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學者:美國對中國的智慧財產權調查跑偏 !

turromda     2017-08-21     0     檢舉
國際學者:美國對中國的智慧財產權調查跑偏 !

似乎有一個共同敘事支撐著西方(尤其是美國)的世界地位形象。簡單說就是,二戰結束以後,美國(以及程度稍低的歐洲)建立起了一個以規則為基礎的、開放的全球經濟秩序,這個秩序准許共同發展與繁榮。冷戰結束後,東方集團消失,這種秩序得以推向世界其他地區。出於「我們的」仁慈,我們歡迎中國加入這一秩序,期待它看到光明並成為「我們」的一個化身。而由於好心沒好報,它現在開始搶我們的飯碗了。

看來,正是這種說法促使唐納德?特朗普最近下令,讓美國貿易代表決定是否對中國涉嫌剽竊美國智慧財產權展開調查。與此同時,包括總統助手彼得·納瓦羅、前國家情報總監丹尼斯·布萊爾、前美軍網路司令部司令基思·亞歷山大在內的一些高層人物紛紛撰文表示支持,他們稱這一舉措來的太遲,中國對智慧財產權的剽竊讓美國經濟每年損失6000億美元,中國必須收手。不過,這些人提出的論據含糊、混亂,甚至有些地方有誤導性。

首先,他們沒有搞清楚自己到底試圖解決什麼實際問題。他們的第一類要求涉及中國對技術轉讓、研發本土化和在華企業用戶數據實行強制性政策。不難看出企業為什麼關心這些,因為那讓它們的成本上升,製造了未來的競爭對手,並存在著數據安全風險。不過另一方面,中國政府從未強迫任何外國公司前來中國境內經營,作為主權國家,它有制定當地規則的合法權利。對於外國企業,這些措施屬於浮士德式交易,使它們能以較低成本進行生產,從而大幅增加利潤,或者能讓它們打進一個飛速增長的龐大市場。各國政府也是同謀,因為在中產階級工資徘徊不前之際,中國生產成本的低廉人為提升了他們的生活水準和購買力。遺憾的是,這種模式到頭來不可持續,但不能說中國根據本國利益而不是外國人的要求制定規則是錯的。

國際學者:美國對中國的智慧財產權調查跑偏 !

第二類讓人頭疼的事情,涉及通過盜版和仿製侵犯智慧財產權。要知道,中國執行智慧財產權法的歷史並不光彩。不過許多情況下,它在損害外國企業的同時也削弱了中國企業的發展。而且總體上說,中國法院對智慧財產權的保護似乎在逐步向好。在這方面採取任何行動,都只是告訴中國政府他們早已明白的事情。

最後,上述作者指責中國竊取技術、從事工業間諜活動和實施黑客攻擊,尤其是布萊爾和亞歷山大指出間諜活動針對的是美國武器系統。然而,按照華盛頓試圖在全球範圍內建立的規範,以國家安全為目的的間諜活動是合法的,雖然不可以拿它來不公平地創造經濟利益。如果試圖獲取隱形戰鬥機和導彈系統的情報與國家安全無關,再也想像不出到底會有什麼與之有關了。而且,前政府在這方面對中國採取的行動,包括起訴5名解放軍軍官,似乎已經起了作用。有報告顯示,來自中國的黑客攻擊已經減少,縱然這也許只是中方的戰術重組。

就算髮起調查是要解決美國相對優勢的下降,或撫平美國中產階級經濟上的不安,它也難免給人留下讓中國當替罪羊比反思華盛頓的錯誤更加容易的印象,這些錯誤包括未能利用貿易帶來的更多財富舒緩對受貿易影響人群的衝擊,未能有效監管金融部門,以及發動所費不菲的軍事衝突等。看看另外一方的論點也可能有益。中國對「基於規則的全球秩序」的解讀疑神疑鬼,但也並非完全錯誤,對經濟強國來說,它就是一個輸送自身利益的工具,在必要的時候也可以丟在一旁。如果美國出於政治原因認為違反WTO規則為民用飛機部門和跨境博彩服務提供補貼是適當的,那中國為何不能這麼做呢?(沾沾自喜的歐洲人也許注意到歐洲也正是這麼做的,例如對待進口的含激素牛肉,以及再次為民用航空業提供補貼)。

一個更加冷嘲熱諷但並非一無是處的論點是,雖然美國今天也許認為自己面臨有史以來最大的財富轉移,但實際上它過去也曾得益於類似的行為。19世紀,查爾斯·狄更斯來到北美,希望阻止其作品盜版的泛濫。好萊塢在西海岸發展,就是為了躲避愛迪生要求實施專利權。尤其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無論是困境中的英國自願轉讓,還是赦免並僱用德國、日本科學家或利用他們的數據,都成為獲取技術的天賜良機。是什麼讓英國人成批偷走茶樹以及加工技巧,以便減少對華貿易逆差,幫助擴大他們在印度的殖民地?從中國人的角度看,美國人是要踢開他們晉級的梯子。

國際學者:美國對中國的智慧財產權調查跑偏 !

以上並不是說,要否認中國經濟監管和國際貿易行為給外國企業和政府帶來了大量合理的擔憂。但必須認識到這種措施(實際上是對有可能實施的調查展開調查)除了虛耗本來可以更好地用在別處的政治資本以外,不會有任何的作用。相反,為有效與中國接觸,更富有成效的做法或許是:

(1) 明白中國沒有義務(也沒有意向)延續美國的經濟優勢,相反它將按照自己的利益行事。

(2) 解決具體問題,最好是抓住中國作出承諾而又不履行承諾的實例。目前在各種智慧財產權指控上的含糊不清都是弄巧成拙。

(3) 準備好有形的大棒和胡蘿蔔。中國不會因為外國人提出要求而制定或改變政策,但我們有可能影響它的成本收益計算,或找出與我們持相同觀點的國內行為體。還必須包括退出這一選項,尤其對企業來說。

更具體地說,就智慧財產權而言,在政府進行調查的同時,企業也可以做很多事情。一個健全的公司智慧財產權戰略,應當包括企業與中方經營夥伴或人員的保密協議、周密的智慧財產權註冊與文檔化規程,以及對侵權者展開積極訴訟。對工作人員進行網路安全培訓和採取其他形式的黑客攻擊防護措施都是公司良好管理的關鍵組成部分,不僅對智慧財產權,對敏感的商業信息來說亦是如此。而最重要的恐怕是企業必須不斷創新。智慧財產權只是企業成功的要素之一,產品質量、維護與支持、品牌、不斷改進提高,這些至少對保持企業的領先地位來說都是同等重要的。

作者:

羅吉爾?克里默斯

Rogier Creemers

牛津大學傳媒法與政策比較項目博士後研究員,「中國版權與媒體(China Copyright and Media)」網站編輯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中美聚焦網立場。

本文為中美聚焦網專欄作家原創文章,版權歸作者與中美聚焦網共同所有,如需轉載請與中美聚焦微信公眾號聯繫並註明出處。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TAG:中美聚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