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俗文化]臺灣電視劇《通靈少女》爆紅!帶你了解問米可信不可迷!

Alexng     2017-07-22     39     檢舉

探「乩」密(上篇)

 

臺灣電視劇《通靈少女》在國際上的成功,讓人認識了故事原型前靈媒索非亞,一向具神祕色彩的神鬼民俗也因此成了被討論的話題。華人拜神由來已久,有事不能解便求神問鬼,千百年來,鬼神的代言人——靈媒始終不被時代所淘汰,我們走訪森美蘭蘆骨享譽盛名的三姑娘娘廟,聽乩童述說這條外人所不理解的修行路,也傳達他們相信靈界力量,但奉勸世人切勿迷信的感慨。

65歲的女乩童石蓮枝,對外稱是30歲從事這一行至今,但其實三姑娘娘早在她約27歲時就找上了她,只是當時她並不願意。她憶述:「那時候我是割膠的,突然常常昏倒,不然就摩哆一直壞或是膠刀一直斷,有一次昏倒失去知覺整整3小時。後來,我母親就帶我去找當時村子裏一個80歲的阿婆,她也是乩童,她說是三姑娘娘在找我!」

結果,她當場便起乩,她說:「看到紅布、蠟燭照得滿室光亮。」石蓮枝指,母親倒是沒有反對她成為神的傳話人,反之她自己不願意。後來,阿婆過世,當地沒有了能為神辦事的人,而石蓮枝面對的各種狀況始終沒有解決,也就接下了這份旨意。石蓮枝的先生在她23歲那年就過世,育有兩個兒子的她此後沒有再嫁,成為乩童,孩子們並無異議。

盧骨三姑娘娘廟相信是全馬唯一一間只供奉三姑娘娘的廟宇,已從原先的板屋搬到外觀明亮整潔的住屋,石蓮枝和一般婦人無異,和香港電影中羅蘭飾演的問米婆給人的陰森感覺相去甚遠。根據石蓮枝和自她被神選中起就從旁協助的胡亞祿透露,三姑娘娘除了下陰(問米),也讓信眾問事,每年農曆二月廿日神誕時則讓求子的信眾「拿花」。

拿捏分寸辨真假

借出自己的身軀給三姑娘娘「辦事」,同時讓來問米者的先人附身,石蓮枝稱自己只是個媒介,一個「容器」,身體借出後,自己對接下來發生的事一無所知。外界對問米尤其好奇,其他的靈魂附身時,問米婆的靈魂往何處去?有一說法是會在身邊觀看接下來發生的事,但石蓮枝否認這個說法:「是不可能知道事發經過的,因為鬼魂上來時,我在下面(陰間)等。問米過程中我口操什麼語言,說了什麼、做了什麼,都是旁人過後告訴我的。」也因此,訪問過程中,許多細節,她都拋給一旁的胡亞祿。

問米時,石蓮枝的靈魂不在人間,胡亞祿因此責任重大,他在旁照看,以防萬一,也因為如此,他見過形形色色的人,感觸尤其深。他說:「有祖先才有我們,這是無可否認的事,但畢竟已陰陽相隔,如果不是重大的事,無謂去找。」他接著說:「曾有兄弟之間為財產的事前來,其中一方請了父親上來,還現場錄音作為佐證,帶回去和沒來的一方理論,但對方不相信,過來鬧。」他感嘆,容許信眾錄音主要是協助他們緩解思念,而把過程錄起來作為證據這樣的事則不被鼓勵,財產的分配,即便父親在生時沒有交代清楚,既然父親已過世,兄弟間應以智慧自行處理。

他不諱言,問米風俗雖由來已久,且三姑娘娘多次讓他驚嘆,可民間裝神弄鬼者確實也不少,「有者心急四處亂問,被騙了2萬多令吉。」他說:「看了那麼多年,我看得出什麼狀況是真,什麼是假,但人家叫我介紹,我說不行;請我去看是否是真的,我也說不行,自己要有分寸,懂得思考,不要人家說什麼都100%相信。」

只是「代言人」,不提供法事服務

胡亞祿透露,三姑娘娘廟的問米服務從來不包括法事,「如果對方的說辭是祖先在下面很辛苦,要給一筆錢做法事讓他好過一點,那就要好好思考了。」他強調,祖先要家屬去做的事,廟方都讓家屬自己處理,「之前有個大人物來,有保鏢跟著的,買了東西叫我們包辦,但我們幾十年始終如一,不幫忙燒祭品,我們只是『代言人』,要做的事,你們自己去做。」

廟裏問米從一開始3令吉60仙的收費到現在100令吉,始終是一個象徵式的費用,問事更是不訂下收費,石蓮枝全職為神工作,她說:「這麼多年了,我連房子都買不起。」一旁的胡亞祿補充:「之前有個新加坡人中了一筆意外之財,要給三姑娘娘建新廟,那時的板屋很破舊,但神說不需要。」

盧骨三姑娘娘廟享負盛名,新加坡、雪州巴生、彭亨關丹,各地都有人特地前來,石蓮枝也曾被請到新加坡「出差」。每年農曆二月,也就是清明時節尤其多人前來問米,據石蓮枝透露,晚上11時就有人前來等候,一直到早上6時開始拿號碼,8時才正式問米,高峰時輪候四十多個號碼,每次最多半小時。但她也笑稱:「年齡大了,會很累,後期都問十多個,我現在腳不好,要動手術,最近開始休息,應該要明年才再問。」

「下陰」會否折壽或是福薄?石蓮枝並不相信這一套說法,「這是在幫神做事,行得正,就沒事。」可一般工作可以請辭,這份替神辦事的差事卻不能說不做就不做,「吃了這碗飯就要吃一輩子。」石蓮枝說:「問米可以不做,但還是得『辦事』,三姑娘娘解決小孩的事特別靈驗。」

人鬼殊途,珍惜生者

石蓮枝11歲就開始割膠,沒有受過教育,不識字,為什麼被神選上,她自己也說不上來,胡亞祿打趣說:「或許神要找的人就是要夠單純,腦袋空空那種最好,我講,你跟著做,這樣最好。所以,在這個年代,特別難找到接班人。」

來問米的人除了華人,也有印度人,採訪時其中一名到訪的信眾說起聽過石蓮枝說印度話,嚇得她不由得不信。石蓮枝下陰時對人間的事是全然不知的,胡亞祿說:「她借出身體時,臉色會變得很難看,全身冰冷,還有一次作嘔,因為新魂屍骨未寒,上來時會有異味。」除了印度話,石蓮枝被附身時,還說過英語,這讓她自己也不禁莞爾,笑說:「我竟然還能說英語!」

胡亞祿和石蓮枝透露,問米的成功率目前為止是百分之百,「只要能提供名字、死忌和葬在哪裏,肯定找得到。不管土葬還是火葬,只要有一個地方安放,就沒問題。印度人難一點,因為他們會把骨灰撒去大海,但是最終還是成功找到他們的先人。」那投胎一說是怎麼一回事?胡亞祿指,並沒有投胎這回事,到了年紀去世的,一定都在靈界。

問米並不是關起門來的隱蔽事,旁人可以一塊兒聽,見證整個過程。胡亞祿強調:「聲音沒法改變,但人的語氣是學不來的,叫上來之後,說話的方式一定會很像,有者感覺到自己的親人,眼淚流個不停。如果上來之後,認不出親人、說話模稜兩可,一直在猜測,那肯定是假的。」無論如何,胡亞祿始終認為,不管什麼事,都該趁人在生時的有限時光裏好好把握,不論是愛或恨,都該妥善解決,若已陰陽兩相隔,人鬼已殊途,就該放手不執著。

風俗?迷信?人心決定

採訪時,陸續有信眾到廟裏進香,隨口探問「三姑娘娘是否靈驗?」,他們都給予正面的答覆。其中有一家人前來問事,為母者表示孩子自小有什麼問題都會來請示,但她也不忘強調,問神和帶孩子看醫生兩者之間並不衝突,雙管齊下只是求個心安。身旁年輕的兒子,對於問事的風俗也並不抗拒,認為是傳統華人生活中的一部分,就當是需要意見時的另一把聲音。胡亞祿亦指:「很多時候,不說信不信、準不準,華人是抱著『有拜有保佑』,求個心安的心態,是風俗還是迷信,都是人心決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