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演技整容,他算是天朝第一人

mr_wasabi     2016-12-05     0     檢舉

前幾天寫影單的時候,十點君寫到了一部電影「葛大爺的後宮」。

啊不,應該是「羅曼蒂克消亡史」。

這突然提醒了我,葛大爺也是個有故事的人啊。

葛大爺,葛優,演了 30 年戲的老戲骨。

從演第一部戲至今,都跨不進 " 帥 " 這個行列,熱搜什麼的自然也完全不會青睞他,這個顏值不高的老臘肉。

但萬萬沒想到,前段時間他居然因為一張 N 年前的劇照火了一把。

這張來自電視劇「我愛我家」中的劇照,被網友稱為 " 最銷魂的躺姿 "。

" 葛優癱 ",一夜紅遍大江南北。

cosplay 也是相當精彩。

這麼爽的狀態,必須是在家的常態啊,誰躺誰知道!

但話說回來,葛大爺,絕對是天朝靠演技整容的第一人,是黃渤,張譯這些不靠臉吃飯界的鼻祖。

一提到他,我們最先想到八成是這兩個詞:

馮氏喜劇,小人物。

先說馮氏喜劇。

從「甲方乙方」開始,葛優就變成了馮小剛的御用男主角,有句話說得好:鐵打的葛優,流水的馮女郎。

徐帆、吳倩蓮、范冰冰、舒淇、李小璐 …… 當紅的一線女星在小鋼炮的電影里來來去去。

但只有葛優和馮小剛這對 CP 依然如初。

這不是真愛是什麼?

但馮小剛的喜劇,真的只能葛優來演才夠味。

長相普通,說話一股子京味兒,瘦瘦的身板,還通常都留著個地中海頭,近幾年乾脆剃成了光頭。

說實話,葛優的形象真不像是能討觀眾喜歡的。

當初這幅形象報考了好幾個電影學院,都毫無意外地被刷下來,他甚至差一點就放棄了。

連他爸都說他,長著一張當不了明星的臉。

但他卻是最像普通人,最接地氣的。

而馮小剛早期的喜劇,恰恰講的就是普通大眾的故事。

「甲方乙方」,一群年輕人突發奇想搞了個 " 好夢一日游 ",專門幫人實現各種各樣的願望。

不管你是想當將軍,還是想找到愛情,他們都能幫你圓夢一天。

2014 年的那部「私人訂製」就是馮小剛對自己這部老片的致敬。

在這部片里,葛優飾演一個普通青年姚遠。

嘴貧,俏皮話不斷,一本正經地說著讓你笑到肚子疼的段子。

比如在公交車上,他和未婚妻的一段對話。

未婚妻:這車開得真穩,跟坐奔馳似的。

姚遠:比奔馳舒服,奔馳能直腰站著不碰頭嗎?

小市民的調侃,對普通生活自得的小安逸,跟你們家喜歡說段子的二大爺也差不多。

" 打死我也不說 "

葛優在這片里的口頭禪,是不是就是你平常賭咒發誓的時候最常說的話?

再配上他一本正經的表情,身上不演都透出來的小市民味,你能讀到真真正正生活的氣息。

再說「不見不散」,葛優演一個高不成低不就的無業青年。

移民美國多年,沒什麼大的志向,只要現在的生活安逸,也就萬事滿足了。

與「甲方乙方」一樣,這個人物也還是喜歡耍貧嘴,小聰明也不少。

這片里有個挺有名的片段,葛優騙徐帆自己車禍失明求復合,一段表白說得叫一個真誠,感動了不少人。

" 我的眼前一片漆黑,只有在夢裡我才能見到光明,回到陽光燦爛的記憶里。有幾次我夢見你,你如此清晰地站在我的面前,使我激動不已,一旦驚醒,心如刀絞,我拚命想看到哪怕一絲的光亮,可我只能聽,用聽覺去想像 ……"

但這邊文縐縐地剛表著白呢,帥不過三秒,一個 36D 美女走過,葛優的眼神立刻就飄過去了。

徐帆故意懟他:" 喲,這是誰的錢包?"

小市民那點貪財的勁兒立馬上來了,葛優盯著地上就開始找:" 哪兒,哪兒,哪兒呢 ……"

意識到自己露餡之後,又急中生智來了一句:" 我又能看見了,這是愛情的力量!"

小聰明,耍貧嘴,甚至還有點賤賤的表現,就連表白也讓人發笑。

沒有鴿子蛋,沒有 999 朵玫瑰,穿得也不是什麼西裝禮服,但小情侶之間鬥嘴,互懟卻又有愛的日常,才更像普通人的愛情。

這種有點機靈但又沒什麼大志向的人,愣是讓葛優演活了。

如果不是他,換一個長得帥氣逼人的男星來演,八成演不出這種市井愛情的感覺。

「編輯部的故事」,「大腕」,「手機」,「沒完沒了」等等一系列的馮氏喜劇讓我們看到,馮小剛確實是最會 " 用 " 葛優的人。

" 有點小壞 " 的嚴守一,心裡特明白 " 的尤優," 反應慢半拍 " 的韓冬,每一個角色都像是我們身邊的人,但每一個又都有自己獨立的性格。

沒有葛優,馮氏喜劇或許不能那麼快就占領人心。

但不管是馮氏喜劇里的普通人,還是葛優的其他角色,我們知道,他大部分演的都是小人物。

讓馮小剛注意到葛優的,是米家山導演的電影「頑主」。

演主角的 3 個人,張國立,梁天,葛優。

張國立那張臉,一看就特正義,你要是讓他演個扣扣索索的角色,估計總覺得有哪兒不夠味。

所以他演的是有愛心又有責任心的陽光青年。

梁天呢,說實話也適合演小人物,但不夠逗。

只有葛優,本身性格靦腆,又長得極有個性。

與楊重(「頑主」中葛優的角色名)那種膽小,慢半拍,做事總往後縮的性子幾乎一模一樣。

米家山導演接受採訪時也說,他拍板定下葛優,也是先看到了葛優的照片,覺得這人應該特逗,符合楊重在他心裡的那種感覺。

所以,可以這麼說,葛優天生就長了一張適合演小人物的臉。

他太像普通大眾了,完全沒有現在小鮮肉不食人間煙火的那種疏離感。

也所以,他演的小人物最讓你有代入感,也最能打動人心。

「活著」里,葛優飾演男主福貴。

福貴的人生有很明顯的兩個階段,作為紈絝子弟時,有錢,充大爺,嗜賭如命,錢像流水一樣嘩嘩的投進賭場。

這時候的他,是得意的。

作為村裡頂有錢的富戶,穿得好,用得好,眼神里透著得意,說話做事都帶著一股暴發戶的氣質。

但輸光家財,又經歷了一些列家變之後的福貴,變了。

從人生贏家變成了 loser。

看葛優是怎麼表現的,他的眼神不再是滿足自得,反而帶著一點茫然,帶著一點怯懦。

雙頰凹陷的厲害,膚色也因為長期的戶外勞動變黑變暗。

整個人幾乎都是縮著的,不是縮著手,就是駝著背。

這種極其內斂的表演,讓他整個人表現出一種很謹慎小心的狀態。

你能充分體會到,在時代下,作為普通民眾的他,是怎樣的 " 小 " 和 " 弱 "。

不僅是悲劇,演喜劇更是葛優的拿手好戲。

「讓子彈飛」里,葛優飾演貪生怕死,捐錢買官的馬邦德。

不同於福貴的憨,馬邦德是個像泥鰍一樣圓滑的老狐狸,為了保命,隱瞞自己縣長的身份,謊稱自己只是師爺。

隨劫匪張牧之(姜文飾演)上任後,在惡霸黃四郎(周潤髮飾演)和張牧之之間當牆頭草。

他的偏向標準只有一個:誰能得勢,他就站哪邊。

你看葛優是怎表現這個人物的滑。

他和姜文,周潤發在同一張桌上吃飯,周潤發向他們兩人敬酒,姜文坐在椅子上,只抬了抬手,意思了一下。

但葛優立馬就站起來,微彎著腰,一幅受寵若驚的樣子,以一種相當狗腿的姿勢回應周潤發。

諂媚的狗腿子形象立馬就有了。

但當他一個人,有些小權利在手的時候,又是另外一種演法。

大開的表演方式,完全伸展的肢體語言。

完全是一幅小人得志的嘴臉。

人前一套,人後一套,這變臉的功夫恰恰就是馬邦德這個角色姦猾的表現。

葛優演的小人物,有的奸,有的憨,有的慫,有的貧,但每一個都有血有肉。

這跟葛優愛琢磨的性子分不開。

一句話的台詞,他都能琢磨出幾個不同的語氣來,前半句該怎麼說,表達的是什麼情感。

後半截該怎麼說,人物心境是不是有了什麼變化。

演戲前他經常問導演,這個人是不是跟咱們認識的人里,那誰誰誰比較像。

我們總覺得他演得人物接地氣,就是因為他以真人做參考,把演戲當成了過日子。

除了馮氏喜劇和小人物,葛優身上的標籤還不少。

比如,星二代。

葛優的老爸葛存壯老爺子,是我們國家有名的表演藝術家,從 20 歲一直演到了 80 歲,國寶級的電影演員。

「小兵張嘎」里那個著名的大反派龜田就是葛老爺子演的。

以前的葛優,總被稱為葛存壯的兒子,而現在的葛優,已經脫離了父親的影響力,成為真正獨立優秀的演員。

除此外,我們對葛優的標籤應該還有一個:影帝。

1994 年,葛優憑藉「活著」中福貴一角獲得坎城影帝,成為首位獲得此獎項的華人演員。

憑藉「讓子彈飛」,同時獲得金馬獎和金像獎最佳男演員提名。

而早在 1993 年,他就已經拿下了金雞獎影帝。

說實話,拿了那麼多榮譽,縱橫影壇 30 年,他早就是數一數二的前輩了。

但葛優這個人,卻沒有一點前輩的架子,甚至一點前輩的樣子都沒有。

搜索葛優的採訪資料,發現他接受的採訪非常少。

酬勞很高,又不怎麼費腦子的綜藝節目,他從來都不上。

是他太清高,太難相處嗎?

不是,而是他這個人一貫低調,溫和。

他的好友馮小剛,一言不合就開炮,甚至獲名 " 小鋼炮 "。

但葛優跟他恰恰相反,他的哲學是:中庸。

他從不在公眾場合評價別的導演或作品。

2010 年賀歲檔,葛優同時上了三部電影,「趙氏孤兒」、「讓子彈飛」、「非誠勿擾 2」。

有記者讓他說一說 3 部片他最看好哪部。

葛優打起了太極,要不就都夸,要不就直接說 " 還是不回答了吧?"

在接戲上,他也不是什麼戲都接,不貪心,一切都 " 量力而行 "。

劇本拿到手上,覺得自己能演,有把握,就接,接了就一定會好好演。

他一直覺得,有的角色能演,有的角色他不適合,就不會輕易去碰。

而面對自己的一次次得獎,他回答最多的是:趕上了。

是機會正巧碰上了你的努力,而不是你高人一等。

他一直強調,演戲的人要記得自己的本分,並時時把葛老爺子送他的:" 謙虛謹慎,戒驕戒躁 " 八個字放在心上。

演了戲,成了名,葛優回家的時候,還常常被葛老爺子耳提面命。

" 每當我獲獎回到家,老爺子肯定囑咐我 『別那麼牛氣、別不理人』,『見到鄰里街坊要打招呼』』 "。

他也說:" 演員,在螢屏里演的是人,在生活中沒有理由不像人。整天趾高氣揚、擺譜比闊,實在沒必要。"

" 謙遜 " 兩個字,被刻在了葛家人的骨子裡。

他身上有老一輩藝術家謙遜守禮的儒雅之氣,有兢兢業業的勤懇之風。

在柏邦妮對葛優的一次採訪中,他這麼說:

" 演員要『誠』,你得對得起觀眾。觀眾喜歡你,對你有期待,你不能把這點兒期待給砸了。絕沒有什麼演員,能演任何角色。演員這個行當,往好里說,是什麼表演藝術家,往壞里說,就是戲子。你得牢牢的記住你的本分。你紅了,要本分,不紅,也要本分。一個演員的本分就是,你得演戲,演好戲,好好演戲。"

" 演戲,演好戲,好好演戲。"

或許這就是葛優即使沒有明星臉,也能 30 年不敗的秘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