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葉問為師,電影功夫之王,成龍在他面前也只是挨打的小配角 ?

turromda     2017-07-21     1     檢舉
拜葉問為師,電影功夫之王,成龍在他面前也只是挨打的小配角 ?

在說出「李小龍」三個字的時候,

腦中彷彿響起一聲「阿打——」的標誌性怪吼,

一個身穿黃底黑條連體衣的男人拳腳如閃電,

敵人一個個應聲飛出,倒地呻吟,

人群中,一張眼神凌厲的東方面孔傲然逼視,

震懾了所有的人。

極少人能像李小龍一樣,

在全世界有如此廣泛深遠的影響力。

在華人社會,他是民族英雄,

《精武門》一句「中國人不是東亞病夫」,

讓中國人在世介面前站了起來。

在西方世界,他是「功夫之王」,

他征服了泰森等一眾世界級高手,

被美國周刊評為「20世紀的英雄與偶像」之一。

在亞洲,他是武學宗師,截拳道之父,

逝世多年後,他的影響力依舊在不斷發酵,一步步神話……

可與此同時,很多人對李小龍的了解,

卻也僅僅止步於 「功夫」這個片面的標籤。

拜葉問為師,電影功夫之王,成龍在他面前也只是挨打的小配角 ?
拜葉問為師,電影功夫之王,成龍在他面前也只是挨打的小配角 ?

1978年 《死亡遊戲》李小龍主演。

其實,李小龍遠非我們想像的「一介武夫」。

他對武術的哲學思考,他對自我的解剖和超越,

才是他被稱為「偉大」的真正原因。

今天,是李小龍逝世44周年,

重溫他短暫卻非凡的一生,我們會明白:

一個真正的勇者本與他人沒什麼不同,

只不過他終其一生,都在以雷射一般的專註追尋真實的自我,

生命的終極含義,

就是忠實地表達自我。

拜葉問為師,電影功夫之王,成龍在他面前也只是挨打的小配角 ?

1978年 《死亡遊戲》李小龍主演。

拜葉問為師,電影功夫之王,成龍在他面前也只是挨打的小配角 ?

1940年11月,李小龍在美國加州出生。他有四分之一德國血統,母親何愛瑜是上海富商之女,父親李海泉是一名祖籍順德的粵劇演員。

拜葉問為師,電影功夫之王,成龍在他面前也只是挨打的小配角 ?

李清泉抱著兒子李小龍。李小龍原名李振藩,小名「細鳳」。因前一胎的哥哥不幸夭折,家人為他取女孩名,希望他能平安健康地長大。

不久,一家人回到香港九龍生活。雖然家境富裕,李小龍卻沒有丁點少爺的斯文樣,性格搗蛋,打架、逃課是家常便飯。

思來想去,父親決定親自教他練習太極拳。太極拳不僅能強身健體,更重要的是能修身養性,剋制李小龍浮躁的性情。

然而李小龍剛學了點皮毛就開始厭倦。日復一日,他找人「街戰」的想法更加一發不可收拾。每次放學回家,他總要第一時間換掉校服,穿上唐裝,到處找人比武。

剛開始還儼然「打遍天下無敵手」,可他終歸只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毛頭小子,13歲那年,李小龍第一次倒在了別人的拳頭下。

拜葉問為師,電影功夫之王,成龍在他面前也只是挨打的小配角 ?

這是李小龍人生中一個重要的轉折點。被打敗後的李小龍情緒消沉,朋友看在眼裡,他決定將李小龍引薦給自己的師傅——詠春拳宗師葉問。

加入葉問門下後,李小龍決心將詠春拳練好。除了上課,他還在家裡設了一座木樁,天天對著木樁勤練不輟,無時無刻想變得更強大。一家人圍坐吃飯的時候,李小龍常常邊吃飯邊用拳頭狠狠砸凳子,說:我要讓自己的拳頭變硬,不能被人欺負。

但這時的他,只是為了肉體強大而一味急進,未曾靜下心來思考自己到底適合怎樣的方法。在跟隨葉問的5年間,他始終無法很好地領悟「柔能克剛」。

拜葉問為師,電影功夫之王,成龍在他面前也只是挨打的小配角 ?
拜葉問為師,電影功夫之王,成龍在他面前也只是挨打的小配角 ?

葉問與李小龍,1956年前後,前往香港九龍利達街,拜入葉問門下學習詠春拳。

葉問對他說:小龍放鬆一點,定下神來,忘掉自己,跟隨對手的招式,讓你的腦子不受任何思想的干擾。

李小龍不斷逼自己「放鬆」,可這卻讓他進入了另一種緊張:越想放鬆,越不能真正放鬆,無所適從。一天出海划船散心,他回想往事,氣惱得用拳頭猛擊海水。

可就在那一剎,他突然領悟:水這種最基本的東西,不正就是反映了功夫的真諦嗎?

一個人要練好功夫,就必須學習水的「柔」性。

而當站在對手面前時,不是說全無感覺,而是應該使自己的思想像水的倒影一樣,隨著水的變化而變化,於有形與無形之間遊走自如,不受滯帶和阻礙。

這是李小龍第一次以自己的雙眼,自己的內心去領悟何謂「武術之道」。

他開始將自身的思考融入所學,

逐步擺脫一招一式的束縛,

一步步走進自我覺悟之境。

多年後,他也對自己的弟子說:

我無法教你什麼,只能幫助你探求你自己。

拜葉問為師,電影功夫之王,成龍在他面前也只是挨打的小配角 ?拜葉問為師,電影功夫之王,成龍在他面前也只是挨打的小配角 ?

在很多人眼中,李小龍的功夫有一種無與倫比的魅力,他的肢體動作猶如流水一般優美,極具爆發力的同時擁有高度的美感,他那最有名的連環飛踢動作,更被稱之為「致命的芭蕾」。

拜葉問為師,電影功夫之王,成龍在他面前也只是挨打的小配角 ?
拜葉問為師,電影功夫之王,成龍在他面前也只是挨打的小配角 ?

1972年《精舞門》李小龍主演。

這正是因為,李小龍不僅擅長武術,也是個出色的舞者,18歲那年,他就獲得過香港恰恰舞比賽的冠軍。看似不相干的「舞」與「武」,在李小龍身上天衣無縫地融合,在他看來,舞蹈和武術不是涇渭分明的,如同世間萬物各有其相通之處。

一個優秀的人應該活得像水一樣,可以靈活地適應和融合不同領域的東西。

只有當心靈是開放的,才能充分挖掘出自身的天賦和優勢,才能開創出屬於自己的個性與成就。

拜葉問為師,電影功夫之王,成龍在他面前也只是挨打的小配角 ?拜葉問為師,電影功夫之王,成龍在他面前也只是挨打的小配角 ?

除此之外,李小龍還十分喜歡演戲。因為父親的關係,他常常能在劇組裡跑跑龍套,露露臉。

在鏡頭面前,他慢慢學會將自身的霸氣收斂、調和,化為翩翩得體的風度。不到18歲,他便在香港參演了20多部電影,大受好評,成為一個名副其實的「童星」。

拜葉問為師,電影功夫之王,成龍在他面前也只是挨打的小配角 ?

3個月大的時候,襁褓中的李小龍便在銀幕上露面,在《金門女》中飾演一名叫「伯父」的小嬰兒。

拜葉問為師,電影功夫之王,成龍在他面前也只是挨打的小配角 ?

8歲時,李小龍參演第一部電影《富貴浮雲》,10歲擔任《細路祥》的主角,編劇袁步雲給他取了「李小龍」的名字。

拜葉問為師,電影功夫之王,成龍在他面前也只是挨打的小配角 ?

少年時期的李小龍。

拜葉問為師,電影功夫之王,成龍在他面前也只是挨打的小配角 ?

1959年4月,19歲的李小龍只身前往美國留學。為了賺生活費,他要每天起早送報紙,放學之後還要在餐館工作4小時,日子過得很艱苦。

可他對功夫的執著絲毫不減,不僅特意從香港運來木人樁,每晚練習,還在學校里組織了一支「中國功夫隊」,在學校進行訓練和表演。他出色的身手漸漸吸引了周圍的人,像「李三腳」、「寸拳」和「勾漏手」常常博得滿堂喝彩,很多老外紛紛向他拜師學藝。

拜葉問為師,電影功夫之王,成龍在他面前也只是挨打的小配角 ?

1959年,18歲的李小龍到美國留學 。

在這個過程中,李小龍不斷地開拓、摸索自己的拳路。除了各類拳術,長棍、短棍和雙截棍,甚至氣功、硬功,從傳統武術到西方健身方式,都全數被他納入自己的體系。

他還公開教授詠春功夫,打破詠春不外傳的禁忌,讓外國人也能領會到中國武術的魅力。

在李小龍看來,要想確立自己,首先不能拘泥舊法,必須百家爭鳴。

他說:

僅學習某門派某人之機巧,

即使發揮至極限,也非真正的搏擊。

所謂成熟是指自我最深的覺悟,

而非以做觀念上的俘虜。

如果知識隨著傳統模式走,

你就只能生存在傳統的陰影下,

了解的只是老路子,

你並不了解你自己。

拜葉問為師,電影功夫之王,成龍在他面前也只是挨打的小配角 ?

1961年,李小龍考入華盛頓大學。當大家以為他理所應當要學體育的時候,他卻出人意料地選擇了哲學。

一個天天練功的小夥子,為何偏偏要學這種「玄而又玄」、不實用的東西?

其實這終歸是世人對武術的偏見。

他在日記中寫道:

我常常問自己,什麼是真正的勝利?

武術和哲學看似對立,但我認為,中國武術理論與哲學的邊界已經變得模糊了,每個動作都應該有它的緣由和來龍去脈。我希望能把哲學精神融入武術。

大學期間,他大量讀柏拉圖、蘇格拉底、笛卡兒的著作,做了滿滿幾本讀書筆記。他家裡有海量的藏書,從地板堆到天花板,隨便拿起一本,都能在書上發現他做的批註。

他也是個十足的文藝青年,喜歡文學,喜歡寫詩,還會把一些中國古詩翻譯成英文。

拜葉問為師,電影功夫之王,成龍在他面前也只是挨打的小配角 ?

1958年底,18歲的李小龍來到了美國,開始了一邊求學,一邊開武館、推廣武術的生涯。

曾有很多人以為李小龍只有健碩的肉體,卻不知道他同樣有著健壯的大腦。他用深厚的文化素養武裝自己,不再像兒時那樣衝動,一味只會用拳頭來反抗世界。哲學,是他尋找武術淵源的工具,也是他通向自我靈魂的道路。

能改變世界的人,一定是思想家,不會是一介武夫。

哲學不能教你具體做什麼,

但它會告訴你是誰,

你為了什麼才活著,

你要活出怎樣的人生。

拜葉問為師,電影功夫之王,成龍在他面前也只是挨打的小配角 ?拜葉問為師,電影功夫之王,成龍在他面前也只是挨打的小配角 ?拜葉問為師,電影功夫之王,成龍在他面前也只是挨打的小配角 ?

此後,李小龍在國際武術、電影舞台上的成就,自不多言。

1965年,他受邀參加二十世紀福克斯電影公司的試鏡,憑藉「功夫與水」的演說和行雲流水的武術驚艷面試官,正式進入好萊塢;

1966年,他在《青蜂俠》中飾演男二號,放映後大受歡迎,使他收穫了美國的第一批忠實影迷。

拜葉問為師,電影功夫之王,成龍在他面前也只是挨打的小配角 ?拜葉問為師,電影功夫之王,成龍在他面前也只是挨打的小配角 ?

1966年,《青蜂俠》李小龍主演。

1971年,李小龍接受嘉禾公司邀請回港,以1.5萬美元片酬簽下了兩部影片,

第一部《唐山大兄》創下香港開埠以來的最高票房紀錄,

第二部《精武門》打破了亞洲票房紀錄,功夫片風靡香港和亞洲,

據說周星馳和梁朝偉看的第一部武打電影就是李小龍的電影。

後來,兩部《猛龍過江》和遺作《死亡遊戲》,又讓他在好萊塢掀起熱潮。

拜葉問為師,電影功夫之王,成龍在他面前也只是挨打的小配角 ?拜葉問為師,電影功夫之王,成龍在他面前也只是挨打的小配角 ?

1971年 《唐山大兄》李小龍主演。

可惜天妒英才,

正值全盛的李小龍卻猶如一顆流星划過天際,

33歲的他因急病突然隕落,留給後人無盡懷念。

但這短暫的一生,卻鮮明得令人刻骨銘心。

正如他年輕時為自己定下的目標:

我,布魯斯·李,將會成為全美國最高薪酬的超級東方巨星,

作為回報,我將奉獻出最激動人心,最具震撼性的演出。

世上只此一個李小龍,

一個無人能模仿的李小龍,

他做到了。

拜葉問為師,電影功夫之王,成龍在他面前也只是挨打的小配角 ?拜葉問為師,電影功夫之王,成龍在他面前也只是挨打的小配角 ?

1972年 《猛龍過江》李小龍主演。

拜葉問為師,電影功夫之王,成龍在他面前也只是挨打的小配角 ?

有人說,習武之人有三個階段:

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

見自己,是看見自己的心性和軟弱。

見天下,是看見自身的渺小,不做井底之蛙。

見眾生,是能夠啟發別人,走出天地的牢籠。

拜葉問為師,電影功夫之王,成龍在他面前也只是挨打的小配角 ?

成龍在電影《龍爭虎鬥》中作為龍套出場,與李小龍演對手戲。

拜葉問為師,電影功夫之王,成龍在他面前也只是挨打的小配角 ?

李小龍與人稱「小麒麟」的陳元宗切磋。陳元宗也是武打明星,擅長翻筋斗,是李小龍在港的知己好友。

而李小龍說,

功夫如人生,有三個階段的修鍊:

從初級、到藝術、最終達到「無藝術」。

「我希望每個人都能真正達到自我實現,

而不是幻想的自我實現。

我希望每個人都能誠懇、持續地尋找真我,

一旦能完全自由的表達你自己,

你將是無形的形,又適於所有的形。」

隨著時間的流逝,

英雄人物也和普通人一樣會死去,

會慢慢地消失在人們的記憶中。

而我們還活著。

我們更有理由窮極一生的,

去尋找、發現、領悟真正的自我。

拜葉問為師,電影功夫之王,成龍在他面前也只是挨打的小配角 ?

文章為物道原創,部分文字圖片參考《知中 · 再認識李小龍》,

部分圖片來源於網路,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