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女婿首次「過堂」 交待了哪些涉俄經歷?坦誠通俄4次但沒勾結

chensoonching     2017-07-30     10     檢舉
特朗普女婿首次「過堂」 交待了哪些涉俄經歷?坦誠通俄4次但沒勾結

庫什納與俄羅斯人的第二次接觸就發生在紐約的特朗普大樓。這也是先前被紐約時報披露、由特朗普之子小特朗普安排的會面。

當地時間7月24日下午,白宮高級顧問庫什納在國會參議院情報委員會聽證聲明中,坦承四次與俄羅斯人接觸的經驗,但堅決否認自己勾結俄羅斯:「我(與俄羅斯)沒有不當聯繫,我沒勾結(俄羅斯),也不認識競選團隊里任何與外國政府串通的人。」

「通俄門」新主角登場

特朗普女婿首次「過堂」 交待了哪些涉俄經歷?坦誠通俄4次但沒勾結

關於俄羅斯政府是否干涉美國2016年總統大選、美國總統特朗普競選團隊是否私通俄羅斯的「通俄門」調查大戲,從冬天演到了夏季,此次首度站在鎂光燈下的是擁有三重複雜身份的庫什納——他在競選期間是重要的操盤手、也是特朗普的女婿、目前則是在白宮西廂占有重要決策幕僚角色的高級顧問。

7月24日周一一早,庫什納出席在美國國會參議院情報委員會的閉門會議。這也是他首度正式解釋自己與俄羅斯政府的關聯,這場閉門會議也標誌著「通俄門」調查的重要開始。

雖然會議不對大眾公開,但庫什納一早發布了長達11頁的開場聲明。在這份聲明中,他試圖把自己描述成一個忠誠的、清白的、工作忙碌的政治新手。

閉門會議進行了超過2小時,會後,庫什納回到白宮,下午一點在白宮前發表了簡短聲明,「我自願提供的記錄及文件將證明,我的一切行為正當、且是在非常獨特競選的正常狀況下進行。」

庫什納緩慢地念著稿,與特朗普的兒子小特朗普一樣,強調自己的「充分透明」。「我要十分清楚地說明,我並未與俄羅斯勾結,同時據我所知,競選陣營內也無其他人這麼做。我沒有任何不當接觸。」2分多鐘發言完畢,庫什納沒有接受記者任何提問即離開。

7月25日,庫什納將繼續赴眾議院情報委員會進行聽證。7月26日,特朗普的兒子小特朗普、前特朗普競選顧問馬納福特也將赴國會司法委員會進行聽證。

與俄羅斯人的四次接觸 「我甚至不記得俄羅斯大使的名字」

特朗普女婿首次「過堂」 交待了哪些涉俄經歷?坦誠通俄4次但沒勾結

在庫什納的開場證詞中,他說明與俄羅斯人的四次會晤,並試圖把這四次接觸都是描繪是簡短的、互動不多的、且沒有後續聯繫的。

「選舉前,我與俄羅斯大使沒有任何持續的關係,我對他的了解也很有限。」庫什納否認先前報道曾說他試圖與大使建立私下聯繫通道的指控,「事實是,在11月9日,勝選後一天,我甚至不記得俄羅斯大使的名字。」他試圖證明,當競選團隊收到一封來自普京的祝賀信時,他還在想辦法如何核實,「我想最好的方式就是問我在幾個月前見過的俄羅斯駐美大使,所以我還先寄了一封信問迪米特里-西梅斯(智庫「國家利益中心」主席、雙月刊《國家利益》發行人), 『俄羅斯大使叫什麼名字?』」。

「我不是一個尋求鎂光燈的人」 庫什納在聲明中表示。特朗普獲得共和黨提名後,就正式指派他擔任與外國政府的聯繫負責人,他與包含俄羅斯在內的15個國家保持聯繫。他說自己通常一天要收到200封電子郵件,「通常不會全部讀完每封往返內容。」

第一次: 2016.4.27 華盛頓特區 「五月花酒店」

按庫什納的說法,選舉期間,他與俄羅斯駐美大使謝爾蓋·基思利亞克的第一次接觸,是在華盛頓特區的五月花酒店,特朗普的首場外交政策演說上。

庫什納回憶,這場活動的主持人是迪米特里-西梅斯,特朗普團隊則由現任司法部長的塞申斯負責邀請嘉賓。

庫什納說,他提早抵達現場,並在此時與幾位現場包含俄羅斯駐美大使在內的幾位大使交流,「每個交流都持續不到一分鐘,有些人給了我他的名片,並邀請我到大使館吃飯,我從沒接受過這些邀請。」

第二次:2016.6.9 紐約 特朗普大樓25樓

 

庫什納與俄羅斯人的第二次接觸就發生在紐約的特朗普大樓。這也是先前被紐約時報披露、由特朗普之子小特朗普安排的會面。

《紐約時報》7月8日揭露,特朗普的長子小特朗普去年6月9日於紐約特朗普大樓與俄羅斯女律師維塞尼茨卡雅進行半小時會面,以獲取對前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蕊不利的信息。

報道刊出後,小特朗普辯稱,兩人見面只討論如何恢復允許美國人領養俄羅斯孩童的問題,對方只是「說客」,會議草草結束。他還強調,雖然第一女婿、現任總統特別顧問庫什納、時任競選總幹事都在場,但父親特朗普並不知情。

庫什納在聲明中表示,當天他在走進會議室前,根本不知道這場會議是什麼。「那封電子郵件在一連串很長的信件往返最上頭,我當時沒有讀。」 庫什納稱,「寫在我日程表上只有『會議:小特朗普、庫什納』,其他什麼都沒提到。

庫什納遲了幾分鐘進會議室,發現大家正在聊關於領養俄羅斯兒童的議題,顯然與選舉無關,他於是想要找個禮貌的方式提前離開。「實際上,會議開始十幾分鐘後,我就發送電子郵件給一個助理,並寫道,可以請你撥打我手機嗎?需要找藉口離開這會議。」

「我參加的會議沒有任何關於競選的內容,我所知也沒有繼續跟進會議內容,我不記得有多少人在那裡(或他們的名字),我也不知道有沒有接受或提供任何文件。」

第三次2016.12.1 紐約特朗普大樓

庫什納回憶,在11月特朗普贏得勝選以後,競選團隊開始收到無數來自各國官員、領導人的信息,希望與新政府建立溝通與聯繫渠道。

2016年12月1日,他與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一起在紐約的特朗普大樓見了俄羅斯駐美大使基思利亞克,這場會晤持續了23分鐘。

「我表示,我們希望在(美俄)關係中重新開始,」庫什納說, 這場會面曾被紐約時報報道,描述成庫什納試圖私下建立一個秘密溝通渠道。

庫什納在聲明中寫道,是基思利亞克大使主動提出美國在敘利亞的政策,並表示他想傳達來自「他的將領」的信息。「他說,他想提供有助於通知新政府的信息。將領不能輕易來美國來傳達這一信息,他問過渡辦公室是否有安全線路進行談話?」

前國家安全顧問麥可·弗林和庫什納向他解釋說沒有(安全電話線)。

「我認為,對敘利亞採取周密的做法是第一要務,考慮到目前的人道危機。」庫什納解釋,於是「我問他們是否在他的(俄羅斯駐美)大使館有一個現有的安全通訊渠道,讓他們可以放心的把信息轉交給弗林,但大使說這不可能,所以我們就同意在就職典禮之後在接收這些信息。」

庫什納強調,他們沒有討論任何與歐巴馬制裁俄羅斯有關話題。

第四次 2016.12.13 紐約

特朗普女婿首次「過堂」 交待了哪些涉俄經歷?坦誠通俄4次但沒勾結

庫什納表示,在與基思利亞克會晤後,他又拒絕了俄羅斯使館兩次嘗試後續溝通的邀請,派出了他的助手參與。

12月13日,他則在基思利亞克的建議下,與克里姆林宮相關的俄羅斯銀行負責人謝爾蓋·戈爾科夫(Sergey Gorkov)在紐約見面。

「沒有討論任何具體的政策,」 庫什納強調,那場會面持續約20分鐘。「我們沒有討論歐巴馬政府的制裁。在任何時候都沒有討論過我的公司,商業交易,房地產項目,貸款,銀行安排或任何私人業務。」

庫什納回憶,謝爾蓋·戈爾科夫給了他兩件禮物,一個是藝術品,另一個則是來自白俄羅斯、庫什納祖父母家鄉的一袋土。

「他說他與普京總統關係很友好,並表示很失望歐巴馬政府時期的美俄關係,他說希望未來雙方關係能改善。」庫許納說自己還把戈柯夫送的禮物拿給交接團隊看,象徵這不是秘密會面。他表示自己並未與戈柯夫討論任何商業協議,更強調他並未與基思利亞克及戈柯夫討論任何特定政策,也沒討論美國對俄制裁的事。

但是,與普京相關的銀行卻提供了不同的解釋。華盛頓郵報報道說,該銀行聲稱那場與庫什納的會議是新業務戰略的一部分。

先前未如實揭露與俄會面? 庫什納:助理失誤

特朗普女婿首次「過堂」 交待了哪些涉俄經歷?坦誠通俄4次但沒勾結

至於為什麼之前並未交代這些與俄羅斯接觸的細節?也沒有在美國官員必須填寫的安全審核表格中如實申報?庫什納把這些歸咎於助理的疏失。

庫什納稱,紐約辦公室的助理在填寫好部分表格後,寄給華盛頓辦公室的助理,並寫道「部分文件已完成」,但助理以為是完全完成,但實際上是還有很多遺漏,包含列舉出與外國政府的聯繫等等。「由於這種溝通不暢,助理在2017年1月18日提交了未完成的表格。」

不過,這個解釋讓很多人表示懷疑,包含前水門案檢察官助理尼克阿克曼(Nick Akerman),「光是他任由他助理填寫安全調查表格的說法就不可置信。」 阿克曼說,這個安全審核表格在送出前還需要親筆簽名,他不相信庫什納這是一個簡單的「疏失」,並建議在接下來的聽證會中,委員會仔細審問清楚。

前美國國防國防部助理部長法克思(Evelyn Farkas)也批評,庫什納今天的聲明「仍讓人感到不完整」,「我仍想知道他跟基思利亞克討論了什麼」。

美國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也寫道,庫什納的證詞引起更多擔憂,也就是這位高階白宮官員如何粗心大意地經手有關國家安全的文件,尤其他在聲明中多次以自己「未讀郵件」、或是「誤解信息」等解釋過去的幾次敏感會面與文件。從地產商、到競選團隊再到白宮,「庫什納的作風並沒有改變太多:他仍然運作著為數不多的工作人員、厭惡官僚主義。」

多數評論呼籲國會議員再接下來幾天應該針對這些細節仔細審問。「為什麼當初沒有警告/提醒聯邦調查局?與俄羅斯人進行這些會議,顯示了他沒有良好的判斷力,也讓我們對國家安全及民主的完整性感到擔憂。」 法克思說。(唐家婕 發自華盛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