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用《GTA5》教書育人? 這所加拿大貴族學校走出了第一步

sakura001     2017-08-08     2006     檢舉

如何用《GTA5》教書育人?這所加拿大貴族學校走出了第一步

皇家聖喬治學院(Royal St. George’s College)位於加拿大多倫多,是一所擁有聖公會自由主義傳統的精英私立男校(還有一支很不錯的合唱團)。皇家聖喬治學院每年學費大約3萬美元,能夠在該校就讀可以說是家庭富裕或富有社會影響力的象徵。

這所學校前不久進行了一次試驗性的教育活動,目的是讓學生了解他們的特權:高年級學生們被要求玩《俠盜獵車手5》,然後以分組討論的形式聚到一起,談論與那些貧窮、黑皮膚或女性角色相比,遊戲如何描繪他們的生活。

《俠盜獵車手5》以一座充滿犯罪和暴力事件泛濫的虛構的美國城市洛斯桑托斯為背景。遊戲研發由擁有白人中上階層背景的豪斯兄弟監督,他倆曾在倫敦的一所私立學校念書。

如何用《GTA5》教書育人? 這所加拿大貴族學校走出了第一步

洛斯桑托斯距離皇家聖喬治學院太遠了。2009年,一部頗受好評的紀錄片記錄了皇家聖喬治學院一些學生的生活。正如一位評論家所說,那部電影「揭示了社會特權背景下的青春期痛楚。」

皇家聖喬治學院的學生們並沒有意識到他們的社會特權。在紀錄片中,一位當地政治家在向學生們講話時說:「你們屬於全世界最有特權的一部分人……你們怎樣面對這種特權,將定義你是怎樣的一個人。」

 

一個重要的社會群體

保羅·達爾維斯(Paul Darvasi)是一位教育家,他對研究怎樣將遊戲用作一種教學工具很感興趣。達爾維斯擁有一家叫做Ludic Learning的網站,還曾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撰寫報告,闡述遊戲的實用性。

達爾維斯也是皇家聖喬治學院的一名教師,專注培養學生的媒體素養。他將一份基於《俠盜獵車手5》制定的教學課程提案反映給學校行政部門,並與學生家長進行了溝通。

「這些學生都是中上階層的白人男性,在北美是一個極其重要的社會群體。」達爾維斯說道,「這些人往往能在社會、政府、政界和各行各業從事要職。」

如何用《GTA5》教書育人? 這所加拿大貴族學校走出了第一步

根據維基百科的列表顯示,有超過50名皇家聖喬治學院的學生在政治、藝術、媒體、醫療、工業和職業體育等領域取得了顯著成績。

「我認為這樣一人群必須對一些社會現實足夠敏感。」達爾維斯說,「他們接觸其他現實的方式,往往是通過像電子遊戲這樣的代入式體驗……他們會在這款關乎種族和性別問題的遊戲中體會到自己的特權。」

達爾維斯將他的想法告訴了家長和老師。讓他感到有點驚訝的是,大家都覺得這主意不錯。皇家聖喬治學院的絕大部分男孩都擁有一台遊戲機和一份《俠盜獵車手5》,雖然某些男孩沒有遊戲機(包括一個此前不被允許玩遊戲的男孩),他們也設法借到了設備。

達爾維斯鼓勵學生們進行開放式的協作。學生們在家玩遊戲寫「玩後感」,或者創作視頻、照片和漫畫。在課堂上,學生們又聚在一起分享作品,以及他們是怎樣玩遊戲,怎樣與遊戲中其他角色互動的。

這是一套專門為皇家聖喬治學院的學生們設計的課程,達爾維斯強調。據他說,學生們「腳踏實地、豁達開朗並樂於交流,每個人都與自己內心的惡魔作戰。」與此同時,達爾維斯認為學生們聰明、自由、理想主義,知道包括電子遊戲在內的藝術和文化作品都帶有應當被理解的重大偏差。

「某些遊戲雖然存在問題,不過圍繞遊戲涉及到的一些話題,人們可以進行有建設性的討論。」他說,「《俠盜獵車手5》讓我們討論暴力、厭女症、身體意象和種族主義等話題。辯證地思考我們與這些話題之間的關係非常重要。」

如何用《GTA5》教書育人? 這所加拿大貴族學校走出了第一步

 

種族主義

在《俠盜獵車手5》中,主角之一富蘭克林(Franklin)是個年輕的非洲裔美國人,從小在貧窮環境下長大的他成了一個暴力的犯罪分子。據達爾維斯說,一些學生試圖改變富蘭克林在遊戲中的命運。「遊戲中富蘭克林試圖逃離幫派生活,但他很快失敗了,被迫回歸犯罪生活。這表明犯罪生活方式的慣性太強,令人永遠無法逃脫。」

「但學生們利用遊戲內的攝影軟體講述了另一個故事:富蘭克林完全遠離犯罪,成了一個成功人士。通過重新講述這個故事,他們以不同方式思考遊戲里的材料。」

「學生們創作了反霸權的作品,對遊戲內的某些權力結構構成挑戰。通過這種方法,學生們認識到媒體也許會曲解某些人群的形象,對他們有潛在的危害性。」達爾維斯說道。

達爾維斯稱在這次試驗課程中,他的職責是引導學生去面對問題。他想讓學生們知道,當描述社會階層和經濟差距時,遊戲具有一定的政治性。「遊戲對黑人形象的描述不全面,更像是某種刻板印象,學生們無法意識到在現實生活中,黑人面臨著更多的社會問題。」他說,「它(遊戲)就像一個實體,讓他們臨時進入了黑人的身體。」

如何用《GTA5》教書育人? 這所加拿大貴族學校走出了第一步

有兩名學生創作了一段某個白人駕駛一輛敞篷卡車,在富蘭克林所住街區遊覽的視頻。通過這段視頻,他倆批評了中產階級玩家到黑人區遊玩當成是主題公園旅遊,卻無視了黑人們的真實生活狀況。

達爾維斯指出,《俠盜獵車手5》使用強烈的諷刺來批評美國文化,但更年輕的玩家通常意識不到這種反諷性,認為自己只是在玩一款記錄階層分化而非諷刺它們的遊戲。

「某些學生髮現,這不是一款平鋪直敘的遊戲,他們第一次開始了解文字的諷刺性。」對達爾維斯和他的學生們來說,《俠盜獵車手5》的諷刺意義值得深入探索。「雖然遊戲對黑幫電影和嘻哈視頻進行了諷刺,但它也故意包含了很多刻板形象。」達爾維斯說,「開發者說,『我們用人們眼中的這些刻板角色形象開玩笑。』但對包括部分學生在內的許多人來說,電子遊戲和娛樂媒體是他們了解這些街區的唯一渠道,所以他們認為那是真實的。」

「《俠盜獵車手》集中反映了很多社會弊病。如果你讀一份報紙,你不可能不會讀到警察和少數人群之間的衝突,這也正是《俠盜獵車手》的核心機制之一:與警方對抗。所以他們扮演了一個黑人角色,進入他的身體,體驗了黑人與當局之間的常見衝突。」

如何用《GTA5》教書育人? 這所加拿大貴族學校走出了第一步

 

性別與性

許多人認為《俠盜獵車手5》對女性的描述存在問題,一些遊戲評論家指出該作有厭女症傾向。這款遊戲允許玩家與性工作者互動,然後殺死她們;遊戲中的主要女性角色都是悍婦或者性對象。

「媒體素養和數字素養課程並不罕見。」達爾維斯說,「每所學校都有機會這麼做,很多遊戲通過電影、電視劇、漫畫書和其他平台,讓學生了解它們對女性的描繪。」

「但我不會對學生們說,『這是這部電影表現女性的方法。』相反,我要求學生們玩這款遊戲,思考女性是怎樣被物化的,然後到課堂上討論。」

如何用《GTA5》教書育人? 這所加拿大貴族學校走出了第一步

某些學生稱他們認為《俠盜獵車手5》中缺少正面的女性榜樣。也有玩家指出,就像聯網模式一樣,遊戲的單人模式也應當讓玩家能夠扮演女性角色。

一名學生說,《俠盜獵車手5》中的性工作者身上經常有淤傷和割傷痕跡,這可能誘使玩家對她們造成更多傷害。學生們還討論了在某個任務中的一名落難女子:麥可(Michael)從一艘遊艇上救出他的女兒,在當時,她正在那裡與色情製片人玩樂。

「(遊戲)對男性和女性的描繪真的很重要,如果以一種非常狹隘的方式呈現,那麼他們就可能產生歪曲的身份認同,不但對自己有害,對整個社會也有危害。」達爾維斯說。

在皇家聖喬治學院,學生們專注於研究遊戲對男性和女性角色的描繪,以及在洛斯桑托斯的街道和私人場所,角色是如何展現男子氣概的。

如何用《GTA5》教書育人? 這所加拿大貴族學校走出了第一步

《俠盜獵車手5》的銷量已經超過1億份。在西方國家,絕大多數男孩要麼玩過這款遊戲,要麼也對它有大致了解。「學生們都知道,遊戲對女性角色的描繪是負面的。他們完全意識到了這一點,不過他們仍然會參與遊戲中的活動,例如殺死妓女,或者接觸脫衣舞表演者以獲取獎勵。」

「在性意識形成的初期,他們逐漸對女性產生了想法,並且會受到《俠盜獵車手5》的影響,但絕大部分學校完全無視這些遊戲。我們讓學生們自由遊玩,不加干涉,讓他們自己去體會遊戲對女性角色的描繪所存在的問題。」

 

暴力與男子氣概

達爾維斯之所以選擇《俠盜獵車手5》,不是因為他是這款遊戲的鐵桿玩家,也不是因為特別鄙視它。在達爾維斯看來,《俠盜獵車手5》能夠成為一個很不錯的文化教學工具。

「我出於研究目的玩《俠盜獵車手5》,經常感覺很費力。我欣賞它在技術方面所取得的成就,但我對駕駛車輛開槍射擊沒興趣。」他說,「作為一種文化力量,我覺得它可能會產生危害,不過這是我的直覺,沒有實證,不過我也有了機會與學生們溝通這個年代最迫切需要解決的社會問題。」

如何用《GTA5》教書育人? 這所加拿大貴族學校走出了第一步

男孩和年輕男性玩的許多遊戲都有暴力元素,《俠盜獵車手5》也不例外。

達爾維斯發現,部分學生使用這款遊戲來釋放他們在生活中的一些侵略性和壓力,但也有學生傾向於以非暴力的方式駕駛車輛。例如有一名學生製造了一輛粉紅色的智能車輛,原因是他希望挑戰男性的刻板印象。

另一名學生通過漫畫講述了兩個並行的故事——第一個故事中的主角堅持展現男子氣概,第二個故事的主角則更願意反思和與人的交流。兩個角色面臨同樣的情況,但他們採用不同的方式來應對。

許多《俠盜獵車手5》玩家稱遊戲就像一個開放世界,他們「什麼都能做」,但達爾維斯並不這樣認為。

「這款遊戲真的不允許角色做太多溝通。當你在街上撞到一個行人,他通常會罵你,然後你要麼選擇離開,要麼對他拳打腳踢,要麼射殺、刺傷他,或者使用火焰噴射器等武器。」達爾維斯說,「但你不能打開一個對話框說,『嗨抱歉,我撞到你了』,或者『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刻薄?』」

「缺乏溝通是個大問題,導致人們無法以溫和的方式表達和解決事情,這個問題相當普遍。」

「當課程快要結束時,學生們開始在日常交流中使用像『霸權男子氣概』這樣的詞,他們也開始理解為什麼遊戲對男性的這種描繪是有問題的。」達爾維斯說道。

如何用《GTA5》教書育人? 這所加拿大貴族學校走出了第一步

 

學校與遊戲

在達爾維斯和其他一些進步的教育工作者看來,校園課堂使用電子遊戲是未來趨勢。遊戲是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學生們了解遊戲,並且願意玩和討論它們。

「學校不能忽視這些遊戲。」達爾維斯說,「你不能只看到遊戲好玩的一面,卻不思考遊戲表麵價值背後的更多內容。但很多玩家都那樣做,尤其是數百萬還沒有達到適齡玩遊戲的兒童。」

「很顯然,我們不能要求學校將《俠盜獵車手》加進課程,這不現實也不可能。這次試驗更像是一次探索,而非模式。我不認為其他學校也會這樣做,或者積極鼓勵他們的學生玩涉及暴力或性別歧視的遊戲。」

「但在遊戲目前的玩法下,我們仍然可以以健康、積極的方式討論問題,展開有意義的對話。我希望看到其他學校和課堂也根據他們的獨特文化,進行類似嘗試。」

達爾維斯說,這次試驗課程只針對皇家聖喬治學院的學生們,並不適合大範圍推行。但達爾維斯相信,他的學生們從中學到了很多。

「我教會他們怎樣才能具備媒體素養,怎樣成為一個更好的市民,更好的人。對他們當中的很多人來說,這段旅途才剛剛開始。我希望在他們心中種下關於種族、性別和政治意識形態的種子,讓他們學會怎樣思考這些問題。當他們進入人生的下一個階段,也許能幫助他們更好地理解自己在社會的位置。」

 

本文編譯自:polygon.com

原文標題:《GTA5 and the problem of privilege》

原作者:Colin Campbe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