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業設計教父黑川雅之:中國的古代思想深深影響了日本 !

turromda     2017-07-22     0     檢舉

現年80歲的黑川雅之,是日本建築師、工業設計教父,他的設計注重哲學意義的表達,並多次以中國文化來展示作品理念。

這位享譽全球的設計大師是如何看待中國文化與中國設計,如何處理藝術與商業的平衡?黑川雅之於近期接受《21CBR》專訪時對這些問題做了解答。

2017年6月30日,寧波,洛客大會。

剛剛結束了1小時演講的黑川雅之走進採訪間,緩緩在沙發上坐下。這位日本著名設計師頭髮灰白,穿著的黑色大褂簡潔質樸。

在演講中,他提到這件衣服出自一家中國品牌,說是喜歡這種「看上去彷彿未經任何設計」的風格。只有在他喘息著喝水的瞬間,才讓人意識到,他今年已經80歲。

工業設計教父黑川雅之:中國的古代思想深深影響了日本 !

黑川雅之

黑川雅之生長在建築世家,父親和兄弟均是建築師,其兄長是大名鼎鼎的黑川紀章,曾設計了東京的中銀艙體樓。耳濡目染,他從小就接受了建築學的教育,也有不少建築作品,但並未完全承襲父兄的衣缽,在工業產品設計領域更具造詣,作品獲獎無數,被多個美術館永久收藏。

對於設計的熱忱和專註,黑山雅之在其著作《設計與死》中這樣概括,「設計就是我渡過人生的交通工具」。

30歲博士畢業後,黑川雅之成立了自己的建築設計事務所,從那時起,他渴望成為當代設計領域的達芬奇。

之所以偶像是達.芬奇,因為這個義大利人是位名副其實的多面手,不僅是畫家、科學家,也是建築師、雕塑家,甚至進行過人體解剖。像達.芬奇一樣,發現、融合和貫通各領域的美,一直是黑川雅之的畢生追求。

回顧自己半個世紀的設計生涯,他坦言,「當時的想法和抱負有一部分是實現了的,也有一些尚未實現」。他設計創作的數百個作品中,品類十分豐富,有城市規劃、劇院、美術館等大型項目,也有桌椅、餐具、首飾等小型物件。如此豐富的設計類型,部分滿足了他融合美的願望,可惜什麼都希望嘗試的他,總有一些遺憾,比如沒機會設計汽車或飛機。

工業設計教父黑川雅之:中國的古代思想深深影響了日本 !

鐵壺

工業設計教父黑川雅之:中國的古代思想深深影響了日本 !

黑色四輪椅

對於黑川雅之而言,設計是他的生活方式,是他與世界的相處方式。他說過,所有的作品就像自己孩子一樣,這些孩子會讓他感覺活了好幾次人生。設計作品的過程,便是他認識世界、並將其所思所想賦予之的過程。

耄耋之年的他,依然保持了旺盛的好奇心,只要有好的項目,任何場所都能讓他產生設計的衝動。他思考世界格局的變遷、貧富差距和科技創新對人類個體和群體的影響,在天津設立自己的工作室,創立傢具品牌,到大學開設講座、與學生和設計師交流……工作和生活滿滿當當。

工業設計教父黑川雅之:中國的古代思想深深影響了日本 !

金屬鬧鐘

優秀的設計作品離不開設計理念的支撐。在闡釋作品內涵和自己設計理念時,黑川雅之更像是一位哲學家,他總結出八大日本審美意識——「微、並、氣、間、秘、素、假、破」,這對了解東方美學具有非凡的指導性。在思考日本的審美時,黑川雅之認為,在世界觀方面「日本已經淪為西方的奴隸」。

擁有西方建築學背景的他,早年間會有意剋制自己作品中日本審美的表達。直到有一天,他看見故鄉的民居和茶室翻修一新,那一刻突然醍醐灌頂,意識到「原來在我們的過去中,早就蘊藏著未來的至美」。從此,他開始坦率而自豪地接納日本的審美意識。

順著日本文化,黑川雅之又追溯到中國文化,他非常熱愛中國文化思想,因為「中國文化是日本文化的根」。

一次偶然讀到了莊子的作品,他驚訝於自己的想法竟與這位兩千多年前的中國哲人有著很多相似之處。他在天津設計了一個名為「夢蝶庵」的院子,名字暗合著莊周夢蝶的典故,設計體現中國古代「天、地、人」的思想:在象徵天空的白色屋頂和象徵土地的黑色地板間,擺放著不同的物件,人就遊走在天地與萬物之間。

工業設計教父黑川雅之:中國的古代思想深深影響了日本 !

夢蝶庵廚房一景

工業設計教父黑川雅之:中國的古代思想深深影響了日本 !

夢蝶庵書房—書架與書桌

喜歡中國,還有另一大推動因素——美食,黑川雅之念念不忘的是,十多年前在中國旅行時嘗到的上海大閘蟹,「每每到大閘蟹肥美的季節,就有中國朋友聯繫我,讓我趕緊來!」講起這,80歲設計師的臉上泛起童真式的笑容。

當然,黑川雅之並未執迷於過去,他的作品依然有著現代性、國際化的追求。他坦言,為回歸傳統,中國目前的設計常常做浮於外形的表面功夫。

現代性和傳統之間的平衡與共生,也體現在黑川雅之的作品中。在《日本的八個審美意識》中,他提到,西方人喜歡展現對自然的改造和支配能力,愛用石料一類耐用的材料,而日本人更欣賞本色之美。

正如他設計的「K-gom系列」辦公用品,產品材質結合了金屬和橡膠,金屬經久耐用,橡膠則選用日本人鍾愛的黑色,色調端莊、質地柔韌。

作為知名的設計師,黑川雅之在商業上無疑是成功的,他擁有自己的工作室,且經常收到外部設計請求。在一般人的印象中, 對於設計的藝術性追求和商業的叫好叫座並不十分兼容。

然而,黑川雅之表示,他從未受到過商業決策的干擾,秘訣在於,心無旁騖地設計自己的作品,同時結合消費者的需求。讓消費者感動的設計取得商業上的成功,這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21CBR:之前說想要成為達.芬奇那樣的人,融合各領域的美,這麼多年來,你是否已達成所願?還有什麼沒做到的嗎?

黑川雅之:在文藝復興時代,建築師實際上不僅是建築師,就像達.芬奇也製作雕像、設計傢具,甚至解剖人體。到近代,出於對效率的追求,大家將建築和設計的門類進行細化。設計師有專門設計醫院、住宅或者傢具的。30歲的時候,我希望能回到文藝復興時期的狀態,自己成為達.芬奇那樣的設計師。

我已經親手設計了數百個作品,其中大到城市規劃,小到首飾,無論大小,在我看來,都是建築和設計。當時的抱負實現了一部分,也有一些尚未實現,還在努力耕耘。可以說,我什麼都想設計,就總有東西還沒嘗試,比如,有機會的話,我也想設計汽車、飛機。

21CBR:你提到過,有的中國設計為尋找傳統而在外形上做表面功夫,如何克服這一點?中國設計存在哪些問題?

黑川雅之:中國回歸傳統的想法,這種渴望的心情很能理解,實際操作起來有困難,因為中國有著四五千年的文化,遺留下來的文化傳統非常多,肯定無法一下子回歸,加之今天的中國經歷過很多歷史階段,有的時期對於傳統文化的破壞非常大。

中國已是眾所周知的大國,還要發揮大國的領導作用,當代中國設計不夠現代化和國際化,這其實是一個認識或意識的問題。在信息化社會,來自世界的資訊可以人所共知,中國也好、日本也罷,大家有獲取信息的充足手段。

我建議在總結歷史傳統、實現回歸的同時,進一步面向世界和未來,去挖掘、發展適合中國設計的內容。要時刻牢記現代化和國際化的概念,面向世界,才能找到適合中國設計的發展道路。

21CBR:近年來,你頻繁到訪,最欣賞哪部分的中國文化?為什麼現在常來中國?

黑川雅之:我最感興趣的是中國的古代思想,十分有興趣。在找尋日本文化的故鄉時,我發現正是中國,中國的古代思想深深影響了日本。

其實,跟中國的淵源可以追溯到10多年前,當時抱著遊玩的心態,希望找尋中國美食。數年前,我決定在中國拓展業務和設計工作,之後開始頻繁來往,深入接觸了中國人,結交了很多朋友和優秀的設計師,進一步了解了中國的思想。

工業設計教父黑川雅之:中國的古代思想深深影響了日本 !

傳統工藝館

21CBR:設計在商業上取得成功是否重要?在你的經歷中,商業是否曾經擠壓過設計空間?

黑川雅之:如果我設計是為了商業而存在,那會產生所說的不和諧,與此相對,藝術家並不怎麼遇到這類問題。其中存在一個設計師和藝術家的區別:設計師很難像藝術家一樣將想法和衝動以藝術語言進行表述,如果能做到的話,設計與商業間的矛盾就自然而然解決了。

說到我本人,在數十年的工作中,從未遇到過設計和商業間的矛盾。我設計和製作自己喜歡的作品,並不是有人找到我,請我設計一個什麼東西。拿一個杯蓋來說,假如我設計了一個模樣的杯蓋,完全出於我的喜好,如果有人想買,才會進入定價階段。

同樣地,企業要求設計產品,一定希望產品好賣,設計師也基於同樣的想法,拚命思考好賣的產品怎麼樣。遇到企業找我,往往一開始會說明產品怎樣才好賣,好賣就是消費者喜歡,得到委託後,我會思考,消費者得到什麼樣的產品才會喜悅和快樂。考慮這一點,我會暫時擱置企業好賣的需求,從消費者角度出發考慮設計方案。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來自 二十一世紀商業評論 的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