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8個箱子藏錢的書記 曾有人扛六七十斤錢送他家中

DaveOng     2017-08-24     60     檢舉

用8個箱子藏錢的書記 曾有人扛六七十斤錢送他家中

「11月26日破曉時分,經過銀行工作人員近5個小時的清點,所有現金終於數清了,共計人民幣4900萬餘元、歐元19萬餘元、美元46萬餘元、港幣210萬餘元。」

四川省紀委第一紀檢監察室副主任曹星宇,在《中國紀檢監察》雜誌上,披露的這個細節,讓成都市溫江區委原書記謝超再次登上了頭條。

落馬時宿醉未醒

謝超,2012年9月任溫江區委書記,2014年12月落馬。2014年6月,紀委收到了謝超等人銀行帳戶資金存在可疑交易的問題線索,啟動外圍核查。

2014年11月24日上午,紀委兵分兩路,將謝超和謝妻王某帶回談話地點。

文章披露稱,當時呆坐在辦公室里的謝超,因前晚過生日宴請慶祝,宿醉未醒,一身酒氣,精神狀況不佳;他的妻子對紀委的到來很詫異,因為她所居住的房屋並未登記在謝、王或其家人名下。

8個儲物箱 5個小時點錢

文章說,謝超不經意間透露,他前晚在某山區的自建院落內喝酒慶生,之後紀委便順藤摸瓜,發現此處有存放違規違紀款物的重大嫌疑。

這個自建院落,名叫「銀鈴居」,由三棟房屋組成,位於某山區山頂,只有一條崎嶇難行的山路相通。紀委冒雨摸黑上山,在連續清理了兩棟較為陳舊的房屋後並無所獲,最後在一間新建的拼裝屋儲物間內有了重大發現。

在搬開雜物、掀開地毯後,這間房的地面下有一道封閉暗門,用手電筒一照,是一間半人高的地下室,裡面藏著8個大約30厘米高、30厘米寬、80厘米長的儲物箱,隨手打開一個,全是用密封袋裝好的現金。

11月26日破曉時分,經過銀行工作人員近5個小時的清點,所有現金終於數清了,共計人民幣4900萬餘元、歐元19萬餘元、美元46萬餘元、港幣210萬餘元。

為什麼存現金?

謝超說,「面對反腐高壓態勢,整天惶恐、焦慮與不安,收來的錢不敢存銀行,也不敢搞投資,生怕留下蛛絲馬跡;大量的現金不敢放自己平時的家裡,只能狡兔三窟、費盡心思隱藏;拿著大把的錢也不敢花,以至於受潮發霉。」

有人曾扛六七十斤錢到他家

這麼多錢,哪裡來的?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發現,謝超被調查之後,牽出了成都市國土資源局原黨組成員、土地儲備中心原主任張康林。去年8月,張康林一審,他被控曾向謝超介紹賄賂300萬。

據澎湃此前報道,當時公訴機關稱,成都川西卉森投資有限公司法人陳玖成為了在溫江做工程的工程款結算以及「居然之家」項目開發等問題,請張康林幫忙。張康林表示可以幫其引薦溫江區原區委書記謝超。

隨後,陳玖成在張康林的幫助下見到了謝超,謝超答應幫忙。

陳玖成為答謝謝超,準備了300萬現金,由張康林親自幫其送到區委書記謝超的家裡。張康林說,是他將六七十斤重的鈔票裝在麻袋中,親自給謝超扛到家中。

「不頭疼如何賺錢,只頭疼如何藏錢」

藏錢的貪官,可不止他一個。

王儒林在擔任山西省委書記時透露,我們省的一位原廳長,今年3月中旬被「雙規」。從他身上、車上、辦公室、住所、租賃的房屋等處,起獲巨額人民幣和各類外幣、現金、銀行卡、存摺、黃金,光這些真金白銀就有1.5億元。還有大量字畫、玉器、古董和多套房產。這些涉案金額不下兩個億……辦案人員追繳贓款時,在該廳長家內隨處可見成箱成袋的現金,上面落滿灰塵,有的發霉變質。

有媒體斷定,王儒林所說的「他」,是山西省環境保護廳原廳長劉向東。

而廣西發改委原副主任廖小波,辦案人員在他家中的一個柜子中發現,裡面裝滿了全新的IPHONE、IPAD等電子產品。

據稱,他除了買下8套住宅外,廖小波把部分賄款存進了銀行,更多的則堆在家中。辦案人員從他家裡搜出的現金達數百萬元,牆角里裝滿現金的拉杆箱上落滿了灰塵。

廖小波

還有秦皇島首創水務有限責任公司原副總經理馬超群,在馬超群家中搜出現金約1.2億元,黃金37公斤,房產手續68套。

馬母張桂英對媒體稱,自己家裡的上億現金和黃金,都藏在自己家二樓的衣帽間內,並未裝滿房間,有大小40多個箱子,部分鈔票已經長毛。

還有「不頭疼如何賺錢,只頭疼如何藏錢」的呼和浩特鐵路局原副局長馬俊飛。

2013年偵查人員從他位於北京和呼市兩處住宅中查獲大量現金,包括0.88億元人民幣、419萬美元、30萬歐元、27萬港元、43.3公斤黃金……此時,據其擔任副局長一職剛22個月,在這段時間裡,他平均每小時「收入」近萬元。

資料 | 中國紀檢監察雜誌 澎湃新聞 新華網 法制晚報 半島晨報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