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京說沒有她就沒有《戰狼2》,她是中國的文藝片女王,拿過11次影后,但只有1%的觀眾知道她的名字

superdaily     2017-08-08     0     檢舉

《戰狼2》自上映後票房一路高歌,票房至今25億。電影里,她的戲份不足兩分鐘,但吳京卻說,沒有她這部電影的故事就不存在了。她就是靠彩蛋刷爆存在感的龍小雲扮演著,余男。

 

 

當初拍《戰狼1》時,吳京經費不足困難重重,她不計片酬支援吳京。《戰狼2》,吳京給她打了一個電話,可電話里還沒有說完,她就說,行了哥們兒,別說了,我來了。以至於吳京特別慚愧的說:我欠余男一部戲。

 

 

牆內開花牆外香

 

你可能對余男這個名字很陌生,可是她的成績卻遠比她的名字耀眼。她不炒作沒有緋聞,不蹭紅毯,不拍廣...告。從影17年來,卻囊獲了國內外最佳女主角獎11項。

 

 

她是各大國際電影節評委席的常客,曾擔任過釜山電影節,芝加哥電影節,東京電影節。

 

2010年,擔任第60屆柏林電影節主競賽單元的評委,成為繼鞏俐之後第二位擔任此職的中國女星。

 

 

《紐約時報》評價她是繼鞏俐、章子怡之後的接班人。柏林電影節評委會說她是「中國文藝片的女王」。她就是一個特別的存在,即便獲得多個國際電影節的影后頭銜,卻依舊沒在國內大紅大紫。

 

 

因此總被人說「牆內開花牆外香」。她倒也坦然:「管它牆內牆外,只要香就好。」她知道曝光率是短暫的,名望是長久的,名望有時候需要長久的話不需要每一次都曝光。

 

 

矛盾感和對抗性

 

如果你第一眼看到她,在東方審美中,余男無疑是跟「美」字不搭邊的。嘴唇有點厚,身材也不纖細,有一些呆板。

 

 

但是她又渾身散發著誘人的性感氣質,懂得怎樣甩細碎的短髮能揮灑出最大的隨性,怎樣拿煙的姿勢最嫵媚萬千。一舉一動,一顰一笑可以在不經意間吸引人,風情萬種。

 

 

對於西方世界而言,余男有一種「東方獨有的神秘性感」,也有人評價說在東方的面孔下,她似乎又有著西方的那種誘惑。

 

 

乖順與叛逆  

 

余男出生在遼寧省大連市,爺爺奶奶是第一批留學生,家裡所有的堂兄妹念的都是清華北大等名牌大學,「好好讀書」成了她唯一的目標。但看似安靜的她,夢想卻是當一名獄警。

 

 

那年北京電影學院破天荒地來大連招生,高三的學生都太苦了,全班有一大半女生都跑去試一試。余男也去了,結果成為95屆北影唯一被錄取的應屆高中生。

 

 

上學期間的她,上課從來沒有主動舉手回答過問題,她幾乎大門不出,不善交際,顯得很「乖順」。另一方面,她又不那麼「聽話」。面對老師的批評,別的同學都不敢吭聲,唯獨她敢站出來理論。

 

 

王全安第一次遇到她的時候,余男正在跟老師爭論,當時他就立馬被這個眼神堅定,語氣固執,有點男孩子感覺的女孩給吸引了,便認定了是她作為自己影片的女主角。《月蝕》一面世,就引起了電影界的轟動。一舉摘得第4屆法國多維爾亞洲電影節最佳女演員。

 

 

性感與土氣

 

都說余男有著寄居在東方人身體里的西方性感,但她一開始飾演的角色都是十足的土氣。王全安導演把余男的這些「魅力」都發揮到極致——利用了她的土氣,也突顯她的倔,成就了一種美。

 

 

2003年,她和王全安再次合作,拍了電影《驚蟄》,一口氣拿下了四個影后,當時還被質疑是不是用了當地人本色出演了一個農村女孩。

 

 

因為所有人都感到非常詫異:沒想到一名現代感這麼強的演員,卻能做出這樣樸素真實本色的演出,完全看不出表演的痕跡。

 

 

拍攝《圖雅的婚事》時,她是戲中唯一的專業演員,其他角色都是當地真正的牧民。為了能演出一個地道蒙古人的形象與習慣,跑到了內蒙阿拉善一個流動牧羊人的家裡。

 

 

學習熬奶茶,切奶豆腐,馴駱駝不必說。她還每天穿著蒙古袍,戴著頭巾在街上一直溜達,與當地人閒聊。副導演在遠處用攝像機拍攝,一整天回去後,再把帶子翻出來研究,看自己和身邊的當地婦女,到底哪裡不像。

 

 

事實上這也是她一貫對待任一角色的態度:決定一個角色是否鮮活演技只占三成,剩下的只有你對一個角色的尊敬。角色氣質只在於態度,而不在於技術。

 

 

就這樣,該影片在柏林國際電影節斬獲最高榮譽金熊獎。余男奪得華語電影傳媒大獎,芝加哥國際電影節和迦太基國際電影節的最佳女主角。

 

 

在參加頒獎典禮時,出現了小插曲,所有工作人員都進入會場時,余男卻被攔下了。工作人員以為這位性感嫵媚的演員走錯了片場。當告知她就是影片的女主角時,工作人員震驚了。所以,也有人戲稱她這是「毀容般的演技」。

 

 

文藝與商業

 

金星曾經問她:你覺得你是一個明星麼?她回:我只是一個演員。金星又問:你是不是一線演員?她回:演員沒有級別,但是演技有級別。

 

 

她一直被稱為是「中國文藝片的女王」。在《無人區》後她開始嘗試商業片。《無人區》中,余男飾演荒漠黑店裡的妓女。

 

 

《全民目擊》中,余男首次挑戰懸疑類電影,飾演酷帥律師。

 

 

《智取威虎山》中座山雕的摯愛壓寨夫人,「雙面蝴蝶迷」的反差成了影片的「戲眼」。

 

 

她自己到不在意商業還是文藝。她不走任何路線,就是個演員。商業片抑或是藝術片,主角抑或是配角,她都可以變身為那個角色。

 

 

行事低調,角色張揚

 

她骨子裡又是很保守的,說話非常規矩、不出格,沒有什麼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情況,但在表演中卻完全是另外一種形象。

 

 

《殺生》里的啞巴寡婦,沒有一句台詞,不用開口,一個眼神、一個呼吸都是戲,連演對手戲的黃渤,都被她征服。

 

吳京說沒有她就沒有《戰狼2》,她是中國的文藝片女王,拿過11次影后,但只有1%的觀眾知道她的名字

 

《西風烈》中性感的女殺手。

 

 

而《戰狼》里又帥氣又性感的女長官,怪不得撩得動吳京。

 

吳京說沒有她就沒有《戰狼2》,她是中國的文藝片女王,拿過11次影后,但只有1%的觀眾知道她的名字

 

連史泰龍都指名要她演《敢死隊2》的女主。片中她沒淪為花瓶,而是和男主演們一起扛起了大槍、出謀劃策。

 

 

 

史泰龍稱讚她是個」能演又能打的性感狠角色」。因為他第一次看到剛拿槍就能連發十二顆子彈,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女生。

 

 

戲中,她演繹了一個又一個性感能打的狠角色。然而戲外在生活中,余男卻低調得不行。

 

 

去美國拍攝《敢死隊2》,過海關時,還發生了令她哭笑不得的「小插曲」!海關問她來做什麼的,她說來拍電影《敢死隊》。

 

 

海關爆笑,還把她帶到「小黑屋」盤問。因為她素顏,身上穿著已經穿了七八年的運動服,誰也想不到這是來好萊塢拍電影的女演員。

 

 

余男是一個特殊的存在,她不是明星,不是藝人,是一個真正的「戲精」。低調做人、高調演戲。其實余男自己就是一部電影,一部值得深夜品著紅酒觀賞的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