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邊境之戰:意外打出個中國最鐵的盟友

YuXiang     2017-08-10     436     檢舉

摘要:   【提要】1962年的中印邊境自衛反擊戰是中國人民解放軍輝煌戰史中的精彩一筆,這閃電一擊狠狠教訓了不知天高地厚的阿三,還意外收穫了一個鐵哥們,那就是巴基斯坦!  在建國後我軍有限的作戰中,抗美援朝、藏區 ...

 

 

  【提要】1962年的中印邊境自衛反擊戰是中國人民解放軍輝煌戰史中的精彩一筆,這閃電一擊狠狠教訓了不知天高地厚的阿三,還意外收穫了一個鐵哥們,那就是巴基斯坦!

中印邊境之戰:意外打出個中國最鐵的盟友

  在建國後我軍有限的作戰中,抗美援朝、藏區平叛作戰、對越自衛反擊戰的規模都遠遠超過對印作戰;1969年3月爆發的中蘇珍寶島之戰規模雖小,其政治影響似乎也在其之上(當年毛澤東將戰鬥英雄孫衛國叫上「九大」主席台,讓國人對這場戰鬥更加高度關注)。

  但就是中印之間這樣一場小打,卻使中國意外收穫了一個鐵桿朋友——巴基斯坦。這一切都要拜戰略大師毛澤東所賜,是他老人家高瞻遠矚、運籌帷幄,才使得中巴友誼的紅利延綿至今,繼續造福兩國人民。

  中印之戰前,中巴兩國對對方的認識都存有戰略誤判

  中印之戰前,印巴是死敵,中美也是死敵;巴基斯坦和美國走得近,印度則和蘇聯走得近;中國和印度自1950年代起因共同倡導和平共處五項原則一度也走得很近,中蘇關係雖由熱趨冷,但中國仍是以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陣營中的一員(1966年中蘇才徹底翻臉)。在這種錯綜複雜的國際關係中,中巴相互之間難免要出現一些戰略誤判——中國認為巴基斯坦是美國的小兄弟,屬於敵對陣營;巴基斯坦則認為中國是印度的好朋友,敵人的朋友也是敵人。

中印邊境之戰:意外打出個中國最鐵的盟友

  中巴雖在1951年就建立了外交關係,但在1954年巴基斯坦加入了美國籌建的旨在對付中國的《東南亞集體防務條約》組織,和美國成為盟友關係,美巴結盟讓中國很不爽。美國在巴基斯坦白沙瓦、舍姆西、沙姆等地建有軍事基地,一直以來,美軍和中情局利用這裡的空軍基地對中蘇實施空中偵察,向中國藏區叛匪空投武器。中國認為巴基斯坦這是助紂為虐,自然對巴基斯坦心存不滿和敵意。中巴兩國雖是緊鄰,卻如同兩條平行線,總是交匯不到一起。

  共同的利益使中國和巴基斯坦走到一起

  「天下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這話說出來似乎不太中聽,但卻是國際交往中實實在在的至理名言和永恆定律。印巴的恩怨情仇始於1947年印巴分治,兩國之間在領土、宗教、土邦等問題上矛盾重重,積怨甚深,爆發了三次戰爭。巴基斯坦在與印度大象的角力中總是處在下風,非常需要一個強大的靠山以及穩定的武器來源。但嚴酷的現實卻是——美國靠不住,蘇聯不好靠;西方武器死貴,蘇式武器難搞。

  

中印邊境之戰:意外打出個中國最鐵的盟友

  中印一戰,阿三被痛扁,老巴偷著樂,下意識里不免要向中國樹大拇哥。用軍人的眼光冷眼觀之的巴基斯坦總統阿尤布·汗(前國防部長),既看到中國軍隊的拳頭遠比印軍要硬,也看到中印之間的矛盾難以調和。當美英等西方國家一致譴責中國並向印度提供緊急軍火援助時,巴基斯坦政府出於自身利益的的考量,毅然選擇與中國站在一起,在國內及各種國際場合中對中國表示支持,公開反對西方國家向印度提供軍火援助。

  巴基斯坦示好的橄欖枝被敏銳的毛澤東捕捉,偉人就是偉人。朋友不怕多,越窮越要交——是毛澤東一貫的外交風格。巴基斯坦儘管是老美的盟友,但與中國也有共同的利益所在——山水相連的鄰邦、同樣受過帝國主義奴役、同屬第三世界、與印度都有領土爭端……毛澤東認為這樣的國家值得一交。自此,中巴兩國捐棄前嫌,求同存異,越走越近,越走越親。1963年1月,中巴兩國簽訂第一個貿易協定;1963年3月,兩國外長在北京簽訂了《關於中國新疆和由巴基斯坦實際控制其防務的各個地區相接壤的邊界的協議》,協議的簽署是兩國關係史上的一個里程碑……

  1970年代前後,巴基斯坦國家領導人來中國特別勤,毛澤東逝世前接見的最後一位外國領導人,就是巴基斯坦總理布托,足見中巴關係有多鐵。這是因為在中巴成為朋友後,印巴又爆發了兩次戰爭,中國都堅定地站在巴方一邊,並根據巴方的緊急要求,中國以最快的速度向巴提供武器裝備等戰略物資。老巴對中國兄弟的救命之恩是感恩戴德,頻頻來北京表示謝意。中國對於巴基斯坦的支持和援助那真是掏心掏肺的,不論是巴基斯坦與印度開戰,還是遭受自然災害,只要巴方求援,中國都是傾其所有、盡其所能地援助。自1960年代開始,中國所能生產的最好武器——殲六型殲擊機、強五型強擊機、59式坦克等兵器就源源不斷地裝備巴軍。

中印邊境之戰:意外打出個中國最鐵的盟友

  對中國的支持和慷慨援助,巴基斯坦自然也是投桃報李。在聯合國及其他國際場合,巴基斯坦是一貫支持中國的政治主張,維護中國的主權和利益。1960—1970年代,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對中國實行經濟制裁,軍品禁運,技術封鎖。中蘇關係緊張,蘇聯已關上對中國軍工技術支持的大門。中國就轉道巴基斯坦獲得西方一些先進的民用產品和軍工技術。

  1950—1960年代,中國領導人乘坐的專機都是蘇制客機,因中蘇交惡,僅有最好的蘇制伊爾18螺旋槳客機老化,安全性差,速度慢,無法保障國家領導人出行需要。在1970年代初,中國就由巴基斯坦民航引進了4架八九成新的英制三叉戟噴氣式客機,作為國家領導人專機使用,一時成為中國最好最先進的客機。「9·13事件」林彪叛逃時乘坐的256號專機,即是其中最新的一架,從老巴那接手才兩個月。

  

中印邊境之戰:意外打出個中國最鐵的盟友

  巴基斯坦軍隊中裝備有不少美、英、法等西方國家的武器,中國軍工業對美歐武器的了解和借鑑就是從老巴那秘密開始的。尤其在戰鬥機、坦克、空對空飛彈技術等方面,使中國軍工獲益匪淺,對於跳出蘇式武器設計的老套路發揮了重要作用。

  在中美建交過程中,巴基斯坦更是扮演了牽線搭橋的重要角色。1969年尼克森就任美國總統以後,鑒於美國受越戰拖累在與蘇聯爭霸中力不從心,主張拉攏中國。同年8月,尼克森訪問巴基斯坦時托總統葉海亞·汗向毛澤東捎話,美國準備改善兩國之間的關係。毛澤東出於抗衡蘇聯的需要,作出積極回應。1970年10月,人民日報發表美國記者斯諾站在天安門檢閱的毛澤東身旁的照片(內部印發了《毛澤東與斯諾談話》),中國還主動邀請美國桌球隊訪華。這期間,老巴在中美之間頻繁傳話,成為這兩個敵對國家的秘密「熱線」。1971年4月27日,中國通過巴基斯坦向尼克森發出訪華邀請。第二天,尼克森將訪華打前站的任務交給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國家安全委員會主任基辛格。基辛格就是在巴基斯坦周密安排下,借道伊斯蘭瑪巴德,巧妙地「抱病」兩日,避開媒體視線,秘密前往北京,與周恩來會談17個小時,促成了改變世界格局的美國總統首次訪問新中國。

  眼下,巴基斯坦跟定中國仍是其不二的選擇

  中國是一個大國,可不蠻橫霸道;巴基斯坦是個小國,也擁有獨立主權。中巴關係很鐵,仍是平等互利的關係,但畢竟巴基斯坦需要中國,更甚於中國需要巴基斯坦。在中國,「巴鐵」一詞幾乎人盡皆知;而在巴基斯坦,人們用「寧舍金子,不舍中巴友誼」來形容兩國關係。

中印邊境之戰:意外打出個中國最鐵的盟友

  巴基斯坦作為美國的老盟友,也一直在腳踩兩隻船,但老美總是想要控制別國,為自身利益強人所難,將意識形態強加於人,令老巴很不爽。遠了不說,最近巴基斯坦向美國購買F16戰鬥機眼看又要泡湯了(之前因巴核試驗已取消一次採購F16戰鬥機合同了),因為老美給巴基斯坦附加了一些政治條件,為巴基斯坦難以容忍。美國是蠻橫霸道慣了,從阿富汗越境打擊塔利班,根本不跟巴基斯坦打招呼,甚至誤炸巴軍人和平民,讓老巴既氣惱,又很沒面子。老巴心裡明白,交這樣的損友,指不定哪天就被賣了。

  巴基斯坦和印度長期不和,克什米爾爭端是印巴關係的核心,雙方都志在必得。印度是個貪婪和極小氣的國家,歷來都覬覦周邊國家的領土,對巴基斯坦更是不惜兵戎相見。面對印度強大的政治軍事壓力,巴基斯坦迫切需要中國這樣一個大國、鄰國的支持。

  

中印邊境之戰:意外打出個中國最鐵的盟友

  巴基斯坦早年很窮,工業基礎薄弱,軍隊裝備全是舶來品。在經歷了1971年第三次印巴戰爭後,巴基斯坦深刻認識到必須建立自己的軍工產業。中國也是有意拉這個窮兄弟一把,巴基斯坦的軍工業基本是靠中國技術和資金支撐發展起來的。中國還給足老巴面子,說是合作研製,幾乎全是中國的技術;說是合作生產,基本是授權組裝。從戰鬥機到坦克,從護衛艦到飛彈,巴軍武器裝備中「中巴聯合製造」比比皆是。這讓巴基斯坦能以有限的軍費(年60多億美元),建立起一支能與印度抗衡的軍事力量,也使得印巴之間的相對和平持續了45年之久(小打小鬧還是有的)。對巴基斯坦而言,中國所做的一切,是世界上任何國家都給不了的。

  在中國的全球戰略布局中,巴基斯坦也是一張重要的牌

  中國對於巴基斯坦的強力支持,最主要的目的就是牽制共同的對手印度。印度視1962年中印之戰為奇恥大辱,印軍對這狼狽的走麥城更是刻骨銘心,念念不忘報這一箭之仇,對中國多年來通過和平談判解決領土爭端的善意置若罔聞。目前,印軍在中印邊境部署的兵力兵器是中國軍隊的數倍,並不斷加強道路、機場等戰場建設,在邊境上不時與我軍形成緊張對峙。但中國的戰略重點在東部和南部,而不在西部。有了巴鐵在印巴邊界尤其是克什米爾地區的軍力牽制,令印軍在中印邊境不敢輕舉妄動,中國就不用在自然條件惡劣、交通不便的中印邊境擺很多兵。

中印邊境之戰:意外打出個中國最鐵的盟友

  對中巴關係,中國已經走出當年與阿爾巴尼亞、越南那種畸形關係,在平等互利的基礎上開展經濟合作。中國通過貿易、投資、參與基礎建設等,打造「中巴經濟走廊」,推進「一路一帶」建設,使兩國及兩國人民都得到好處。中國已獲得巴基斯坦喀拉蚩市瓜達爾港的經營權,不僅使中國西部內陸有了一個出海口,也為中國海軍艦艇遠涉印度洋謀得了落腳點,戰略價值巨大。

  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中巴戰略合作夥伴歷經時間考驗,蓋因兩國關係有堅實的基礎——彼此關照對方的核心利益:巴基斯坦對印度的牽製作用讓中國能夠從容戰略布局;中國的強力支持又讓巴基斯坦對印度有了抗衡的底氣和資本。這兩好合一好,鐵哥們還得好好處下去。XLW

  

  【第一封信】

  杜魯門先生:

  我本來想醫治蔣介石垮台遺留下來的創傷,

  搞經濟建設的。

  你今天要打仗(侵略中國),我奉陪到底。

中印邊境之戰:意外打出個中國最鐵的盟友

  你認為我窮,我借錢和你打。

  一直打到你跪下為止。

  毛 澤 東

  1950年9月

  【第二封信】

  杜魯門先生:

  你好瘋狂。你背著聯合國的招牌,先發動了十五個國家的幫凶軍,向中朝人民宣戰。

  炮彈落到中國的土地上,逼的中國人民不得不出兵和你較量。

  現在兩年多過去了,我看你沒有什麼了不起。大不了一個外強中乾的紙老虎。我斷定你是要失敗的:

  1:你是侵略戰爭不得人心。

中印邊境之戰:意外打出個中國最鐵的盟友

  2:戰線太長運輸不便。

  3:兵員不足,士氣不高。

  加拿大是一個連,土耳其是一個排,菲律賓是一個班。

  我毛澤東一個號召,一個村就有一個連!

  現在我代表中國政府宣布:希望杜魯門先生再増加15個幫凶,我讓朝鮮人民軍休息,讓中國人民志願軍和你戰鬥到底,你來也好,不來也好,短時間叫你跪下投降!

  毛 澤 東

  1952年11月XLW

  

  【提要】1987年,印度再次在中印邊境蠢蠢欲動,而且還聯合了越南,但是,正當解放軍摩拳擦掌,準備一戰時,印度卻膽寒了,藏南再次被印度占領。

中印邊境之戰:意外打出個中國最鐵的盟友

  「面對蠶食中國忍無可忍」!

  自62作戰以後,印度方面對中國一直是不死心。由於前面的軍事作戰失利,導致了印度軍方內部一個時間內產生了與美國一樣的「恐解放軍」症(但是兩者內涵不同)。

  大批的印度軍將領,不是回去高喊「復仇」而是要千方百計不叫戰爭在重演。

  為此印度政府在中國70-80年代內部政權爭奪時期,採取了「暗度」手法以居民定居逐步對華藏南地區實施蠶食政策。截止1986年印度已經向該地區派遣了大約3-50萬不等的居民。而中國一面要應付國內的複雜形勢,一面要面對西南部越南的挑釁。一時間毫無舉措。

中印邊境之戰:意外打出個中國最鐵的盟友

  「借屍還魂」試圖再次挑起爭端!

  印度把中國這個混亂時期看作是「最佳時期」一些印度軍方強硬派又開始活躍,他們鼓吹「中國是破故」該到了萬人敲打時候了。不久後印度邊境巡邏軍隊開始不斷越過「警戒線」進入中國軍隊駐紮地區。並且多次尋釁滋事。中國軍隊卻只能聽命「不做任何反應」的宗旨。

  不久後,印度一個巡邏部隊,武裝進入中國管區。中國邊防軍一位副營官員前往驅趕,交涉,結果印度軍隊非但之至不理反而突然開槍,「擊斃這名共匪軍官」(台灣時報當年報道)。

  此時彙報到剛剛穩定政局的國內領導,結果這位「老帥」還是嚴令先以外交交涉,軍隊依舊要嚴防,克制。不要主動挑起爭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