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謂言之不預也」!中國對印未有軍事行動並非軟弱

kahteng00     2017-08-18     0     檢舉

文|軍工圈

 

導語:當前由於兩個月來我軍還未對印軍越界行為採取軍事行動,人們就很容易產生出一種「對印軟弱妥協」的錯覺。事實果真如此嗎?實際上,相比上世紀60年代的2次邊界「清場」行動,此番中國對印外交鬥爭與軍事準備的反應之快、效率之高、力度之強,令人刮目相看。

沒有對比就沒有差距,我們不妨梳理一下當年兩次開戰前,中方「文武並舉」、「抗議拉長線,反擊似閃電」的大致過程,然後再做判斷。

 

來源:軍情突擊手

「勿謂言之不預也」!中國對印未有軍事行動並非軟弱

GreatDaily

1959年5月13日,中國領導人指出「中印邊境是牽制方向,不是主要方向,但鬥爭形勢緊張,武裝衝突很難避免」。當時中央軍委的構想是「中印邊境鬥爭必須有長期經營、長期建設的思想。西線沒有大戰的話,小戰都由新疆和西藏軍區負責……10年、20年內發生戰爭都應由新疆、西藏(兩軍區)應付。」從現有資料來看,此舉堪為1962年對印軍事鬥爭準備之肇始,但總體來說中方行動還比較克制,全面反擊決心尚未下定。

從1959年中印邊境危機發生到1962年10月17日決定對印反擊,中方戰備時間長達三四年之久,正如中國領導人所言「(印度)整了我們3年」「從1959年開始……4個年頭了,我們才還手」。這期間,中央軍委指導新疆和西藏軍區抓緊時間做好戰備工作。1960年12月初,中央軍委下達「加強南疆、阿里邊防」的命令,在邊界西段邊防哨卡適當增加兵力,加緊修建工事,保持通信聯絡暢通,並在我方一側增設必要據點。

「勿謂言之不預也」!中國對印未有軍事行動並非軟弱

GreatDaily

1962年2月,中央軍委判斷,當面印軍正準備採取行動,因此指示前方部隊貫徹「準備打一仗,將其全部殲滅在我國境內縱深」。「打不打和什麼時候打,權力在北京」,以及「(我方哨卡和陣地)本側30公里以內無軍委、總參命令不開槍」的命令。別看仍堅持「不開第一槍」的原則,但種種跡象表明,此時中方已打算對印動手。

1962年3月4日,即對印實施反擊的7個多月前,中央軍委3總部致電新疆和西藏軍區,要求後者加快解決中印邊防建設中存在的若干「軟肋」,特別是詳盡提出有關運輸車輛、工事、通信聯絡、編制和幹部配備、機動力量、官兵生產生活、翻譯等諸多戰備保障問題。以這份電令為標誌,中方軍事部署明顯加快,戰爭機器開始高速運轉。

5月下旬,總參領導又向兩軍區提出6月底以前必須完成的各項準備,包括調整部隊、新建據點、修築工事、搞好物資供應(一線部隊儲備3個月,二線儲備2個月)、搞好通信聯絡、加強防空火力兵力配備及戰場建設,並要求西藏軍區迅速制定「小、中、大」3套反擊方案上報中央軍委。

「勿謂言之不預也」!中國對印未有軍事行動並非軟弱

GreatDaily

1962年5月31日,中央軍委再次指示新疆軍區做好戰鬥準備,尤其是阿里方向要儲備半年的糧食。新疆軍區迅速落實上述指示,建立了後勤保障機構,向阿里運送軍用物資數千噸,包括幾百萬斤糧食,確保各哨卡備足半年物資,機動部隊備足幾個月的物資。

1962年6月9日,我軍以新疆步兵4師師部為基礎組成康西瓦前線指揮部,負責西段防務,下轄邊防部隊2團、4團、6團、7團、阿里支隊、葉城基地、野戰醫院,以及4師、騎兵3團和從內地調來的工兵109團、124團、273醫院、汽車36團、蘭州軍區空軍和田指揮部(含山上雷達團)等。

截至1962年10月,我軍在西段一線已設卡39處,總兵力達到6300人,一二線部隊規模基本上「四六開」。各哨卡配備2部電台,主哨卡可與北京直接聯絡,一般哨卡均儲備4個月以上物資,需原地過冬的哨卡則儲備9個月以上物資。

「勿謂言之不預也」!中國對印未有軍事行動並非軟弱

GreatDaily

與此同時,西藏軍區在錯那、隆子、察隅等地囤積各種物資445噸,在山南方向儲備可供1個師40天的主副食、2個基數的彈藥和柴草、馬料、酥油、糌粑及修路材料、工具等,還準備了運送和保障1個師作戰的汽車、民工和牲畜,並開通了從錯那宗經過棒山口直通達旺的公路。6月11日,西藏軍區前進指揮部(代號藏字419部隊)成立,下轄3個團、約8000人。

1962年10月14日,新的西藏軍區前指成立,中央軍委下令130師從四川入藏,134師待命入藏。而此時,距離我軍發起對印反擊只剩下3天時間。

「勿謂言之不預也」!中國對印未有軍事行動並非軟弱

GreatDaily

  三

1962年自衛還擊戰之後,中印邊境形勢一度緩和。但是1967年以來印度出於其國內政治鬥爭的需要,又在邊境地區頻繁地肇事,挑起軍事衝突,不斷由亞東地區入侵我境,修築工事,偷移界碑。僅1967年,入侵活動就達178次,尤其是8月份以後入侵加劇。為了打擊印度反動派的侵略行徑。陸軍第十一師奉軍委和軍區命令,進行了兩次小規模的還擊作戰。

1967年對印反擊無論用兵規模還是持續時間,都比1962年遜色不少,但「文攻武鬥」的準備工作,中方卻是一點也沒馬虎,戰備行動同樣長達4年之久。

據不完全統計,從1963至1967年,駐守邊界東段的西藏軍區邊防某師在一線修築哨卡、碉堡(含暗堡、地堡)33個,指揮所、觀察所8個,救護所2個,掩蔽部28個,彈藥庫45個,炮兵陣地44處,防炮洞196個,各種步兵工事1154個,塹壕、交通壕6880米,坑道556米,架設鐵絲網530米、電話線路350公里,埋設雷區25處,修復和新建公路近900公里、騾馬道70公里,架橋15座,修隧洞32個,蓋營房91幢,修建對敵廣播站3個。

  四

此外,1965年9月至年底,為支援、配合巴基斯坦對印防禦,震懾印軍,西藏軍區某師遵照中央軍委命令,在中印邊界實施了2次較大規模戰略佯動。

第一次從1965年9月12日開始,某師31團奉軍區命令,配屬炮兵308團85毫米加農炮營、亞東獨立營、軍區警衛營3連、師噴火連1個排、有線連(負責野外架線的通信兵)1個排,在邊界錫金段亞東方向執行平毀印軍入侵工事和修築戰備公路等任務。

文章未完,點擊這裡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