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品有多毒?讓活人的肉體腐爛至可見白骨……提醒:圖片高能,驚心動魄!

superdaily     2017-08-12     0     檢舉

很多吸毒者的最終結局是身體徹底被摧垮,落得一無所有

 

冰毒是新型合成毒品最典型的代表

 

因吸食勾兌雜質毒品造成的皮膚潰爛

 

 

在阿姆斯特丹街頭,古柯鹼警告隨處可見

 

 

左旋咪唑結構式

 

  在歐洲和美國,有超過70%的古柯鹼摻雜了左旋咪唑,這種物質會直接導致吸食者的皮膚壞死、甚至腐爛!

 

 

  左旋咪唑原本是一種人工合成的廣譜驅腸蟲藥,我國上世紀80年代以後的驅蟲寶塔糖主要成分就是鹽酸左旋咪唑。

 

寶塔糖,50年代至70年代流行的驅蟲藥,其有效成分提取自天然植物蛔蒿,後因一系列原因逐漸被淘汰,最初的寶塔糖永遠消失了,之後誕生的寶塔糖成分已經替換為鹽酸左旋咪唑。

 

  作為一種人工合成的藥品,左旋咪唑其實有相當多的不良反應,包括噁心、嘔吐、頭痛、皮疹、光敏性皮炎等。由於左旋咪唑的不良反應眾多,目前其主要的用途還是作為養殖業的廉價驅蟲藥,很多國家就已經禁止在人體上使用左旋咪唑了。

 

 

左旋咪唑對鉤蟲和蛔蟲的驅除效果不錯

 

  毒販們青睞左旋咪唑當然不是因為想給癮君子驅驅肚子裡的寄生蟲,他們無視左旋咪唑的毒副作用,宣稱其可以增加吸食後的興奮度,加上價格非常低廉,導致左旋咪唑成為了最流行的古柯鹼「伴侶」。

 

 

古柯鹼成品

 

  最終受害的當然是那些無知的癮君子。過量攝入左旋咪唑導致他們的皮膚出現潰爛,鼻子、耳朵、面部出現呈現出黑紫色。同時,它還帶來更嚴重的副作用,吸食者們的免疫力下降,白血球缺乏,隨時會引發嚴重的感染,像是感冒、肺炎這樣的疾病甚至都能奪去他們的性命。

 

 

因吸食古柯鹼大量攝入左旋咪唑的癮君子

 

  但左旋咪唑的威力比起下面的這種毒品,絕對是小巫見大巫。下面這種毒品因為吸食後恐怖的症狀被人稱為「鱷魚」。只要染上,身體組織會慢慢腐爛,輕者兩三年內死亡,重者不出一年就斃命!

 

 

吸食者大多擁有鱷魚一般的皮膚

 

  不過說起來「鱷魚」的成分二氫脫氧嗎啡並不是什麼劇毒之物,目前仍是一種強效的鎮痛藥。它的分子結構雖然比起嗎啡而言變化不大,但卻擁有嗎啡8~10倍的活性。它注射後的效果類似海洛因,但成本卻遠遠低于海洛因。一般來說注射一陣海洛因大概需要150美元,鱷魚卻只需要6~8美元,對那些近乎破產的吸食者來說,「性價比」高得離譜。

 

 

「鱷魚」的有效成分與嗎啡、海洛因擁有相似的結構

 

  但鱷魚毒品風靡的原因還遠不止這些,最關鍵的還是它極為簡單的生產工藝和隨處可得的原料。幾年前的俄羅斯,可待因還沒有被列入處方藥,很多癮君子可以隨便在藥店買到這種製備鱷魚的原料。僅僅需要簡單的化學反應,這些鎮痛藥就可以變為他們夢寐以求的毒品。

  正因為製取工藝簡單,癮君子們根本不需要從毒販手裡購買,他們自己在廚房裡就可以生產。這也是鱷魚毒品成本低廉的主要原因。

 

 

 

  不過,化學反應雖簡單,可並不意味著他們就可以生產出足夠純凈的成品。由於缺少化工原料,他們經常以汽油、紅磷、鹽酸等危險物質來替代,造出的毒品對身體危害極大。

 

熬制好的鱷魚毒品

 

  最終的成品通常是不純凈的橘黃色,裡面含有的雜質對人體危害極大,但是毒癮上來了誰還顧得上純凈不純凈,抓起注射器就呼呼地往身體里打。

 

 

 

 

  一開始,只是引起了一些皮膚的壞死,看起來就像是鱗片一樣,這也是鱷魚得名的原因之一。但是,它的危害才剛剛開始顯現。

 

 

 

  雖說鱷魚能帶來類似海洛因的極度快感,但在持久性上遠不及海洛因。海洛因注射一次能維持最長8個小時的快感,但鱷魚只有僅僅一個半小時。而在廚房裡用簡易原料熬制一份鱷魚需要30分鐘到一個小時左右。因此大多數注射鱷魚的癮君子很快就會陷入一種死循環,不是在吸毒就是在制毒。

 

 

 

  逐漸加大的注射量讓這些癮君子的身體發生了恐怖的變化。鱷魚中摻雜的那些物質開始逐漸腐蝕他們的身體,由內而外地漸漸腐爛。先是皮膚壞死,然後是肌肉,直到露出錚錚白骨,最後連骨頭也會斷掉。

 

 

 

  這些癮君子們就這樣看著自己的肉體腐爛,仿佛看著一具死屍。可一旦停下來,他們就要面對最痛苦的戒斷反應,只能不斷吸食麻痹自己。不出幾個月,吸食鱷魚就會讓他們喪失行動能力,手臂小腿的肉爛了一圈,掛著早就壞死的手掌腳掌。然後眼睜睜地看著它斷掉,活像被鱷魚咬掉的樣子。

 

 

 

  在俄羅斯,很多吸食鱷魚的癮君子都生活在一些衰落的工業城市,這些城市逐漸沒落,生活沒有了希望,城市也飽受毒品的侵害。

 

 

俄羅斯東部的重工業城市新庫茲涅茨克

 

  據估計,某些城市約有20%的人吸食過海洛因。而這些鱷魚的吸食者大多也都是從吸食海洛因轉來的。令人可悲的是,其中有許多都曾經戒掉了海洛因,可當鱷魚橫空出世,他們還是沒能經得住誘惑。

 

 

 

  也許之前的戒毒只不過是因為經濟壓力所困,鱷魚正好清除了他們吸毒的最大障礙。他們不是不知道吸食鱷魚的最終下場,甚至都準備好了棺材。這個城市還是一片死寂,人人都以毒品為樂,看不到希望。

 

 

 

  這些毒品中的雜質正如人內心的雜念一樣,侵害著他們的生活。直到2012年,俄羅斯正式將可待因列入處方藥的名單,而還有相當多的國家未曾作出反應,可待因依舊「無害」地擺在藥店的貨柜上,等著進化成兇猛的巨獸。

 

 

 

吸毒,不過是完成了一次轉變,讓他們的肉體變得與思想一樣腐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