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晃了兩次之後 特朗普真的要對中國動手了?

tylee     2017-08-14     69     檢舉

 來源:第一財經日報

虛晃了兩次之後,狼真的要來了嗎?

  美國總統特朗普將於14日暫時中斷他在新澤西州自家高爾夫度假村的工作休假,回白宮簽署行政備忘錄,指示美國貿易代表(USTR)萊特希澤決定是否對中國發起「301條款」(美國《1974年貿易法》第301條的俗稱)調查。

  

虛晃了兩次之後 特朗普真的要對中國動手了?

 

  (圖片來源:新華網)

  白宮貿易和製造業政策辦公室、白宮國際經濟諮詢委員會、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等部門的美方政府人員在當地時間12日舉行的電話吹風會上做出上述表述,並指出,一旦美方決定發起調查,將首先與中方進行磋商,調查程序可能長達一年。

  特朗普政府自1日開始就表示要對中國採取上述貿易行動,但數度延遲。這項「301條款」調查將以中國企業涉嫌侵犯美國智慧財產權和迫使美國企業技術轉讓的理由展開。

  中國商務部發言人高峰8月3日就美國可能啟動的智慧財產權調查作出回應:中國政府一貫注重智慧財產權的保護,成績是有目共睹的。任何世貿組織(WTO)成員採取的貿易措施,都應該遵守WTO的規則。

  美國從事貿易相關領域事務的人士認為,「301條款」調查不僅是一條過時的美國貿易法條款,且屬於脫離WTO規則的單邊行為;更有美國學者指出,特朗普政府明顯高估了貿易在中美兩國關係中的重要性。

  第一財經記者採訪的中美業內人士與接近談判人士也多對特朗普團隊此番放風感到相當無奈。

  喬治梅森大學客座授課專家、華盛頓國際貿易圈資深律師史蒂芬·克萊斯考夫(Stephen Creskoff)則對第一財經記者強調,這只是特朗普政府的談判手段而已,目的是用威脅在未來的中美談判中獲得更多要價。「理論上,特朗普可以單方面使用『301條款』,因為可以越過國會。」他說,「但實際操作上,他仍需要和國會合作,並取得國會同意。」

  美國並不想挑起貿易戰

  「301條款」授予了美國總統對外國影響美國商業的「不合理」和「不公平」的貿易行為加以限制和採用廣泛報復措施的權力,以實現美國利益。

  「301條款」調查一旦展開,美國貿易代表將首先尋求與外國政府協商,以貿易補償或消除貿易壁壘的形式進行協商。若協商無果,美國可以採取貿易救濟措施,比如徵收額外的關稅、費用和對進口的限制。

  美方官員12日否認了此次貿易調查與朝鮮問題有任何聯繫:「這是兩件不同的事情。(美國)對中國貿易做法的擔憂是長期存在的,兩個我們這樣大的經濟體有不同看法很正常。」

  根據美國媒體報道,特朗普之前就此問題舉行了一系列的高級別會議,雖然特朗普的高級助手們在貿易問題上分歧巨大,卻在對中國開展「301條款」調查一事上達成了一致。

  不過,在上述電話吹風會上,美方官員亦否認了想與中國展開貿易戰的想法。「我不認為我們會進入一段有巨大衝突的時期。這只是兩國之間的業務。」另一位參加吹風會的高級官員表示。

  「總統表示,在頭100天(中美貿易談判百日計劃),我們詳細討論了與貿易有關的問題,然而我們無法解決在一些事情上的分歧。」上述美方高級官員表示,「而名單上的很多事項都是與強制轉讓智慧財產權有關的所以周一即將採取的行動反映了總統堅決全面解決這一問題的承諾。」

  特朗普執政以來,反覆強調中美之間貿易逆差。就在上周四,特朗普接受記者採訪時再次強調每年在同中國的貿易中「喪失了數十億美元」。

  據美國統計局數據,2016年美國對中國的商品貿易逆差為3470億美元(約合2.36萬億元人民幣),占其整體逆差的47%;中國國家統計局的數據則是,中國2016年對美出口額為2.54萬億元人民幣(約合3769億美元),進口額則為8887億元人民幣(約合1318億美元)。

  中方則已在多個場合明確,不追求貿易順差。

  

虛晃了兩次之後 特朗普真的要對中國動手了?

 

  圖表來源:第一財經日報

  中國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在上月舉行的首輪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下稱「CED」)期間指出,中美雙方一致認為解決中美貿易不平衡的辦法不是美國減少從中國進口,而是美國增加對華出口;同時,中國近幾年推進供給側結構改革,今年上半年國際收支順差已經縮小到1%以內,相信全年也不會超過1.5%。

  一項過時的條款

  專門從事國際貿易研究的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IIE)高級研究員查得·布朗表示,特朗普政府使用的「301條款」是一項過時的美國貿易法條款,只會讓美中貿易的情況更加糟糕。

  自20世紀90年代中期WTO成立以來,這一規定在美國已被漸漸棄用,不過美國也從未放棄「301條款」調查的單邊報復作用。

  2010年,中國曾遭到過美國單邊發起的普通「301條款」調查,但最終中美談判達成一致,美方未採取措施。

  第一財經記者曾多次採訪歐巴馬政府期間擔任美國USTR代表職位的弗洛曼(Michael Froman),在其作為USTR代表期間,弗洛曼對華貿易執法態度強硬。

  但這一次,弗洛曼認為,如果美國想繞過WTO對中國採取單邊行動,有可能招致貿易報復,「這隻會引導其他國家對我們進行報復,更糟糕的是模仿我們,即在不顧國際義務的情況下自己採取行動。」

  歐巴馬政府時期的美國USTR副代表霍利曼(Robert Holleyman)則指出:「與WTO的盟友聯合行動將令美國處於最強立場上,而實行單邊行動的美國將會遭受中國在WTO的挑戰。」

  不過,與幾位前任相比,萊特希澤是特朗普一手挑選出來的單邊主義者,他多次批評WTO的多邊機制,並在上任後挖出了諸多在歷史上美國曾使用過的單邊貿易措施。而「301條款」則賦予了USTR較大的自由裁量權。

  萊特希澤曾在上世紀80年代里根政府中任職於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彼時美國總統里根公布了「新貿易政策」,並隨後發動了一系列有關不公平貿易做法的調查案。

  也就是在彼時,「301條款」調查因具有適用範圍廣,啟動門檻低,可以用來挑戰外國的法律、政策和實踐,具有強盛的威懾和報復能力等特點,成為20世紀80年代美國最有力的單邊進攻性貿易「武器」。

  不過,根據路透方面的統計,自1995年之後,「301條款」調查就沒有能再導致任何貿易制裁。換句話說,「301條款」已經20多年未產生任何實際作用了。

  美國布魯金斯學會研究員哈斯和杜大偉的報告則指出,中國對美出口僅佔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的不到5%,「雖然美國市場對中國出口商而言仍然很重要,但美國市場在促進中國經濟增長方面的作用並非像20年前那樣了。伴隨著中國經濟增長模式從出口和投資轉向更加依賴服務和消費,美國市場對中國經濟增長的相對重要性將繼續縮小。」

  

虛晃了兩次之後 特朗普真的要對中國動手了?

 

  (第一財經記者任玉明攝)

  特朗普的算盤

  特朗普政府為何要使用一項過時的條款?就如克萊斯考夫所言,更多只是談判手段而已。

  與2010年美國援引「301條款」對華採取報復措施前中美雙方從產業界到政府都積極且緊張地備戰不同,到目前為止,雙方的業界都表現得十分淡定。

  2010年10月15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宣布,應美國鋼鐵工人聯合會申請,啟動對華清潔能源有關政策和措施的301調查,該項調查料將對中國風能、太陽能、高效電池和新能源汽車行業造成較大影響。時任總統歐巴馬必須在距離美國中期選舉只有一周多的時點上對此做出回應。

  當時,不論是發起方——北美最大的工會之一,擁有強大政治力量的美國鋼鐵工人聯合會,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抑或是迎戰的中國國家能源局、中國商務部、中國機電商會,都提前排兵布陣,以迎接一場曠日持久且艱難的「大戰」。

  與過去的經歷相反,此番第一財經記者採訪的中美業內人士與接近談判人士,對特朗普團隊對媒體的放風幾乎都感到相當無奈。

  一名業內人士更直接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若真要開打貿易戰,對雙方都是一場惡戰,不會有贏家。

  對於此次「301條款」調查可能會針對哪些產品,克萊斯考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這很難預測,可能是一系列產品,美國經濟構成中服務業佔據了80%,這是美國最有比較優勢的部分,無論是對華還是其他國家,美國的服務貿易順差很大。比如說金融業、教育、諮詢業等。但發起這樣的調查本身,並不是特朗普團隊本身的目的所在。

  高峰3日則明確回應,過去三個月中,中美雙方積極推動「百日計劃」,取得重要進展。中美經貿關係是中美雙邊關係的壓艙石和推進器,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互利共贏的,合則兩利,斗則俱傷。作為世界上最大的兩個經濟體和貿易國,中方願意同美方攜手合作,共同推動中美經貿關係健康發展,從而為全球經濟的復甦再次注入強大的推動力。

  而另一個隱含的前提也悄然發生了改變:和百日談判啟動之時相比,中國經濟幾個月來表現向好,談判空間也在增加。高峰的回應也因此顯得頗有深意。他說,當前,世界經濟正走上復甦的軌道,但不確定、不穩定的因素依然較多。今年上半年,中國經濟發展的靚麗表現,對全球經濟復甦起到了重要的拉動作用。作為世界上最大的兩個經濟體和貿易國,我們願意同美方攜手合作,共同推動中美經貿關係健康發展,從而為全球經濟的復甦再次注入強大的推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