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找了很多一流武士,與中國決一死戰,結果被一70歲老人輕鬆擊敗 -

han_103yinglun     2017-07-16     1211     檢舉

在晚清的時候,在帝國行將就木的時刻,中華大地上湧現出很多風雲人物,我們耳熟能詳的筆者就不提了,有一個人物在當時引起轟動而今人卻知之甚少,這個人就是孫祿堂。

孫祿堂是一個武學奇才,創造了一個中國人的神話,在當時知名度甚高,甚至傳到了日本。

孫祿堂早年精研形意拳,其實也是師承少林拳法而來,孫祿堂學得比較雜,師從很多人,研習各門派的武功,而後自成一家。

孫祿堂九歲喪父,十一歲當學徒,十三歲拜師學藝,學到意形拳的真功夫後,他又結合《易》學,師從程廷華,學習了八個月的八卦拳,盡得八卦拳精髓。孫祿堂是個天資彌高,心性恬淡的人,這樣的人一旦開竅,很容易掌握武學精髓。他技藝精湛,卻毫無自得之意。

日本找了很多一流武士,與中國決一死戰,結果被一70歲老人輕鬆擊敗 -

學好武術後,他想拜訪下天下武功奇人,於是開始了漫長的跋涉,孫祿堂隻身徒步遊覽十一省,上少林、武峨眉,只要聽說有武藝者,他都去較量,而且從未遇到敵手。河北、河南、湖北、四川、湖南、廣東、江西、安徽、浙江、江蘇、山東都留下他的足跡。

當時東三省的總督是徐世昌,他聽說了孫祿堂的大名,聘請他做幕僚,孫祿堂做了一年幕僚,又返回北京,在返京的路上他遇到一個武學奇人,北京太極名家郝為真,這時他得到了郝為真的太極拳法心傳,回家默默琢磨,幾年之後孫祿堂終於把三家融為一爐,融會貫通創立了孫氏太極拳。

孫祿堂在當時是一個傳奇人物,首先,在他雲遊的時期,經常遇到虎豹,他都徒手格鬥,每每逃脫,他喜歡攀岩絕險奇峰,如果不是險要的地方,他不屑於去。他一路上多遇匪幫,都是隻身與群匪斗,打得群匪魂神俱散,獨斗群梟,所向披靡。

他研習《周易》、研究丹經後,他的「道功」臻造之極境,一行一臥都符合天道,十分神奇。

日本找了很多一流武士,與中國決一死戰,結果被一70歲老人輕鬆擊敗 -

在他返回老家保定開辦講學之時,當地的拳家嫉妒他,想暗算他,就埋伏在他家前後,想來個夾擊,二十餘人埋伏了半日,趁現生掀帘子瞬間跳出,前後夾擊,誰知道先生頭也沒轉就察覺有人,像閃電一般出招把前後都打得摔到地上,很多人都暈了,醒來後他們十分驚恐,以為先生是「天神」。

後來找先生切磋武藝的,來獵奇的,來問事的特別多,先生十分煩惱只好搬家,繼續創辦學校。

日本找了很多一流武士,與中國決一死戰,結果被一70歲老人輕鬆擊敗 -

當時清廷學武的風氣很重,清庭在京郊舉行規模盛大"天下英雄會"即演武大會,邀集南北各派武林高手前來比試。孫祿堂一舉奪魁,被稱「虎頭少保」。

孫祿堂晚年正值列強環伺,中國情形十分危急,當時國力衰微,外國對中國十分看不起。日本人聽說中國有如此武功高的人,他們不信,也不服,派出了六名國內最好的日本武士,找孫祿堂「切磋」,在此之前孫祿堂曾經擊昏了一個俄國的格鬥家,那一年他五十歲了。

日本找了很多一流武士,與中國決一死戰,結果被一70歲老人輕鬆擊敗 -

那一年中國在鬧水災,孫祿堂也到了古稀之年,為了賑災捐款他表演武術,當時他的發力之雄渾,內氣之充沛,眼底的奇光讓全場嘆為觀止。就是在那一年,不知死活的日本人來挑戰,他們選出國內一流的武士跟孫祿堂對戰。

孫祿堂讓他們六個一起上,日本武士面面相覷,但還是同意了。先生平躺在地上,讓六個日本人壓著他,以各種方式,只要能壓住就行,用最大的力氣,然後喊三聲,如果先生能起身,則勝出,如果不能,日本人勝出。

小日本都是搞武士道的,選出這些也都是信奉武士道的武士,他們一心求贏,所以有一個武士坐在先生身上,用手把先生固定住,以為萬無一失,沒想到日本人剛喊到兩下,先生騰然而起,他起就起吧,還把六個日本人彈出數仗,昏死過去,倒在地上,一時爬不起來。

日本找了很多一流武士,與中國決一死戰,結果被一70歲老人輕鬆擊敗 -

日本人甦醒後,說:「服了」,並且出二十萬大洋讓先生教他們武功,但是先生果斷拒絕了,他不會教日本人一招一式。後來日本武士回國到處宣傳,說中國人不可小覷,出了個「武神」,孫祿堂是為國爭光了。

日本找了很多一流武士,與中國決一死戰,結果被一70歲老人輕鬆擊敗 -

孫祿堂有「活猴」、「虎頭少保」「武神」等外號,當時他的名頭很響,經常在報紙上出現,北平的《京報》評價孫祿堂先生是「我國太極拳界惟一名手。」

孫祿堂研究奇門遁甲,早已算定他什麼時候死,所以死之前對家人說:「你們去燒紙吧!不要哭。」 先生說:「吾視生死如遊戲耳。」一笑而逝,享年七十三歲。

日本找了很多一流武士,與中國決一死戰,結果被一70歲老人輕鬆擊敗 -

孫祿堂一生著作頗多,除《太極拳學》外,還有《形意拳學》、《八卦掌學》、《拳意述真》、《八卦劍學》、《論拳術內外家之別》等著作。

如果晚清多幾個像先生這樣的人,中國人也不至於被日鄙視到如此地步,想來頗為感慨。