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一世的歐洲終於低頭,正式拜中國為師!

turromda     2017-07-24     25     檢舉

從鴉片戰爭以後,中國就被貼上了「落後」這個標籤。

不可一世的歐洲終於低頭,正式拜中國為師!

於是,有識之士痛心疾首的要求國人「睜眼看世界」,希望「師夷長技以制夷」。

初衷是好的,我們也的確嘗到了「工業革命」的甜頭。

不可一世的歐洲終於低頭,正式拜中國為師!

不過,自那以後,一部分中國人在面對「花花世界」時喪失了那一份自信!

尤其是八十年代,當中國在打開國門的那一剎那:中國人發現,在人均經濟總量上已經是世界最貧窮國家之一,中國人第一次發現外面的世界竟然已經發達和先進到了如此的地步,由此而陷入了深深的自卑感中。

不可一世的歐洲終於低頭,正式拜中國為師!

他們被外面世界的繁華震撼了,他們徹底拜倒在地,喪失了追趕的勇氣。

即使到了2017年的今天,我們已經是世界第二強國,而且還在奔著第一名去的時候,仍有人覺得外國的月亮比中國圓!

不得不說,中國人,在過去的兩千多年間你一直在領跑世界,區區二百多年的沒落難道就讓我們「自卑」如此了?!

要知道,我們全體中國人正是中國奇蹟的見證者!我們的工業早已是世界第一!

不可一世的歐洲終於低頭,正式拜中國為師!

數十年來,中國裝備忍辱負重砥礪前行,雖然遭遇了外界眾多非議,可是有心人天不負,中國裝備從默默無聞到舉世關注!

從西方不屑一顧,到目前爭相求學習,這一切變化好像就在一瞬間。

就在前天,曾經是我們仰望的標杆:歐洲人,終於低下頭顱,向我們來取經了!

不可一世的歐洲終於低頭,正式拜中國為師!

7月18日上午,以歐洲議員尼斯特魯伊為團長的2017年歐洲議會議員「一帶一路」中歐經濟訪華團一行23人來到中鐵裝備參觀考察。

當天上午,訪華團一行通過企業中英對照展板,了解了我國盾構事業發展歷程,對中鐵裝備振興民族工業、打造高端裝備製造領域的「中國名片」的做法表示由衷欽佩。「You are Star of China!」(你們是中國之星)歐洲議員尼斯特魯伊連聲稱讚道。

不可一世的歐洲終於低頭,正式拜中國為師!

在井然有序的盾構總裝車間里,訪華團成員一邊聽取關於盾構機的工作原理和創新技術介紹,一邊在隨身筆記本上認真記錄,不時還與盾構機來張親密合影,整個參觀過程在輕鬆愉快的氛圍中進行。

據悉,2017年歐洲議會議員「一帶一路」中歐經濟訪華團行程自7月14日始,至7月22日止,期間,訪華團將先後赴北京、鄭州、南京、鹽城四個城市進行交流訪問。

高鐵,不過是我們身邊習以為常的交通工具。然而,在外國人眼裡,卻成了「奇蹟」。

你可知,曾經,以德法為首的歐洲,在高鐵領域是王者。

而2017年的中國,國產標準動車組(CEMU)已經上路運營,所有的高速列車,將會是一樣的技術體系,一樣的通訊協議,一樣的維護保養,意味著這個地球上60%的高鐵軌道上,將會逐漸跑著一樣的高速列車。

這不僅擴大了中國高鐵技術在世界上的領先,而且憑藉著這種壓倒性規模化應用的優勢帶來生產成本大大下降,世界沒有任何國家的高鐵製造商能和中國競爭。

當然,高鐵,只是中國工業發展的一個縮影!

大飛機打破美歐壟斷、量子計算機領跑世界速度、電子產品反攻日本、汽車發動機出口美國、空天技術問鼎巔峰。包括五代航空發動機,高超音速隱身偵察機與導彈,055大型驅逐艦、戰略轟炸機、超級雷達、全電力推動艦艇、空間站、可循環使用太空梭.......

不可一世的歐洲終於低頭,正式拜中國為師!

我們一直在超越,取得軍備科技大突破的氣勢確實讓世界刮目相看!

其實,我們不僅在技術上獲得了不可思議的進展,還有製造工藝。

提到優質製造,人們的第一反應往往是瑞士、德國、日本等國家的製造業,以及這些國家裡控制誤差不超毫秒的鐘錶匠,僅擰各種螺絲就要學習幾個月的工人,和那些捏壽司都要捏成極致藝術品的手藝人。而經這些工匠之手製造出來的產品,也無一例外地打上了隱形的高品質標籤。

那麼,中國呢?作為一個製造業大國,我們難道就沒有這種工匠精神,還是說社會的浮躁,讓我們忽視了這種精神的存在?

一直以來,中國新型武器裝備開創新紀錄、突破新技術、開創新紀元,首先進入我們眼帘的往往大都是那些身份與頭銜皆十分顯赫的總設計師或總工程師。

然而再好的設計與思維也需要一雙雙手將它們組合到一起,從而發揮武器性能的極限,為保家衛國發揮最大的作用。也就是說,每一件提升國人自信的「中國智造」背後,都有一群看似不起眼的「藍領工人」們!

不可一世的歐洲終於低頭,正式拜中國為師!

他們猶如永不知疲倦的工蟻,默默奉獻,對手上的器件精雕細刻。

他們就是共和國的工匠!

因為有大國工匠,這些讓世界震撼的巨大成就竟然在短短几年內實現。

54歲的高鳳林,給火箭焊「心臟」火箭發動機焊接第一人,0.16毫米,是火箭發動機上一個焊點的寬度。0.1秒,是完成焊接允許的時間誤差,他做到了。

不可一世的歐洲終於低頭,正式拜中國為師!

「長征五號」重型火箭發動機的噴管上,就有數百根幾毫米的空心管線。管壁的厚度只有0.33毫米,高鳳林需要通過3萬多次精密的焊接操作,才能把它們編織在一起,焊縫細到接近頭髮絲,而長度相當於繞一個標準足球場兩周。

可還記得,北京APEC上精美的國禮《和美》純銀鏨刻絲巾果盤。它就是大國工匠孟劍鋒的代表作,從藝二十四年,兩度受命打造國禮,上百萬次鏨刻,終成精絕《和美》,但只要一失就前功盡棄。在他眼中,一輩子只干一件事的精神,是工匠起碼的職業操守。

軍工神經中樞的「綉娘」潘玉華,空警500型預警機最緊密的部分就是她焊接而成。在潘玉華眼中,「要做好這項工作,除了執著與專註,沒有任何捷徑可言。」

不可一世的歐洲終於低頭,正式拜中國為師!

與金屬對話了28年的李世峰有著近30年經驗的國家級鈑金技師,戰機的機身,有40%到70%的零件出自他手,一把小小的榔頭,為新型國產戰機打造出完整身軀。

方文墨的工作是為殲15艦載機加工高精度零件,加工精度挑戰著世界級水平。教科書上,手工銼削精度極限是千分之十毫米。而方文墨加工的精度達到了千分之三毫米,相當於頭髮絲的二十五分之一,這是數控工具機都很難達到的精度。中航工業將這一精度命名為——「文墨精度」。

不可一世的歐洲終於低頭,正式拜中國為師!

還有鑄造中國鐵甲戰車的獨臂「焊將」盧仁鋒,單手焊接坦克八百多條焊縫。

這些大國工匠同樣是民族的脊樑。

是他們,讓中國製造不僅有技術,還有了品質;是他們,讓中國「落後」這一標籤褪去。

他們以一身犯險而保大業安全,以一人之力而系萬民康樂的大國工匠,引得無數人為之動容。

匠之大者,為國為民!

五年,十年,五十年,一百年,只要我們的脊樑沒有被壓垮,我們的後人會永遠追隨者先人的腳步,在黑夜中,在暴雨中不斷的探索,因為太陽會再次在東方升起。

不可一世的歐洲終於低頭,正式拜中國為師!

在國家和民族走向世界巔峰的黎明時刻,

中國人,請讓民族自卑感到我們這一代人為止吧!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來自 米爾網 的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