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分!美國又要攪局世界和平,剛剛放出了一個危險大招! -

han_103yinglun     2017-07-20     66     檢舉

 

美國眾議院近日以壓倒性票數通過了2018年度國防授權法案。這是特朗普政府的第一個財年也就是2018財年的國防授權法案,因而可以算是特朗普政府對未來美國國防建設的一個基本基調與走向,也反映了美國在今後一段時期的軍事重點和方向,具有明顯的溢出效應。

過分!美國又要攪局世界和平,剛剛放出了一個危險大招! -

備戰:已經武裝到牙齒了還在備戰!

特朗普剛剛上台,白宮就表示,美國的軍隊需要竭盡全力去保護美國的安全,決不能容忍其他國家的軍事力量超過美國,特朗普政府將會推行最高級別的軍備措施。特朗普上台之後,更是舉著「讓美國再次偉大」的旗幟,繼續追求美國第一,特別是軍事上的第一。特朗普見證過里根政府在「美蘇爭霸」時期打敗蘇聯的過程,特朗普一直認為,歐巴馬政府時期的美國,無論是在外交上還是在安全上,都表現得過於「軟弱」,不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因此,特朗普政府需要毫不客氣地發展第一的軍事力量,通過強大的軍事力量最終使他國在軍備競賽中不打自垮。顯然,2018年度國防授權法案正是展示美國繼續追求超強軍事力量的一種表現。據悉,2018年度國防授權法案授權國防預算總額為6965億美元,這一數字不僅超過特朗普政府今年年初提出的總額為6680億美元的2018年國防預算,也超過了《預算控制法》規定的5490億美元的軍費上限。因而可以說,特朗普政府的目標,就是要保持強大的軍事力量,並做好備戰準備,在外交戰略與策略無法奏效的情況下,企圖通過武力干涉重拾美國運用軍事力量扭轉乾坤的最終作用。

過分!美國又要攪局世界和平,剛剛放出了一個危險大招! -

攪局:還有哪塊地方沒被美國攪局?

此次美國眾院通過2018財年國防授權法案,一項背景是美國艦機進入中國南海12海里造勢,另一項是涉及到中國台灣問題,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其一是企圖把對台軍售正常化;其二是美台軍艦所謂對等停靠互訪。按照授權法案,美艦可停靠高雄或太平島,台艦也可停靠珍珠港、關島。雖然該法案還將接受參議院的審議,以及特朗普的最終批准,但據專家估測,不排除被通過的可能性。很顯然,美國此舉是奔著攪局而來的。南海方向,顯然是美國眼中的天然攪局場,一方面,南海是一個天然的「海戰場」,控制了南海者就控制了亞洲的邊緣地帶和大部分地區;另一方面,南海糾紛涉及利益攸關方多,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等等,需要攪局隨時就能創造無數個理由,美國為海外應急行動撥款750億美元,重點自然包括用於南海方向的行動,包括軍事演習、偵察等等。對於台海來說,雖然美國此次台海政策來源於台灣方面一些人的遊說,但是如果無利可圖的話美國絕不會如此大張旗鼓,一方面美國可以藉此厚顏無恥地進行軍售,甚至可以完善「小北約」體系,比如加強防空反導一體化系統部署;另一方面則是藉此「敲竹槓」。所以,美國甚至冒著嚴重背離一個中國政策和中美三個聯合公報原則的危險還謀取利益。

過分!美國又要攪局世界和平,剛剛放出了一個危險大招! -

升級:還想挑起軍備競賽!

2018年度國防授權法案一個嚴重的趨勢就是升級。美國第一、軍事第一,需要有足夠的實力,隨著普通軍事技術的擴散,保持美國優勢唯一的方法就是升級。6月22日,美眾議院軍事委員會各小組委員會舉行了審定2018財年《國防授權法案》提案的聽證會。其中,戰略力量小組委員會關於戰略力量的提案提出包含發展太空能力在內的多項建議。其中就包括升級太空項目,創建「太空部隊」,取消「國防部首席太空顧問」和「國防太空委員會」,建立隸屬戰略司令部的「美國航天司令部」,拓展「天基情報、監視與偵察」需求建設,提出商業衛星通信「探路者」項目構想和計劃,並要求在2020年12月31日前建立名為「太空旗」的年度核心演習活動等等。美國的升級活動有很多,包括先進武器裝備的部署,亞太「小北約」反導網的建設,升級與盟國的聯合能力與水平等等。而可以料想,美國的這些做法,很有可能又將挑起新一輪軍備競賽。

過分!美國又要攪局世界和平,剛剛放出了一個危險大招! -

示範:美國總要當惡劣行徑的帶頭大哥!

在世界安全格局深度調整的時代,美國此次年度國防授權法案的溢出效應的另一種表現就是「示範」效應,它為美國的同盟國家以及非同盟國家,特別是亞太地區有關國家提供一個惡劣的範本。此前,英國《衛報》曾報道,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敦促北約成員國提高軍費,迫於壓力,美國的盟友也呈現軍費上漲的趨勢。眾所周知,美俄爆發全面軍備競賽的可能性比較小,畢竟俄羅斯已經不是當年的蘇聯,真正可能出現競爭的會是在亞太地區。特別是朝核問題引發防空反導與核技術之間的軍備競賽,日本企圖軍事正常化帶來的軍備競賽,印度謀求「有聲有色」大國帶來的軍備競賽,越南追求地區性大國帶來的軍備競賽,南海控制需求帶來的東協國家以及有關方的相關軍備競賽,等等。如此一來,不管是傳統軍備領域還是核軍備領域,都有可能出現競爭的風險。作為當今世界頭號軍事強國如此,必然給世界安全領域造成巨大衝擊。

美國2018年度國防授權法案,作為典型的政府行為,不同於一般的言論,它有悖於「和平與發展的時代主題」,有悖於「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的建立,甚至會打破中美之間的戰略默契和現有的戰略認知,它釋放的是一種錯誤的戰略信號。正因如此,我們需要懷著最積極的努力,做好最壞的打算,提前籌劃、預有準備、制定好反制措施,以主動的姿態牢牢把握好戰略主動權。

第一軍情軍事評論員:虛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