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是首相、女兒是「第一外相」,甚至宣稱:日本一定要正視歷史,比日本鬼男人敢於擔當的女性

han_103yinglun     2017-08-29     100     檢舉

長久以來,日本國內的女性社會地位都不高。直到今天,人們談起日本女性,腦海中跳出來的詞彙都是馴順、乖巧。由此可見,日本國內的環境對女性的確不怎麼友好。然而,就是在這樣的大環境下,田中真紀子卻突出重圍,在日本政壇上取得了重大成績,她甚至還成為了外相!

父親是首相、女兒是「第一外相」,甚至宣稱:日本一定要正視歷史,比日本鬼男人敢於擔當的女性

現年57歲的田中真紀子是日本歷史上第一位女外相。誰能想到,8年前她還是一位家庭主婦,在進入政界短短几年便二度入閣並擔任了日本政府最重要的官職之一。要知道,這個職位在此之前,從未有過女性擔任,田中真紀子首開先河,可以說是為日本的女性樹立了良好的榜樣。

與傳統日本女性賢淑溫和的風格有所不同,真紀子倔強而又強悍,性格之中帶著堅忍不拔。事實上,真紀子的性格和她的家庭有著很大的關係。

真紀子出身名門,他的父親就是日本前首相田中角榮。這是一個非常有名的日本人,在中國也算是家喻戶曉。當年他主政日本政壇的時候,積極和中國保持友好的關係,受到了父親的影響,真紀子也是一個親華派政客。小的時候,真紀子很受父母的寵愛,她乖巧懂事,再加上哥哥早早夭折,所以父母將所有的愛都傾注在了她的身上。

父親是首相、女兒是「第一外相」,甚至宣稱:日本一定要正視歷史,比日本鬼男人敢於擔當的女性

但是,父母的寵愛並沒有讓她變成一個嬌嬌女,反而是越發懂事,成熟。

真紀子自幼就受到了父親的全力培養,長大以後更是前往美國讀了大學。也就是在那個時候,她認識了自己的初戀情人。然而,就在兩人感情日漸深厚,準備談婚論嫁的時候,頓生肘腋。田中角榮和真紀子男朋友的父親之間產生了嚴重的政治分歧,由於日本的政治制度所礙,女兒和男朋友的關係使得田中角榮非常被動,懂事的真紀子為了父親的政治前途而放棄了自己經營已久的感情,黯然回國。

回國之後真紀子一直沒有工作,她似乎始終無法走出那段不堪回首的感情。過了一段時間,真紀子才開始準備工作,因為她長相出色,而且又多才多藝,所以便走上了演藝之路。隨著年齡的增長,真紀子又和父親為她挑選的男人鈴木直紀結了婚。

父親是首相、女兒是「第一外相」,甚至宣稱:日本一定要正視歷史,比日本鬼男人敢於擔當的女性

婚後的真紀子本來準備安心在家相夫教子,甚至為此而放棄了工作。可是1972年,父親成為首相以後,真紀子的家庭主婦生活徹底結束。

因為母親身體不太好,所以在很多場合,真紀子都需要代替母親出席,甚至一度被稱為田中角榮時代日本實質的「第一夫人」,甚至被外界戲稱為「日本的深水炸彈」,也因為這個原因,她漸漸踏入了政壇。然而,田中角榮的首相之路非常坎坷,他雖然取得了不少成績。但是,卻因為秘密情人被曝光而不得已退出政壇。

父親是首相、女兒是「第一外相」,甚至宣稱:日本一定要正視歷史,比日本鬼男人敢於擔當的女性

從首相任上退下來之後,田中角榮的生活一日不如一日。後來他又陷入了一宗巨額賄賂案件。這場官司持續了很久,田中角榮的身體也就是在這期間被拖垮。1985年,他終於病倒了。田中角榮的倒下,對整個家族來說都是一場巨大的災難。為了振興家族,真紀子不得不進入政壇。

此時的真紀子已經年逾四十,之前並沒有多少政治經驗,但是她卻沒有絲毫膽怯。繼承了父親作風的真紀子很快就在政界嶄露頭角。經過八年奮鬥,她終於當選了眾議員,田中角榮眼見女兒能夠承擔起振興家族的重任,便放心的離世了。

進入政壇以後,真紀子因為她的性格得到了很多人的喜愛,尤其是日本的民眾對她非常支持。甚至有一段時間,真紀子還被認為是首相最強大的競爭者之一。小泉純一郎都需要她的幫助才能成功當選首相,作為回報,真紀子得到了外相的職位作為報酬。

父親是首相、女兒是「第一外相」,甚至宣稱:日本一定要正視歷史,比日本鬼男人敢於擔當的女性

然而,真紀子也因為她的直率性格而得罪了很多人,其中不乏大官僚。而真紀子又是一個親華派,這點和小泉又有著矛盾衝突,所以很快她就被人趕下了台。

但真紀子之所以被眾多人喜歡,就是因為她有著其他政客所缺乏的堅韌和堅持。此後,她退出了原先的黨派,一度以個人的身份參加選舉,並且還在2012年成功當選為日本的科學相。

她上台以後一反歷屆日本政府對二戰的態度,明確表示要承認日本的罪行,甚至說:「應將全面的歷史事實告訴日本的下一代,由國民來作出思考和判斷。否則,下一代就無法形成明確的歷史觀,日本人在國際社會獲取話語權也就無從談起」,她的做法絕對讓人出乎意料。

父親是首相、女兒是「第一外相」,甚至宣稱:日本一定要正視歷史,比日本鬼男人敢於擔當的女性

但無論她是劍走偏鋒還是真心實意的想要為日本的罪行懺悔,我們都應該對這個百折不撓的女性表示最大的敬意。因為,她敢於讓日本的青少年了解歷史,就這一點她就要超過太多的政客!

文/原創 山川文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