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老套的「301調查」嚇中國讓步 商人總統特朗普撈不到便宜

tylee     2017-08-15     64     檢舉

 

文匯網  

北京時間今天凌晨,特朗普簽署總統行政備忘錄,授權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審查所謂的「中國貿易行為」,包括中國在技術轉讓等智慧財產權領域的做法是否損害到美國智慧財產權、技術創新(以下簡單依據「301條款」進行的「301調查」)。萊特希澤發表聲明,表示將進行全面調查,並根據需要採取措施以保護美國產業的未來。

特朗普簽字的墨跡未乾,中國商務部即以「決不會坐視」的強硬立場予以回應。中國商務部正告美國:如果美方不顧事實、不尊重多邊貿易規則而採取損害雙方經貿關係的舉動,中方必將採取所有適當措施,堅決捍衛中方合法權益。

拿老套的「301調查」嚇中國讓步 商人總統特朗普撈不到便宜

上個月,特朗普此舉尚在醞釀階段時,國際輿論就近乎一邊倒等待著再看美國的笑話。國際輿論普遍預言,這是繼對華開徵45%懲罰性關稅、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等「特朗普謀略」成為國際笑柄後,美國欲再換個角度對中國開打貿易戰。只不過,這一次不是逼中國開放美國牛肉、大米和豬肉市場,也不是逼中方向美資無底開放中國的金融市場,而是試圖拿知產、技術、創新保護等中國固有的「軟肋」做文章。

中美之間年貿易失衡度達3470億美元,數字的確挺嚇人的,但特朗普一口咬定美國吃了大虧,卻只能採取兩種應對辦法:其一,負氣與中國斷絕貿易往來,可惜美國缺乏志氣捨不得;其二,找WTO告中國的狀,由它進行裁判。然而,特朗普偏偏祭出了1995年WTO成立後,歷屆美國總統已不敢再使用的「301條款」來向中國施壓,而與22年前的美國相比,輪到特朗普掌控白宮時,美國的國力和國際影響力不是增強了而是大大削弱了,而中國則不是25年前地美國面前,不得不經常忍聲吞氣的那個中國了。

「301條款」緣自美國《1974年貿易法》。該法是美國國內法,照說只能調節美國國內的狹義貿易糾紛和包括知產、技術、創新保護在內的廣義貿易糾紛。可美國的霸道就在於,該法的第301條被專門用於嚴懲偷偷與前蘇東集團做生意的美國公司及外國公司。所以「301條款」是冷戰產物,是單邊主義法律工具,是直接為美國封殺前蘇東集團服務的。

拿老套的「301調查」嚇中國讓步 商人總統特朗普撈不到便宜

如果「301條款」可適用於排解國與國之間尤其是大國間的狹義或廣義貿易糾紛,那麼,美國貿易代表(注意這是一個政府部門而不僅僅是代表本人)就同時擁有了警察、檢察官、陪審團、法官四種角色,意味著在國際貿易糾紛中,可由美國同時行使發起調查、組織調查、裁決、執行四種權力。如此這般,美國自詡的世界上最完美的獨立司法制度原來是如此的不堪。

「301條款」,不但用來對付美國的敵人,也曾被用來對付美國的盟友日本、韓國和台灣。1980年代,日本經濟一度占到美國經濟之70%,韓國和台灣成為「四小龍」,美國濫用「301條款」收拾日本、韓國和台灣收效頗豐。時至今日,居然有個別中國學者和輿論,籍此替美國說話,鼓吹「301條款」的國際普適性用以嚇唬國人。如此匪夷所思之言論,卻不敢正視一個基本事實,那就是別說1980年代,就是放到今天,日本、韓國都依然是個半主權國家,美國才是他們的真正「大當家」,而台灣則極力期待美國予以更多保護以對抗大陸,因此,他們只能向「301條款」屈服。

中國是個獨立大國,經濟總量若用平價購買力測算,至少已能與美國平起平坐。在柯林頓、小布希、歐巴馬三位總統任上----在中國國力遠不如今天這般壯實的情形下,美國都不敢對中國動用「301調查」,特朗普的橫蠻加魯莽又豈能收效?

拿老套的「301調查」嚇中國讓步 商人總統特朗普撈不到便宜

8月14日,美國總統特朗普抵達白宮,簽署總統行政備忘錄

 

毋庸諱言,知產權保護的確曾經是中國對外開放的「軟肋」之一,但今天的中國已大體走出了抄襲、模仿、山寨的發展階段,中國如今也成為知產權保護的主要受害國,大量的技術創新,開始被包括美國在內的世界各國抄襲、模仿和山寨。所以,知產權保護只是美對華「301調查」的藉口之一,美國真正不滿的,是中國把美企向中國轉讓技術作為中國向美企進一步開放市場的對等條件。而中國這麼做,恰恰是世界貿易的通行做法。繼而,中國能這麼做,又恰恰是向美國「拜師學藝」之結果。

貿易上的平等地位靠國家綜合國力來支撐。特朗普上台前後,威脅對華開展貿易戰喊得很兇,但迄今未敢真正施行。道理很簡單,特朗普手上對中國有殺傷力的彈藥實在不多。相反,嚷嚷之後,美國人還是老老實實坐下來,與中國商談並落實「百日行動計劃」,舉行「中美全面經濟合作對話」,啟動「年度行動計劃」。兩大「行動計劃」商談及落實,中方毫不退讓的原則是,中方某一項開放均須以美國的某一項對等開放作為條件(譬如中國雞交換美國牛),具體剛授權的「301調查」,要想中方取消以美國技術換取中國市場開放之原則,美國則必須對等放棄中資收購或參股美企的所謂「安全限制」。

對「301調查」,中國的態度一定是戰略上藐視它,戰術上投入一定的精力妥善應對。就此,有兩點需要挑明:

第一,針對中國的「301調查」,就目前看八字還沒一撇。調查的實質性啟動、調查範圍之確定,調查的深入程度、調查結論處置等,每往前走一步,美國其實會極其小心謹慎。因為在此期間,中國必視情況做出對等反應。此外,調查時間可長可短,其彈性主要取決於特朗普應對國內政治之需,而不是單單為了與中國討價還價。在此舉個例子:今年4月,美國動用同樣荒唐的《1962年貿易拓展法》第「232條款」,啟動對中國輸美兩種產品的「232調查」,調查結果6月份就已遞交白宮,但特朗普始終壓著不予公開……

第二,特朗普選擇此時拿「301調查」施壓中國,正好可大體確信,中方在已經啟動的「年度行動計劃」中,繼續堅持了對等開放市場之原則,所以美方才試圖通過「301調查」引發的輿論波瀾來施壓中國;另外,中印洞朗對峙已滿兩月,中方顯然希望美方保持適度中立,而朝鮮試射洲際飛彈再次引爆半島危機,中美存在相應利益交換,似乎都在無形中增加了中美博弈之美方分量,此時再祭出「301調查」,有可能迫使中方在經貿領域作出超出中方原則之讓步。這就是商人總統而不是大政治家總統的真實的國際視野,是為特朗普的局限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