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當事人不是你,你憑什麼要求原諒?

angiebaby     2016-12-05     3     檢舉

如果當事人不是你,你憑什麼要求原諒?

從2014年底爆出學運領袖陳為廷一連串性騷擾女性的事件後,日前又爆出輔大心理系性侵事件,我都再再覺得,很多事情,今天當你不是當事人,你不會懂,我也一直認同,我們沒有資格跟當事人說我可以「體會」你的心情,「體會」兩個字真的多了,我們頂多可以「體諒」,就算對方是真的關心你、愛你也是一樣,沒有親身經歷過,你永遠無法真的「體會」。

如果當事人不是你,你憑什麼要求原諒?

學生時代,我待的校園裡,有一位校外中年男子,常常在校園裡閒晃,嚇同學或著是大吼,我不是醫生,無法臨床診斷,只是肉眼判斷他精神有點異常。坦白說,公立學校是一個開放的場所,沒有什麼理由可以限制誰出沒,所以我告訴自己,如果看到他的話,就繞道避免被嚇到就好,直到有一天,我改變心意。

從那位行為異常的男子開始在校園出沒後,學校的交流板上時不時會出現討論他的言論,多半是被嚇到的當事人提出他的怪異行為和出沒位置,提醒大家當心。

如果當事人不是你,你憑什麼要求原諒?

通常,底下的回應都比上面的原po還精采,有人+1覺得害怕、不舒服,有些人則是站在所謂正義的一方,撻伐那些覺得不舒服的同學,認為他不把他當做正常人在看待,覺得這些言論是對他的歧視。

我還記得我改變心意的那一天。

那天下午,我在圖書館外的沙發區,邊滑手機邊走去丟垃圾,我沒有注意到他迎面而來,當我注意到的時候,已經來不及,因為抓住我的手,然後用台語大喊一聲「歹勢」。

我當下傻住了,嚇傻了。回過神之後,我沒有辦法自己面對那個驚嚇的後勁,我於是打電話給親近的友人,批哩啪拉把事情的始末說完,友人雖然在忙,但也一直在電話的另一端,陪伴我到稍微鎮靜一點,才掛電話。

有好幾次,我都在想,到底要不要po版要同學小心,或是去通知校警,因為在這之前,沒有人聽過他有任何與同學身體接觸到的行為,但我一直沒有,直到有一次上通識課剛好討論到這個議題,我才把這件事情說出來,想說問問在場的同學和老師,有沒有必要說出這件事情。

說出來,也不是為了要取暖,純粹只是希望,不要再有下一個人受到驚嚇,或是感到不舒服,然而,我得到的回應卻多半讓我覺得心寒。

「因為你沒有把他當做正常人,所以才會覺得被騷擾、被侵犯。」

「你在他身上貼了標籤……」

「他難道沒有人權?」

那堂課變得好像哲學辯論課,大家開始討論起什麼是所謂的正常?又有誰可以定義正常?搞不好我們才不正常?

但是當時還心有餘悸的我,只是想問,難道路上的陌生人會迎面對著你就抓住你的手,說聲你好或是歹勢嗎?

一開始我還試著理性形容我的感受,後來,面對著一句句道德和正義的枷鎖,我開始沉默,不再多說。

如果當事人不是你,你憑什麼要求原諒?

如果他真的需要協助,不管是精神上或是物質上,我都願意去了解,甚至願意原諒,但是整個空間裡,我是當事人,我是受害者,幾乎沒有人站在我的角度,試著同理我的心情和感受,我覺得非常的委屈、無奈且無助。

我平心而論不算一個太自私的人,但是在我體驗過這種被「道德和正義」批鬥的狀況,我不是聖人,我大愛不起來。若你從未設身處地同理過當事人,真的很抱歉,你還不夠資格,拿所謂正義與道德來傷害那些,已經受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