣鬥爭。阿富汗前總統卡爾扎伊曾將巴阿兩國比喻成「孿生兄弟」,這對難兄難弟身陷亞洲內陸地緣紛爭的漩渦之中,彼此困縛、難分難解。

  「杜蘭線」是死結?

  此次邊境衝突的直接原因正是阿巴在「杜蘭線」上的爭議。「杜蘭線」即巴阿兩國間兩千餘公里的實際邊界線,巴方認為其為合法國際邊界線,阿方則持否認態度。

  「杜蘭線」是英俄「大博弈」的產物。進入19世紀以後,英國在印度的殖民統治日漸鞏固後圖謀北上,沙俄則在向中亞不斷的擴張中急欲南下,使得曾經相隔遙遠的兩大帝國逐漸走向了同一個地緣博弈擂台、「亞洲的心臟」——阿富汗,從而拉開了「大博弈」序幕。此時英國已視印度為「帝國皇冠之寶石」,擔憂俄國將攻取阿富汗作為南下侵印的跳板。為此,英國發動了兩次英阿戰爭,武力脅迫與金錢收買並舉,獲得了「指導」阿富汗外交的權力。1893年,英屬印度外交大臣莫蒂默·杜蘭與阿富汗國王阿卜杜·拉赫曼簽訂《杜蘭協議》,劃分了英印與阿富汗之間「從瓦罕到波斯」的邊界,即「杜蘭線」。此後的數十年中,英國人通過武力及多個雙邊文件維持了阿方對「杜蘭線」的承認,並部分地對「杜蘭線」進行了勘界落實,同時在「杜蘭線」英印一側設立了西北邊境省和俾路支斯坦省進行統治。

  1947年英國結束對印度的殖民統治,並依照「蒙巴頓方案」實行印巴分治。根據英印頒布的相關法律文件規定,俾路支斯坦省歸屬於巴基斯坦,西北邊境省則經公民投票加入巴基斯坦。巴基斯坦在事實上繼承了英印西北四省及相鄰土邦的領土,故而巴方認為也繼承了「杜蘭線」為巴阿兩國的合法邊界。但阿方則持否定態度,一是認為「杜蘭線」的法律地位不明,且是英國殖民者強加於阿富汗,致使普什圖人被一分為二;二是認為英國操控了西北邊境省的公民投票,邊境部落地區不屬於印度分治的範圍,不應只有加入印度或巴基斯坦兩種選項,還應有獨立或加入阿富汗的選項。為此,阿富汗在巴基斯坦加入聯合國的提案上投了反對票。

  普什圖人跨阿巴兩國而居,是阿富汗的主體族群,也是巴基斯坦四大族群之一,巴阿兩國在「杜蘭線」上的爭議催生了所謂「普什圖尼斯坦」的政治地理概念,客觀上擴大了雙方的主權領土爭議。後來美蘇在亞洲內陸地區的爭奪又激化了這一爭端。1953年,阿富汗達烏德政權上台,大力推行普什圖民族主義,在「杜蘭線」問題上採取冒進措施,並獲得了蘇聯的支持。1955年,蘇聯領導人赫魯雪夫和布爾加寧訪問阿富汗,公開支持阿富汗對「普什圖尼斯坦」的主張並提供多項援助。而巴基斯坦則在1954年與美國簽訂《共同防務援助協定》,並加入美國主導的《東南亞集體防務條約》;次年又加入美國主導的《巴格達條約》。到上世紀70年代初,冷戰格局變成蘇攻美守,冷戰氣氛有所緩和,巴阿關係才得以回暖。在此期間,阿富汗在印巴兩次戰爭中嚴守中立,客觀上避免了巴基斯坦腹背受敵。1976年巴阿兩國元首實現互訪,一度出現了協商解決「杜蘭線」及相關問題的契機。但1978年阿富汗爆發「四月革命」,局勢急轉直下。蘇聯擔憂「失去」阿富汗,於1979年武裝干涉阿富汗內政,由此引髮長達十年的抗蘇「聖戰」,令巴阿錯失了解決「杜蘭線」問題的歷史機遇。而且,大批「聖戰」武裝開始在「杜蘭線」兩側自由穿梭,也在客觀上消弭了「杜蘭線」作為邊界的意義。

「杜蘭線」爭議的背後則是巴阿兩國間的戰略互疑。(作者:林一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